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

不死炎神小说

不死炎神

不死炎神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北溟有鱼

作者:阅读王

时间:2020-01-12 02:19:44



点评: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吴昊赤蟒小说名字叫做《不死炎神》,这里提供吴昊赤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不死炎神小说精选: 吴昊猝不及防,只能就地一滚,有些狼狈的躲开,而预料中吴成再次攻击并没有到,他顿时暗叫不好。 果然,那吴成见他失去重心滚远,便纵身往郡城中飞掠而去。 “吴昊,下去做鬼,可别回来找我。” 吴成冷酷的声音传来。 吴昊听那赤蟒嘶鸣声越来越近,心知若是逃向郡城,怕是来不及了,想不到那吴成如此阴损歹毒,想拉他做垫背。 “今日之耻,他日必加倍奉还。” 他狠狠一咬牙,不回郡城,反而朝林深处狂奔而去。 那赤蟒虽然渐启灵智,却哪里分得清好坏,只觉吴…

这时吴成却道:“那可是妖兔,更何况他还偷窃,必须用族规重罚。”

吴远山一摆手,道:“此事我自有计较,你这小辈,退下吧。”

“放肆!”

这时,一直站在吴成身旁未曾言语的侍从吴匡大喝一声,道:“吴远山,你这废物如此嚣张,是谁给你的资本?今日我便替小主子教你什么叫规矩。依旧是个不能练功的废物,下辈子就在床上过吧。”

“找死!”吴昊爆喝一声,起身便扑向那吴匡,虽然平日他与父亲经常拌嘴,但却不允许任何人对父亲有丝毫不敬。

“回来!”

吴远山断喝一声,吴昊硬是被震的耳膜生疼,欲起的身躯也重新跪下。

吴成也被震的后退一步。

“大胆奴才,今日我便代族长罚你这不敬之罪!”

只见吴远山身形暴起,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感觉其身上有一丝灵力波动,但是那股强大无匹的威压,却令任何人不敢小觑。

眨眼间,吴远山便一记鞭腿扫向那吴匡肩头,看似不快,却是迅如闪电,看似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力道,但那罡风却吹的吴匡衣襟翻飞。

吴匡心神一颤,险些没中招便跪下去,随即大喝一声,这吴远山不过是重创在身的废物,一丝灵力也不敢用,自己这炼体四重后期武者,还怕他不成?

乍运灵力,手掌上白光泛起,这是炼体四重特有的标志,一记“翻浪手”迎向吴远山腿部,竟是用了全力,欲一掌将吴远山的腿给劈断。

哼!

吴远山不避不让,粗壮的大腿椽梁般压下。

砰!

腿和掌直接碰撞,随即便是咔嚓一声,传来一声惨呼。

吴昊心头一凛,父亲的腿!

不过随后他便是双目圆瞪,只见吴远山傲然而立,那吴匡,却是跪在地上,捂着耷拉下来的一条手掌,惨呼不已。

“匡叔!”

吴成惊呼一声,这吴匡可是炼体四重后期的武者,竟然连不是吴远山一合之敌?要知道,吴远山可是不能动用一丝灵力。

因为吴远山丹田被人打烂了!

他怒视吴远山,道:“你……竟然……”

“作为仆人,以下犯上,断两臂!”

吴远山不屑理会吴成,长腿再次抬起,又如山岳般压下,吴匡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另一条肩膀也被吴远山卸掉了。

他惨叫一声,望着吴远山的目光中满是惊恐。

“作为仆人,身边主人不敬尊长,你不思劝阻,却任其妄为,断腿!”

说着,吴远山的腿再次砸中吴匡肩头,而对方肩头却没有任何损坏,但下面两条腿却有汩汩鲜血淌出,自双膝处齐齐断掉,插入下面的青石砖内。

吴匡直接晕死了过去。

饶是吴昊看了,也是打了个寒颤,这得多疼?

吴成更是吓得面无人色,话也说不出来。

“带上你的狗奴才,滚!”

吴远山断喝一声。

吴成连忙提起吴匡,狼狈而逃。

噗!

吴远山吐出一口鲜血,直接跌坐在椅子上。

吴昊连忙起身,扶住父亲。

“跪下!”

吴远山睁开龙目,冷声道。

吴昊不敢言语,依言跪下。

吴远山脸色苍白,微微一叹,道:“你可知我为何让你跪我?”

吴昊沉声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昊儿心甘情愿。”

吴远山摆摆手,道:“我知道你不甘,但我问你,为何骗我?”

吴昊一愣,看着父亲苍白脸上,那双睿智的双目,低声道:“孩儿知错了。”莫非父亲知道了小塔的事情?

“你以为毁尸灭迹,就能骗的过别人?”

吴远山沉声道:“若不是这几天我让你好好在武技阁观摩各门类功法,你只要出了郡城一部,再回来,便是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吴昊一怔,双目一红,道:“父亲,孩儿再也不敢了。”

吴远山双目微阖,摆手道:“下去吧,禁闭还是要罚的,这几日且不可荒废,将选好的功法练成,打铁还需自身硬,没有谁能护你一辈子的。”

吴昊这才知道,父亲罚自己紧闭,也是变向的护着自己。

这一刻,他蓦地想起父亲早上的话,“龙不与虾戏,凤不与燕栖”,才知父亲赔钱、罚紧闭,并不是懦弱,而是不屑与那些宵小之辈一般计较。

这一刻,他第一次对没有一丝灵力的父亲,生起崇拜之情。

吴昊起身,然后再一次重重跪下,默默的对吴远山三叩九拜。

吴远山双目眯起,舔了舔唇边血迹,咧嘴笑了。

……

郡城吴家,家主院内。

吴腾脸沉似水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下面一身是血的吴匡,还有吓得面无人色的吴成。

“废物。”

吴腾冷哼一声,便问正在为吴匡号脉的老者道:“二叔,吴匡可有救?”

吴仁摇头,叹道:“吴远山用的力道刚好震断了他的双腿,以及腿部经脉,怕是这一生别想动用灵力了,下半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吴匡悲呼一声,遂想起自己让吴远山下半辈子在床上过的狠话,果然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么?

“族长,给我个痛快吧,与其窝囊的活一辈子,不如了断了事。”吴匡恨声说。

吴成大声道:“父亲,那吴远山欺人太甚,您可要为我和匡叔做主啊。”

吴腾喝道:“滚出去。”

吴成还要说什么,吴仁使了个眼色,他只能乖乖的退了出去。

吴腾起身,走到吴匡身前,矮下身,温声道:“吴匡,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自然不会亏待你,你回去便好好养伤吧。”

吴匡顿时感激涕零,刚才他说的话也不过是想为自己博得同情,争取更好的福利而已。

吴腾眯起眼睛,蓦地手掌一翻,便狠狠击中吴匡咽喉,对方没来及喘气便死透了。

“一个连吴远山都打不过的废物,活着有什么用?”

吴腾起身,遂看着老者道:“二叔,你之前为吴远山号过脉,他真的是功力尽失么?”

“自然错不了,他已丹田尽毁,再也不能动用灵力了。”吴仁嘿嘿笑着说。

吴腾拧眉道:“但是,四重后期的吴匡在他手上,丝毫没有还手之力,怎么看他都不像功力尽失,要知道,普通人和武者的区别,不止是灵力那么简单呢。”

“放心吧,吴远山能骗我,但是他的身体骗不了我,否则他也没必要隐忍这么多年。”吴仁自信的说。

吴腾恩了一声,道:“那今日吴匡不敌,是为何?”

吴仁咧嘴,道:“活该这吴匡倒霉,难道你忘了,那吴远山在功力尽失前,可是先天武者啊。”

吴腾浑身一怔,是啊,那吴远山可是吴家古今最杰出的天才,他曾经可是走上这大陆武者之巅的人物。

就算是不能动用灵力,但仅凭借强悍无匹的肉身,废掉一个四重武者,还是绰绰有余的。

“看来以后要小小他了。”吴腾沉声看着地上吴匡的尸体。

吴仁道:“那吴昊,怎么办?”

“量他现在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先不用管他。”吴腾脸沉似水,道:“那小畜生是吴远山的逆鳞,若是动他,吴远山相比会狗急跳墙,也是麻烦。”

吴仁道:“那族长你的意思?”

“先盯紧了吴远山。”

吴腾眼中阴芒闪烁,回到座位上,把玩起手中的玉石来。

吴仁见他陷入沉思,便悄悄退下,顺便带走了吴匡冷却的尸体。

吴昊猝不及防,只能就地一滚,有些狼狈的躲开,而预料中吴成再次攻击并没有到,他顿时暗叫不好。

果然,那吴成见他失去重心滚远,便纵身往郡城中飞掠而去。

“吴昊,下去做鬼,可别回来找我。”

吴成冷酷的声音传来。

吴昊听那赤蟒嘶鸣声越来越近,心知若是逃向郡城,怕是来不及了,想不到那吴成如此阴损歹毒,想拉他做垫背。

“今日之耻,他日必加倍奉还。”

他狠狠一咬牙,不回郡城,反而朝林深处狂奔而去。

那赤蟒虽然渐启灵智,却哪里分得清好坏,只觉吴昊气息最弱,也最近,便嘶鸣一声,直奔他追去。

吴昊叫苦不迭,毕竟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心里,但此时也不是当软蛋的时候,危急之下,反而冷静下来,一边玩命狂奔,一边看着林中自己曾做下的印记。

片刻后,那赤蟒与他相距只差几个身位,若再一飞扑,便能将吴昊吞入腹中。

吴昊也感觉到背后阴风阵阵,赤蟒吐息时发出的腥臭气息,亦是扑面而来,端的令人作呕。

一人一兽已至莽林深处,草木遮天,又是入夜时分,伸手不见五指,更加阴森可怕。

吴昊又狂奔数十息,此时已气喘吁吁,腿脚发软,不过他却是豁然转身,竟是直面飞扑而来的赤蟒。

此刻,他双目紧紧盯着赤蟒,这亦是他第一次见到二阶妖兽赤蟒,其足有成人腰身那般粗壮,猩红的芯子像是锋利的刀叉一般上下翻动,那阴森巨口,想来将吴昊整个人吞进去一点困难也没有。

吴昊却是凛然不惧,赤蟒见食物在前,更是速度不减,直接扑向吴昊。

待它扑至面前一瞬间,吴昊忽然猛的侧身,双脚斜错开,刚好躲过赤蟒正面攻击,随即又来了一招最为常见的“策马捞月”,双手借力一摆,握紧的双拳刚好打中赤蟒后颈处。

虽然吴昊力道不足以伤了赤蟒,但却是力道不减,让它整个躯体快速的前冲,饶是想停也停不下。

只听“噗通”一声。

紧接着传来赤蟒嘶鸣之声。

它落身之处猛然间下陷,其身形更是直接没入地下。

吴昊忽然长吐一口气,然后像是松了劲儿的发条般,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幸好前几日学了捕妖兔的陷阱,将赤蟒捆住,否则这次定然凶多吉少,此地不宜久留。”

吴昊看了看天色,虽然浑身散了力气,但坚持着爬起来,任那赤蟒嘶鸣,转身离去。

片刻后,他又回到那陷阱旁,盯着里面不断挣扎的赤蟒,沉声道:“俗话说富贵险中求,这三阶赤蟒,即便蜕掉的皮也价值不菲,更别说能助我突破炼体一重的蟒胆了,若是错过了,便会有遗憾,若有遗憾,便是我心不坚,若我心不坚,何以突破?”

吴昊站在陷阱旁,拧眉沉思,该如何毙掉这赤蟒?

片刻后,他转身离开,再回来时,手中赫然握着一杆长枪,那赤蟒似是知道长枪的威胁,低吼一声,头顶一红色肉冠猛然间竖起。

吴昊心神一凛,这赤蟒头生红冠,竟然是一个赤蟒王族?

“那更是留你不得。”

吴昊双脚猛然蹬地,高高跃起,其势如猛虎,一往无前。

那赤蟒更是使出浑身力气,半个身子竟然跃出陷阱外,巨口中獠牙狰狞,咬向头顶少年。

“畜生受死!”

吴昊大喝一声,长枪直贯赤蟒。

噗……

长枪刺入赤蟒肉体,似裂帛声。

吴昊的长枪从赤蟒口中插入,自腹下穿出,给它贯了个通透。

他半个手臂也深入赤蟒口中,其锋利的獠牙,已切入皮肉,直咬白骨。

吴昊闷声一声,继续发力搅动赤蟒体内长枪。

赤蟒悲鸣声陡然加剧,随即越来越弱,数十息后,便浑身剧颤,奄奄一息。

吴昊用尽最后力气,将咬住手臂的蟒牙搬开,随后便躺在地上喘息起来。

“这特么真不是人干的活。”

吴昊扯碎上衣,将手臂伤口简单包扎,那撕心裂肺之痛,竟然已习惯了。

此刻的吴昊,也是出奇的冷静。

“当务之急,要先将蟒胆取出,否则不妥善保存,便会变质,失去功效。”

他取出早就备好的刀具,待将要破开胆外蟒皮时,疑惑道:“父亲说,分辨赤蟒年龄,看其蟒纹便可知晓,但这赤蟒看上去也就是一年寿命,而这蟒纹,却显示它已生长了十年,怎么回事儿?”

不过他没再犹豫,直接破开蟒皮,而将要刺开蟒胆外骨肉时,却只听当啷一声,显然刀刃遇到了金石之物。

吴昊将刀拔出来,却见那刀刃上,赫然出现一牙齿般大小的缺口。

“这赤蟒骨,竟如此坚硬?”

吴昊避开坚硬之处,不消片刻,便将骨肉拨开,他却是愣住了,随即大叫一声,“蟒胆呢?”

他在赤蟒红白骨肉中,兀自翻弄好一会儿,连蟒胆的影儿都没见着。

正在他疑惑不解时,蟒肉中摸索的手却是碰到一硬物,随即便传来一阵钻心疼痛,想来是手被刺伤了,而更为古怪的是那硬物上传来一阵吸力。

刹那间,吴昊身体全部力气就被掏空了,不待他做任何动作,只觉浑身一震巨颤,顿时失去了只觉。

不知过了多久,吴昊醒来,当他睁开眼眸,看见所处环境时,下意识道:“莫非我是在做梦不成?。”

只见四周为晶莹如玉的白色墙壁,即便是地面,也由白色玉石制成,虽触感微凉,但却光滑如洗,而细看去,上面竟是雕刻着神秘纹理,隐隐间不可逼视。

而那墙壁虽然不远,吴昊本以为几步便可触碰,但走了几十仗远,仍旧不可触及,而他再抬头看去,只见云雾缭绕,竟是不能一窥全貌,但依稀辨别出,他此时正身在一座塔形建筑内部。

“这是什么东西,竟如此玄妙,但进来前,自己可是在林深处解刨赤蟒尸体的,难道我是在做梦不成?”

又过了一刻,这梦仍旧没有醒来的迹象,吴昊暗自惊疑,这世间还有如此真实的梦?显然不可能,他轻轻咬了下舌尖,便传来刺痛。

“这不是梦?”

吴昊睁大双目,他果然还在这塔的内部。

“难道我被困在这里了?”吴昊眉头一簇,朝一个方向纵去。

轰……

片刻后,吴昊仍旧没有触及到墙壁,但却被一处无形的隔膜拦住,被其上传来巨大压力,令他浑身剧痛,吴昊相信若是突破过去,自己定然能抵达墙壁,且找到出口。

但又试了片刻,直到他脱力,仍旧没有突破这隔膜。

“还是先回复了力气再说。”

吴昊直觉这塔内古怪异常,不敢大意,便凝神静气,盘膝而坐,五心朝天,气沉丹田。

吴匡吴昊小说名字叫做《不死炎神》,这里提供吴匡吴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不死炎神小说精选: 这时吴成却道:“那可是妖兔,更何况他还偷窃,必须用族规重罚。” 吴远山一摆手,道:“此事我自有计较,你这小辈,退下吧。” “放肆!” 这时,一直站在吴成身旁未曾言语的侍从吴匡大喝一声,道:“吴远山,你这废物如此嚣张,是谁给你的资本?今日我便替小主子教你什么叫规矩。依旧是个不能练功的废物,下辈子就在床上过吧。” “找死!”吴昊爆喝一声,起身便扑向那吴匡,虽然平日他与父亲经常拌嘴,但却不允许任何人对父亲有丝毫不敬。 “回来!” 吴远山断喝一…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