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洪荒通天道人小说

洪荒通天道人

洪荒通天道人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海浪无声

作者:无味鸭梨

时间:2019-12-03 23:32:37

不像的洪荒,下回分解天尊率领他门教弟子与天道努力争取那一线生机 洪荒天尊道人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三清化形而出,由于身受盘古遗泽,都为大罗巅峰修为,虽说三人时常论道,互补不足,道行虽有精进,但三清传承记忆里的圣境仍未踏出那一步。一日,三清仍如往常一样在一起论道,但已收获甚微,通天坐不住了,因为通天可是向往洪荒先天法宝遍地都是,因为小说上都是这样写的,穿越的猪脚一入洪荒,法宝就能赚个满盘,于是通天对老子原始道:“见过二位兄长,吾等老是闭死关也不是个办法,不如外出游历一番,与外界大能交流下心得,以求突破到父神传承的圣界。”老子闻言摇头不语,原始眉头一皱面露不悦对通天说道:“三弟,此时万万不可,想吾等是为盘古正宗,身份何等高贵,岂可与外界人士交流,借助他人之力,这样做未免丢了吾等身份。”通天见这样无法打动老子与原始,转而叹气道:“是啊,想想吾等三清,身份何其尊贵,机缘何其深厚,到现在只有小弟自己有伴生法宝护身,大哥二哥还身无一物,父神身化大地却是留下了很多灵宝,父神肯定留下了许灵宝让吾等护身,吾等不能错失机缘,让父神留下的灵宝蒙尘。”通天话毕,老子从昏昏欲睡的状态立刻转醒,原始听到后道:“三弟所言甚是,吾等有父神开天功德加身,机缘自是无比深厚,大哥,对此你怎么看?”老子道:“善。”通天立即接道:“那吾等三兄弟同往。‘s三清下山向洪荒飞去,开始他们的寻宝大计,一路下来,通天被昆仑景色所迷,昆仑不愧是有名的洞天福地,通天是越看越恨,老子无为,对此无动于衷,原始是越看越喜欢对老子通天说道:“看来吾等确实该外出游历一番,吾等修行之地竟有如此美景,如此吾等道场就叫昆仑山吧。”老子闻言点头不语,通天心里就更不爽了,心想:草,如此洞天福地确是便宜原始那厮了。却说三清踏出昆仑来到洪荒,只见漫天的怨气,三清见此纷纷皱眉,显然此景与他们梦想的漫天灵宝不成正比,正当三清叹气之时,只见一位身穿红袍的修士向他们飞来,修士有大罗中期修为,老子与原始见此有些失望,同时又有些欣喜,失望的是没有遇到得道高士,欣喜的是吾等三清不落后他人,通天对此毫无反应,因为他原本就知道突破大罗境界的,除了那几个应劫之人其他人还要等到鸿钧开讲之后了。只听那红袍修士道:“贫道红云见过三位道友,见三位道友面生的很,不知道道友从何而来?”听那红袍修士自称红云,通天眼里精光一闪而逝。老子见红云与之搭讪,淡淡的回道:“吾与吾弟从昆仑而来,吾道号老子,这是吾二弟原始,吾三弟通天,吾等三人自化形起从未出过山,倒叫道友见笑了。”原始天尊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红云见此微微一笑道:“原来是昆仑得道高士,不知道道友欲往何处?我闻三族在东海与窘天老祖、鸿钧道人、乾坤老祖、苍窘老祖等大能结盟共同抵抗西方魔教,不知三位道友可一同前往?”三清闻言相互点点头,本来三清就为见些大能,以寻突破之法,现大能聚集,哪能错过。于是老子道:“有劳红云道友带路。”红云道:“善。”言必,红云与三清向东海飞去。到东海后,四人进入会盟地,可把老子与原始震住了,大罗境界足足几百,太乙金仙无数,有几人看不透其境界,看到此景脸色微微发苦。红云进入与他老友打招呼,并把三清介绍给大家,相互客气点点头,只有鸿钧见到三清微微一笑。打过招呼后,三清与众多散修一起,龙族带领龙族,凤族带领凤族,麒麟老祖带领麒麟族向西方进发。三族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可见三族对魔族的恨,三清只能聚集在一起靠通天的玄黄塔防御使用三清雷法进行攻击,毕竟在这战场上大罗太不显眼了,更何况三清又没有好的攻击法宝。不知过了多久,三清杀红了眼,盟军十不存一,魔族更是几近灭绝。三族族长与那几位大能相继过世,只听魔族族长罗喉大声喝道:“鸿钧老儿,还不出来吗?天道,我恨啊!鸿钧,你赢了啊!”鸿钧显出身形道:“道友,此乃天数,天道大势,道友还看不清吗?”罗喉口吐鲜血道:“天数吗?天道如刀啊!吾魔族与三族所做所为可悲可笑啊,就此罢手,我罗喉道心何在啊!孩儿们,我来陪你们了,给我爆,爆,爆。”三清见此赶紧祭出玄黄塔,可虽说玄黄塔防御无敌,但准圣自爆又岂可小觑,三清均是口吐鲜血,身受重伤,只怕没个几百年难以痊愈了。看这一身的伤,三清苦笑不已,没打着狐狸反惹一身骚。随着罗喉的自爆,整个西方的灵气开始流失,本来三族的三光政策就使西方贫瘠的了,罗喉反倒又加了把火,怕是接引那老秃驴在场非得吐血不可。罗喉自爆后,鸿钧慢慢显出身形,只见鸿钧拿出一张宝图大喝一声“聚!”煞气顿时聚集图中与诛仙四剑飞到鸿钧手中,鸿钧对三清道:“三清,我只尔等为盘古元神所化,与我有师徒缘分,尔等可愿拜我为师?”老子、原始何等人物,从罗喉话中可知天道大势怕是在此人手中了,哪能不愿意啊。通天那厮就更不用说了,见到鸿钧手中的诛仙四剑和阵图两眼放光,于是三清齐拜道,徒儿老子(原始、通天)拜见师傅。”鸿钧见此道:“既然如此,那就伴随为师到玉京山修行去吧。”鸿钧大手一挥,三清顿觉身上的伤势基本痊愈,隐隐有所精进,三清愈加恭敬了,于是就随鸿钧向玉京山飞去。。

点评:他不喜欢强迫,尤其是女人,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

  三清化形而出,由于身受盘古遗泽,都为大罗巅峰修为,虽说三人时常论道,互补不足,道行虽有精进,但三清传承记忆里的圣境仍未踏出那一步。一日,三清仍如往常一样在一起论道,但已收获甚微,通天坐不住了,因为通天可是向往洪荒先天法宝遍地都是,因为小说上都是这样写的,穿越的猪脚一入洪荒,法宝就能赚个满盘,于是通天对老子原始道:“见过二位兄长,吾等老是闭死关也不是个办法,不如外出游历一番,与外界大能交流下心得,以求突破到父神传承的圣界。”老子闻言摇头不语,原始眉头一皱面露不悦对通天说道:“三弟,此时万万不可,想吾等是为盘古正宗,身份何等高贵,岂可与外界人士交流,借助他人之力,这样做未免丢了吾等身份。”通天见这样无法打动老子与原始,转而叹气道:“是啊,想想吾等三清,身份何其尊贵,机缘何其深厚,到现在只有小弟自己有伴生法宝护身,大哥二哥还身无一物,父神身化大地却是留下了很多灵宝,父神肯定留下了许灵宝让吾等护身,吾等不能错失机缘,让父神留下的灵宝蒙尘。”通天话毕,老子从昏昏欲睡的状态立刻转醒,原始听到后道:“三弟所言甚是,吾等有父神开天功德加身,机缘自是无比深厚,大哥,对此你怎么看?”老子道:“善。”通天立即接道:“那吾等三兄弟同往。‘s三清下山向洪荒飞去,开始他们的寻宝大计,一路下来,通天被昆仑景色所迷,昆仑不愧是有名的洞天福地,通天是越看越恨,老子无为,对此无动于衷,原始是越看越喜欢对老子通天说道:“看来吾等确实该外出游历一番,吾等修行之地竟有如此美景,如此吾等道场就叫昆仑山吧。”老子闻言点头不语,通天心里就更不爽了,心想:草,如此洞天福地确是便宜原始那厮了。却说三清踏出昆仑来到洪荒,只见漫天的怨气,三清见此纷纷皱眉,显然此景与他们梦想的漫天灵宝不成正比,正当三清叹气之时,只见一位身穿红袍的修士向他们飞来,修士有大罗中期修为,老子与原始见此有些失望,同时又有些欣喜,失望的是没有遇到得道高士,欣喜的是吾等三清不落后他人,通天对此毫无反应,因为他原本就知道突破大罗境界的,除了那几个应劫之人其他人还要等到鸿钧开讲之后了。只听那红袍修士道:“贫道红云见过三位道友,见三位道友面生的很,不知道道友从何而来?”听那红袍修士自称红云,通天眼里精光一闪而逝。老子见红云与之搭讪,淡淡的回道:“吾与吾弟从昆仑而来,吾道号老子,这是吾二弟原始,吾三弟通天,吾等三人自化形起从未出过山,倒叫道友见笑了。”原始天尊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红云见此微微一笑道:“原来是昆仑得道高士,不知道道友欲往何处?我闻三族在东海与窘天老祖、鸿钧道人、乾坤老祖、苍窘老祖等大能结盟共同抵抗西方魔教,不知三位道友可一同前往?”三清闻言相互点点头,本来三清就为见些大能,以寻突破之法,现大能聚集,哪能错过。于是老子道:“有劳红云道友带路。”红云道:“善。”言必,红云与三清向东海飞去。到东海后,四人进入会盟地,可把老子与原始震住了,大罗境界足足几百,太乙金仙无数,有几人看不透其境界,看到此景脸色微微发苦。红云进入与他老友打招呼,并把三清介绍给大家,相互客气点点头,只有鸿钧见到三清微微一笑。打过招呼后,三清与众多散修一起,龙族带领龙族,凤族带领凤族,麒麟老祖带领麒麟族向西方进发。三族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可见三族对魔族的恨,三清只能聚集在一起靠通天的玄黄塔防御使用三清雷法进行攻击,毕竟在这战场上大罗太不显眼了,更何况三清又没有好的攻击法宝。不知过了多久,三清杀红了眼,盟军十不存一,魔族更是几近灭绝。三族族长与那几位大能相继过世,只听魔族族长罗喉大声喝道:“鸿钧老儿,还不出来吗?天道,我恨啊!鸿钧,你赢了啊!”鸿钧显出身形道:“道友,此乃天数,天道大势,道友还看不清吗?”罗喉口吐鲜血道:“天数吗?天道如刀啊!吾魔族与三族所做所为可悲可笑啊,就此罢手,我罗喉道心何在啊!孩儿们,我来陪你们了,给我爆,爆,爆。”三清见此赶紧祭出玄黄塔,可虽说玄黄塔防御无敌,但准圣自爆又岂可小觑,三清均是口吐鲜血,身受重伤,只怕没个几百年难以痊愈了。看这一身的伤,三清苦笑不已,没打着狐狸反惹一身骚。随着罗喉的自爆,整个西方的灵气开始流失,本来三族的三光政策就使西方贫瘠的了,罗喉反倒又加了把火,怕是接引那老秃驴在场非得吐血不可。罗喉自爆后,鸿钧慢慢显出身形,只见鸿钧拿出一张宝图大喝一声“聚!”煞气顿时聚集图中与诛仙四剑飞到鸿钧手中,鸿钧对三清道:“三清,我只尔等为盘古元神所化,与我有师徒缘分,尔等可愿拜我为师?”老子、原始何等人物,从罗喉话中可知天道大势怕是在此人手中了,哪能不愿意啊。通天那厮就更不用说了,见到鸿钧手中的诛仙四剑和阵图两眼放光,于是三清齐拜道,徒儿老子(原始、通天)拜见师傅。”鸿钧见此道:“既然如此,那就伴随为师到玉京山修行去吧。”鸿钧大手一挥,三清顿觉身上的伤势基本痊愈,隐隐有所精进,三清愈加恭敬了,于是就随鸿钧向玉京山飞去。

  李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山村娃,只不过命运凄惨了点。李路五岁时,父母外出打工就再也没能回来,生死不明,爷爷已仙逝,奶奶由于承受不起对独苗儿子的思念,相思成疾,不到一年也撒手人寰。李路,可怜的娃,不到六岁就孤苦无依,好在天无绝人子路,同村李大嘴漆下无儿无女,见李路相貌清秀,也算机灵,遂就起了收养以传香火的心思,于是认了李路当干儿子。李路被李大嘴认养干儿子后,李大嘴夫妇对李路疼爱有佳,李路日子过得倒也挺滋润。可惜好景不长,如此过了四年,李大嘴也有了亲骨肉,要说不偏心那是假的,自从李大嘴夫妇有了自己的孩子就对李路不怎么上心了。农村本就不富裕,供两个孩子读书有点困难,李路初中未毕业就辍学了,被李大嘴安排到县城亲戚书店里帮忙。李路在书店一干就是四年,李路本就不笨,在书店的四年里阅读了大量书籍,自认为自己积攒了大量经验,可以独闯江湖了,于是就告别了李大嘴夫妇,想自己独闯一番事业。李路,这个可令的娃,刚到江湖就挨刀了,被人骗进黑砖窑了,在那里没日没夜的苦干了三个月,好不容易寻了一个间隙跑了出来。由于怕被抓回去,李路是拼了命的跑,只恨自己少张了两条腿,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李路晕晕乎乎的往地上一躺就睡着了。李路一觉醒来,自己的肚子咕呱乱叫,想起来找点吃的,才发现自己混身酸痛难忍,一步也不愿动,李路抬起头向前望去,发现前面有一片不知名的小草接满了红果,李路顿时泪流满面,仿佛身体上的疼痛没有了似的,快步向草地奔去,躺在草地上,双手抓满红果往嘴里填。一会儿,红果就被李路消灭一大半,而李路呢,则舒服的躺在草地上,双手抚摸着肚皮,面露满足的笑容。忽然,李路从草地上坐起,脸上的笑容变成了痛苦的神情,双手抱着肚子满地打滚,李路只感觉肚皮仿佛要爆炸一般,李路由于承受不住疼痛昏迷了出去。不知过了多久,李路慢慢醒来,只觉漫天金光,眼睛被刺的睁不开,身体就像泡温水澡一样舒服,过了一会,金光慢慢消退,李路睁开眼睛,还没来的及看清什么个情况,忽然一阵黑风刮来,十二滴金色液体和三团金色气体向李路驶来,它们好像惧怕那黑风,三团清气的最小的一团把李路包裹了起来,突然一尊金色的塔把那两团清气连同李路一同罩住,向远方飞去,而那十二滴液体被黑风吹走,不知去向..李路和那两团清气被金色塔带到一座山上,降临下来。而李路呢,现在还傻子呢,也对,生活在红旗下的孩子,这事摊谁身上也好不到哪去。不知过了多久,李路慢慢镇定下来,开始回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突发事件。忽然,包裹李路的那团清气加速旋转,与李路开始融合,脑海中呈现出一幕画面,一个手持大斧的巨人与一群奇异各态怪物战斗的血淋淋的场面,那充满红色液体的世界,慢慢组成俩个大字,杀伐。最后脑海中呈现出巨人开天的情形,最终力竭身化大地的情景。联系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种种,李路明白了,和自己在书店看的穿越小说一样,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洪荒时代,而且自己是天定圣人之一,就是不知道三清中的哪一位,李路在心里狂呼,千万别是哪悲催的上清圣人通天道人。李路掌握了这些信息后,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有些欣喜,想想也是,李路的前世悲剧的不能再悲剧了,就算自己是通天,弄的个道教没落,手下连个小兵都没有的光杆司令,那也比前世要好上千万倍,最起码好歹自己是个圣人,别人不敢欺负不是,而且有无尽的寿元。李路想到此处暗暗静下心来,开始接收盘古元神留下的信息。李路接收完盘古元神留下的信息后,忍不住破口大骂:“草,老子真是通天。”好在现在的李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整座山上,万籁俱静,整个世界别说化形而出的人啦,连产生意识的生命体都不多。李路正在暗骂天道不公,好在鸿钧还没有合道,天道还未完善,否则早一道天雷降下,让李路重回母亲的怀抱。忽然玄黄塔发出一缕缕金色光芒与李路的元神相互契合,李路心中暗喜,难道玄黄塔要成为贫道之物,不对啊,玄黄塔不上老子的伴生法宝吗?想不通的李路干脆不想了,心想:反正是老子的法宝了,而且是最牛逼的乌龟壳,贫道笑纳了。就这样,李路一边整理盘古元神留下的信息,一边炼化玄黄塔。原来玄黄塔本不该降世,盘古明知自己将要身陨,三千魔神产生的怨气绝不会放过自己的元神和精血的,所以用开天功德炼制了此塔,目的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元神和精血,然而却忽略了三千魔神对盘古怨恨的程度,导致了十二精血被黑风卷走。玄黄塔本就是他们十五人之物,谁先产生意识就为谁之物,本来老子得到盘古遗泽最多,本该他先产生意识,而李路这个异数了老子与玄黄塔无缘。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几千年或几千万年,李路彻底融合了盘古元神,彻底炼化了玄黄塔,其实李路早就可以化形了,可是仿佛被什么压制住了,迟迟踏不出那一步,本来李路还YY自己当三清老大呢,现在呢,愿望破灭,心中只盼望老子与原始快快化形,自己好早点出来。其实从李路得到玄黄塔的那一刻,李路就不在抱怨自己成为通天,而不是老子原始的事实了,原来后面的一切不是一成不变的,是可改的,大不了以后不与老子和原始争,这样就没问题了吧。李路正在想日后对策之时,天空忽然凝聚起黑云,闪电一道道朝最大的那团清气劈下,九道雷电过后,之间一位白发倚楼的老人手捋胡须说道:“吾为老子,是为太清。”黑云还未散尽,有重新凝聚,雷电过后,一面带威严的中年人说道:“吾为原始,是为玉清,见过大哥。”老子道:“二弟不必多礼,三弟此时不出更待何时。”老子话毕,同样雷电过后,一青年男子面露笑容,又带点张狂桀骜不驯,说道:“吾为通天,是为上清,见过大哥二哥。”老子闻言道:“大善。”原始道:“三弟不必多礼,你我本为兄弟。”通天听到原始这样说,心中暗骂道:草,是兄弟**还算计我。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