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她为情敌缝嫁衣小说

她为情敌缝嫁衣

她为情敌缝嫁衣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清尊素影

作者:山河美

时间:2022-01-01 19:47:28

创作背景及内容简介:本书以家庭教育为背景,叙述了一个女人的成长经历。主人公孔向红出生于在一个非农业家庭,其母亲是某公社干部,她望女成凤爱子心切,恨严禁女儿一夜慢慢长大,及早出人头地。因此在女儿五岁时,她就不惜牺牲有违教育规律,揠苗助长,每日让孩子学唱紧随形式的成人歌曲,读背晦涩好懂好懂的报刊杂志,梦想创造出神话。在母亲的非常特殊教育下,女儿囫囵吞枣地背下了几篇文章,经过媒体过度炒作,一瞬间便戴上了“神童”的光环,大会小会表演不断地,真是成了孩子们的偶像,媒体的焦点。她失败地为母亲争来了政治资本,也为自己羸得了显耀的荣誉。她放佛一下子首登一阵冷风吹过,她不仅打了个寒颤。片片树叶,从高墙内的法桐树上飘然而落,铺就了一地枯黄,给人带来丝丝感伤。孔向红双手扶着腰板,独自杵了一会儿,然后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矮下身去,一只手伸向地面,支撑着虚弱的身子,慢慢盘起两腿,坐在了衰败的草地上。。

点评:故事剧情新颖,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一亮

她为情敌缝嫁衣 山河美  



第三天,向秀英该回去了。她对表弟说了一通客气话:“我把女儿交给你了,她哪里做得不对,你尽管批评教育她。你多费心培养她,等她将来出人头地了,不会忘了你这个舅舅的。我们肯定会报答你的。”

向红依依不舍地把母亲送出校门。母女俩等车时,向秀英安慰女儿:“红,好好学习,别想家。你尽管放心,舅舅会尽心尽力地照顾你的。我每个月给他寄十斤粮票,当你的口粮。当初如果不是我的保举,他连大学都上不了,更别说能在省城工作了。他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理应报答我。俗话说得好,‘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向红眼睛一亮,吃了一颗大大的定心丸,心里踏实多了。认为表舅为她付出理所当然。

母女俩面面相觑,售票员不耐烦地催她们赶快下车。向秀英目送着缓慢进站的公交车,脸色涨得通红。她很想发泄一通,朝谁发泄呢?转身看了看同样无奈地女儿,她欲言又止。

回望许多年前一个下午,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红旗公社大院的防震棚里,一个不满十三岁的女孩儿斜靠在棚壁上,大眼睛里空洞无神,梳起的两条刷子把凌乱得没有了章法。灰暗的天空和阴郁的心情使她分不清楚自己是活在人间,还是在另一个世界。阴雨连绵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七八天了,依旧没有彩虹出现,哪怕只是一抹红云。老天似乎异常任性,非要跟她作对不可。

虽然举办这种表演的初衷是不为名利,可是一旦有人成了神童,便可名利双收。以后每次外出朗诵,都能够饱餐一顿免费的豆腐粉条蔬菜汤。幸运的话,菜汤里还会飘着几颗油炸丸子,那可都是奢侈品。即使食品非常匮乏,可无论走到哪里,向红会被作为贵宾招待,不仅能混个肚儿圆,还能博得观众的崇拜,甚至会遇到令她心跳的男孩儿。

“是你外甥女。”她推了推女儿,“红,快叫舅舅!”

向红回味着那口清凉丝滑,且充满奶香味儿的雪糕,深感遗憾。它与家乡那种两分钱的透明冰棒太不一样了。这么高级美味,母亲连舔一下都没舍得,就这么给糟蹋掉了,太可惜了!

而向红就不一样,她从小就表现得乖巧,母亲指到哪里她就打到哪里。在公社举办的朗诵比赛中,她多次拔得头筹。她不仅为苛求荣誉的向秀英增了光,也为整个家庭添了彩,向秀英因此被誉为“模范母亲”。母女俩迅速红透了半边天。那片“大红大紫”甚至遮盖了男主人孔令夫的黑暗形象。对于整个家庭地位的飙升,大女儿向红功不可没。她经常作为榜样被邀请去各个村镇朗诵表演,瞬间成了人们追捧的偶像,一时风头无两。

她们在街上逛了大半天。向秀英在百货公司为女儿买了件白色衬衫,一双军用球鞋,一双白色尼龙丝袜,一条军绿裤子,还有几样零碎的东西。一共花了二十八块六毛钱。走出商店,太阳当头,空气干热,隔着鞋底都感到地面烫脚。街上行人寥寥无几。路旁树荫下有一个白色木头箱子,箱体上写着“雪糕”,红色的大字十分显眼。旁边坐着一位老太太,靠着箱子在打盹儿,她时而睁开眼睛,摇两下手中的芭蕉扇,扇出几丝凉爽。见有行人过来,她有气无力地吆喝了一声:“雪糕了,一毛钱一块。”

突如其来的那场大地震以后,大小余震频频造访,人们不得不暂居在室外的防震棚里。那是些用庄稼杆和树枝搭成的大小不等、形状各异的窝棚。当时既没有塑料布也没有油毡之类的防水物资。每逢下雨,常常是外面大雨,棚内小雨。外面雨停了,棚内还要下个把钟头,直到滴完渗进棚体内的每一滴水。夜晚,人们的眼睛死死盯着悬挂在上方的柴油提灯,虽然玻璃灯罩被熏得黑茄子一般,但是地震到来时,它能够第一时间发出警报。提灯左右摇动时,人们立刻冲出窝棚逃避厄运。

向红实实在在地领悟到了什么叫“覆水难收”。雪糕本来就比较松软,不像家乡卖的透明的冰棍那么坚硬。况且雪糕在街上晒了大半天了,从箱子里拿出来时就已经开始融化。

那一刻是她新生活的开始。她跟随着母亲,转过一丘又一丘,翻过道道山梁,童年已被隔里在大山深处的家乡。未来一定和手中的雪糕一样,又甜又软,又润又爽……那一口加速了雪糕的融化,还没等向红吞下第一口,原本好好插在木棒上的另一半像稀泥一样开始下滑……尽管向秀英手疾眼快,但雪糕还是“呱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向红本能的弯腰去捡,被妈妈一把拉住。等向红回过神来,她看了看手里的雪糕棒,眼光不由自主地又移向了地上那滩乳白。眼睁睁的看着这块美味,一点一点地由固态变成了液态,最后在水泥地上残留下一团湿晕……

向红站在校门口,目送着母亲渐行渐远,泪水模糊了视线。她忍住眼泪,长吁了一声,转身往校门内走去。

向红自出生以来,从没有走出过那片山区,不知道山的外面是怎样一番景象。她唯一获取信息的渠道,只有墙上的那个小喇叭。通过那扇窗口,她了解一些外面的消息,并由此引发出某种遐想:“省城就是广播里说的那个世界吧,那里距离北京不远吧?省城的表舅会疼爱我吗?他会像妈妈一样逼我背诵吗?”诸如此类的问题频频出现。但是,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再也不用为了父母的争吵而烦恼,不用日复一日地为前途而发愁了。

几年来向红都以“神童”自居,而此时却连小学的课都跟不上,也拉不下脸来向别人求教。但成绩太差又上不了初中。向秀英认为,然而向秀英却似乎胸有成竹,她总觉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她已经做好了准备,送向红去省城表弟那里读中学,毕业后在大城市发展,“红”遍全省,乃至全国。向秀英的这个表弟叫张百顺,是她表舅的儿子。因为在运动中表现突出,不仅入了党,还被任命为大队副主任。所以他顺理成章地获得了上大学的机会,如同鲤鱼跳过了龙门,他成了省城一所高校新学员。两年后,他如愿以偿,被分配到省城的第五中学,成为一名正式的人民教师。

然而,向秀英并没把女儿的境遇放在心里,她想当然地认为,干部子女有的是升学机会。但是孔令夫却十分担心女儿的未来。

“舅舅好!”向红拘谨地打了个招呼。她跟这位表舅没见过面,但看到母亲与他聊得那么亲热,她感觉轻松了一些。在省城能有这样一位和蔼可亲的表舅,自己的未来就有了依靠。

“妈,你吃。”向红又把雪糕递到母亲嘴边,向秀英又挡了回去,她怎么也不肯品尝一口。母女俩就这样你推给我,我推给你……黏黏的乳液开始像烛泪一样,由滴变成了淌……向红拗不过母亲,但又心疼那正在一点一点坍塌的美味。她只好张开了嘴巴,向秀英趁机抓住向红的手,把整个雪糕往女儿嘴里塞去,向红顺势咬了一口。多少年以后,她依然忘不了那第一口雪糕的滋味儿,仿佛整个世界的清凉甜爽都融进了她的嘴里,融入她的血液里。

向红熬过了几年的死记硬背,却遇到了世事的变迁。此刻她坐在防震棚里,望着浓密的雨帘,感觉多年来的心血和罩在身上的那层“红”光,遭到了暴风骤雨的冲刷,被泥水裹挟着,丝丝缕缕,渐流渐远,直到完全没了踪影。“神童”的快乐变成了过去,只剩下回忆和对前途的畏惧。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