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情爱在何方小说

情爱在何方

情爱在何方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寒冬冬笋

时间:2019-08-23 09:15:26

草根感情,百姓生活;工族的情,留守的喜欢。情情喜欢喜欢,凄凄切切;婚外恋情,风雨非非。期待您喜欢,期待您推;期待您藏,期待您言。期待......。
_

点评: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熟睡的善君,嘴角上扬起了笑纹。与花香成鲜明对比,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女人,在这里用上无话可说。阳光刺醒了善君的好梦,醒来却不见花香,有点吃惊,也有些心焦。小跑着一路寻找。花香不是那么容易被击溃的人,生性好强。做女人的人生刚开始而已。没什么找不找的,她只想让阳光沐浴自己,洗刷心灵的孽障。让自己好受一点。其实找到又有什么,一切却是尽在不言中,能说什么呢?说什么又有什么用呢。老天捉弄了花香两天,没做过什么的花香让老天惩罚了两天。也许是上辈子欠了善君的,无条件地偿还。熬到下午终于进得狼窝,这一进像着了魔似的,无法自拔。工资是多了,每天像机器一样,加班至凌晨一、二点,甚至通宵。善君艳福不浅、事事得意。一个月后,得到经理丁姑娘的赏识。为何不称丁经理而称丁姑娘,此乃香港一说,四、五十岁,还得称姑娘,权当意会。丁姑娘与善君恰是前世有缘,一米七的个儿,略显臃肿,半老徐娘很会保养,肤色白皙光鲜,风韵犹存。矮了半个头的善君,与她相映成衬。她对善君待小弟一样,呵爱有加,时不时的摸摸善君的脸和脖子,抚肩搭背。别人认为清不清,楚不楚。但没人去理会,因为她们是巴结的对象。善君由组长变车间主任。善君春风得意,花香自是有一些好处。请假、挣钱好做的会给个方便。花香事实不想领情,不想与她有瓜果,她想断了孽缘,他不是她追求的目标。倒是丁姑娘极力撮合,“天作之合”的那夜,丁姑娘尽知。究其原由,无须追究。丁姑娘搬出了一些致命理由,说什么“一夜夫妻百日恩”……。。还特别为组长以上的特设五平方的鸳鸯房。既然一切给了善君,善良的花香顺理成章同他做起了“小夫妻”。这一切的一切,家人毫无知情。花香把这份无心的“爱”,被敝在心里。她不想让家里人知道,她想顺其自然。纸是包不住火的。“若要人不知,除非你莫为。”亲人知道后,竭力反对。花香选择离开过,一个月后,不顾家人阻拦,又走到一起。真是难舍难分。花香认命了,想从一而终。反安慰父母,别担心她,姊妹有几个,而她又是爸结扎后的杰作,那时候的结扎也确实让人啼笑皆非。当他算多生或没生一样。话虽如此,谁舍得自己的子女吃苦受罪。二姐夫倒是时不时的嘘寒问暖。花香感到欣慰,她也太需要安慰。也特欣赏二姐夫。可她的年轻任性,让她步入了人生灰色的轨道。善君倒是越来越心宽体胖,生活与经理共进,小小个子吃得跟大水桶似的,身材更是成反比,可也有些风范。双栖双飞自会开花结果。有喜理应是开心的事,花香开心不起来,自己毕竟十七八岁,但善君不想放弃,花香也随意。没结婚的花香,三年诞下两可爱的女儿。但善君和他的家人却不开心。善君的两个兄长只有一个儿子,都期望花香能添个男孩,可偏让他们失望。花香为他们的重男轻女感到悲哀,生男生女由不得女人去主宰。不善的善君,花香生下第一个女儿,十天后便与人约会,花香待小孩睡了,便找到他,给了他两记响亮的耳光。善君倒“能屈能伸”,回到小窝,第一次跪在花香面前,信誓旦旦,说以后再也不会了。第二天二姐夫和二姐提着奶粉看来了。姐夫比二姐话多些,要她多多注意,尤其是座月子。第一个女儿周岁后,成了外婆的拖累。直至长大成人,有个活生生的父亲,却从来没叫一声爸爸,哪怕在电话里,半声也没有。长得比妈更漂亮。不叫爸爸这不是做女儿的错,是找不到理由,也叫不出口。叫姨夫叫爸爸或许能叫,叫他却不行。是做父亲的没这份福气,还是做父亲的悲哀。花香像千千万万小夫妻一样,恩也过,怨也过。生下第二个后,善君全权包办,草草弄了一张纸。算是给花香一个招待。其实有与没有,就花香而言没两回事。没有花车,没有婚照……。最最简单明了,他们的结合用婚姻二字,有傉婚姻二字。事实是一张废纸。从此花香的户口在空中盘旋。花香生下第一个女儿后,还不知道婆家在河东河西。二女儿八个月大后,由二姐夫照顾了半年后,又辗转到了老外婆手上,这个称职的父亲倒是做得有“模”有“样”。没有日思夜想,从来没有礼物,电话难得有一个。花香与善君相处了几年,身上毫无积蓄,几年的积蓄,被善君一场传销弄得囊中羞涩,亲人差点被弄下水。善君的工作得重新找厂。丁姑娘已打道香港而去。善君和花香再次找到工厂,善君和别人合开了一个店铺。租了间几平方的房子,把四岁的小女儿接来。花香厌倦了厂里生活,想改变生活方式,去学美容美发。她想为自己打算,她看到了危机,善君总给人没安全感,又没责任心。花香叫来近亲的女儿来照顾小女儿,而自己估计要一个月回来看一次。可这次的离开,让红颜多坎坷的花香,命运更遭转折,留下了一生的痛。用下流无耻、衣冠禽兽、禽兽不如,来形容善君都是奢侈。(待续)花香离开后,小女孩在出租房照顾着她们的二女儿,善君下班后总来看看,前几天倒也无所事事。后来越来越不安份,时不时地动手动脚。捏捏小女孩的脸蛋……。小女孩认定他是长辈,比他女儿大几岁的姐姐,所以没太在意。观念助长了善君的气焰。当那天晚上,块头大于自己一半的善君,把自己从床上抱到地上,像大山一样压住她的时候,她看到了那淫威可怕的眼神。她被吓懵了,机械般任人操弄。事后软硬兼施、连哄带骗、小恩小惠,进行封口。未满十六岁的女孩不谙世事,任由他而为之。桃子般的胸部被抓得隐隐作痛了好多天,下身也被弄裂开,疼痛可想而知。一次花香回来,二姐夫去看她们,精明的二姐夫以男人的敏感发现了端倪。色胆包天的善君,当着大家的面,叫着小女孩的名字,用手抚摸着座在对面穿着短裙的小女孩的膝盖。这些举动也许不值一提,但多少有些失态,当着妻子和女儿的面,就有些不正常。在很多事实的证明下,在花香的再三追问下,小女孩终于说出了实情。东窗事发了,花香彻底绝望了,伴君如伴虎,还不知他以后还会做什么。真不知怎么跟女孩的父母说出口,怎么样去交代。好好的一个女孩被这个十恶不赦的混账给毁了。给女孩后来的人生添上了浓浓的阴影。扇他耳光已无济于事,毫无意义。善君再次跪在花香面前,苦苦哀求、忏悔,可又有什么用呢?以前不也跪过吗?应该让他受到惩罚。花香告诉了哥哥姐夫,等他们来到,善君躲到了树林,做错了还逃避,事实能躲得了吗?更让人生气。当哥哥和二姐夫找到他时,看到座在地上颓丧的善君,被哥哥给踹了两脚,还不解恨,仿佛要揍他个鼻青脸肿,大卸八块,后被二姐夫劝栏。花香真想不轻易放过他,于是去律师事务所咨询。事实与未满十六岁女孩发生性关系,已构成犯罪,获刑大概六、七年以下。情节严重,另当别论。像这种人应该得到惩罚。于理理应惩罚,于情难以取舍。何从煎熬着花香,尤其是女孩的父母无颜以对。女孩的父母没来,曾在电话里说过叫人打断善君的手脚。可见恨之极。打人也是违法的,不能像恶徒,知法犯法。花香无奈之下求助一直守候的二姐夫。此种事情岂是二姐夫作得了主的。二姐夫看到愁肠百结的花香,又怜又爱。二姐夫没有姐妹,自打认识这个小妹,就有种亲切感。看见花香蔽在眼眶打转的泪花,叫她想哭就大声地哭出来。花香听后,眼泪似决堤的洪水,趴在姐夫的肩上,嚎啕大哭,双肩不停地抽搐。哭,有时也是一种释放。太善良的人做不出出格的事,完全有理由惩罚他。两个女儿他也没怎么管,也算没什么顾虑。可是一想到他去坐牢,而两个女儿一天一天长大,知道有个坐牢的父亲,心里蒙上阴影,会怎么想呢?从没管过的大女儿,也许不会太在意,而小女儿还指望他抚养。宽厚仁慈的一群人,善良得要他自己给个交代。那天夜晚,几个人僵持到深夜,表情冷漠。夜,静得能听到各自的心跳。僵局终于被花香瞪善君的一个眼神而打破。望着眼前这个与自己苟活了几年的男人,除了气只有恨,是那么的陌生。她知道她们完了,本来就支离破碎,不像家的家,彻底完了。善君被花香瞪得冷颤了几下,狗胆包天的人,也有怕的时候。可怜兮兮的样子,像只乞怜的老狗。突然“咚”的一声跪在花香面前,头磕在花香的膝盖上求饶说:“你们放过我吧,一直没有好好待过你,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忏悔;我不想坐牢;我会补偿她的(小女孩)。”之后相继跪在哥哥和二姐夫的身边,如此这般。二姐夫望着这个一毛不拔、无所不为,万恶该死的家伙,本来想好好训他一顿,沉默得无言以对。男儿膝下有黄金,可被善君扭曲了。对他而言可值千金。这一跪换回了七年的自由。善良的人反被邪恶征服。说来说去,还是没个交代。善君为了见证自己的诚意,找来纸笔,长长地写了篇忏悔书和给女孩交代的协议。协议是善君应赔偿女孩精神损失费,现金3万元,分三年付清。一个少女美好的东西,被一张写有3万元的纸,给收买了。白纸黑字,看似可人,细想像小孩过家家。想来可笑,因善君倒是主角。熬了个通宵,熬了两张纸。天还是天,地还是地。(待续)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