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

故乡的梧桐树小说

故乡的梧桐树

故乡的梧桐树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北溟有鱼

作者:天涯88

时间:2022-07-17 09:38:50

故乡的梧桐树叶子黄了又绿,在云玲记忆里:妈妈牵着自己的手走在铺满梧桐树叶的路上,一地金黄、她和妈妈笑着闹着,而已现在的故乡的梧桐树而已一次一次会出现在的云玲的梦中 ,满满地变为血红的一片,故乡成了心中永远是回不去的地方。云玲瘦瘦高高的,脸上白白净净但缺少血色,大概是有些贫血的。她长着一双丹凤眼,高鼻梁,樱桃嘴,长脸。虽说谈不上漂亮,但也长相清秀,她脸上是有些愁色的,她喜欢自娱自乐的画个古典美女,拿些自己不是很懂的乐器研究。兴致到头也写一些小短诗。有时候发呆的望着窗外,想着自己的过去与未来。。

点评: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故乡的梧桐树侯俊利  故乡的梧桐树歌词  故乡的梧桐树简谱  故乡的梧桐树钟成刚  故乡的梧桐树的作者是谁  故乡的梧桐树歌曲  故乡的梧桐树作文600字  故乡的梧桐树作文800字高中  故乡的梧桐树作文  我写了一篇作文我爱故乡的梧桐树  



狸花猫以前总跟橘猫形影不离,云玲有时候有剩饭会拿下去喂这两只猫,可是最近只看了梨花猫。狸花猫很活泼,橘猫很温顺,有什么吃的总让狸花猫先吃,然后自己在吃剩下的。橘猫多半是死了吧,毕竟它对狸花猫那么好,怎么舍得离开狸花猫。云玲心里一阵酸楚,狸花猫孤零零的样子像极了自己。

云玲被梦吓醒了,她呆坐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额头上冒着冷汗。窗台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平静一点后,云玲起床倒了杯热水。

云玲瘦瘦高高的,脸上白白净净但缺少血色,大概是有些贫血的。她长着一双丹凤眼,高鼻梁,樱桃嘴,长脸。虽说谈不上漂亮,但也长相清秀,她脸上是有些愁色的,她喜欢自娱自乐的画个古典美女,拿些自己不是很懂的乐器研究。兴致到头也写一些小短诗。有时候发呆的望着窗外,想着自己的过去与未来。

云玲进入了梦乡,她梦见了咆哮的父亲,父亲把桌上的碗狠狠的扔到地上,嘴里咒骂着:“只知道吃饭的两个饭桶,还哭,我最近倒霉都是你们两个哭丧鬼,我还没死了。”

云玲感到一阵阵恐惧,因为她看到母亲的手被突然扔过来的酒瓶子碎片割伤了。鲜血染红了她的小碎裙,然后满屋子都变成了血红色......

周末的一天,云玲正在出租房休息,房东敲开了她门,房东递给她一张电费单说到:“云玲,下个月房租每个月要涨100,附近的房租都涨价了,我租给你的时候本来就便宜,以后每个季度你的多给300块钱”。云玲说到:“陈阿姨,我给你签了一年的合同,现在合同还有半年才到期你怎么说涨价就涨价呀,况且我住的房子本来就是这层楼最小的”。不由云玲说道完,房东大声打断到:“你要是嫌贵不想租就搬走,押金我一分不少的退你,我这房子有的是人租”。云玲顿时语塞,想到如果搬走又要费心的找房子而且还得花钱搬家,想想就忍下了,“好吧,我还是继续住这里”房东走后,云玲默默的看了看自己的余额,本想这个月换季给自己买身新衣服,想想还是作罢了。不一会儿,妹妹冬梅打电话过来了:“姐,我们学校要买补习资料,这个月能多给我打300嘛”。“好,我马上把钱打给你,你在学校一定要好好读书,不要老偷偷玩手机”。冬梅不耐烦的说到:“我知道了,姐,要吃晚饭了挂了”。冬梅是云玲同母异父的妹妹,云玲自从妈妈生病后就每个月替母亲打1000生活费给妹妹冬梅,这件事上她是从不觉得委屈的,她觉得以后只有冬梅才是自己以后靠得住的亲人。冬梅像别的小姑凉一样贪玩,成绩不上不下,云玲希望自己妹妹能考上一个不错的高中,有一个好的前途,冬梅已经上初三了,现在需要钱的地方比以前更多了,云玲知道这一年她的更加的省吃俭用,不能亏待了妹妹。

一旁的母亲把云玲护在怀里,冰冷的泪水滴到了云玲的脸颊,又顺着落到了地上。梦中的云玲只有六七岁时的样子,她不明白之前脾气温和的父亲为什么性情大变。她望着父亲狰狞的面孔,布满胡渣的脸上泛着红色,连眼睛都变红了。屋子里冲刺着酒味、汗臭味、还有一股腥臭味。

云玲突然微微一笑,她又叹了叹气,这一切都破灭了。她起床看看窗外,夜已经很深了,街上已经没有了行人,路灯也没有精神了,光变得微弱了。一只流浪猫在垃圾桶旁边转悠,这是一只狸花猫,应该是两只猫的,云玲心想。

云玲又继续睡觉了,明天她还得六点多起床上班,她习惯自己做早饭,自己做早饭能省一点钱。她把屋子收拾好后,还得做公交挤地铁,她把明天要穿的衣服准备在旁边,免得明天一早又手忙脚乱。云玲摸了摸放在枕头底下自己的日记本,她有写日记的习惯,然后又继续入睡了…………

立秋后,北京的气温骤降,今年2020年,是云玲来北京的第五年,她住在北京郊外的破旧小区里,房子很旧,她租了一间小房子,里面放了一张一米二的小床,一个她淘来的二手冰箱,一个老爱咯吱咯吱响的破旧洗衣机。然后就是墙角刷着红漆的衣柜。好在有个大窗户,通光透气,她在网上淘了个花架,养了几盆花,这就是这间最漂亮的风景,云玲最爱那盆木槿花,因为它除了冬天开花不断,而且花又大又红,鲜艳夺目。

云玲思维是混乱的,她想起了故乡的小路旁一排排梧桐树,父亲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衣服走在前面,夕阳的余晖落在父亲的身上,仿佛父亲整个人都散发着金光,父亲回头笑眯眯的叫云玲和母亲“快点,回家做饭了”。那笑容多么温柔,母亲牵着云玲欢快的跟上父亲,父亲影子拉长的就像一颗大树,那时候父亲就是母亲和云玲的依靠,是一种踏实和幸福。

她的脑海里还出现父亲挥之不去的身影,她已经半年没有跟父亲联系了。上次联系的时候是她主动打给父亲的,云玲一听那颤颤巍巍的声音就知道父亲是喝了酒的。父亲听到是云玲便又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个不孝女,跟你妈一样没有良心,出去了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云玲实在没法在聊下去了,父亲只是一个劲的咒骂。然后云玲挂断了电话。她对父亲是又爱又恨的,有时候她宁愿没有这样的父亲。

云玲的房东是个微胖的中年妇女,大约五十上下,她盘着一丝不乱的头发,手指上带着几个金灿灿的黄金戒指,这栋五层的小楼房都是她家的,每层都隔成小单间,一层一个公用的厕所洗澡间。她每天除了打打麻将就是定时是记录水表,电表。房东脾气是不大好的,她经常骂骂咧咧,有时候是厕所堵了,有时候是哪个租客不讲卫生,垃圾乱扔,有时是老伴在外面喝酒,她一骂感觉整栋楼都是颤抖的。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爱妻如命 旗木老卡与皮皮鸣 都市绝狂兵王 玫瑰伯爵的日常生活 谁都别想继承我的亿万遗产 我有一个总裁女友 花语言 儒女可教 长宁帝军 魅医倾城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