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未落小说

未落

未落

10.0

手机阅读

编辑:素笺

作者:雨幕逍遥

时间:2020-08-03 03:43:44

在人世间,有何东西能永远是存留? 爱! 希望能! …… 陈筱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他本我以为一生就平凡普通的渡过,岂料老天却将意外再次穿越资金投入他的身上,令他抵达一个异度空间…… 庄雨涵,——多个男生的梦中情人,陈筱...[更多] 书籍简介:在人世间,有何东西能永远是存留? 爱! 希望能! …… 陈筱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他本我以为一生就平凡普通的渡过,岂料老天却将意外再次穿越资金投入他的身上,令他抵达一个异度空间…… 庄雨涵,——多个男生的梦中情人,陈筱晖本判定一生都难以再再相见的人,难以向她叙说自己对他的爱的人,岂料……(责编东北老爷

点评: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未落实工作单位的界定  未落实工作单位是什么意思  未落户证明  未落实工作单位的高校毕业生  未落户证明怎么开  未落过榜的意思  未落实工作单位具体怎么界定  未落的意思  未落常住户口是什么意思  



第二章意外穿越初秋天气已经开始转凉,酉时三刻,叶小怡以为陈筱晖洗衣之名将其衣服换走,而陈筱晖也未作多想,脑子中一片混乱的他,不知该何去何从。如今叶家小姐为自己安排了住处,也算是救他与危难之中。陈筱晖心里对叶子涵多了几分感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陈筱晖脑中不停的闪出之前所经过的场景!“暴露狂!”“不知羞耻!”“有伤风化!”“杀了他!”……早上一觉醒来便出现在一悬崖下,周围还有许多穿着特殊的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陈筱晖不解,误以为自己走到了拍戏现场。“先生,这里是在拍古装戏吗?”陈筱晖问其中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年轻人。他环顾四周,发现此地山青水秀,四面的山上都有茂密的植被所装饰。“你们选的这是什么地方拍戏啊?条件可真是好!空气也很非常的清新!”“拍戏?你是唱戏的?”年轻莫名的看着陈筱晖,不知他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也不明白什么是拍戏,只听过唱戏,却未知还有拍戏的!“我不是唱戏的,你们不是在拍戏吗?为什么穿着这样的长马褂?”陈筱晖不死心的追问。“这个人是疯子!快打疯子!”年轻突然发疯一下的打陈筱晖,令陈筱晖搓手不及!推开年轻人便跑!“抓住他!”“抓住他!”村民们都跑了出来,一起追着陈筱晖便跑,也许追跑的人群过多,引来了衙役。“快回去回去!怎么回事?”“抓住他!抓住他!”村民又是一阵骚动!陈筱晖见衙役听信村民准备捉拿自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继续向前跑去,这里的人实在太奇怪了!自己什么事情都未做,为什么对自己好像有深仇大恨一般?陈筱晖活了22年,今天是第一次跑了一整天,当跑到新洲的时候,他已经累的不行了,可是仍然向前斗破苍穹遮天傲世九重天天珠变吞噬星空的跑着,于是便发生了与也子涵的相撞!陈筱晖趟在床上,又回想到了昨天的事情,昨天的这时还在宿舍与室友们喝着酒,这是他第三次喝酒,第一次是在唐波的生日晚会上。与同学们一同为唐波庆祝生日,那还是高一时;第二次也是唐波的生日会上,那是高二时;前两次喝酒都是因为唐波,也是因为涵涵,每次唐波过生日,涵涵都是他的女主角,为他招呼其他的同学。而自己只能悄悄的偷看涵涵,只能假装潇洒的与涵涵干杯!这一次喝酒与涵涵全无关系,与涵涵已经有三年不见了,甚至未去打听她现在的情况,大学三年,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其他的所有事情都不敢想,也是斗破苍穹遮天傲世九重天天珠变吞噬星空的压抑自己不去想!不去问!“陈筱晖!你和云贞关系挺不错的!是不是对她有意思啊?”室友们喜欢开玩笑,今天见陈筱晖破例与大家喝酒,便开起了这位不善于言谈陈筱晖的玩笑来。“有意思!呵呵!”陈筱晖有点醉了,他听不清楚同学们与自己说的什么,胡乱的回答。“那要不我们帮你约她出来,去后山上吧!今天晚上将心里的话全部说出来!”同学自作主张的建议。“呵呵,好!去后山!”说完,陈筱晖便起身向后山走去,他想去后山大哭一场,将自己的心洗净,将一切都用眼泪冲刷掉!学校后山是所有人第一次约会必去的地方,山上修葺了一个亭子,是为大家上去休息所用,夏季是学生们最爱去乘凉的地方。初秋的山顶比夏季更加的凉爽,少去了蚊虫的骚扰。陈筱晖很喜欢这里,他喜欢坐在悬崖边上任由风儿吹打自己的面颊,每次想起涵涵,他都会来到悬崖边坐坐,坐在这里似乎能看到涵涵对着自己开心的笑,坐在这里,脑子里全是关于涵涵的一切。但是对于涵涵,他也仅能偷偷的想一下,甚至不敢去打听她的情况,害怕自己忍不住想去打破与她的朋友关系。“筱晖?你怎么想到约我来赏月啊?”陈筱晖出神的想着,今天他没有坐在悬崖上,而是站立于此。“涵涵,我喜欢你。”筱晖远远的看着云贞,听到她的声音,内心紧张不已,终于鼓足了勇气向女孩表白。“啊?我……我们才认识不久,你怎么会?”云贞没听清筱晖的话,不过这句喜欢倒是听清楚了,她真没有想到一向害羞的筱晖会向她表白,有点不知所措。“啊?云贞?哦,其实在我看来,我们认识了很久很久了。”第一次看到云贞是在开学典礼上,穿着一件白色衬衣的云贞与涵涵非常的相似。“很久很久?为何会这样说?”筱晖的话令云贞费解。但或多或少心悸一下,毕竟害羞如他也能对自己这样的表白,该要鼓足多大的勇气啊?“我知道喜欢你的人很多,我不过是其中最不起眼,最渺小的一个,但是我真的想让你知道,哪怕你骂我,打我都好。不过我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如果你不喜欢我,请不要离开我。”也许是酒精在作怪,筱晖的视线模糊了,已经不清楚身旁的人是云贞还是涵涵了。“可是,我……”云贞听出了筱晖的紧张,也听出他的自卑,自己确实不喜欢他,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也许自己做一个听众比说上千言万语更好。“你是不是害怕了?为什么你如此紧张?其实我想过不与你说,但是我又不想令自己后悔,真的!其实这几年我一直不与你联系,就是想让自己忘记。”筱晖抓住云贞的手激动的说,“也许初恋真的最难忘,我无论如何斗破苍穹遮天傲世九重天天珠变吞噬星空都无法不去想你。当我看到与你长相相似的同学,心里也会开心好久。”“这几年?你说的是?”云贞虽未想过要喜欢筱晖,也未曾知道他对自己有喜爱之情,但是当她发现对方今晚并不是对她表白的时候,内心仍有一丝痛。悄悄的,了无痕迹!“涵涵,我真想如此叫你,真想……”筱晖已进入睡梦状态,口中叫出了内心那个真正的心上人。“涵涵?你混蛋!你去死吧!”云贞不想发火,她本就不喜欢他,他喜欢谁与自己何干?然看到他放心的睡去,口中仍念叨着她的名字,莫名的想发火,想发泄心中被他人作弄的恨!推开抓住自己的他,云贞便跑开了。“子涵,在吗?”子涵正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子宇——子涵三哥,找了来。“哦,三哥怎么过来了,我在换衣服,很快出来,你稍微等我一下。”子涵可不能被三哥发现自己房间有男人的衣服。“小怡,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衣服拿下去啊。”“三哥,你找我有事情?”子宇是叶家与子涵关系最好的,时常会与她一起玩耍。“我找你,肯定是好事情了。你知道二哥办了一个诗歌比赛么?你要不要去参加啊?”子涵有三个哥哥,子贤、子超、子宇。三位都很疼子涵,不过,每个人的思维方式不同,子贤比较保守一些,认为女孩子应该在家学学针黹女红,不该如男孩般乱跑。而哥子超喜欢教子涵文学,他不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在他的概念中,女子也应该有才。子宇爱武,所以他最爱做的便是教会妹妹武术,用他的话说,没事健身,遇事防身。所以现在的子涵对外是一文舞全才,在父母面前便是一乖乖女,知书达礼。“是什么时候啊?为什么二哥没有告诉我呢?一向这类活动二哥都会叫上我啊。”有活动为什么不参加呢?“明天未时一刻开始,在一风桥。明天我来找你吧。”“好啊,三哥,你还有事情不?我今天有点累了,想先休息一下,等晚膳的时候再与你细说了。”子涵很快就下了逐客令。“那你好好休息。”子宇见子涵眼睛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彩,便猜到这小姑奶奶有事瞒着自己。“小怡,你洗好没有啊?你晾衣服的时候也要小心,不能被大哥撞见了,否则我肯定死无葬身之地。”“什么事情不能被大哥撞见啊?”子宇就知道这小妮子有问题。“三哥?你怎么跑进我房间了啊?人家是女孩子呢。”“小怡?还不交出来?”子宇不理会妹妹,直接找小怡。“三少爷,这衣服是小姐……不是,是我……”小怡小心翼翼的拿出刚洗完的衣服。“子涵,这衣服是哪里来的?为什么是男人的衣服?你平时怎么闹,我也由着你,但是……。”“停!”子涵受不了三哥用父亲的口吻来教训自己。“我亲爱的三哥,你不要这么激动,这个衣服是我好奇,用了三套衣服换来的,不信你可以问小怡。”“好奇?这衣服还真是有点特别,可你也不能藏在你房间啊,至少也要告诉我与你一同研究一下嘛。”“三哥,你……”叶子涵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沉不住气,早应该想到自己的三哥怎么可能这么好骗呢?第三章叶家兄妹夜色悄然降临,月弯儿已挂上树梢,街道也恢复了平静,在异乡、异度时空该如何度过第一个夜晚?自己这一生是否还有机会回去大学校园,回去孝顺父母?回去再见涵涵一面?“陈公子,陈公子,您休息了吗?”思绪被门外的询问声拉了回来。“小怡?有事情吗?”筱晖起身前去为小怡开门。“陈公子,我给你送衣服过来,这是我家三少爷。”小怡有礼的向筱晖福了福身,然后便转身介绍身后的叶子宇。“叶公子,您好!请进,请进!”筱晖学着电视上古时代的人打招呼时的模样拱了拱手,并邀请二位进屋。“不要这么客气吧,你就叫我子宇便是,不知陈公子?”叶子宇是学武之人,倒也爽快。“那好,我也就不客气了,子宇,你以后也叫我筱晖吧。”21世纪何曾公子,少爷般的称呼啊?能主动修改称呼,筱晖求之不得呢。“二位少爷不坐下谈吗?”小怡在叶家和子宇关系也很好,见少爷与陈公子站着说话,便笑着招呼起来。“哈哈,你看我们还真是投缘,聊的忘记请子宇你坐下了。”筱晖赶快请叶子宇坐下谈话,小怡很自觉的为两位斟茶。“不瞒筱晖兄,我是看到了你的服装,觉得好奇,想了解一下你是从何处来,准备去往何处?”叶子宇真的很直接,坐下第一句话便将自己的目的表达出来。“这衣服?确实是因为我家穷,布料少,才乱缝的。”“乱缝?可是你这服装的一针一线要何人才能缝制的如此均匀呢?”叶子宇知道陈筱晖在敷衍自己,他也不是傻子,这衣服的针线上下均匀,手法之好,不由得他怀疑他的由来。“子宇兄真是行家!这衣服料子是因为家穷买不了多的,才如此短,且无袖子,而服装的制作却是大有来历的。”说完,筱晖端起茶轻轻的品尝起来,一是口渴了,也是想该如何与其说来。“是吗?那筱晖兄可愿意相告之?”“恩,该如何说呢?”筱晖摇晃着脑袋思量着,这时他不禁想起曾经涵涵告诉自己,当遇到问题时要冷静处理,该撒谎的时候就要适当的说句谎话。“筱晖兄还卖起关子来了?”见陈筱晖一脸的困难,叶子宇认为是他故意卖关子。于是便从袖子中取出一定10两的银子。“子宇兄?这是为何?”看到真正实实的银子,他心里很清楚子宇是真的着急了。“姓陈的,你到底说是不说?我哥哥都给你银子了,你是嫌太少?”突然叶子涵闯了进来。“哦?原来还有窃听者?”不知是因为来到了陌生的城市,没有人知道自己的过去的原因,筱晖自来到这里后便改掉了以往老实、害羞的毛病,往日对着女孩子说句话也会脸红的自己,如今却能调侃其美貌的叶子涵了。“小妹?你怎能如此无礼?”叶子宇因妹妹的闯入而尴尬,又因她讽刺的话语而难堪。“哥!你看他故意在这里恩恩啊啊的,不就是嫌你给的少了吗?”叶子涵跺跺脚。“哈哈,原来叶子子女如此看待人与人间的交往的?三位请回吧!陈某高攀不起叶家,也不敢拿你们一分一文!”筱晖乘此机会送客,却也为自己留下尊严,尽管自己真的很需要这定银子。“陈公子,实在抱歉,我家小妹比较任性。您今晚也确实累了,先休息休息,明天清晨我等再来带你到洛阳城参观参观。如何?”叶子宇自知不好再劝说,只好先回去,次日再来请教了。“不送!”筱晖仍是板着脸,尽管自己并没有生气,但是却不得不给这叶家兄妹一个下马威,否则如果自己拿不出好的解释,人家也不会好待自己。“哥?就这样回去了?”叶子涵沉不住气的嘟着嘴问?“快走!”不由得叶子涵,叶子宇拉着她向门外走去。待叶兄妹和小怡离开后,陈筱晖关上了门,便上床去休息了,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自己衣服的来源。明天如果叶子宇真的来带自己出去玩,到时该如何告诉他呢?不可能说自己来自另一个时空,在那个时空的衣服都是如此?人家怎么可能相信?那该如何说这高人?手工再好的高人也不可能有机器做的好啊。不管了,先睡觉,也许明天起来已经回到学校了。没有重工业的时代,清晨随着鸟儿的欢叫声来临了。也许陈筱晖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安静的夜晚,睡觉显得特别的沉,天亮了也未醒来,完全无视小鸟们在屋顶,树枝上的歌唱。然而叶子涵却不能如陈筱晖般安心的睡觉,天刚蒙蒙亮便准备起身去找陈筱晖了。“小姐?你怎么今天起来这么早啊?”小怡刚起身,因为是丫鬟,所以早起是她的职责,洗漱好还需去为小姐准备洗脸水,需为叶子涵准备当天要穿戴的服饰。今天却发现习惯晚起的小姐已站在自己床前。“你起来了?不是我叫你的哦,是你自己起来的。”子涵一脸无辜的问?“小姐?你没事吧?”小怡看到叶子涵傻傻的,可着实被骂着了。“小怡,你傻呆呆的站着干什么啊?快去打水来洗脸换衣服啊。我们今天可是要去问陈筱晖那衣服怎么制作的哦。”“小姐?”小怡觉得小姐最近怪怪的,一会一个性情,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跟了她17年,却终究是莫不透她的脾气。“好的,奴婢立刻去为小姐打洗脸水。”“终于好了,可以出门了咯!”叶子涵开心的向门外跑去。“小姐,等等小怡!”今天早上的叶子涵吓住小怡了,在她面前的称呼也回复了小怡,奴婢之类。“小怡,你真是笨死了,如果我们不快一点,等一下三哥就把陈筱晖带走了。”叶子涵等了一下小怡,然后拉着她的手便继续跑。“陈筱晖是谁?怎么越来越野了?”子涵很不幸被叶子贤遇上了,她已经从侧门出去了,谁知还是在后院被大哥撞见自己如此不淑女的模样。“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子涵自小就怕她大哥,不是因为大哥很凶,却是大哥对自己的期望过高,她不想让他失望。“我就不能在这里?爹让告诉你,今天不准出门,在家等着李家等人来。”原来大哥早就预算到自己会从侧门出去,所以特意在这必经之路的小院等着自己。“李家?哪个李家?与我有关系吗?”反正已经被大哥看到自己并不是淑女,也就不再装淑女了。“今天来的这人是为兄在京城结实的朋友,他家庭为兄不便过问,但是他的人品却是没的说!外貌是仪表堂堂,文武双全。值得你见见。”当了18年的大哥,又怎会不知自己的妹妹是个怎样的人呢?平时见妹妹在自己面前表现的文贤,心里也开心,至少不用担心她日后在外人前出丑。“但是今天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啊?我和三哥已经约好了。”“老三?他今天也不能出门,你二哥已经去叫他了。”“那小怡可以出门吗?我和三哥已经与一奇人约定好,如果不去见是否不太好?毁了我与三哥的面子不要紧,把叶家的信誉给搞砸了,可是大事,你说呢?大哥。”不能自己去问了,只能通过小怡了。“那就快去快回吧。”“小怡,你先过去吧,你知道怎么做了?”子涵相信小怡,她没有其他的朋友,小怡是她自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所以她想什么,小怡也是非常的清楚的。子涵在交代小怡的时候,家仆跑来告诉大少爷,客人已经到了。“小怡,你快去吧,子涵跟我去客厅。”“怎么这人如此早便到了啊?”子涵本想多给小怡说几句。“别抱怨了,小姐,你放心我一定帮您问到,到时再告诉您。”大哥足足大了子涵13岁,嫂子是京城人士,而大哥也在京城当官,甚少回家,一年也就过春节的时候才回来小住几天。也许是年龄差距太大,子涵几乎不与大哥有所交际。就如这次大哥回家,她也就是晚膳时与大哥寒暄了几句,她其实也知道,大哥一人回家,大嫂和侄儿都留在京城,定是大哥有公务在身。何曾想到大哥这次回家却是为了给自己介绍他的朋友?“子涵啊?你今年也18岁了,该找个对象,把婚事定一定了,不然叶家的大门都被提亲的人给踩坏了。”子贤笑着看向自己的妹妹,父亲专一,虽然家大,业大,却也只娶了母亲一人,生下兄妹4人,这妹妹最小,也最得大家的疼爱。自16岁至今,两年,叶家不知拒绝了多少家的提亲。为的也是想子涵能找到一个真心爱的,同时真心爱她的人。“大哥,你今天不就是想给我介绍你那朋友嘛!你们就是嫌弃我了,想赶我走了是不?”子涵撒娇。“子涵,你怎能这样说?我这朋友确实是……”“好了好了,你不要再夸奖了,我如是不喜欢,你们也不能逼我。”子涵不想再听大哥的自夸。说着话,时间过的快,一会儿功夫,也到了前院。这时子宇见到子涵与大哥,甚是惊讶。“子涵?你也来了?那筱晖?”子宇悄声的与子涵说,本以为今天是二哥给自己介绍对象,哪里会想到小妹也会过来。“放心吧,小怡过去了。”子涵知道三哥担心何事。“你们两别嘀咕了,快进去吧,别让李家人久等了。”“爹爹。”在外人前,子涵永远是最淑女的。兄妹四人进屋便向父亲问候。“好好,子宇、子涵快来见见陈妹与李家哥哥。”叶国强已经年近50岁,20岁结婚,22岁便有了子贤,一生的顺利,事业,家庭都很如他的意。所以他也很和蔼,对自己的子女不曾打过骂过。“李兄,陈小姐。”“李公子,陈小姐。”子涵也有礼的福了福。“叶三公子,叶四小姐有礼。”李公子随即转身,继续介绍到他身后的男子。“这位是我表弟陈筱晖,他因发生意外,流落到此。”“陈筱晖?”叶子宇、子涵同时惊讶的问。完全想不到这问陈筱晖还是大户人家的公子。那昨晚说的因为家穷才做短衣服全是骗他们的了?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红颜送行者 侯爷吟诗来作对 公子你哪位 排球少年之ACE 司少的重生娇妻 我家魔女有点妖 神花洛 重生之至尊天帝 异兽怪事录 每秒都在升级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