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宋朝一闲人小说

宋朝一闲人

宋朝一闲人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辞旧迎新

作者:淡淡无名

时间:2019-11-19 09:15:17

世间万物,生死轮回不只。天庭泾河神将柳风,因犯下死罪。被打进生死轮回地狱受尽屈辱百世生死轮回之苦,世世衰人,一世更比一世衰。当生死轮回至第九世,因其种下前生因果,再次穿越回战乱不息的五代十国前期。与后周世宗柴荣,宋太祖赵匡胤结为夫妇生死好友。为生存下来巧妙周旋于纷杂大世,最后阴暗的地府,阎王殿。阎王高坐于堂前,判官手持生死簿在一旁念念有词,牛头马面押解着一个年轻人立于堂下。阎王望着堂下面容憔悴的年轻人,神情也是有些复杂,微微一叹。一拍惊堂木道”堂下何人?“随着阎王这一拍,面容憔悴的年轻人也是缓缓抬起头,看着阎王,露出一丝不耐”你瞎啊。“听完这句话,阎王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刚刚想发怒却似想到什么,不由得平息下来。淡淡的挥了挥手”判官,念。“立于一侧手持生死簿的判官对着阎王微微致意,又瞥了一眼年轻人,手极为娴熟的翻开生死簿某一页。“柳风,原是天庭泾河大将军,因在位期间私自释放泾河中一条通灵蛇妖,玩忽职守导致泾河泛滥。致使万千百姓流离失所,但念其不顾万载道行阻止泾河水泛滥扩大,天帝念其以往功德,罚柳风堕轮回地狱,受百世劫难。每一世都要生不逢时,遇事遭劫,诸事蒙难,穷困潦倒一生。”柳风在下面听着翻了翻白眼,阎王微咪着眼问道“如今第几世了?”判官对着阎王拱手道“禀阎王,如今已是第八世,此次柳风生于宦官之家,是其父酒醉后于后厨厨娘****后诞下,由于其母身份低微,且面目肥硕可怖,其父厌恶至极,其母被生生打死,而柳风却是念其血脉苟活了下来,自小受尽屈辱白眼,后因其父勾结阉党,意图谋反。被皇帝下令满门抄斩。至此九世终。”。

点评: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我做的面很好吃,你就知足吧。”

  “那你放盐总可以吧,我不要吃那么淡。”

  “没有,换别的。”

  “你做的啊?能好吃么?放的什么料啊”

  女孩回过头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女孩惊奇的看了一眼柳风,沉默了一会,盯着柳风,眼神中带着怀疑。问道“为什么?”

  阴暗的地府,阎王殿。阎王高坐于堂前,判官手持生死簿在一旁念念有词,牛头马面押解着一个年轻人立于堂下。阎王望着堂下面容憔悴的年轻人,神情也是有些复杂,微微一叹。一拍惊堂木道”堂下何人?“随着阎王这一拍,面容憔悴的年轻人也是缓缓抬起头,看着阎王,露出一丝不耐”你瞎啊。“听完这句话,阎王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刚刚想发怒却似想到什么,不由得平息下来。淡淡的挥了挥手”判官,念。“立于一侧手持生死簿的判官对着阎王微微致意,又瞥了一眼年轻人,手极为娴熟的翻开生死簿某一页。“柳风,原是天庭泾河大将军,因在位期间私自释放泾河中一条通灵蛇妖,玩忽职守导致泾河泛滥。致使万千百姓流离失所,但念其不顾万载道行阻止泾河水泛滥扩大,天帝念其以往功德,罚柳风堕轮回地狱,受百世劫难。每一世都要生不逢时,遇事遭劫,诸事蒙难,穷困潦倒一生。”柳风在下面听着翻了翻白眼,阎王微咪着眼问道“如今第几世了?”判官对着阎王拱手道“禀阎王,如今已是第八世,此次柳风生于宦官之家,是其父酒醉后于后厨厨娘****后诞下,由于其母身份低微,且面目肥硕可怖,其父厌恶至极,其母被生生打死,而柳风却是念其血脉苟活了下来,自小受尽屈辱白眼,后因其父勾结阉党,意图谋反。被皇帝下令满门抄斩。至此九世终。”

  ”清汤加面,你还想要什么料?“

  ”等等“柳风耳旁响起一道如黄鹂般清脆的声音,声音有些急促。柳风身影骤然停止,微微叹了一口气,偏过头看向那声音的主人,河的另一旁,女孩已经站在岸边,脸色带着一丝急切,显得此时她的心情也是不太平静。见到柳风依言停下,女孩也是面容略过一丝欣喜。对着柳风大喊”你在那里不准动,别跑,我现在过来。“说完,女孩急忙走向对岸,步履匆匆,似生怕男孩就此跑掉。

  在很小的时候,他们俩就认识了。她住街头,他住街尾,虽是一条街的街坊,可是身份却是相差悬殊,女孩是宦官之家,而柳风则是普通农户家的孩子。按说他们俩应该不会有太大的交集,但命运总是如此变幻,女孩想收养一只流浪狗,可惜父母并不允许,一番争吵下,叛逆期的女孩带着狗离家出走。夜深,女孩坐在街尾抱着小狗看着月亮发呆,眼角还残存着泪痕,在离家一会后,冷静下来的女孩忽然觉得有些害怕。街上空空荡荡,什么人都没有。于是女孩把怀里的小狗抱的更紧了。这时候,一声带着些不耐烦的声音传来“让让。”女孩抬头一看,却是见到一个衣着有些破旧的男孩正站在她面前,男孩脸上表情很麻木,手里还提着一堆塑料瓶......柳风有些恼怒,这几条街的破烂都是又几个穷人家的孩子包揽的,为了不发生冲突,几个孩子划分了区域,而柳风则是负责这条街。只是今天的塑料瓶少了几十个,平日里满满一袋子塑料瓶,今天却只能够半袋。想着今天街那边小破孩看到自己的眼神带着点心虚,柳风很自然的想到是那小子越界捡了自己的瓶子,不由得咬了咬牙,一个瓶子能卖2毛钱,几十个瓶子有十几块钱了。对于柳风这样的穷孩子来说,是很多了。“明天要去收拾一下那小子,让我亏了那么多钱。不能忍啊。”

  “还得跑西街去买,太麻烦。”

  柳风道”我不想怎样,就是想问你,饿不饿?“

  “可以吧,真受不了你,浪费我的盐.......”

  “阳春面啊,那好吧,我也就将就了。”

  男孩与女孩之间对话,让人觉得很自然,如同相识多年的老友。女孩为了自己吃饭大事,努力的于男孩争论,碎碎念的样子颇像街头茶楼那小二哥向掌柜的讨要薪水,可怜巴巴的大眼睛甚是可爱,男孩终究不如掌柜那般吝啬,最终还是松了口。夜色依旧,月光下,只余下一对男女碎碎念的声音缓缓飘荡,直至消散无声.....

  悠长望不到尽头的黄泉路,犹如一条巨蛇盘卧在漆黑无垠的虚空。通向虚无缥缈的混沌深处,每天都有着无数鬼魂踏上这条阴冷孤独的黄泉路,这些鬼魂或者生前达官显贵,或者山野村夫,不管生前多么显贵或者贫穷,到了这条黄泉路却都是万千魂灵中的一员。这些鬼魂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眼神麻木空洞,只是凭着本能向前走前,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而终点则是万灵的归宿,阴曹地府。

  “随便,你想吃什么?”

  女孩道”不饿,就是胸块贴着后背了。“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