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另类穿越之我来自地府小说

另类穿越之我来自地府

另类穿越之我来自地府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隔山隔海

作者:泠雅静

时间:2019-08-24 09:15:26

我所看到的历史,难道就一定是这样的么。在那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我一定忘掉了一些什么人,还有一些什么事情。
_一个来自地府的小妖,他不懂人事情,不知人间的疾苦,甚至从来不将人命放眼睛里。死对他来说司空见惯,而爱情是他认为最最莫名其妙的东西。然而……人间一游后,他被彻底的改变了。
_一个淡漠一切的神秘男子,据说他掌握着天下大半的财富,身边更是夫人无数。可是,当小妖出现在他的生命之中时,一切都被打乱了。
_他们是一见钟情么,还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_这是我心中的大唐,无关历史。这亦是我心中爱情,无关生死。
_

点评:文章剧情曲折,感情丰富,引人入胜

又在树上瞧了一会儿,确定那个女人已经断气。沙曼舞动身子穿墙而入,站在已死的女子面前。嗯,我来瞧瞧。她从腰间拿出一张黑色的木牌。上面刻着面前女子的生平之事。那是地府的勾魂令,谁的大限将到,将死之人的往生种种就会显示在那勾魂的令牌上,方便鬼差办事。若可心,十九岁自杀身亡……“好的,若可心是吧。”沙曼将木牌放在左手,右手悬在半空划着符咒,嘴中也念念有词,说着勾魂的咒语。念完咒语,将木牌举起,冲着挂在高处的尸首一照。瞬时间一道黑光将若可心包裹在了其中。“若可心……你的阳寿已尽,随我回地府吧。”例行公事的说着该说的话,沙曼并没有因为面对的将是一个美美的灵魂而语带温柔。她见过的魂魄太多,在这方面她早已变得麻木。只是,面前却没有出现应当出现的那样。她的魂魄没有像往常那样从身体里面翩然飘出,而是发出了一道足以将黑光完全掩盖的红光。刹那之间,满屋的红光刺得沙曼双眼瞧不见了任何的事物,双脚更是无法控制的向后退了几步。完了。沙曼在心中暗自说道。老娘我的运气不会这么差吧,那女的真是……真是仙女啊……老白五十八,你可不要怪我啊……脑中一下子乱了套。沙曼不可思议的揉了揉双眼,又不可思议的看了看面前的光芒。向后倒退几步,就要隐身离开。只是刚刚回身,一个怵然袭来的强大力道一下子抓住了沙曼的肩膀。“你是何人,为何来勾我的魂魄,地府的勾魂使者呢。”一个严厉的女声。额……这下完了。沙曼,眼看自己已被擒住,自己的小小法力又绝不会是仙女的对手,只得束手就擒。她高举双手,慢慢的回身过去,满脸堆笑。“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瞧着面前散发着红光的仙子,沙曼实在不知该说什么了。“我不过是个过路的小妖嘛。远远地瞧见这边有些仙气,便过来瞧瞧了,没想到惊扰了仙子你登天,实在是对不起啊。”一边编着这样没有营养的骗人的话,目光一边四处游荡,寻机逃跑。“哦,是吗。”她信了她信了。这仙子的魂魄就是单纯啊。沙曼在心中小小的欢呼了一下。趁着仙子低头思索,她猛地向身后的墙壁一冲,想要穿墙而逃。只是乓的一声,脑袋撞在了坚硬的墙壁上。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沙曼紧紧地伏在墙上,敲到这平日里对她来说完全不算阻隔的墙壁。怎么会这样……我的穿墙术呢……“我给这屋内施了法术,现在这里对于你来说就是天罗地网。你是逃不掉的。”身后又传来了那个仙女的声音。依旧冰冷严厉,语气中依稀夹杂着一点冷笑的意味,这让沙曼不由得感到一种毛骨悚然。什么……沙曼惊讶的回头看向那个仙女。心中立刻生气起来。她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昂头挺胸的对立在面前的仙女大叫起来。“就算你是仙女又怎么样,我只是个小妖,一没有害人,二没有扰乱世间,你有什么资格禁锢我。快点放我离开啊。”“过路的小妖。你当我真的会相信你的说词吗。”淡淡了瞥了沙曼一眼,满脸不屑。“若是小妖,手中怎么会有地狱勾魂使者的勾魂令。瞧你满身缠绕的黑气,定然是来自于地府。”斩钉截铁,不容置疑。让人几句话就说穿了自己的来历。沙曼双手绞在一起,不安起来。可是嘴硬的她依旧不愿服软。“来自地府又当如何。你既然知道我的来历,那就更应该放了我。在地府,自有阎王与地藏王菩萨管我,纵使你在天庭是多么大的官职,也没有管我的资格。快放了我啊。”哦,是嘛。沙曼这边已经有些歇斯底里,可是那一侧的仙女,依旧是神情自若,镇定的很。“让我猜猜你现在为什么如此焦急。”“想来地府之中的勾魂使者也会因为各种原因不想到这人世间来行走,便派了关系不错的,在地府修炼的小妖来代替。毕竟阎王让人三更死,就绝不会留人到五更。这是不能耽搁的。”“小妖呢,就来了。”“只是,你的运气不好,竟然让我这个即将重列仙班的仙子所撞见。于是你便怕你们地府之间的交易被我察觉。因此,着急逃窜。”“我说的可对啊。”媚眼如丝,仙子悠然的说罢心中的答案,虽然只是猜测,但是当面前自称过路小妖的这位身子发出的明显的颤动,被她收入眼中之时。仙女已经可以完全笃定,她的猜测是命中了七八分了。听完仙女的话,沙曼渐渐感到有些绝望了。她的话竟然全中。看来今日,我是无论如何都保不住白五十八号了。沙曼摊开双臂,满脸的笑意。将刚才的不安全都隐藏了起来。“我说仙女啊,你猜的也算是八九不离十了。不过,你忽略了唯一的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一步步的栖身向前,直到与仙女只有一步的距离。她微微探了探身子,紧紧地盯着仙女的眼睛。“我确实是地府修炼的小妖没错。可是,我不是一般的小妖。”“我是彼岸花妖。听说过吗。彼岸花妖。”沙曼一字一顿,脸上挂上了即将胜利的笑容。“我不在三界内,也不受五行的管辖。即使是天帝来了,也拿我没有办法。”“我是游魂是野鬼。我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我是永恒的,你明白吗。”沙曼的话一丝丝的敲打着她的耳朵,进入她的心中。仙女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后退了一步,将沙曼从头到脚瞧了个遍。一身火鲜艳红衣,环绕着满身的邪魅。皮肤白的发青。十指更是长的吓人。看着仙女的打量。沙曼先是环起胳膊。而后又摊摊双手。“怎么样,这样你该放了我了吧。”可是,她却笑了。仙女微微的抿起红唇,眼中竟然含着点点的泪花泪,咯咯的笑了起来。“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世,竟让我碰到了这样的运气。一个不在三界,不入五行的彼岸花妖来勾我的魂魄。”她淡淡的说着这话。像是说给自己听。可是却又任由它一字不落的进入沙曼的耳中。沙曼不由的打了个寒战。突然之间,刚才那股耀眼的红光重新散发,环住了仙女的身体。她将双手交于胸前合十,口中念念有词。然后一道红光离体而出,那光像根根的细线,面对着沙曼缠绕而去,将沙曼紧紧地绑住。在那红线的缠绕下,沙曼渐渐地失去了意识。而脑中最后留下的一句话竟然是,“我会与你梦中相见。”“我会与你梦中相见。”开什么玩笑,我地狱花妖当然是不会做梦的……可是,我现在是在干什么……猛的坐起身子,沙曼急急的环视了一眼身边的景象。是一间装饰典雅的房间。有着各种女子喜好的物品,应该是女子的闺房啊。难道我昨晚没有回地府,而是在这人间睡了一夜?真是奇怪。沙曼疑惑的起身下床,刚一抬头,就瞧见了面前铜镜所映出的景象。是一身鹅黄色的衣裙啊。这个衣服的样子好眼熟。我的大红衣服呢。不对啊,我的样子怎么变了,这是……谁……沙曼越是仔细的瞧着镜子,就越是感到一股从头到尾的凉意。她不知不觉的走到不远处的铜镜前,瞧着此刻出现在眼睛里的那个似曾相识,但是又绝对不是自己摸样的女子。可是不论她怎么改变动作,怎么做着鬼脸。镜子都忠实的反映出展现在面前的一切。沙曼有些急了。她撩起袖子擦了两下面前的镜子,以期它能够变得更加清楚。只是,一切都是徒劳。她颓然的滑坐在镜前的椅子上。生平头一次,体会到了一种真正的无助。不……或者这就是个梦呢。我在人间见了太多的悲欢离合,以至于就连我都有梦了。对的,一定是这样的。沙曼重新鼓起了一丝勇气。她看了看镜子后面的墙壁。一个闭眼,用力的冲了上去。穿墙术……砰砰砰。沙曼将自己撞了个头晕眼花。她抚着晕眩的脑袋坐在地上,没有了一丝站起来的力气。此时,门口响起了一阵轻柔的敲门声。“小姐,你起了吗,云儿给你端水来了。”沙曼还没来得及爬起身。云儿就推门而入了。看见自家小姐满身尘土的坐在地上,头上还有一个红色的包。云儿立刻将手中的脸盆放到地上。冲到了沙曼的身边。“小姐。”一张小脸涨得发红。“你这是做什么啊。云儿知道你不愿嫁给莫家,可是也不能做傻事啊。”“谁是你家小姐。”你家小姐昨天晚上就已经……沙曼一方面没好气的推开上前来搀扶自己的云儿,一方面又没好气的反驳她。可是,言语之间,她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个令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刚才照镜子时,镜中的女子不就是昨晚应该到阎王殿报道的若可心吗。为什么,现在,我的魂魄竟然在一个死人的皮囊里。这是怎么了。云儿听着沙曼没头没尾的话语,又见到她对自己的冷淡。立刻哭了起来。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你难道不认识云儿了吗。这是怎么了。云儿边哭边说。沙曼怔怔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云儿说的话她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昨晚的事情,一遍遍的在她的脑海中回荡。出来勾魂见到一个仙女,告诉她我是彼岸花妖。她就很开心很开心的样子。然后……然后……沙曼瞪着发红的眼睛,看向面前的桌子。这就是昨晚若可心上吊自尽的地方。而现在完全没有一丝痕迹。没有白绫,也没有脚印。更没有尸体。什么都没有。她又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也没有任何经历过上吊的痕迹。是那个仙女用自己的法力将我逼进了若可心的身体里啊。有了这样的思考结局。让沙曼一时有些无法接受。她瞧了一眼这个房间,又看了看面前已经哭成泪人的云儿。她一下子竟然感到可笑。昨晚,我还是一个超脱于人世间的妖精。瞧着人类的生老病死就像是看戏。可是今天,我竟然也要进入其中了吗。沙曼一会儿焦急,一会儿大笑的样子着实的将云儿吓了一大跳。她抽抽搭搭不再落泪。“小姐……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你要是实在不愿意,云儿就去告诉老爷,说你病了,将成婚的日子向后延延吧。”总算回神了。沙曼听见了云儿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她看了云儿一眼,对面前这个只知道哭泣的小丫头并没有什么好感。口气淡淡的。“算了,我没事,该打扮就打扮吧。怎么可能延期。”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梳妆台前。这世间的女子就是太多眼泪。若是能够多多的自立自强,不比在这里流泪来的实在多了。我们花妖就从不流泪。鄙夷完了身边的云儿,沙曼又盘算起了自己的事情。那个仙女说是在梦中相见,应该不是骗我的吧。下次再见到她时,我一定好好的质问她。将妖精的灵魂打入死人的身体。若是传到天上可就有她好受的了。反正我是永恒的,也不在乎陪她玩玩这人间的游戏。云儿虽然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小姐对自己的冷淡。不过只要她没事就好啊。她抹抹脸上的泪珠。勉强的笑笑,又偷偷地看了一眼这个让她有些陌生的若可心。转身出去了。沙曼坐在那里安慰了自己一会儿,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几千年来,自己只是这个人间的匆匆过客,现在就当是出来玩玩喽。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吧。一会儿功夫,云儿就返回来了,身后还带着几个年纪有大有小的女人。她们先是在门口行了个礼,然后就围到沙曼的身边,给她现在暂时掌管的这副躯壳,若可心打扮起来。这个描眉,那个画眼,身后还站了两个给沙曼盘发髻。沙曼眼瞧着眼前面色苍白的人儿渐渐地变成一个明艳动人的美人。她的心中,也升起一阵小小的欢喜。虽然不明白,若可心为什么一定要去死,不过她死的一定是不值得的。好歹是个小姐,有这么多人服侍。嫁得男人就算是没有多么的出众,也总不会是个老头子吧。这样的生活也不满足,真是……人类啊,多半是些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吧。哎呀,夸张的大叫了一声,惊得身边的女人们一个战栗。沙曼回过头,对着站在身后一个负责盘发的女人狠狠地瞪了一眼。“你就不能小心点吗,你把我弄疼了。”听到这样的责难,几个女子齐齐的一惊,云儿更是不知所措。“小姐你……”她怯怯的,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