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小说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诗人的血液

作者:闲听冷雨

时间:2019-08-17 09:15:36

重生之前,陈敏是他一生养大的妹妹。
_重生之后,陈敏是他一手揍大的妹妹。
_人到中年,七零之后陈墨言被亲妹妹抢了丈夫,眼睛睁睁看着他心脏病人复发,气死。
_睁开眼睛回到了初中时代。
_陈墨言磨拳擦掌,渣男,白眼睛狼妹妹,你们准备最好了么?
_睁眼睛闭眼睛。
_陈墨言的人生重新回档,成了十一岁的小屁孩儿。
_稳坐学霸宝座,斗极品亲戚,揍白莲花妹妹,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人生巅峰。
_咦咦,这位军爷是怎么回事儿?
_啥?要和他结婚?
_不知道军嫂很辛苦的嘛,他才不干。
_某军爷冷笑,不干?看了我就得负责,不然就是耍流氓!
_被耍流氓的陈墨言……
_

点评: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陈爸爸三十多岁,正值壮年,平日里对两个女儿也没什么亲近的动作,这一下子被自家大女儿给抱住,可不就全身都僵了,尴尬的,他倒是想伸手去推开陈墨言来着,可低头看到她哭的肩膀都在抖,嚎啕大哭的样子,他伸出去的手放轻,缓缓落到了陈墨言的肩上。“好了好了,别哭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爸给你去找医生”陈爸爸的动作有些僵硬,生疏。带着几分的小心冀冀。陈墨言抽抽搭搭的拽住陈爸爸的袖子,“爸,我,我没事儿,就是,就是想您了。”可不是想么?前世,爸爸临去前她因为公司的事儿出差。等到她回来,爸爸已经去了。陈敏为了这个还和她生气,说她冷血,为了钱连亲情都不要云云姐妹两人冷战了好几天才说话。谁知道她心里头的苦?“这是怎么的了,外头冷,丫头快放开你爸,有事儿进屋说。”她拿了袖子抹了下眼泪,一脸的破啼为笑,“爸,咱们进屋说话。”“哎,走走,进屋去。”看到大女儿总算是笑了,陈爸爸也是松了口气。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和女儿亲近呀。坐在小凳子上,陈墨言目不转睛的看着在一边洗手忙碌的陈爸爸,她这样子瞧的一侧的陈妈妈都跟着有些吃味了起来,“你这丫头,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样粘着你爸?”“我这不是病了吗。”陈墨言被自家妈妈说的窘了下。一家人吃晚饭的时侯,陈敏一脸欢快的跑了进来,“爸,妈,姐姐,你们在吃饭呀,嘻嘻,我在奶奶家吃过了啊,你们慢慢吃,我去做作业”说完这些话她停也不停的跑到屋子一角的小方桌上,从陈妈妈特意给她缝的布书包里掏出小学二年级的课本复习了起来。她低头好像全神灌注的做作业。可实则一颗心却紧紧的提到了嗓子眼儿。姐姐没有和妈妈说是她闯的祸吧?这两天妈妈都没骂她刚才她进来时爸妈的表情也很好。陈敏的心一点点的平静下来,真的安心做起了作业。玉米糊糊。杂面饼子。自己家腌制的咸疙瘩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装好。里面滴了几滴花生油。这就是她们的晚饭。陈墨言吃到嘴里觉得是她吃过的最好的东西。有着,妈妈的味道。吃完饭,陈墨言手脚麻利的帮着陈妈妈收拾好桌子,又帮着陈爸爸泡了杯茶——这是陈爸爸的老习惯了。饭后一杯茶。一盏煤油灯,灯影如豆。陈敏占据了方桌的大半做作业,陈妈妈则拿了鞋底在一针针的纳。安静而无声。这是陈家几年已经习惯了的事情。等到陈敏姐妹两人的作业写完,就都要歇下了。煤油灯老点着费油呀。陈墨言则拿了自己的书包整理了起来,陈爸爸看着她这样朝着陈妈妈看了一眼,可惜陈妈妈正低着头纳鞋底呢,没看到他的眼神,陈爸爸只能自己开了口,“明天是要去上学吗?身子能不能撑的住?即然已经请了假,不如再歇两天”他昨个儿可是听医生说了,女孩子家家的,身子弱,这在冰水里泡了半天,得好好去去寒才行。“是啊言言,还是再歇几天吧?”虽然陈妈妈不舍得女儿请假,但身子也很重要。“爸妈我真的没事,我明天能去上学。”她这么一说,本就不善言辞的陈爸爸也就点了点头,没出声。倒是陈敏,抬头看了眼自家姐姐,眼珠转了转,“姐,你还是去三年级吗,你这可是隔了好几天的课,能跟的上吗?咱们马上就要期末考了,别姐姐到时侯再向上次那样拿个不及格回来惹爸妈生气呢。”陈墨言听了这话抬头,眼神幽幽的瞟了眼陈敏。倒是把陈敏吓一跳。她姐这眼神怎么那么吓人?正想着呢,陈墨言已经不紧不慢的开了口,“你放心吧,姐不会再做那种蠢事了。”可不是蠢事吗?去年的期末考试,她马上要进考场了,却被陈敏叫人喊了过去。说是她没带铅笔和橡皮。等到她跑过去,陈敏已经进了考场,而她,再跑回自己的考场时。已经迟到了大半个小时。试卷发下来,陈妈妈那段时间可没少教训她。陈敏还帮着她说话,求情来着。可这事儿怪谁?以前的陈墨言傻,现在的陈墨言可不傻,她看着脸色一僵的陈敏,悠悠然的一笑,“只是敏敏你别在像上回那样忘记带铅笔橡皮什么的,姐这次可不会再帮你去送啦。”陈敏脸上的紧张一闪而过。她胡乱的点了两点头,便草草的收拾了书包,“妈,我写完作业睡觉了啊。”“睡吧,我和你爸也睡。”两间房,陈敏和陈墨言一间,陈爸陈妈两人一间。才一上炕,陈敏就如同往日一般贴着陈墨言靠过来,“姐,那天的事儿都是我的错,我太紧张了,你是我的好姐姐,你别怪我好不好?”要是以前,陈敏这样随便一撒娇,陈墨言什么都依了她。可是现在嘛她抬手拍到陈敏的手背上,“是不是故意的你自己心里头清楚,陈敏,我看你是想故意害死我吧?”“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这样想?”“不这样想,那你为什么在我掉到冰窟窿的时侯不跑去找人,反而是跑到奶奶家躲了起来?”这些事情在前世都发生过。不过是陈墨言宠这个妹妹,想着她小,肯定是害怕紧张什么的。可是现在,陈墨言却只觉得心寒。她真的小吗?马上要九岁的人了啊。她定定的看着陈敏,眼神幽冷,“陈敏,念在你喊我这么多年姐姐的份上,这次的事情我不和你追究,但是以后,你要是再敢对我使什么坏心思,别怪我收拾你。”“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墨言平静的看她一眼,拉开被子翻身钻了进去。对面的炕头上,陈敏坐在那半响没动。最后,她气呼呼的哼了一声,也掀了被子钻进去。姐妹两人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陈墨言起来也没有叫陈敏,帮着陈妈妈做好了早饭,陈爸爸已经捧着个碗坐在桌子上开吃了,陈敏还在呼呼大睡,陈妈妈摇摇头,“言言去叫你妹妹起床,再不起来吃饭上学要迟到了。”陈墨言点点头走进了屋子。她也没说什么,先打开窗,然后伸手把陈敏的被子掀起来。丢到了土炕的另一头。冷风嗖的一声刮进来,冻的陈敏打了个哆嗦醒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她气的脸都白了。“姐,你发什么疯呢?”“妈让我叫你起床还有,你可以继续睡。”陈墨言扭头走了出去。气的陈敏坐在那里双手直捶了好几下的炕。气呼呼的喝了一碗玉米糊糊,啃了两口玉米面的饼子,陈敏和陈爸陈妈打了声招呼跑了出去。“这孩子,怎么不等等你姐?”陈妈妈唠叨了两句,又叮嘱陈墨言,“身子要是不舒服就和老师说,或者是请假回家也行,别硬撑着啊?”“妈放心吧,我会的。”陈墨言乖巧的帮着陈妈妈洗好碗,收拾好一切。天色不早,她也背着缝了又缝,打了好几个补丁的布书包朝学校走过去。记忆里有些模糊的学校,随着陈墨言走进校园,所有的一切再次清晰起来。站在三年级的班上,陈墨言脚步顿了下,慢腾腾的走了进去。眼看着就要开始上早课了,陈墨言走进来倒是让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她,要是以前的陈墨言,说不得就要脸色通红,拘谨的垂着头跑到自己的座位上,可这会儿,陈墨言还是斜挎着书包,一步步的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同桌李红兰对着她笑,“墨墨你总算是回来了,我听你妹说你去捉鱼掉到冰窟窿里头了,你没事吧?”一句话说的陈墨言拧了下眉头。这个陈敏,真是随时随地都在想着黑她呀。在学校里这样说。这些学生老师们会怎么想?最起码的,会以为她是贪吃鬼吧。真心不知道自己这个姐姐哪一点碍了她的路,让她这样的针对自己。她摇摇头,把书包放下来,掏出数学课本和演习本,把削好的半截铅笔端正的摆好,才扭头看向李红兰道,“是敏敏,她非要去捞鱼,我没劝动她结果那冰就松了,我去拉她掉了下去”这话说的有些含糊不清。却是把该表达的都表达了出来。李红兰杏眼瞪的溜圆,“那你妹妹怎么说是你嘴馋非要吃鱼?”“敏敏她,她”陈墨言默默的看了她一眼,咬了咬唇,扭过了头没出声。她这里作出一副委屈状,李红兰已经直接拍了桌子,“就知道你那个妹妹不是个好的,我可告诉你呀,你可别再傻了,就像去年那次,你非说什么她不是故意的,我都和你说过多少回了,她就是故意让你考不好你听到我说没有,陈墨言,你给我长点心啊你。”“我知道了,谢谢你,红兰。”陈墨言拿袖子擦了下眼,把头扭到了窗外。身边,李红兰还在那里嘀嘀咕咕的,无外乎就是说陈敏的坏话。随着她喋喋不休的声音,陈墨言恍然惊觉:陈敏这个妹妹,原来在前世,在小学里就这样欺负自己了?上课的时间到了。走进来的是数学老师,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看了眼陈墨言的地方,点了下头,“陈墨言即然来了就好好的听课,把前几天讲的自己复习一下,哪里不懂的可以到办公室来问我”顿了下,她加上一句,“还有半个月就是期末考试,你们可都给我争点气呀,要是谁给我考差了,瞧我怎么收拾你们。”下面一群十一二岁的男女孩子都露出了懊恼的表情。考试就是她他们头上的紧箍咒啊。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自习时间十分钟,然后接着上语文。半天的课上完,陈墨言的肚子咕咕噜噜的直叫唤。等到老师的下课两字出口,还没等老师的人走出去呢,李红兰已经从书包里掏出半个馒头啃了起来,“饿死我了,哎墨墨,你今天中午带了什么吃的?”“我也带了玉米面馒头”听到说和自己一样,李红兰顿时就没了兴趣儿。三两口的啃完,李红兰已经朝外跑,“不行了,噎死我了,我去后头打水”陈墨言一笑,收好自己的书包,也准备拿了唐瓷缸去接水,正在这个时侯,后头一道声音期期艾艾的响起来,“陈,陈墨言同学,这个送给你”丢下东西人直接就跑了。陈墨言奇怪的拿起来,一目十行的看完,嘴角抽了。这是,情书?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