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天下吾往小说

天下吾往

天下吾往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花前月下

作者:曾经沧海水寒

时间:2019-12-21 09:15:10

乱世将至,群雄渐起。本一卑贱之人,诸君且看,李人青一步步走来,如何跃龙门 天下吾往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是日夜,洛阳原本晴朗的天气变得彤云密布,逐渐飞起一些小雪花,俄而终于转为鹅毛大雪,遮盖天地,阻挡了人们的视线。此时洛阳郊外白茫茫一片,什么都被染成了白色,但一处凹坑中的石头却泛着青红色,雪落于其上顷刻间就化为乌有,凹坑五十米之外隐约之间可辨明一个人形的物体。青红色石头随着雪花不断飘落于其上,开始散发出炽热的温度,周围厚厚的一些积雪也逐渐全部融化。雪花也不再飘落到石头上,距离其某一高度即化为水滴跌落石上,发出“嗞嗞”的声音。并且一些奇怪的符号由石头飘出,犹如迷途的羔羊不知该去往何处,猛然之间他们发现了那个人形物体,好像漂泊的游子终于找到了归属,急切地奔向那个人形物体,在其周围盘旋了一段时间,就渐渐渗入人形物体之中。紧接着天地又归于平静,只闻片片雪花飘落于林间使一些枯枝折断的声音。那青红色的石头也变得黑糊糊的,逐渐被漫天雪花所覆盖,黑石周围原本由于积雪的融化而露出的大地也逐渐被新的雪花所覆盖。这片空间好像原来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点评: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开元十年冬,突有一颗陨石滑过天际,落于洛阳远郊。是时钦天监奏于圣上曰:“此乃天启,冀望吾皇愈恭,体谅天下黎民之苦,轻徭减赋,勿妄动干戈。”而此时,天下三大宗派—青莲阁、而雨山、若水门,骤然愈活跃,并大增门徒。各小门派不明所以,但唯恐落于人后为其他门派所吞噬,也开始广招门徒。顷刻之间原本平静的江湖又开始躁动起来。

  李人青这才记起狗蛋洛阳城里有位伯伯,名李大虎,是狗蛋父亲李二虎的亲哥哥。狗蛋爷爷奶奶不在后,狗蛋伯伯和父亲就分了家。要说分家,其实也没什么好分的,就这两间茅草屋。隔了不久狗蛋伯伯就背着一个小包袱出去闯荡了,两年后就听说其在洛阳城中入赘于一个商人的家,这个商人也只有一个女儿,商人是看不起李大虎的,但商人的女儿腿有些问题,走路有些跛,所以到了二十五岁已经成了老姑娘还没嫁出去,接着不知中间发生了什么李大虎就成了赘婿。过了几年那商人不在了,李大虎就继承了家业。

  是日夜,洛阳原本晴朗的天气变得彤云密布,逐渐飞起一些小雪花,俄而终于转为鹅毛大雪,遮盖天地,阻挡了人们的视线。此时洛阳郊外白茫茫一片,什么都被染成了白色,但一处凹坑中的石头却泛着青红色,雪落于其上顷刻间就化为乌有,凹坑五十米之外隐约之间可辨明一个人形的物体。青红色石头随着雪花不断飘落于其上,开始散发出炽热的温度,周围厚厚的一些积雪也逐渐全部融化。雪花也不再飘落到石头上,距离其某一高度即化为水滴跌落石上,发出“嗞嗞”的声音。并且一些奇怪的符号由石头飘出,犹如迷途的羔羊不知该去往何处,猛然之间他们发现了那个人形物体,好像漂泊的游子终于找到了归属,急切地奔向那个人形物体,在其周围盘旋了一段时间,就渐渐渗入人形物体之中。紧接着天地又归于平静,只闻片片雪花飘落于林间使一些枯枝折断的声音。那青红色的石头也变得黑糊糊的,逐渐被漫天雪花所覆盖,黑石周围原本由于积雪的融化而露出的大地也逐渐被新的雪花所覆盖。这片空间好像原来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李人青以前比较胆小,没杀过这些野生东西,本不知道怎么下手,但看到李二虎游刃有余的动作,不自觉地就知道下来应该怎么做。由于都冻住了,必须先把它们放进热水里使这些东西都软下来,然后把兔子和野鸡分开,换盆热水把野鸡放进去,这样毛烫后就比较容易去掉。但兔子却不是这样,毛非常难去,通常要把兔子倒挂起来,然后从后腿开刀,逐渐把皮和毛整块都去下来。

  这座院落属于那种典型的农家院落,两间矮小的茅草屋,其中一间稍微大点。院落靠东边有一个木架子围城一圈的栅栏,李人青知道里面养的是几只鸡,在李人青脑中关于狗蛋的记忆里,他们家是很少吃鸡蛋的,除非是过节或过年。鸡蛋总是攒够一定的数量,然后母亲用布包起来由他带到洛阳城里去换几个钱。栅栏的旁边是码得整整齐齐的柴垛。

  李人青把白狐放在火堆旁,去帮李二虎清理兔子和野鸡,李二虎在回来的路上本打算回来后先把把那只白狐皮割了,那能卖不少的钱,尽管皮毛割下来有些小,但罕见的是没有一丝的杂质。像这种狐狸皮是很难见到的,好的狐狸皮上是没有伤口的,这就要要求猎人打狐狸时,箭要从眼睛射进去,不能有偏差,要不这狐狸皮就毁了,价格会直线下降。这只白狐是冻死的,身上没有伤口,并且毛色纯净,当属上品,但李二虎看儿子这么喜欢,也没说什么,他知道儿子终会明白那毕竟没有生命了,再好看也无作用了。

  李人青知道另一间稍微小点儿的茅草屋就是自己的,他今天经历了这么怪异的事,又在雪里走了长时间的路,确实已经很累了,就对李二虎及鲁氏道:“爹,娘,那我去睡了,你们也早点睡。”李二虎又道:“嗯,雪下这么大,你明早就多睡一会儿。”李人青离开狗蛋父母的茅草屋,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

  尽管冬天的被窝是最吸引人的,但是作为一个习惯早起的人,李人青还是早早得就睁开了眼睛,转头就发现床旁边摆了一件厚衣服,一定是母亲鲁氏在他还睡觉的时候放的。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当李人青推开屋门时,发现院子里的积雪早已被扫成了一堆,露出了干净的地面。也许茅草屋的门太久了的缘故,门开的时候发出“吱呀吱呀”一串连续的声音,这时鲁氏从另一间茅草屋探出头来,看见李人青穿的棉衣,上下审视了一番道:“娃子长得真快额,去年这件棉衣还挺合身的,现在看着就显得小了些,娘得给你再做一件喽!”李人青不想鲁氏辛苦,活动了一下身体证明衣服还是挺合身的:“娘,我感觉好着呢,很暖和,冬天挺冷的,你就不用做了……”这时突然传出“吱”的一声响,棉衣的腋下就骤然开了一张鳄鱼口,李人青瞬间就呆了并且还保持着刚才证明自己穿着棉衣仍能身手矫健的姿势。鲁氏“扑哧”一下笑了:“好了,好了,娘知道衣服很合身,赶紧进来烤一下火,娘一会给你用线头绕一绕。”李人庆挠挠脑勺,也笑了,走进了草屋,屋子偏北方向架了个小火堆,火堆旁边还放着一些柴火准备加柴用。李人青在屋子里环顾了一圈,发现李二虎没在草屋里,开口问道:“爹呢?这么早干啥去了。”鲁氏道:“你爹早上出去看看是否能弄到什么小动物,昨天的雪下得太突然了,肯定有一些动物来不及准备。”李人青正想好好了解这世界,听到这些话才坐到火堆边又站了起来:“娘,我也出去看看,说不定我也能捡到一些小动物呢。”

  鲁氏伸手拉住李人青笑道:“你以为满地都会有啊!你爹出去也是碰碰运气,快坐好,外面多冷的,昨天你估计就冻坏了,现在还出去,好好坐在这儿暖和暖和身子。你爹已经出去好一会了,估计马上就回来了。”李人青不想鲁氏担心,回身又坐了下去。这时鲁氏拿过来一双手套,递给李人青:“试试看,今年这雪下得太急了,说来就来,娘还想着过段时间重新再给你做一双手套,还没来得及这天就冷了,你先戴着这双旧的。”李人青接过手套,一呆,看见手套上有两只小狗注视着自己,原来是鲁氏把破的地方用其它线饶了,然后颜色与原来的又有些区别,就多加了几针,弄成了小狗的头的形状。而手套戴上后,正合适,并且手上的暖和一下就泛开了,全身都暖洋洋的,好像暖到了心里。李人青看着这两只小狗,不自禁得眼睛感觉又有些水。

  狗蛋每次到城里卖柴,晚了回不来了就住到伯伯家。伯伯和伯母对他也挺好的,伯伯和伯母只有一个女儿,就把他当做亲生儿子对待。狗蛋以前听母亲鲁氏说,伯母和伯伯曾经打算给父亲一些钱,让父亲做些小生意,但父亲坚辞不接受,说自己只是一个小农民,不会做生意,靠着田里每年的一些收成就够生活了。这件事情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其实狗蛋知道这件事的真正原因,刚记事起父亲就给他唠叨过:人的脊梁骨要直,那句文人经常念叨的无功不受禄就听着很好,再说你伯伯也不容易,那钱本来就不是他的,我不能要。

  李人青感觉到一阵恍惚,他摸着自己的长发,看着身上的“戏服”,心里告诉自己情况好像有些不妙。接着有一股陌生的意识冲入了他的脑海,这股意识属于原先这副身躯的主人—一个木讷的农家小子—狗蛋。以狗蛋的角度看即为今天他到野外来砍一些枯柴,然后打算到洛阳城里去换几个钱。但今天他还没看到柴,就突然听到了一声巨响,闭上眼的最后一刻,他还在疑惑:这冬天怎么会打雷,麻辣的还是这么大的雷声。

  鲁氏感觉儿子有点异常,担心地问:“娃子,你怎么了?手套不合适吗?”李人青急忙收回并掩饰自己的情绪,道:“娘,很合适,我以后要永远带着它。谢谢娘!”鲁氏总感觉刚才儿子怪怪的,但也没多想,笑道:“谢什么谢,什么时候和娘也这么虚头巴脑的。还以后永远带,夏天也带上么。你果真喜欢的话,娘过几天再给你做一副。”李人青急忙道:“娘,这副就挺好的,又合适又暖和,带着挺舒服的,不用再做了,我就非常喜欢这副。”鲁氏笑道:“你这孩子,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会说话了。”李人青呵呵傻笑。李人青双手向着火的方向暖着手,主动找一些话题和鲁氏聊,火焰小了就加几根柴火。鲁氏感觉儿子和以前不太一样,以前总是闷头闷脑的,平时也孤言寡语的,今天却与自己侃侃而谈,有些疑惑,但是她心中的疑团很快就释然了,她觉得儿子应该是长大了。

  李人青站在那里发了好长时间的呆,终于对目前的情况有了一个可以接受的认识。以他目前的状态,也只有先回到自己的家,即狗蛋的家,因为他现在对这世界的了解程度就如新生的婴儿。接着他就感觉手里空空的,迷茫了一会儿,才知道是原来这具身体经常握的砍刀已不知去向了何处。李人青在周围寻找了一下,除过那个也许出奇或平凡的坑和那块黑糊糊的石头,其他什么也没发现。而他在那块石头那里摸索了一阵,也没发现什么比较特殊的地方。最终李人青没找到砍刀,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李人青按着自己意识中的路开始往家里赶,走着走着发现愈来愈冷,李人青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嘴角泛起些许苦笑。今天出来还是一个比较晴朗的天气,狗蛋穿的衣服也不是很多。李人青刚醒来时还没感觉到冷,现在终于开始瑟缩发抖起来,他加快了步伐,但由于雪太厚的缘故,速度也不是很快,意识中的路不断被他踏在了脚下。随着李人青的离开,那块石头的颜色也更加黯淡,终于失去了那丝仅存的若不仔细看根本不可能发现的光泽。

  李二虎这一家住的这地方叫凤鸣村,听说原先这里还出过一个一个皇后,所以得名凤鸣村。但现在这里已经很破落了,只还剩十几家住户。王铁柱就是其中一家,本来王铁柱一家也没什么,但不知什么时候他表哥韦满强攀上了官府,有一些官府中靠体力的活若需要找人做的话,韦满强通常会想到自己的表弟王铁柱。有了这层关系,在村民的眼中人家王铁柱是能和官府攀上关系的人,渐渐得在村中地位也水涨船高。但是王铁柱是一个朴实的人,和李二虎关系处的挺好。今天早上王铁柱的表哥来到凤鸣村找到王铁柱说官府想找几个人出点体力把那石头运回洛阳城,问王铁柱愿不愿意去,冬天在家也没事,王铁柱就同意了,又碰到李二虎,顺便把李二虎叫上了。其实昨天官府本来就应该来的,但雪下得比较大,都是一些官老爷子,也不想出来,今天雪停了,官府就行动了。而李人青不知道的是,他昨天醒来回到家里不久后就有几波高来高区的人去了那个陨石坑那里,好像是查探什么东西,但最终却没有什么发现。

  接着李人青就听到一些轻微的响动,接着是鞋子和地的摩擦声,然后门打开了,屋外雪的清亮的光线随着门的打开,映亮了屋子,原先的黑暗也被赶走了许多。出现在李人青面前的是一张带着些许皱纹但是眼睛却异常明亮的脸,李人青知道这就是狗蛋的母亲鲁氏,现在自己要称为娘的人,李人青叫了一声“娘”,声音犹如蚊蚋,鲁氏急忙把李人青拉至房中,一边用一块破但不脏的布把他身上的雪拍落下来,同时带着些许抱怨与关切问他:“你不是以前砍到柴进城卖后,晚上赶不上回来就住到大伯家,到第二天才回来吗?今天都这么晚了,还下着这么大的雪,你怎么赶回来了,不知道路上多危险!”

  李人青帮助父亲弄好这些东西,一时这么多也吃不完,就要把多余的先挂起来以后慢慢吃。然后就是鲁氏的工作了。李二虎坐在火堆边烤着火,李人青抚摸着那只白狐,发现它的身子越来越软了,好像还有一些温度传来,李人青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终究心中抱着些许侥幸,努力地去寻找那份温暖。这时听李二虎道:“娃他娘,你还记得昨天晚上我们以为是打雷的声音吗?今天早上我出去听王铁柱说,原来是天上掉下来一块石头,今天官府要来人把它运到洛阳城里去,好像听说上面要把它保存起来。王铁柱问我愿不愿意去和他挣几文钱,我答应了。所以一会儿要出去一趟。”鲁氏道:“恩,我知道了。你一会出去要多穿几件衣服。”

  屋子里很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几本破烂的书,一把椅子。李人青现在也没心情精力去查看屋子里的东西,就直接扑向了床。“恩,真舒服,真软和。”李人青喃喃道。李人青不自觉就闭上了眼睛,但突然刚闭的眼睛就睁了开来,他想到了一件事,刚才由于雪天光线比较亮,他留意到狗蛋父母盖的被子是比较破旧的,在意识中,李人青知道那被子已经好几年了,棉花已经很烂了,盖着就像铁一样,瞬间,李人青明白了很多东西。

  而狗蛋通常去洛阳城里卖柴就会到伯伯家去等到第二天才回来,这才有了鲁氏的疑问。李人青眼睛咕噜转了几下,就半真半假地道:“俺今天砍柴迷路了,找了好久才找到回家的路,然后下雪后就滑了一跤,结果就磕昏了,醒来后砍刀也不知弄到哪里去了。”鲁氏急忙拉过李人青仔仔细看他有没有冻坏,有没有把哪里摔伤,同时屋里又传来一个雄厚的声音“砍刀丢了就丢了,你在雪里昏了一觉,没冻坏吧,人没事吧?”溯着声音来源,李人青看见铺上原来躺着的一个人坐了起来。李人青知道那就是狗蛋的父亲李二虎。李人青顷刻之间就感觉到了浓浓的关怀,也许那是对狗蛋父母对狗蛋的关怀,但李人青知道现在是对他的。一个初到异乡的人是最容易被温馨的关怀所感动的,李人青不自禁眼睛就有些湿,他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说道:“爹,娘,我没事。”等到李二虎及鲁氏确认李人青真的没事,李二虎对鲁氏道:“娃他娘,娃在外面跑了一天,肯定累坏了,你去给娃把被子暖好,让娃赶紧休息。”鲁氏接道:“等着你操心这些事什么就都晚了,我今天看下雪,都为娃铺好了。”

  很多年前李人青曾经也得到过这样一双手套,那时总感觉时间有的是,不停的奋斗,想着最终有一天让父母过得好一些,甚至有些节假日感觉也没有必要回去,因为回家在路上通常都会占一半的时间,他认为用这些时间可以多学些东西,有助于自己的升职,终于他已经爬上了一个比较高的位置,而这时忽然仿佛一夜之间双亲都不在了,他面对着那时已经稍微大的房子突然感觉一切都是空洞洞的,终于明白自己好像把什么东西本末倒置了。他辞掉了工作,回到了老家,不久后从邻居口中他知道每当自己不能回家而寄信回家时父母都是最高兴的,他们都认识不是很多的字,通常都会让邻居帮他们读信中的内容,而听信时据邻居所说,是他们最容光焕发的时候。他们想着儿子,想着儿子回来,但他们的回信却总是:父母在家一切安好,你在外不要太劳累,要注意身体。母亲曾经在一年冬天随着信给李人青寄了一双手套,但李人青感觉那花样已经过时了,也没带,回信给父母说没必要给自己寄东西了,自己在外面什么都能买得到。当时那手套上面就绣着两只小狗。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洪荒历 江湖有福~侠女缉夫 灰姑娘不住城堡 征服大怒神 神奇宝贝之智辉 漫威之万亿卡牌之神 日常系神壕 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我 我师兄实在太谦逊了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