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 >

刺鸾传小说

刺鸾传

刺鸾传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初心未许

作者:CC月读

时间:2022-05-09 19:10:25

元朝万历年间,生活……在繁华热闹江南的医女许望,本我以为萍水相逢的那个家伙,而已个普普通通的刺儿头。她怎么也没想起,这个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更年轻男子,不但在兵变中救她一命,此外也在她面前,亲自动手杀掉了钦差……这个手持鸟铳(火绳枪),被各路豪强世界公认为大明第一神枪手的家伙,押送许望,和她一同踏往了南下寻兄之旅。谁能想起,这个名为永恂的男子,他南下的原因之一,居然是暗杀现今朝廷头号重臣、皇帝心腹——咸宁侯仇鸾一路上,海贼、倭寇、白莲教、锦衣卫,各方势力人马轮翻出场,情势错综复杂,这趟刺鸾之旅,前路漫漫凶险万分万分……1V1非架空非再次穿越非重太子太傅、三大营总督、咸宁侯仇鸾上疏,称吾皇仁德,精诚动天,可传诏于各地齐办打醮并道场等法事,泽被苍生。皇帝大悦,欣然准奏,之后又另下一道御旨,钦点五军营指挥佥事侯荣,本在山东沿海一带巡视海防,不必回京述职,兼授巡按御史,邻钦差关防,改道南下前往湖州,视察地方,在真武观内办七日罗天大醮。。

点评: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年轻汉子抬起头,打量她一眼,接着连连倒退,直让到一边墙角,扭转头,不去看她。许望见状,知道对方刻意相让,她虽困窘,也不忘行了个万福,低低道声谢,赶紧离开。那年轻汉子这才走到水缸那边,脚迈出一步又停下,回过头来,望着医女背影,直把她看在眼里。

这日,许望又到惠民药局,在内院为妇孺诊治。原来这惠民药局,虽是官府所设,平日里却是冷冷清清,因江南一带,民间医者药铺众多,平民百姓亦多往此看病治理,只有那等流离失所的贫民才会到惠民药局求医。如今湖州府内收治灾民人数不少,这惠民药局才再有了用武之地。

虽说赶跑了一众无赖,但这许镇山倒也不是只会一味动拳头的莽汉。他思来想去,今次虽无事,但与人结下仇怨,村里终不是久留之地,倒不如进县城里找个安居之所。他胆子极大,将家中田地卖给村中大户,带着妹妹进德清县里谋生。兴许是时来运转,这许镇山先是当上德清县衙的一名看门皂隶,因其身手出众、膂力甚大,被典吏看在眼内,不时派他办些差事。许镇山脑筋也颇伶俐,每次办差总能妥妥当当。过了数年,典吏向县令举荐,将他提拔为辑捕快手,在县衙当差,不到一年,又升为马班快手。

许望听了,心中不悦,她忘了避忌,便道:“药局的官银是定例,再动也动不到它头上去的。”不料她才一开口,那永恂更是哈哈大笑,他又道:“不动才有鬼!有道是钦差来、州府惊天动地;钦差走,州府昏天黑地。别说是人,你们太湖的王八都要被扒层皮!要是等到那官银发下来置办药材,这满院子的人,自己竖着走进药局、被人横着抬去义冢!”

不料永恂膂力极大,他虽不曾发力,手指好比铁箍一样,牢牢圈住许望手腕。许望见状,抬脚便踢他小腿。永恂听着许望说话时,一动不动,那双眼睛,定定看着她的脸,直到此时被踢个正着,他纹丝不动,也不闪不避,只朝下边瞥了瞥。趁着他这一走神,许望抽开手,回头便走。

永恂站起来,嘴里嘀咕,脸扭向一边,不情不愿跟在许望身后。两人到了耳房中,许望待永恂坐下,伸手将他肩上布带解开,一把将那药贴猛地扯下,随后又将托盘中的膏药拍在伤处,下手甚重。永恂唬了一跳,忙抬头看她。只见许望脸罩严霜,双唇紧抿,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永恒亦不言语,等许望又再伸手时,他忽然反手一抓,攥住许望手腕。

许望在惠民药局诊治救人已有段时日,对此中内情甚详,心知永恂所言非虚。只是她恼他不该口没遮拦,当着病人的面如此议论。她叮嘱药童看视众病人,自己则步下台阶,走到门边,对永恂道:“药贴没了,你过来换药。”

小石头笑道:“还哑巴呢!那日夜里,他缠着我,问那许医女的事,姓什么、家住哪里、家里还有何人,可曾定下人家没有,前来接她那个胖大汉子又是谁。啰啰嗦嗦问了一大车子话,哪里会是什么哑巴!”泥猴儿也笑了起来,道:“他连医女大哥白山也不识,果然是个外乡来的!”

这许望年已十七,婚事却迟迟未定,连上门提亲者亦无:只因她不曾缠脚,是一双天足。原来她自幼没了父母,来往亲友也没几个,许镇山为人性子粗率,又不忍见妹妹受苦,替她缠脚一事,便一年年耽搁下来。其师倒曾打算替她缠起脚来,无奈彼时许望年已十四,她又是个长挑身材,身段已经长成,再缠也迟了,胡夫人见此,只得弃了这主意。后来胡夫人离世,此事更是无人再提及。

许望吃了一惊,见躲避不及,只得低下头。那年轻汉子扫了她一眼,往旁一让。谁知许望也是和他一般,两人一起让开,却又面对面碰在一处。许望哪敢抬头,又是一闪让开。偏生凑巧,那年轻汉子竟然也要为她让开一条路,两人又退到一处去了。许望心里又是着急又是好笑,却不好开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那日,春光正好。惠民药局内院里,两个小药童得了吩咐,在灶台旁熬药。两人说起闲话,议论起吃食来。那个叫小石头的药童便问:“说起吃的,你记得外头那个姓永的人?他倒好心,把自己那份吃食老让给人。那日从道观回来,他得了些酥糖,全给我了。”另一个药童泥猴儿摇头咂舌道:“那人眉压眼的,看起来实在不好相与。他来了这么些天,我只当他是个哑巴,哪敢近前去!”

此旨一下,不仅湖州府内上下各色官员人等忙碌筹备,真武观自不免修缮屋宇,粉刷房舍,重建残破土墙。

那永恂也来了,坐在内院门槛上,靠在门边晒日头。有女病人问道:“许医女,这药材迟迟发不下来,真有此事?”许望道:“药库里剩下还有些,正科官医已经去领官银。等官银一到,自然置办,不用担心。”众人喏喏连声,不好再问,各自休养。

许望得恩师嘱托,时刻将此话放在心间,不仅平日于家中为上门求诊的女病人诊治,闲时也常往县中养济院、惠民药局处走动,在内院为贫苦的妇女小儿治病疗伤。德清县里,人人皆知其兄之名,同时亦知许镇山之妹精通号脉,救人无数。

这许镇山每日领着麾下十多名民壮,在德清县内外专门负责那等醉酒、打架、奸拐等案。众人见了他,当面都恭恭敬敬称他“山爷”,许镇山也欣然受之,颇合己意。便是那最凶恶的市井之徒,一提起许镇山,照样吓得不敢作声。

小石头又道:“他一个人倒好,吃喝到底有限,哪像那些北边拖家带口来的叫花子,赖着不走,吃都吃穷了咱们湖州!”两人正聊着,外头听见其他药童叫唤人来帮忙,于是便打住话头,一个看药,一个前去相帮。

永恂兀自发着呆,眼睛好似黏住似的,直直跟着许望后背。他手指头不住搓来搓去,倒像是还想抓住什么一般,又摸摸自己被踢到的腿上。过了片刻,他眨眨眼,想起许望说的一番话,不由得讪讪低头。

虽说修葺工程浩大、为期又短、工钱却少,但官府招募民夫却不难。这是为何?此事说来话长。原来,南直隶与浙江地界,有苏州、松江、常州、嘉兴、湖州这五处州府,人称江南五府。此地物阜民丰,所谓五府足,天下熟。湖州向来人杰地灵,钱粮充足,向朝廷交纳赋税,自不在话下;只是一时要征用调派许多熟手匠人重修道观,却是一桩难事。

他缠好绷带,穿上衣服,见许望要走远了,连忙追出来,问道:“那钦差什么时候来?”许望头也不回,只道:“你没瞧见榜文上写的?四月初八在真武观打醮,想来那之前必定到了。”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神算不出阁 吞海 凤鸣子木 第五灵医 从今天开始不当魔头 贤者之逍遥王爷 剑耀九苍 获得主角能力的我只想过平凡生活 一切从篮球开始 东京幕后玩家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