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镖走江湖小说

镖走江湖

镖走江湖

10.0

手机阅读

编辑:翩若惊鸿

作者:锡风

时间:2019-11-09 23:32:15

这是一个少年镖行天下的成长史。这里有江湖的快意恩仇,武林的血雨腥风。 镖走江湖最新章节阅读下载-爱阅小说网见过王玄后,任青决定在镇子中逛逛,先得找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整个镇子背靠翠屏山,北高南低,呈南北走向,东边有条小清河。北面有条进山的山路,勾连中各村。镇中主街南北横穿镇子,也是翠屏山方圆百十里最热闹的集市。镇口在南面,武馆也在镇口。任青听镇上人说,顺着镇南的路一直走五十里就是附近唯一的城池雁城。逛完镇子任青对镇子有了大致了解,此时日头已高,与王玄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仔细思索一番任青决定要去看看姓王的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走了不大一会儿,任青就看到了酒字大旗在不远处飘着,继续往前走看酒馆与普通的民居建筑相仿并不高大。走进,已到中午的饭点了却不见热闹,五六张八仙桌上只有三桌客人,不用费事任青就看到了独坐在角落里的王老头津津有味的吃着还不时咂一口酒,桌上摆着两盘小菜和一壶酒。店中只见掌柜的在柜台上低头算账,也不见小二招呼。任青见进门没人招呼也不必理会,径自前去王老头的桌子。“王师傅,我来了。”“小伙子来,坐下跟我一块吃,掌柜的再来两个菜,算在这个年轻人的账上。”任青对老头的做法稍显反感:这老头到底能不能教我功夫啊,是不是来着骗吃骗喝啊。罢了既来之则安之,一顿饭钱而已,我且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任青平淡的坐下拿起桌子上早已预备好的另一双筷子也吃了起来。王老头品了一口酒后开口“想学武的话我可以教教你,教你之前得让你知道什么是武功,我先给你讲讲。所谓武功不过是古人与野兽搏斗发明的一些简单招式。经过后人的不断演化和拓展发展到了今天这上万种武功。武功又分拳掌腿爪棍刀剑这七大类,剩下的旁支杂类不计其数。学武的人要先要打熬身体练好气和力。力简单就是蛮力,这个普通人都可以练出来,可是习武者为什么可以有如此大的攻击力,原因就是习武之人会用气。所谓气就像是血肉一般存在于每个人身上,只是习武之人能够调动气罢了。怎样才能调动气,经过前人探索气是通过筋络来行走的,经络就好像是气的通道,有了通道只要稍加练习,气就可以运到你身体的各个部位。气也可以像力一样只要不断练习就可以变强的。只有气力相结合于一点才可发出惊人的破坏力。只有会用气了的人才可以称得上是习武之人。会用气力只是基础,普通人打基础要三四年的时间才稍见成效。学会用气只是学武的开端,气和力都分九品,普通人一年可以练到六级力以后再升就要特殊的方法了,而提高气的品级就就得打通更多的筋脉并且还要强筋健骨四品以下还可以找到练气方法,四品以上就要靠自己摸索了,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而近几十年也只有前任武林盟主金易镖局总镖头气力都达到了九品,可惜,高手也只是昙花一现,十年前他也陨落了。光有气力对付普通人不在话下可是对付不了会招式的武者,所以练气力的同时要学习相应品级的招式套路,这些招式套路在外人看来就是广义的武功了,武功就是利用动作招式更好的发挥气力的杀伤力。而武功又可分为上中下三级。下级武功只能发挥出三品及以下的气力,也就是说四品气力用下级武功也只能使出三品气力的威力。同样中级武功最多发挥到六品,六品以上就要靠稀有的上品武功了,不过我听说绝世武功有可以跨品的威力,不过没人真的见过,据说气力九品的前任武林盟主也只有半本绝世拳法而且只能五品以下跨品,这也只是江湖传闻而已。老夫不才只是四品气六品力,虽力高却也只能使出四品气的威力,且与都是四品气力的人唯一不同的也只是耐力稍强,出的招式也多一点。也就是说若是两个气品相同的人交手力品高的会略占上风。好了武学常识也就这些了。你若想学武功我也不收你钱,只要把我每个月的酒钱结了就行。”任青仔仔细细的听完王老头的话才明白学武原来有这么多门道。等王老头说完任青还脑中回想他说的话。王老头以为任青对他还是不太相信,便说道:“酒足饭饱,你可吃完了吗?”不等任青回答,王老头腹部一抖随既一掌拍向桌面,啪~一声桌子粉碎。随着王老头的出掌“我还没吃饱”在桌子粉碎时才被任青说出。可也晚了桌子上的菜已经掉了一地,任青既惊讶于王老头的武功也苦恼于自己的饭没了。丢下呆站着的任青王老头转身向外走去“掌柜的打碎的东西记在“哦掌柜的今天的帐都记在任青身上,而且以后我的帐也记在他身上。”任青说道“我还没说我要跟你学武功啊,怎么就要记我账上。”“明天上午镇西破庙外等我,不学今天这顿饭你就赔了,哈哈”王玄大步走出。任青看着正向门外走出的王玄心道:既然找不到别的学武的办法,就先跟他学吧。“师傅我还没有住的地方,你得给我找个安身的地方啊。”“哦也是,这样吧镇西小树林旁有我多年前住过的两间茅屋,虽年久失修,但还可以将就住人,你先去那吧。明日我去那教你。”说完王玄已经走出,任青跟掌柜讨价还价最后才把赔偿敲定在二两纹银上。任青心如刀割般的把帐结了,又开口“掌柜的王师傅一个月酒钱多多少啊?”“不多一个月十几两吧”掌柜的连头都不抬的说了一声。怪不得生意这么冷清,做生意哪有这般待人。任青心道。任青出了酒馆就准备去看看自己安身的地方,他顺着街巷就找到了镇西的小树林,最后在树林中找到了王老头口中的茅屋。。

点评: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见过王玄后,任青决定在镇子中逛逛,先得找一个可以安身的地方。整个镇子背靠翠屏山,北高南低,呈南北走向,东边有条小清河。北面有条进山的山路,勾连中各村。镇中主街南北横穿镇子,也是翠屏山方圆百十里最热闹的集市。镇口在南面,武馆也在镇口。任青听镇上人说,顺着镇南的路一直走五十里就是附近唯一的城池雁城。逛完镇子任青对镇子有了大致了解,此时日头已高,与王玄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仔细思索一番任青决定要去看看姓王的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走了不大一会儿,任青就看到了酒字大旗在不远处飘着,继续往前走看酒馆与普通的民居建筑相仿并不高大。走进,已到中午的饭点了却不见热闹,五六张八仙桌上只有三桌客人,不用费事任青就看到了独坐在角落里的王老头津津有味的吃着还不时咂一口酒,桌上摆着两盘小菜和一壶酒。店中只见掌柜的在柜台上低头算账,也不见小二招呼。任青见进门没人招呼也不必理会,径自前去王老头的桌子。“王师傅,我来了。”“小伙子来,坐下跟我一块吃,掌柜的再来两个菜,算在这个年轻人的账上。”任青对老头的做法稍显反感:这老头到底能不能教我功夫啊,是不是来着骗吃骗喝啊。罢了既来之则安之,一顿饭钱而已,我且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任青平淡的坐下拿起桌子上早已预备好的另一双筷子也吃了起来。王老头品了一口酒后开口“想学武的话我可以教教你,教你之前得让你知道什么是武功,我先给你讲讲。所谓武功不过是古人与野兽搏斗发明的一些简单招式。经过后人的不断演化和拓展发展到了今天这上万种武功。武功又分拳掌腿爪棍刀剑这七大类,剩下的旁支杂类不计其数。学武的人要先要打熬身体练好气和力。力简单就是蛮力,这个普通人都可以练出来,可是习武者为什么可以有如此大的攻击力,原因就是习武之人会用气。所谓气就像是血肉一般存在于每个人身上,只是习武之人能够调动气罢了。怎样才能调动气,经过前人探索气是通过筋络来行走的,经络就好像是气的通道,有了通道只要稍加练习,气就可以运到你身体的各个部位。气也可以像力一样只要不断练习就可以变强的。只有气力相结合于一点才可发出惊人的破坏力。只有会用气了的人才可以称得上是习武之人。会用气力只是基础,普通人打基础要三四年的时间才稍见成效。学会用气只是学武的开端,气和力都分九品,普通人一年可以练到六级力以后再升就要特殊的方法了,而提高气的品级就就得打通更多的筋脉并且还要强筋健骨四品以下还可以找到练气方法,四品以上就要靠自己摸索了,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而近几十年也只有前任武林盟主金易镖局总镖头气力都达到了九品,可惜,高手也只是昙花一现,十年前他也陨落了。光有气力对付普通人不在话下可是对付不了会招式的武者,所以练气力的同时要学习相应品级的招式套路,这些招式套路在外人看来就是广义的武功了,武功就是利用动作招式更好的发挥气力的杀伤力。而武功又可分为上中下三级。下级武功只能发挥出三品及以下的气力,也就是说四品气力用下级武功也只能使出三品气力的威力。同样中级武功最多发挥到六品,六品以上就要靠稀有的上品武功了,不过我听说绝世武功有可以跨品的威力,不过没人真的见过,据说气力九品的前任武林盟主也只有半本绝世拳法而且只能五品以下跨品,这也只是江湖传闻而已。老夫不才只是四品气六品力,虽力高却也只能使出四品气的威力,且与都是四品气力的人唯一不同的也只是耐力稍强,出的招式也多一点。也就是说若是两个气品相同的人交手力品高的会略占上风。好了武学常识也就这些了。你若想学武功我也不收你钱,只要把我每个月的酒钱结了就行。”任青仔仔细细的听完王老头的话才明白学武原来有这么多门道。等王老头说完任青还脑中回想他说的话。王老头以为任青对他还是不太相信,便说道:“酒足饭饱,你可吃完了吗?”不等任青回答,王老头腹部一抖随既一掌拍向桌面,啪~一声桌子粉碎。随着王老头的出掌“我还没吃饱”在桌子粉碎时才被任青说出。可也晚了桌子上的菜已经掉了一地,任青既惊讶于王老头的武功也苦恼于自己的饭没了。丢下呆站着的任青王老头转身向外走去“掌柜的打碎的东西记在“哦掌柜的今天的帐都记在任青身上,而且以后我的帐也记在他身上。”任青说道“我还没说我要跟你学武功啊,怎么就要记我账上。”“明天上午镇西破庙外等我,不学今天这顿饭你就赔了,哈哈”王玄大步走出。任青看着正向门外走出的王玄心道:既然找不到别的学武的办法,就先跟他学吧。“师傅我还没有住的地方,你得给我找个安身的地方啊。”“哦也是,这样吧镇西小树林旁有我多年前住过的两间茅屋,虽年久失修,但还可以将就住人,你先去那吧。明日我去那教你。”说完王玄已经走出,任青跟掌柜讨价还价最后才把赔偿敲定在二两纹银上。任青心如刀割般的把帐结了,又开口“掌柜的王师傅一个月酒钱多多少啊?”“不多一个月十几两吧”掌柜的连头都不抬的说了一声。怪不得生意这么冷清,做生意哪有这般待人。任青心道。任青出了酒馆就准备去看看自己安身的地方,他顺着街巷就找到了镇西的小树林,最后在树林中找到了王老头口中的茅屋。

  一轮惨白的圆月挂在空中,树林里还不时的传出几声鸟的悲鸣。山崖下一个人从土坑中爬出来,他只记得他叫任青,潜意识里只还留着四个字:学武报仇。他找到一块大石头在上边不停的回忆发生过的事,可每次都头疼欲裂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因此他不得不放弃自虐的过程,相信是坠崖摔伤导致了失忆。说到坠崖,任青十分的欣慰,因为自己结实的身体没有收到多大的伤害除了失忆,这也令他十分痛苦。他呆坐在石头上望着四周的无尽的黑暗,他不知道他应该做什么,他的脑海中留下了4个字的记忆,他决定遵从自己的记忆。但他知道怎样去变强,可不知道该找谁报仇,报什么样的仇。想到这些令人头疼的问题任青又陷入了迷茫无助之中。最后,任青决定不管怎么样学武变强总是没错的,他决定先活下去,学武功变强。正当任青在失忆中找到了前进的方向时,他的身旁出现了两个不速之客,一前一后把他围在中间,眼里射出贪婪的绿光,嘴里吐着仿佛战鼓般的低沉气息,不停的围着任青打转。这两头身披青灰色外衣仿佛黑夜里幽灵一样的恶狼死死盯着任青,任青此时心里咯噔一下不禁感叹:我任青没被摔死难道终究还是要喂狼吗!时间都被定格在了这个紧张的时刻,气温骤然下降到了冰点。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任青本能的把手伸进怀里,嗖~的一声从他怀里飞出一把银色甩刀,正中面前的瘦狼,整把刀都被巨大的力量推进了瘦狼的身体中,瘦狼哀鸣了一声骤然倒地没有了气息。他身后的有脸上有疤的狼见任青主动攻击,霎时间就扑向了任青。任青自觉不妙便本能向左躲闪,但是还是稍晚一步被疤狼抓伤了胳膊,疤狼转过身来继续扑向任青,任青忍着胳膊的痛,也向狼奔去,任青要做拼死一博。就在狼牙快要接近任青的脖子时,任青使出浑身的劲一劝打在狼头上,就在疤狼以后马上可以享用胜利果实时被巨大的力量击飞出去。疤狼飞出几米后落地昏死了过去。任青惊魂未定,呆站在原地,这是他第一次搏命,他赢了,长出一口气稳稳神想向前去结果这匹疤狼。可疤狼踉踉跄跄站了起来,对着任青呲牙蓄力似乎还要继续与任青搏斗。任青为马上就要进行的第二次搏命大为恼怒,大和一声向狼发起来进攻,疤狼也向任青扑去这次速度更快,任青来不及出拳只好躲闪,而狼不为扑空而回头,顺势向前窜去,跑进了树林。任青不敢掉以轻心,向前去收取瘦狼身上的甩刀来防身。看着死了的瘦狼,任青想到这匹狼可以去镇上换来点银两,顺便去镇上做做下一步打算。简单把裤子撕下几块布包扎一下,抗起狼就往山下走去。伴随着一路的肚子叫,任青终于在天刚大亮时走到了翠屏山附近唯一镇子:翠屏镇。任青在集市中找到了收野物的摊子,把狼换了3两纹银。然后奔向刚刚路过的包子铺。“小二上包子”。“哎好,客官包子马上来”。上来包子任青吃饱喝足,他盘算下一步该干什么。他想应该先学武,变强了一切都好说。“小二,你们这附近有什么武馆吗?”“哎,客官您还真问着了。本镇上还真有一个武馆,据说馆主原来是可是易金镖局的二品镖师武功极高,后来不知怎么就归隐到我们这翠屏镇开了镇山武馆。”任青盘算着先去这镇山武馆寻寻这学武的门路。想罢结了账问了小二去路就前去镇山武馆。顺着小二所指的路任青到了镇山武馆门口。相比于普通的民居镇山武馆显得格外的气派,高大的青砖院墙外一排杨树,门口两对石狮子把守大门。任青在门口打量了一下这座武馆。心想这武馆好气派啊,估计馆主武功一定挺高。想罢就向大门走去,这时从大门里走来一个50多岁教头模样的人。“小伙子是想来学武吗”,“前辈说的正是”。这人上下打量着任青心道:这年轻人身形挺好应该是个学武的苗子,可是看着身着打扮不像是进得起这武馆的人,罢了好言劝走吧。任青答到“我叫任青,不知因和缘故坠崖导致了失忆,所以家在哪也不知道,只想学武变强,好去寻找我的身世,目前尚无落脚之地,所以前来武馆来看看。”“年轻人进着学武可不便宜,一年纹银100两,交得起吗?”任青心道怪不得盖的这般气派的武馆,学费原来这么贵,可这么贵那我还怎么学武那。教头见青站在原地不动,好像不听他的劝告,心中就有些不耐烦了,“年轻人不学武功就不要在这碍事了。”任青还在自己的思维中没有走出,教头见任青还无动于衷便出手要将任青推出门口。任青回过神来就见教头的掌伸过来了,本能的将教头的手挡出去,两条手臂一碰教头吃力被挡了出去。教头在惊讶中稳住身形:这小子真是个好苗子啊不学武功真是浪费了。罢了,罢了,最近酒钱吃紧,正好赚取些酒钱吧。任青见自己下意识的对武馆的教头动了手心中暗道不妙。正在任青暗暗担心时教头开了口“见你这身姓力道确实是学武的好材料,既然交不起武馆的学费,你可以花点酒钱让我教你一招半式,怎样?”此话乍一听确实不错,可任青不认识此人,只是看他穿着像教头,心里暗暗生疑此人是否有什么阴谋。见任青迟疑不决,教头随即开口“老夫王玄,是这镇山武馆的教头,武功虽不敌馆主可在这武馆中也是数着的,若是小伙子不相信我也罢,只当是没有善缘,若是想学武功今天晌午镇东口酒馆找我。”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