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山河云明小说

山河云明

山河云明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渔者勾

时间:2019-11-22 09:15:21

杨家有子明云,少不知事,出康平,纵马平川,熟会己我之能事,得洞明世事于天下,经史青史,风云际会。 山河云明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杨家落于横水河北,靠着阴山山脚,虽说这阴山是山,但在这水乡平原之地,不过区区数百米,丈不足千,孤零零地耸在这康平原的地界上。独了这头份的山水,因而佛家也派了住持,借着这云宁衡水的人气儿,起了座庙儿,唤作清宁寺。要说这杨家的排场,那得说说这门前石狮,说是老太公官拜徐州巡抚时,当地大族感念太公恩德,集了乡邻的愿,请了本地的大师花了好大的功夫雕了送了百里到了云宁地界,可杨家得人心却并不在这小小的石狮子身上。。

点评: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杨家二小姐杨明露百无聊赖地坐在姐姐旁,鼓着一双剪水也似的瞳子,望着明雯翻着的账册,有点抱怨似得嘟啷:“姐姐,母亲又带着弟弟上了清宁寺,寺里那么清凉,也不带上我们,真是偏心。”

  苏姑姑在盘宽慰道:”夫人,少爷吉人自有天相,许是中了暑气,歇息个把时辰必会好过来的。“林夫人闻言,只是紧紧地握了握苏姑姑的手,又亲手拧了一张湿帕放在杨明云的额头上。

  ”

  杨二铭自打进了西厢房,就一直站在杨会身旁,看见管家脸上豆大的汗珠,也不敢说了妄言,于是便将事情的始末又向着管家叙述了一遍。

  亥时时分,杨明云总算是醒了过来,如若仔细看他双眼,便能察觉他仿若换了个人似得,眼里除了清明,再也找不到往日里的混沌。林夫人一直守在床边,见他醒了,便猛地把他抱入了怀中,口中念道:“我的好云儿,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快叫为娘的担心死了。”

  阴山清宁寺

  东厢房内,一身莲青色的中年女子,单手趁在一张圆桌旁,斜着身子仿佛是在假寐。桌旁摆了一个别致的香炉,不知是哪儿得来的香料,这夏日里闻了真是安神。香炉旁有了一面纱帘,随着丫鬟们的扇风轻轻地浮动,于是便也隐约能得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女子正伏在靠枕上假寐,这床边还放置了一炉寻常百姓几不能见的夏冰,于是整个屋子里总有了散不出去的凉意。

  “少爷!少爷!你慢点儿,小心石阶,别崴着脚了…”从山脚便能听见这依稀的叫喊声,家丁杨二铭紧跟着小少爷沿着山脊的小道,往山下奔去。

  杨家落于横水河北,靠着阴山山脚,虽说这阴山是山,但在这水乡平原之地,不过区区数百米,丈不足千,孤零零地耸在这康平原的地界上。独了这头份的山水,因而佛家也派了住持,借着这云宁衡水的人气儿,起了座庙儿,唤作清宁寺。要说这杨家的排场,那得说说这门前石狮,说是老太公官拜徐州巡抚时,当地大族感念太公恩德,集了乡邻的愿,请了本地的大师花了好大的功夫雕了送了百里到了云宁地界,可杨家得人心却并不在这小小的石狮子身上。

  明雯听了这话,急道:”可不能这样说,那是你嫡亲的弟弟,外人说道也就罢了,这一笔写不出两个杨字,以后我们要多多帮衬着他,别叫他受了外人的欺负啊。“

  要说平时,这二管家倒没这般跋扈,只是这没了休息,又热得发了烦,听了这一嗓子的嚎,心里不免得想要借着由头发了这股子邪性气儿,因而这一巴掌过去,到时舒服了过来。

  二管家听了他的话,又仔细想了想在山脚下他跟自己的描述,暗想:这黄毛小子算是没有诓骗我,这事情的始末没有什么出入,看来确实是少爷自己大意,摔了个七荤八素,可这时时不见醒转,得还是禀明了夫人,请了外头的名医来好生将看着,否则真出了什么大事可就于我等是大大的不妙。看来,他现在是想明白了,要实打实地告诉林夫人了。

  “诶,来麦溜,新血地烘皂高,自驾做溜,未到曾总!”这突兀的叫卖声才打醒了这小家丁,他含着泪扯着嗓子没命也似地含着:“二管家,苏嫂嫂,夫人,少爷死了嘞!”

  再说这杨二铭,本来就七魄丢了五魄,这一巴掌就直接把他打傻了去,此时二管家问道:‘到底除了什么事,你若说不出个子丑寅某,非得要你吃吃无事惊主的家法,到时你方晓得了是为哪般?“

  林夫人此时正在寺内厢房午休,做下人的也就房外候着,实在是困得便与旁人商量着轮换着候差,要是夫人有了什么事,彼此也就有了照应。

  杨全在旁听了这话,嘴角泛起了笑容,暗想着老爷总算不是后继无人,虽说小姐入不了仕途,但有了小姐这偌大的家业也不至于朝不保夕,我们这些老人也算是还有了奔头;至于二小姐么,毕竟还小,相信在夫人和小姐耳濡目染之下也不会走了歧途。

  这武恒朝算是大卫的第八代帝王,文风盛行,这小扇的扇面纹着青山绿水,也有题诗旁白,倒算是有那么一丝清凉意境儿。只是这小扇毕竟是女人用的物件儿,杨会扇了足足小半个时辰,又不得其法,一味凭着自己力大,那汗珠便顺着脸颊可劲儿地往下落。这杨明云也半天没有醒转的迹象。那一巴掌才去了九成的燥气便又嗖嗖地往嗓子眼里面窜:“二铭,你好生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少爷怎好生生的成了这般模样!?”

  二管家实在是受不了他这窝囊样,命人从井里取了一瓢顶凉的水,照着脸上一泼,他这才总算是找着了东南西北。二铭回过了神,方才看清了眼前的管家老爷,他没犹豫半分,只是带着哭腔,纳头便拜:“二管家,我…我…我没跟牢大少爷,他方才…方才…”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