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极限武林小说

极限武林

极限武林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诗人的血液

作者:加油淘

时间:2019-11-23 23:32:44

魂穿异武侠,在现代颓唐小男人一步步强势崛起于大武侠的世界 极限武林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周围来往的热闹人群没有一个注意到他的异常,就算看到了,又能干什么喃?事不关己罢了!。

点评:文章发展曲折,情节新颖,引人入胜

  时间缓缓流淌,天渐渐明亮。

  将报告揉捏成一团随手丢进垃圾桶,王军紧了紧上衣,默默地离开了这个繁华的街道,他的身影在周围的路灯照应下拉得老长老长以至于他孤独的身影显得是如此的萧瑟。一阵风吹过,激荡起地面上的灰尘、他的身影渐渐模糊。

  中年汉子站在船头眺望江边,两岸寂静,偶有一声异响,也是山野之间的野物追逐所致,难见人烟。"唉"中年一声叹息,苦笑摇头。听得父亲叹气,小孩从船里出来走到父亲身边"爹爹,不要难过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母亲走了,可是我们还活着,你记得我们答应了母亲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呀!"父亲转过头来看着儿子,收拾心神,放下竹篙拍了拍他的头道"是啊,军儿,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顿了顿又说"这次去找你的叔叔,不知道他还在不在五台村了,当年战火纷飞,四处战戈,不知道他们那里有没有被波及啊!"说完苦笑摇了一下头,他也是没有办法,自己的家园已经因为战事被毁,妻子也死于战火,他本想与侵犯村子的敌寇拼命,舍了一条命也要为妻子报仇,但是看见儿子哭嚎的泪脸。却也舍不得了,儿子还有大好的人生啊,自己要是一走谁还能够照顾他。是以最终还是带着儿子逃出战地来投奔这个年轻时结拜的兄弟。

  炎龙皇朝,享国运一千三百多年,期间皇族一代不如一代,只知道享受酒池肉林,不思治国之道,不断想方设法加收繁重税负,以保证贵族享乐,平民百姓如有反抗,便是血腥镇压,他们大肆屠戮反抗百姓,以儆效尤。弄得民不聊生,哀鸿遍野。百姓没有活路,也只有奋起反抗,是以现在各路反王揭竿而起,眼看着巨无霸一般的炎龙皇朝即将走上陌路。江山覆灭就在当下,谁知就在这国将亡覆的危机时刻、老皇帝逝世新皇登记,谁想新皇颇为贤明,安抚百姓讨伐叛逆。做事有理有据、得到大量百姓拥戴。然而反王已反,这是羞刀难入鞘,投降不成,战胜不成、好在双方犹如约定好了似的只小战,不敢大动,都以求修养生息。是以渐渐的各地也恢复了些人气。

  被敲破头的那个混子甩了一下头,抄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对着趴在地上起不来的王军脑袋就砸了下去。砰的一声响,鲜血咕噜噜的就从王军的后脑勺冒了出来。他还不出气,拿脚就对着王军的后腰使劲的踹。

  周围来往的热闹人群没有一个注意到他的异常,就算看到了,又能干什么喃?事不关己罢了!

  王军从褡裢下钻出脑袋,瞧见了狼尸也不害怕,在船头伸了个懒腰,深吸一口气,跳下船头,托起狼身放在船上也不管它。这小子还是有一把气力。等王父从褡裢下出来手里正拿着一把小刀,王军就在一旁帮衬着父亲将狼剥皮、分割,轻车熟路好一通忙活。又把多余的狼肉做成肉干,剩下的弄了一顿早饭。吃过饭又重新出发顺流而下。

  拿刀青年用力一抽匕首拔了出来,一股热血噗的喷了出来,溅得这两个混子满脸的猩红、配上那狰狞的表情好像地狱的魔鬼。

  王军被一脚踹倒在地上,闷哼一声,捂着肚子,蜷缩着。这时候他才稍微的清醒了一下,他被酒精麻痹的大脑这时候才知道自己原来被打劫了。

  拿刀的青年也缓过来劲儿,出离的怒火在他的胸口熊熊燃烧,举起匕首就向王军刺了下去。王军倒在地上挨了一大石头加上酒精的作用已经爬不起来了,后背结结实实中了一刀,背进胸出。

  "啊,你妈的,你敢打老子,我弄死你"不等他把话说完,王军已经麻痹的大脑丝毫不考虑后果握着破碎的玻璃瓶就向他的胸口扎了下去,想不到王军醉的迷迷糊糊的还有这样的身手。可是他毕竟已经醉得很了,脚下一打滑,王军摔了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锋利的瓶口在拿刀的青年胳膊上划了老长的一条口子,血肉翻滚。

  王军趴在地上,撅着屁股,脸侧向着两个小混混,看着他们跑远,想要伸手但终究没有力气了"就要死了吗?"王军浑噩的脑袋恢复了清醒。"这样也好,早晚也是等死罢了"王军的眼睛渐渐的模糊,自己一生的景象不断的出现在眼前快速的闪过,从小生活在孤儿院,受尽了欺辱,一路艰苦生活熬下来,眼看着就要有好生活,该死的癌症破坏了自己的幸福。这幸福是如此的来之不易啊,尽管这是如此的平淡无奇。该死的癌症、该死的....

  王军看着拦着自己的两个社会青年,停下了脚步,瞧了瞧他手中匕首,在昏暗的灯光照耀下,还有一些晃眼。他眯了眯有些模糊的眼睛又把手中的酒瓶拿起来顺手喝了一口,摇晃了一下脑袋就要从旁边绕开。

  拿刀青年没有反映过来,盯着自己胳膊瞧了一眼,又愣了几秒,直到专心的疼痛传来这才反映过来"啊"拿刀青年疼得哇哇大叫起来,眼泪都下来了、他们没有想到这个醉鬼竟然有这个胆子,敢向他们出手。

  太阳渐渐西下,夕阳的余晖照着江面波光粼粼,微风拂面,好不舒爽,父子二人找了一地,将小船停在江边以作休整,父亲从小船下来在江边将船栓在一株柳树上。又从船上的包裹中拿出早已经备好的干粮,又在附近捡了一些木材生着了火,王军自觉的从船上搬下来一个瓦罐,在火焰上架好,从江里舀了一瓢水倒入瓦罐、这才围着篝火席地而坐,看着父亲忙碌。父亲将一些佐料放进罐中,将风干的肉食放入其内一起烹煮。不一会儿,浓郁的香气飘散出来,勾起了王军肚子里的万千蛔虫。待得煮熟后,王父将瓦罐取下放置一边待微凉,王军急忙起身回到船上拿出父子两的碗筷,蹲在船舷边将碗筷侵入江水清洗一番,几步来到父亲身边满怀期待的看着父亲。******道"军儿,饿坏了吧,不要着急,等爹爹吹凉一点。"

  王军不相信命运对自己是如此的无情,自己孤儿院的凄苦人生,一直受尽欺辱。如果可以说是命中注定的话,那现在自己付出一切努力得到的就是现在这样的回报,那么活着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妄废自己一直刻苦咬牙承受着所有的煎熬,孤苦无依的奋斗期望能够出人头地。自己努力付出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也许自己出生在这个世界上都算得上是是一个错误吧。

  被血一激,两个混子打了个哆嗦,这才反映过来这个醉鬼怕是要遭。战战兢兢的商量两句丢下马上就要断气的王军一溜烟的逃之夭夭。

  喝着路边小店买的白酒,最烈的那种。王军已经是醉醺醺的分不清东南西白了,迷迷糊糊之间他已经走进了一条灯光昏暗的小胡同里,这里人迹稀少,大白天也很少有人,现在是晚上就更没有人从这里经过了。

  吃罢晚饭,太阳早已经落山,四周黑光隐隐,星不慎多,月也不亮。围在篝火旁感觉着它的光明与温暖,更显得周围的黑暗。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狼嚎之声,父子二人也不在意,王父熄灭了火带着儿子回到小船休息去了,睡到午夜时分,小船周围来了动静,一匹饿狼闻着人气慢慢的接近小船,正准备跳将到船上去,将这父子二人咬死下肚。忽然一枚石子从小船的褡裢下飞出,一闪钻入狼眼。饿狼只轻轻的唔岩一声,就没了声息。一切又复归得静悄悄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王军没有理会,依旧东倒西歪的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