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

以舞入仙小说

以舞入仙

以舞入仙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饮了晚风

作者:袁缘

时间:2019-08-08 02:18:27

以舞蹈蹈入仙袁缘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以舞蹈蹈入仙》小说是袁缘的原创小说作品。 哇嘎!穿越古装教古人跳瑜伽,雷死你!什么?瑜伽是神界秘法! 原来舞蹈蹈蹈也是能修仙的啊!正好能成为我泡GG的不2绝技! 左有寻在低低的哭声中,在疼痛中赵舒雅终于慢慢的恢复了神智,她记得她在办公室啊,然后?然后看书,再然后……想起来了,被一块崩塌的天花板和天花板上年代久远的电风扇给压扁了,为什么说压扁了呢?因为这是她自己亲眼所见的,很奇怪的感觉,两个自己,一个在天花板和电风扇下,被压得脑浆都流出来了,一个站在旁边楞楞的看着,一个字:?;两个字:诡异;三个字:死翘翘;四个字:灵魂出窍,最后是:啊……接着,就是现在,感觉到疼啊。奇怪,鬼不是感觉不到疼的吗?为嘛她疼得想死去啊?难道死了一次还能再死一次,那要死到那个爪洼地儿啊?尤其身边还有只象蚊子嗡嗡叫的声音。。

点评: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待薛氏坐在赵舒雅刚刚坐的石凳上,赵舒雅自动爬上娘亲香软的膝头,短小的手臂搂着自家娘亲的颈项,磨蹭着撒娇(作者:你现在又知道装小卖乖啦?丫儿:……一掌PIA飞)。

“是啊,是乖巧许多了。”

而且薛氏女红非常好,绣出的绣品在这十里八村也是排得上号的。因此每月总有那么几天时间教村里的女人们做女红,在村里的人缘也是极不错的。女人们边请教着女红,边闲聊着听来的八卦,直到斜阳的余辉透过树叶,清清淡淡的撒在人身上,女人们才三三两两的收拾东西回家做饭。

赵舒雅嘟着粉红的小嘴唇,明亮的烟波大眼闪动着点点光芒:“娘,我也想写字呢!虽然看不懂,但是我能记下的!”这是实话,这里的字有点像篆书,不过还是能看懂一半,不懂的就往象形的方向猜,也能猜中几个。

踢了踢被子,太阳晒得暖洋洋的,被子的一角盖着小肚子,舒服的微闭着眼,听着薛氏在院里喂着鸡鸭,做家务的声音,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安宁……

“春儿,谢谢你了,我不吃,你自个多吃点,啊!”赵舒雅奶声奶气的对已经5岁的春儿说道,没办法,三岁的娃说话都是这个味儿。那小大人的模样也逗笑了周围的媳妇婶子。

“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热闹!”赵舒雅的娘亲薛氏刚刚回去拿粉色的绣线去了,回来就看到柳儿娘抱着自家孩子在那逗笑呢。

“哈哈……”赵父放下手中的农具,几个健步就走到赵舒雅面前,厚实的大手掌一伸,就将赵舒雅抱了起来“丫儿?在学谁叹气呢?”赵父只认为三岁孩童是没有烦恼的,这叹气只可能是学人的。

在琴磉国东边百家镇,这是一个由很多个单姓村落组成的镇子,其中的赵家村,整个村子的人都姓赵,村东头一棵大榕树下,一个三岁的小女孩正坐在树下的石凳上,瘦弱的小身子让她可以将脚卷曲着踏在石凳上,整个娇小的身躯卷缩在石凳上,到也刚刚好。赵舒雅这三个月来从村民们的闲聊当中了解了这个时代的一些情况,是啊,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个月了。

赵舒雅在这样愉快温馨的气氛中度过了一天,晚上又在薛氏温香的怀抱中舒服的睡着了。

别摇别摇,哎哟妈呀,刚刚有点缓解的疼痛马上又变成针刺一样难受!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别……”摇啊,嘴里即使拼命的发出声音也只说出一个沙哑的单音。妇人一时没听清,但是停止了摇动赵舒雅,贴近了她,细声的问了句:“丫儿?你说什么?你想做什么?娘给你拿”

一个人的理想是什么?别人的理想,赵舒雅不知道,但她自己的,她认为是: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现在睡觉睡到自然醒,她实现了,可这数钱嘛……未来还等着她去创造呢,现在她不急。

薛氏腰上卡着装绣活的竹箩,一只手扶着箩边,另一只手牵着赵舒雅的小手,回到了她们有些破旧的家。院子很大,院中一角养着些鸡和鸭,旁边还有一头耕地用的老牛,听那浑厚低沉的吼声和瘦弱的身体就知道这头牛的年纪有些大了。另一角则种着棵大枣树,现在还不到吃枣子的时候,家里共有3间房和一间堂屋,一间是厨房,在靠近牛舍的位置,一间是放杂物和粮食的杂物房,一间则是他们一大家子人的卧房了。别看房子破旧,但她们家在农村算生活较好的,薛氏的精明加上赵父的吃苦耐劳,所以她们家的餐桌上还是常常能见到肉腥的,尤其是她醒来了那个月,是天天都有肉粥喝的。

赵舒雅是在薛氏温柔的呼唤声中苏醒过来的,汗!太舒服了,不小心又睡过去了,不过没关系,谁会过多的要求一个三岁的娃呢?要不是现在是中饭时间,薛氏可能还会任由赵舒雅继续睡下去的吧。

“丫儿醒过来也有三月了吧,听说是啥也不知道了,连大树和他媳妇也不识得了!”大名媳妇回道。

旁边的赵舒雅头枕着膝盖,听着婶子们的话,晒着暖暖的阳光,觉得日子是那么安宁平稳。赵舒雅已经现在开始喜欢上这个淳朴宁静的村庄了。

……

其实她是在翻白眼,一方面她不想学三岁孩童的言行;另一方面也不愿意让人家把她当妖怪,所以只有装害羞装听不懂,少说多看多听了。

“丫儿?你醒了吗?”妇人听到赵舒雅的声音,立马停止了哭泣,转而轻摇赵舒雅的身子“丫儿,你可别丢下娘啊,你醒醒啊,丫儿……”。

拜托,是哪位大婶那么艺术啊,哭声都能那么象蚊子,而且还能高低起伏抑扬顿挫跟唱歌似的。想开口问,结果发现自己的嗓子火烤似的难受,又干又哑“额……”虽然只是沙哑的低低一声,但还是被这间房里的那个“艺术家”听到了。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