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来来回回还是你小说

来来回回还是你

来来回回还是你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梦中佳人

作者:咋暖还寒

时间:2019-08-27 03:42:33

这个是一个女尊的世界,讲述的是君楚泡沫与夏季季瑾之间的爱情纠葛。夏季季瑾迫于婚约与君楚泡沫成了婚,可她心目中却是爱的另一人旬雅。旬雅害得君楚泡沫一家家破人亡,然后君楚泡沫重生。故事就是从君楚泡沫重生开始......夏瑾头枕着她的一只手,紧紧的抱着楚沫的手壁熟睡,楚沫移开视线,刚抽手离开,他便不安的扭动身体,塞给他一个枕头,他八爪鱼似的,用双臂紧紧的抱着,两条修长的腿夹住枕头,发生舒服的哼哼。“楚沫,楚沫。”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安然入睡。。

点评: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瑾儿,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让我好找,我好想你。”旬雅故作深情的走过去,尽量使自己风情俊俏些,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疼得旬雅眼泪汪汪。

无论旬雅怎么说,夏瑾要么回答的滴水不漏,要么冷漠疏离不回应,旬雅的耐心越来越差。

她走出去示意容一准备离开,尴尬的抱着潇潇的一,不知道该怎么放下这个爱哭爱闹的小人儿。楚沫上一世照顾过孩子,接过孩子,仔细的看看这孩子,心里一惊。难道是……不可能的,这孩子怎么不像上一世自己当做亲生孩子抚养的人。不,不会的,自己除了那个消失不见的人,从来没有碰过别人,更不可能是他自己了,见过也就那么几次,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像呢?这到底是什么事?

将他放在洗的发白,硬邦邦的床上,楚沫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家公子以前都是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大堆的人伺候着。观现在夏瑾,小麦色的皮肤,起了茧,失了水嫩的皮肤,他真的爱惨旬雅,为她生儿育女,付出这么多。

夏瑾头枕着她的一只手,紧紧的抱着楚沫的手壁熟睡,楚沫移开视线,刚抽手离开,他便不安的扭动身体,塞给他一个枕头,他八爪鱼似的,用双臂紧紧的抱着,两条修长的腿夹住枕头,发生舒服的哼哼。“楚沫,楚沫。”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安然入睡。

“瑾儿,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让我好找,我好想你。”旬雅故作深情的走过去,尽量使自己风情俊俏些,狠狠的掐了自己的大腿,疼得旬雅眼泪汪汪。

过了很久两路人才离开,小林兴冲冲的跑回来,远远的摇着手大喊,“公子公子,我打听到小姐在哪落脚了。”

离开了,她离开了。夏瑾不相信屋前屋后都找遍了没有那人的身影才歇着。不会的,她昨晚还那么温柔的对待自己,明明她不久前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还陪着自己,昨晚是抱着她睡的,她……对,一定是那狐狸精勾引楚沫,夫郎,她娶我别人。

“楚沫,楚沫,楚沫。”夏瑾心情十分好的醒来,发现身边还是那般的凉意,没有别人,除了孩子,紧紧的抱起孩,来不及装扮自己,蓬头散发的跑出去呼唤。“公子,君小姐已经离开了。”

旬雅只希望能利用他绊倒君家,将其财务纳入自己囊中,看到孩子仿佛看到了未来,旬雅继续倒苦水,继续唤起曾经的情义。夏瑾自然知道的,如果没有上辈子的教训,自己一定会感动的死心塌地,但现在以后我们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旬雅只希望能利用他绊倒君家,将其财务纳入自己囊中,看到孩子仿佛看到了未来,旬雅继续倒苦水,继续唤起曾经的情义。夏瑾自然知道的,如果没有上辈子的教训,自己一定会感动的死心塌地,但现在以后我们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一,走吧”天渐渐明朗,小林已经在厨房里忙来忙去了,潇潇躺在夏瑾身边熟睡,偶尔说几句听不懂的“话”,有些事需要好好查查,两人转身离开。

想到这种可能,对夏瑾更是怨恨气愤,因为自己都没有那个野男人重要,什么嘛,自己才是她亲弟弟好吗?楚越不承认这是吃醋了,君怡在旁边乖乖的顺毛。

将他放在洗的发白,硬邦邦的床上,楚沫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家公子以前都是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大堆的人伺候着。观现在夏瑾,小麦色的皮肤,起了茧,失了水嫩的皮肤,他真的爱惨旬雅,为她生儿育女,付出这么多。

想到这种可能,对夏瑾更是怨恨气愤,因为自己都没有那个野男人重要,什么嘛,自己才是她亲弟弟好吗?楚越不承认这是吃醋了,君怡在旁边乖乖的顺毛。

“旬小姐,佳人在怀,在下只是一山野村夫,不劳挂念。”楚沫又一次丢下自己离去,夏瑾本来心情不好,对旬雅,姑且曾经的爱人,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既疏离又憎恨。

“哼,一对天造地设的人,还好君家没有娶进来未婚先孕,不守夫道的野男人。”楚越充满敌意的声音插进来,在有些姐控和对家人倍加在乎的楚越看来,只要伤害家人的都不能放过。要不是因为那个男人,姐姐兴许就不会离开了。

“哼,一对天造地设的人,还好君家没有娶进来未婚先孕,不守夫道的野男人。”楚越充满敌意的声音插进来,在有些姐控和对家人倍加在乎的楚越看来,只要伤害家人的都不能放过。要不是因为那个男人,姐姐兴许就不会离开了。

“瑾儿,我错了,我娶柯儿都是被逼的,你知道我只爱你一人,你怎可这般对我。”忽视夏瑾眼中的恨意,要不是君楚沫没有死,君家的财产还需要你去帮我,我一女子怎么会向你低声下气乞求。

楚沫两人离开之后,旬雅带着夏柯,和君怡、楚越两路人就到了。“谁,谁干的。”楚越看着被弄得东倒西歪的坟墓,气的大吼。丝毫没有一丝贵公子的样子,引来旬雅一行人的出声鄙视。君怡上前查看,回来和楚越嘀咕了几句,便没有下文。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