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总裁是只坏狐狸小说

总裁是只坏狐狸

总裁是只坏狐狸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风月瘦如刀

作者:萌萌小土狗

时间:2019-08-16 07:52:13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总裁是只坏狐狸》的小说,是作者萌萌小土狗写的一本总裁言情类型的小说,大家能在本网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同时来看下贴吧:姐婚礼,新娘却是小姨子。一场阴谋让她嫁给了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她是天之骄子,商界帝王,为人冷酷无情,视频女人如粪土。但是,首次见面她就化身为狼,把她吃干抹净,日后更是宠爱有加。正当她沉浸在幸福之中时,眼前却丢来一本离婚证,“孩子留下,你能走了。”...

点评:男主前期这样伤害女主,不知道后期会不会追悔莫及

大门外,已经纠结了一些警力,个个荷枪实弹,英武不凡。 许坚知道自己素来不给萧圣面子,也不太指望萧圣能给他面子。 所以命他的众属下赶来支援,手持搜查令,再过一分钟还不让进,他就准备带人冲。 “呵,这阵仗真够大的!都是朋友,完全没必要这么吓人!”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般都不是简单人物,许坚转身望去…… “许局好久不见。” 欧烈跨出大门,淡扫全场,无惧一笑,优雅做了个请的手势,“我家少主有请。” “欧秘书,谢了!”许坚是个有分寸懂规矩的男人,随手把枪支手铐窃听器都抛给下属,大步迈入。 穿过清幽的庭院,拐身上了楼。 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映入眼帘,宽肩窄腰倒三角的完美体型,双腿笔直且长。 是萧圣。 下雪天,萧圣只穿了件白衬衫,冷峻,优雅,气场慑人。这通身矜贵的派头,竟让警队第一帅哥许坚黯然失色。 “萧少,恭喜大婚。” 许坚礼貌的打招呼,并直抒来意,“我的未婚妻言小念,因职业关系在贵府逗留。她久居国外,不太懂本地规矩,如给萧少及夫人带来麻烦,本人深感抱歉,还请交给我带回去**。” 短短两句话,客气得体有担当,是条汉子。 “未婚妻?”萧圣蓦地转过身来,他身高压过许坚一头,居高临下,气氛顿显紧张。 “对。”许坚毫无自卑之意,“我和她即将结婚,不瞒您,我们的小孩已经三岁了。” “这下我摊上事了。”萧圣讥诮勾唇,眼神浮沉之间,却有让人看不懂的意味。 他看问题一向透彻,对许坚这种人也是门儿清,宁死都不肯违反纪律的人,未婚先育根本不可能。 “萧少如能把她交给我,我会永远铭记您的恩情。”因担心小念,许坚收敛锋芒,极力放低身段,表达友好。 “我也想把她交给你,可惜——”萧圣眸里划过一道玩味,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栏杆,每一下都敲在许坚的心上。 “可惜什么?”许坚浓眉微拢,不自觉得向前两步。 “许局,请留步。”欧烈抬手客气虚挡,示意他保持距离,不要随意靠近总裁。 “可惜,她已经嫁给我了。” 萧圣单手插在裤袋里,痞气的表情透着烦恼,为难的说,“言小念是我拜过天地的妻!如果给许局带走,我怕头上会绿。” “啊?” 此话一出,如五雷轰顶,至少惊呆三个人。 许坚不用说了,欧烈也是惊异,总裁不光没顺水推舟做人情,反而承认言小念的身份,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总裁的品味下降了,还是单纯想玩弄打击许坚,或者是猛兽护食,别人一争他就抢? 门外,偷听的言雨柔也吓死了。 萧圣承认了言小念,那把她放在什么位置?黄芳特意把言小念浓妆艳抹了一番,打扮得跟母夜叉似的,萧圣怎么看上了? “萧少,这玩笑开大了。”许坚强作镇定,硬朗的脸上没有情绪的波动,“据我所知,您娶的人应该是言雨柔。” 虽然萧家非常低调,并没有发新闻通报新娘的名字,但许坚身居要职,想知道新娘是谁并不难。 “想娶谁,和娶到了谁,两者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 简单的一句话,哲学家的气质在流淌。萧圣对门口扫了一眼,突然说道,“进来!” 言雨柔知道是和她说话,直接走到萧圣身侧,乖巧的依偎在他臂膀上,“圣,我晕倒刚醒来,小念呢?” 欧烈对她使了个眼色,又看向许坚。 言雨柔立刻红着眼圈,泪珠淌下,一脸苦情的说,“许局,你得给我做主。不知小念怎么了,居然把我迷晕,代我出嫁。你说这是不是违法行为?” 许坚淡睇她一眼,极力隐藏厌恶的情绪,毫不客气的说,“她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倒是你,问题很大。” “啊?许局是否太武断了?” 言雨柔心里一慌,额角抵在萧圣肩头哭诉,“能和萧少结婚,是全天下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我也不例外。如果不是小念陷害,我怎么可能让位?呜呜呜……” 萧圣单手放在言雨柔肩上,算是安慰,眼神却极度冰冷。 气氛陷入僵滞,谁都没注意到池塘的水面上,一只手晃了晃,慢慢没入水中,消失不见了…… “我要当面问问言小念。”许坚看向萧圣很有风度的说道,“如果嫁给你,确实是她的意愿,那么我尊重她的选择。” “可以。”萧圣微一点头,转眸看向池塘,“欧烈,带许局过去见——” 人呢? “言小念!”黑眸蓦地一缩,萧圣一把推开碍事的言雨柔,扑在栏杆上,脸上有难得一见的慌乱闪过。 池塘里空空如也! 只有雪花漫漫飘落,轻柔得覆上塘面,淹入水中,然后与夜色融为一体。 欧烈也倒抽一口冷气,“总裁,难道药丸失效,言小念被鳄鱼生吞了?” 艹!仿佛明白了什么,许坚脸色剧变,如惊猿脱兔一般,冲上阳台就往下跳。 萧圣动作更为敏捷,一把掣住他的脚踝,狠狠往后一甩。原本跳到半空的许坚又回到原处,不禁怒火四起,和萧圣打了起来。 欧烈强行横入,硬接了许坚几招。 萧圣得以脱身,大长腿往上一跃,迈过栏杆,一脚蹬在旁边墙上,借力稳稳落地,奔向池塘。 许坚哪肯恋战,出个狠招逼退欧烈,也纵身跃下,紧跟萧圣之后,“言小念!你不要怕,我来了!” “许局,她有老公救,不用麻烦警方。”欧烈长腿一扫,再次和许坚纠缠起来。 事到如今,言小念成了牺牲品,直接上升到男人之间的争斗,欧烈自然站总裁一边。 “噗通!” 距离池塘还有五六米的时候,萧圣向前一跃,双臂并拢,以一个非常标准的动作跳入水中,溅起的水花很小,完美帅气。 不到五秒,他已经抱着女人蹚出水面,湿透的衬衫紧贴雄壮的肌肉,狂野不拘。今晚的夜格外浓黑,伸手不见五指。 郊外一条僻静的马路上,年轻的女孩踩着单车前行,因害怕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咣!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巨大的撞击!紧接着一辆跑车从她身边擦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又重重地栽进路边的沟里,炸开一片泥沙。 “啊……” 言小念受到强烈的惊吓,尖叫一声从单车上跌落,抱着头跪坐在地,一脸懵圈地盯着底朝天的跑车,半天回不过神来。 出、出车祸了? “呃——”短暂的平静之后,一声痛苦的低呼从车里传来,是个男人。 “喂,你怎么样?” 来不及想太多,言小念连滚带爬地冲过去,焦急得敲着车框,“你别怕,我找人救你!” 恰此时,两束车灯的强光扫了过来。 有车来了!言小念心头一喜,跑过去频率很快的挥着手,“哎!停一下,帮帮忙!” 谁知那车居然一个加速开远了。 “呼!”言小念失望地吐了一口气,跳进沟里,拼一己之力,死命把变形的车门往外拽。 咔嚓!手臂传来一阵疼痛,巨大的张力迫使她两条手臂都拉伤了,还好,车门拽开了。 伴随着新鲜的血腥气,一个身形颀长的男子从里面出来,单手抓住她的脚踝,气息不稳地说,“帮……我。” 他的手好烫!言小念被灼得一抖,扶住男人的肩,真诚的说,“我会帮你,我不会丢下一个伤者不管的。” “谢谢,我会报答你。”男人声线极低,带着金属的磁感,是个年轻人。 言小念听得脸一红,“不用报答——啊!” 话未说完,蓦地一个天旋地转,自己被男人重重压在身下,强势危险的雄性气息将她包围…… “你干什么……唔。”嘴唇突然被擒住,言小念倏地瞪大眼睛,脑海炸出一片空白。 她的初吻! “快!帮我!”男人胡乱地吻着她,嘴里喘着粗气,一只手顺利解开了她的衣扣。 “你快放开我……”小念奋力推向他的胸膛,又疼得缩开手。刚才为了救他用力过猛伤了手,谁知他竟恩将仇报,将她压于身下! “呃——”萧圣身上药力持续发作,无边的**如万千蚂蚁过境般沸腾,女孩的身子出奇的糯软,俨然成了他最好的解药。 顾不得女孩的苦苦哀求,他强硬地将她占有…… “啊!”前所未有的疼痛传来,言小念颤抖着,指甲狠狠陷入男人的后背,留下四条很长很深的划痕…… “对不起,我被下了情药。”意识到女孩的剧痛,萧圣稍微放轻了些,压住她乱动的双手,湿润的薄唇稍加温柔地含住她的唇…… 言小念死死咬住唇瓣,泪水从眼角一串一串的滑落,伤心欲绝。 她终于知道男人说的“帮”,和她想帮的不一样。她是想救他,但不是用自己的身体救啊! “我恨你……恨你……”女孩低低的啜泣,让男人心口震了一下,动作却加快。 短暂的混乱之后,只剩下古老而残忍的掠夺,让人面红耳赤的低吼震破宁静,久久不能平息…… 不知过多长时间,萧圣终于餍足,从言小念身上起来,帮她拉好裙摆,“我脚受伤了,你去车里找我的手机,等下和我一起回去……” “你**!” 言小念站起来,抓起一把泥土,狠狠抛在男人脸上,转身就跑。 “呃!”萧圣被灰土迷了眼睛,加上脚踝压伤,站起追了一步,又单膝跪在了地上。 等擦掉眼睛里的尘土,四下一望,黑漆漆的,哪里还有人? 这时,车里的手机响了,借着光线,他看到身边落了一只白色的女鞋…… 言小念回到家里已经零点了。 本以为家人都睡了,谁知一打开灯,就看到姐姐斜倚在楼梯口,手里晃着红酒杯,笑得一脸幸灾乐祸。 言小念无视她的存在,低着头走向楼梯。 “出车祸了是吗?” 言雨柔拦住她,不怀好意的说,“要不是在路上看到你出车祸,就凭你这副被糟蹋过的模样,我还以为你被谁强了呢?” 轰! 言小念心里一阵绞杀,脸又白了几分,拢紧衣服,冷冷的问,“之前经过的那辆车是你开的?” “当然。” “那你为什么不停下来?”如果姐姐停下来,她就不会被强。 “我整死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停下来给你善后?” 言雨柔端起酒抿了一口,阴阳怪气的说,“我也没告诉爸。车祸是你的责任吧?要陪多少钱?你可别连累我们。” “让开,蹭你一身泥!”言小念强硬得走上楼梯。 “呸,脏死了!”言雨柔被蹭到了,厌恶地对她背影啐了一口,突然又追上去拽住她,“喂,你怎么穿我的新鞋子?另一只呢?” “是爸给我的,他说你穿小了。”言小念低头看向脚,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丢了一只鞋。 “小了?小了我不会去换?”言雨柔恶狠狠的推了妹妹一把,“你知道这双鞋多少钱吗?这是Gucci的品牌你认识吧?五千块买的!” “嘶!”后腰磕在扶手上,言小念疼得抽气,一把脱下鞋丢到姐姐脚边,“给你!明天那只也找来给你!” “臭丫头!”言雨柔手一挥,把酒泼在妹妹脸上,“被你穿脏了,还怎么换?你等着赔钱吧!咦,你身上什么味?” 男人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很多!所以,是那个味。 言小念大惊,拔腿就走。 “你别跑!” 言雨柔一把拽住她,像狗一样嗅了两下鼻子,“一股龙涎香的气息!我知道了,你害人家出车祸没钱赔,就让人家睡了个饱,对不对?爸,爸——” 言小念一把捂住她的嘴,“你敢和别人胡说,我就下一包老鼠药在你碗里,一起死!” 说完,重重地推开她,拖着快散架的身子,努力爬上楼梯。 “啧啧,真惨。”言雨柔一脸看好戏的神态,“被搞得合不拢腿了!哎,你连腿上都是吻痕哈,还有血……” 言小念愤怒得捂住裙角,快跑两步,“嘭”,体力不支跌倒在地。 “哈哈……五千块,别忘了还!”言雨柔开怀大笑,捡走了那只鞋。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