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猎道登天小说

猎道登天

猎道登天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北溟有鱼

作者:邪见小师

时间:2021-05-04 23:37:00

万年前的一场猎杀天道的事迹,随岁月的尘封而逐渐不为人知。修炼世界中,人们忘了什么是道,而仙也只是在口口先传中,记载在黯然古籍中。  人生本是一场迷茫,他为了骗取银两,被逼无奈走上了从未知晓的修炼世界中。  这一切,是不幸的遭遇,还是命运的使“夫子!”。

点评:

斩道登天 小说  猎道登天 小说  



  清晨,慵懒的晨光散开了云雾,洒落在了看似古朴的庭院中。一株苍劲的桂树遮挡了大部分光线,散发着沁人心扉的香味。桂树下有着一张张座椅,几个少年少女已经乖巧地坐在了自己的桌子上。

  “夫子!”

  “夫子,好!”

  斑驳的大门陆续走进了一些衣着华贵少年,几乎都跟随着随从。

  两鬓雪白,站在桂树下负手仰望桂树的画师平静地对着自己的学生点点头。他是这个镇上唯一的画师,也是名望很高的长者。

  夫子一身灰色的长衫,略显的皱纹与黑白相间的发丝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能来到这里的学习的学生非富即贵,当然也有些例外,那些没有随从跟随,衣着朴实的便是一些普通人家的子弟。

  学生门每天都看到夫子站在桂树下,不管是严寒或是酷暑,他都是静静地望着那桂树。没有人敢问夫子到底在看什么,更不能踹踹夫子在想什么。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落落地转身,画师走到学生的面前,看着已经由随从铺好宣纸,磨好了墨。

  “准备好了,夫子!”

  望着神采奕奕的学生,耳畔传来那稚嫩的声音,画师笑了笑,开始了他私塾的教学。

  “今天教你们的是山水画,山水画的技法是勾、皴、擦、点、染,这些技法我会逐一教导你们……”

  学生认真地聆听着画师的教导,看着他在宣纸上的画笔轨迹,即便连随从都认真地听着,看着,不然等下小主子有什么不懂,兴许会问起他们,至少让自己略懂。

  庭院的围墙慢慢冒出了两个脑袋,两个眼神狡黠,嘴角带笑的少年探出了头。

  两人衣着略微陈旧,不过显得比较干净。其中一人是个小胖子,眼珠轱辘转动。另外一人显得比较消瘦,两人都看着那些学生认真的样子发笑。

  “牧枫,你看他们那个傻样,夫子教的东西肯定没有几个人学会,还装作一副求学若渴的模样,呸!”

  说着,胖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带有霉点的馒头,啃了两口,随即便吐了出来。刚要开口大骂,可看到了牧枫的那眼神后,才明白不能让庭院里的夫子知道他们两人在,只好私语道:“牧枫,这种东西你怎么吃得下,真是的!”

  “我们以前不都是吃这东西吗?”牧枫从胖虎手中取来馒头,把那些发霉的地方除掉,放在嘴里吃了起来。

  “那都是以前了!你看看,现在我们可有好吃的!”胖虎示意牧枫,对着庭院里的学生们撇撇头。

  牧枫用力地咽下了干硬的馒头,他知道这个死胖子想要干嘛,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画师传授了一些技法后,便开始让学生们自己练习,他走到了桂树下,取出了一幅画,入神地看着。

  牧枫与胖虎对视一眼,两人慢慢消失在了围墙上。几息后,两人的脑袋慢慢冒出,位置是在画师背后。

  画师瞥了一眼身后也轻轻笑了笑,也不道破。

  牧枫两人没有发现夫子发现他们,便伸长了脖子偷看这夫子手中的画卷。

  “夫子又看那幅漂亮姐姐的画了,听说是夫子年轻时候遇见这位姐姐,为她所画的。”

  “夫子都这大把年纪了,真不害臊!”

  牧枫用力给了胖虎一个爆栗,后者痛得捂住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不许对夫子不敬!”

  “我有说错什么吗?你看夫子都这大把年纪了,说不定这画中的女子已经是苍老的老妪了!”胖虎揉着痛处,不服地小声嘀咕。

  “牧枫,胖虎!你们两人又迟到了!”

  趴在墙上的两人如被雷击,扑通地从墙上掉到了地上。

  两人浑身沾满泥土的走进了庭院,迎来了其他学生带着鄙夷与讥讽的眼神与嘴脸。但被胖虎用力地瞪眼后,大多数人都转过头,喉咙滚动,他们可没少被胖虎欺负。

  “牧枫,今天你要把这些书籍看完。”一本厚厚的古籍放在牧枫桌子上,牧枫点点头,开始翻阅起来。

  画师转头看向一旁已经开始打呼噜的胖虎,他无奈地笑了笑,轻轻地拍了一下胖虎的肩膀,奇迹的是胖虎如雷霆般的呼噜声再也没有传出来。

  那些被打呼声影响的学生都敬畏地望着夫子,这样胖虎睡觉就不会打扰他们学画了。

  牧枫与胖虎可算不上这里的学生,只不过他们与这些学生一样,都会来这里呆着。夫子从来没有教过牧枫学画,倒是教他识文断字,再慢慢阅读一些书籍,而且牧枫发现,夫子给他读的书,似乎都是围绕着一个‘善’字。

  虽然不懂夫子的用意,但牧枫坚信夫子是不会加害他的!

  至于胖虎,这个惬意的环境是睡觉的最佳场所,最主要的是,一睡醒就可以有好吃的!

  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夫子不知道去了哪儿,当随从们取出了食盒,一样样色香的菜端了出来,胖虎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不知是准时醒来,还是菜饭香味让他醒来。

  胖虎变戏法般,不知从何处取来了碗筷,灵动的眼珠到处乱瞄。

  只要被他眼神落在身上的学生,脸色都微微变了变,身旁的随从更是一脸的愠色。

  “嗯,今天轮到你了!嘿嘿……”胖虎呢喃了一声,便走向了自己的目标,眼神不断给那个白面的小少爷传递信息。

  “老王,人有三急,你去吧!”

  “可是少爷,奴家没事。”

  “我让你去就去,别给我啰嗦!”

  “是,少爷!”那个年长的随从怒目金刚地瞪着徐徐走来的胖虎,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画师似乎对胖虎与牧枫两人不一般,这才敢怒不敢言。而且他们家里的主子都放话了,只要胖虎不做得太过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免得惹画师不高兴。

  随从离开后,胖虎将自己的碗放在桌子上,笑得很灿烂:“麻烦了!”

  小少爷无奈地端起菜盘,分着饭菜到胖虎的碗里。以前的胖虎直接是用抢的,哪像这般客气,虽然这客气显得有些虚伪。他绝对想不到,胖虎这般客气,完全是牧枫平日的熏陶。

  “咳,咳……咳嗯!”

  胖虎不断地咳嗽,让小少爷脸色愈发的难看,在分了大部分饭菜后胖虎才满意的离开,所有人都厌恶地望着那肥胖的身影。

  “牧枫,给!我们开饭了!”

  牧枫微微抬起头,拨开了胖虎递来的筷子,轻声道:“夫子教我们自食其力!”

  “自食其力?我这不就是自食其力吗?我说牧枫,你是不是看夫子的书看傻了!好,你不吃是吧,到时候饿死了别怪我!”

  胖子转过身吃着,尤其是看到了牧枫取出了那半个发霉的馒头,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日光西落,一天的学习也结束了。胖虎已经去找吃的了,而牧枫跟随着其中一个学生离开了,他提着食盒,腋下夹着宣纸,另一手还提着学画用的笔墨之类的东西。

  走了很长的路,当来到了一处气派的府邸时,随从接过了牧枫身上的东西,取出了食盒,将今天中午自己小主人吃剩的残羹剩饭搬到了牧枫碗里。

  他轻轻拍了拍牧枫的肩膀,什么也没有说,身为仆人,他也深知生活的艰辛。

  路人纷纷侧目,鄙夷,轻蔑,嘲弄,各种声色传来,牧枫视若未睹,曾经的他去偷去强,不就是为了一口饭吗?也许有人觉得他这样做,轻贱,卑微。但他不觉得,去偷,去抢,去骗的方式比较高尚!

  找到了角落,牧枫开始吃起了放,但路人的话却是让他手中的筷子一顿。

  “明天就要祭祖了”

  “是啊,我这不就买了坛好酒,明日给老爷子坟头摆着!”

  “这么快就祭祖了……”牧枫感觉手中的饭难以下咽,很多年前,这一带发生了瘟疫,他爹娘便是死在那场瘟疫里,而胖虎也是那种祸难与他相遇,从此相依为命。

  记得自己去年给爹娘上坟时,只有几个馒头,一壶偷来的淡酒,今年怎么说也要给爹娘摆上一些好吃的,好喝的!可那些东西该什么弄到呢?

  “子欲孝,而亲不待……”牧枫将碗筷放在一旁,仰着头,两眼变得通红,脸颊也开始有些抖动,最终悲恸的泪水还是滚落。

  “听说了吗?青云门招弟子最后一天了!”

  “早就听说了,青云门每三载招弟子,为限三日,可送去的子弟,没有人回来过,已经没有人再相信什么修炼的狗屁话了!”

  “你们说,那些自称修炼之人的青云门是不是贩卖人口的,反正谁也不知道那什么青云门哪儿!”

  “嘘!你们找死啊,青云门的人听到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牧枫怔了怔,青云门他倒是听说过,可自从问过夫子,这世上有仙么,夫子只是轻轻摇头道:“万古无仙!”从此他便与镇上的人一般,不再相信那什么青云门。

  沉思了片刻,牧枫便走向了青云门的招手弟子处。

  匆忙的步伐来到了青云门招弟子,入眼的便是长条上写着‘青云门入门处’。

  牧枫看了看,只见几人围在那儿,却看热闹的居多,其中一道肥胖的身影甚是眼熟。

  “这死胖子怎么来了?”牧枫喃喃了一句,便走了过去。

  “牧枫,你来了,我和你说……”

  牧枫两人交头接耳,旋即阴险地笑了笑,看来他们的所想一致。

  招弟子处,两人年轻人一脸的不耐烦,宗门派他们来这招收杂役这个苦差,真的是让他们很不爽,而且他相信,绝对没有什么修炼奇才等着他们,尽是凡夫俗子!

  “爹,不要!我求求你!”

  远远的,便听到了撕心地哭泣声,一个中年男子硬拉着骨瘦如柴的少年走来,面带歉意。

  “孩儿,家里还有弟弟妹妹,你比较年长,爹只能把你卖给青云门,这样弟弟妹妹才不会饿死,你身为兄长,也不想看到弟弟妹妹饿死不是?”

  台上青云门的弟子瞬间动怒,就要冲出去教训中年人,但被身旁的师兄拦住,对着他摇摇头。

  怒哼了一声,男子用力甩了衣袖,曾经的青云门是何等的风光,招收杂役时,那不都是争破脑袋抢着来,都是恭恭敬敬的尊称一声‘上仙’,而且修炼资质不行的,那连当青云门的杂役都不配!现在可好,镇上的人都把他们当做人口贩子了,可恶!

  最忍无可忍的便是,连他们施展的简单法术,也被人嘲笑是骗人的戏法,可恨!要不是宗门有规定,他们真想将那些人挫骨扬灰!

  “修炼资质低劣,家属可领取二两银子!”青云门弟子检查了骨瘦如柴的少年的修炼根骨后,漠然地说道。

  “二两!不少了!不少了!”少年的老爹合不拢嘴,要知道一个馒头不过一文钱,二两银子已经是小财富了!

  接过了银两,青云门弟子还递给了一块青色的木牌,上面刻着一个古朴的‘杂’字。

  “明日午时来此处,随我等回青云门!”

  “谢谢老板……哦,谢谢上仙,谢谢上仙!孩子,别难过,爹回去给你买好吃的!”

  围观的人都一脸复杂地望着离去的父子两人,这得生活多拮据,卖儿子换饭吃。

  胖虎瞥了一眼牧枫,上前开口道:“我要进青云门!”

  声音洪亮得两个青云门弟子皱眉,哪来的野小子,竟然也敢这般叫嚣。不过在查看胖虎的体质后,两人喜逐颜开。

  “修炼体质甚好!”

  “嗯,带这孩子回去后,长老肯定少不了我等的奖励!”

  胖虎与牧枫听不到两人的传言,但两人面露喜色却是尽收眼底,想到先前的计划,他们不知道是喜是忧。他们的计划,是假装进青云门,骗走银两,然后离开小镇躲藏几天。

  牧枫很反感用骗,用夫子的书籍来说,这是恶行,会有因果。但为了明日在爹娘坟头摆上好酒好菜,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如果按计划来行事,一切都没什么问题,可刚才两人查看胖虎身体后,似乎很喜悦,如果两人对胖虎势在必得,那可就麻烦了!

  胖虎领取了十两银子之多,青云门对他的重视可想而知。装好银两,胖虎领着青色木牌,给了牧枫一个眼神后便消失在了人群。

  牧枫走上前,做了个揖。不用多说,青云门两个弟子便知道他的意思,开始检查他的身体,一股热流传遍了全身,甚至感觉骨骼都有些发痒。

  “修炼体质一般!”

  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交给了牧枫五两银子,一块青色身份牌,同样交代了明日午时来这里的话语。

  看着牧枫离开的背影,两人无奈地交谈道:“没有想到,我们青云门现在沦落到连这样普通,甚至刚才那样低劣资质的杂役都要招收,不知道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看到我青云门重现光彩!”

  “别长吁短叹的,这是宗门给我们的任务,近些年已经没有人再入青云门了,所以才来这样偏远的小镇收杂役,我担心的是……再过几年,这种小地方我们还能不能收到杂役?”

  两人的担心不无道理,青云门已然日落西山,就连这些普通人都不再相信什么修炼之法,而给他们冠上了贩卖人口的恶名,以讹传讹。

  翌日

  天刚亮整个镇上远处的山头便传来了鞭炮声,各种富贵人家的祭奠的乐器声,悠长,悲凉。

  牧枫跪在爹娘的坟头,上了香,摆着烤鸭,还有一些下酒菜。说实话,那年父母离开时他还年幼,此刻回想起来,两位亲人在他脑海中的模样已经模糊了,而留给他的只有那简陋的小房子,但那是他的全部。

  “娘你不会想到,我最近在夫子的私塾苦读,和一群有权势的少爷小姐一起。爹,我们父子喝一杯!”

  牧枫将酒杯洒在坟前,自己倒了一杯,辛辣入喉。

  牧枫时不时望着来山上的路,胖虎怎么搞的,竟然这么久没有来,几年来每次上坟,胖虎都和他一起给爹娘下跪磕头,今天怎么就迟迟未见?

  看着面前透散出香味的菜肴,牧枫咽了咽唾液。但他还是没有动手去吃,说好要回家再吃,而且也不知道爹娘吃了没有。

  不胜酒力的牧枫一杯接着一杯,对于一个年十三的少年而言,他早就该醉了。

  “爹,娘亲,不知道你们在下面过得好不好,但孩儿过得很好,不要为孩儿担心……”

  许久的沉默后坟前骤然传来了嚎啕大哭,为什么他的爹娘离他而去,为什么他没有其他孩子那般的童年?多年来的憋屈这一刻忽然决堤,牧枫高举酒壶,将所有的酒灌进火燎般的肚子里。

  “爹,娘,孩儿想你们了……”扑通一声,牧枫醉倒在了坟前。

  呼呼……不知道过了多久,牧枫开始有了些意识,耳畔尽是疾风声。在他幽幽醒来后,脸色猛变,因为他第一眼竟然看到的是青云门两个招杂役的弟子!

  跄踉地站起身后,他脸色更是发青,他们几人竟然在天空飞行,准确的说是站在一只木制的飞鸟身上,刚才要不是身旁的那个弟子拉着牧枫的衣袖,他铁定从这万丈高空摔得粉身碎骨!

  “不想死就给我盘膝坐好!”

  扯住了牧枫的弟子对着他怒斥一声,同时也警告其他人。

  牧枫学着盘膝坐好后,看了看与自己一样的六人,四男两女,竟然没有发现胖虎在其中,牧枫暗暗松了口气。不过话说回来,这两个青云门弟子是怎么找到他的,要知道,他爹娘的坟墓可不是和众人埋在一起。看来原本的逃跑计划破灭,不过幸好胖虎跑了!

  牧枫多少能猜到两个弟子脸色难看的原因,昨天检查胖虎体质的时候,他们两人的喜色跃然纸上,肯定是胖虎很适合修炼,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可现在胖虎找不到了,他们能高兴得起来才奇怪呢!

  招的六人中,牧枫只认识昨天那个骨瘦如柴,被自己父亲买了的少年,其他人都不认识,虽然是一个镇上的,但人口密集,不一定都认识。

  最让牧枫觉得奇怪的是,三年一次,一次三日的招弟子,竟然只招了包括他在内的七个人。想到了镇上对青云门各种负面的说话,牧枫也就释然。

  强忍着酒醉后的各种异样,牧枫等人乘坐着飞鸟飞了一整天。在夕阳快要消散时,一片云雾缭绕的山脉闯入了几人的视线,进到了这个山脉的范围,甚至感觉呼吸都甚是清凉。

  看着牧枫七人的讶异,两个弟子得意地笑了笑,什么人口贩子的谣言,来到这儿都不攻而破。

  木制飞鸟忽然停下,就在几人不解时,控制飞鸟的弟子取出了一枚玉简,一道道涟漪凭空出现,宛如气泡打开了个口子,飞鸟飞了进去。穿过了云层,山头上的宫阙迭起,可见蚂蚁般大小的人群,有打坐修炼的,比试切磋的。

  “好了,你们在这儿,等下会有人来安排你的住处与其他事物。”说着,两个负责招收杂役的弟子便意兴阑珊地离开了,胖虎竟然在那个镇上找不到,这让他们幻想的各种奖励化为乌有。

  很快,便有其他的木制飞鸟来到这个平台上,其中一个最为显眼,壮硕,虎背熊腰,高大的个头如鹤立鸡群,一眼便能看到。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一声怒斥声从远处传来,那是一个尖嘴猴腮的小黑子。他一下木制飞鸟便在那儿嚷嚷,叫人送他回家。

  “聒噪!你能找到人证明,自己不是胖虎吗?”

  小黑子听到这话,脸色阴沉,这里谁都不认识谁,你玩我呢!

  远处的牧枫微微张张嘴,胖虎那家伙怎么搞的,自己没被抓到,竟然抓来了一个他不认识的。

  “我真的不是什么胖虎瘦虎,是一个小胖子昨天将这块木牌卖给我的,我看这块木牌雕刻做工都还不错,就买下了……”

  牧枫这下知道为什么那两人竟然能找到他了,原来是那块青色木牌!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我有一口大黑锅 仗剑江湖笛声绕 数风流人物 英雄联盟之德莱文归来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斗罗大陆之我弟是唐三 云起风散,在梧溪 我就是富豪 道寻缘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