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美人仙小说

美人仙

美人仙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清尊素影

作者:大先生

时间:2019-08-28 06:28:16

美人仙大先生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由大先生原创小说《美人仙》讲述:我叫陈程,我家祖上是干擒仙人的活计,当初我爷爷那辈有一个胆大的工头,施工挖出一条巨蟒,带人打蛇吃肉的,结果他媳妇生出了一个蛇女,而我翻了个白眼儿,劝他不要火烧眉毛顾眼前。虽然没有帮他捉住灰仙,但咱不是在害他,反而是在为他积德。。

点评:男主角典型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老胡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看着我。还反问我,一个“擒仙人”,啥时候会看风水了?

我故意鄙视他,说干的本来就是“阴人”行当,会点风水有啥稀奇的?昨天他们要用火熏,我不是给踹了?幸好踹得及时,否则里面那鬼东西跳出来,到时候不是吸鸡血,而是吸人血了!

一听到这事儿差点要了自己的命,顿时老胡紧张了起来,问我那咋办?

我笑着拍了拍他肩头,让老胡放心,这些事情不用他来操心。

说到这里,话题回到原来的地方上。我说这事情要想圆满解决也简单,那家伙只是吸鸡血,没有吸人血,也不吃鸡肉。咱这不是天天要杀鸡么?那鸡血留着也没用。倒不如跟坟墓里面的“老尸”谈好条件,每天供奉点鸡血给它,咱们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岂不是更好?

老胡还是有点心虚。

我让他相信我就对了。

于是走过去,我也不废话,冲着在场已经等待多时的众人,开口就喊了起来。老一套,还是用原来的话,说这深山有个古墓,里面有个“老粽子”。这些鸡的血就是被他吸的,大家要想安全的话,最好没事儿别往山上跑。

这里的员工要平时我这么说,肯定没人相信。可证据就摆放在面前,地上放着好些鸡尸,都是被吸血而死,由不得他们不信。

该说的事情也说完了。转过头去,我冲着旁边的阿彪说,让他打电话给“王总”,我有话和他说。

阿彪点了点头,赶紧掏出了手机拨打了过去。

王总在电话里面喂了半天,问阿彪咋样?事情搞定没有?自己的合同已经准备好了。

阿彪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赶紧抢过了电话来,开口就喊了起来。

王总有点恼怒,问我又是哪位?

我说自己就是给他们负责捉“偷鸡贼”那人。

王总“哈”的一声笑了起来,赶紧的又客客气气,大师长、大师短的叫。

他们这些有钱人,生意越是做得好,越是相信风水这一说。

于是当下我又开始忽悠了起来。说是哪里有一个古墓,这事儿大家亲眼看到的,墓里面有个老粽子,就是它吸的鸡血。

王总有点蒙了,开口就问我了。有没有办法,把里面的东西给消灭?

我也编了话,说这山里面的吸血僵尸给镇着呢。古墓之中凶险异常,要想进去除妖,实在太过冒险了。

王总顿时沉默了。许久之后,这才开口说……

实在不行,他就找几个人开挖掘机过来,填平了古墓,管他里面是什么?全给它埋了!

得!我看事情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了,赶紧的又兜回来。说使不得,他生意之所以做得这么大,正因为这里是个风水宝地,唯独多了一个“阴眼儿”。恰好这座古墓,镇住了阴眼,所以他才混得风生水起。

倘若填了这座古墓,坏了风水,他就要倒霉了。

王总有点急了,问我咋办?

我说这事儿也好办。那老粽子离不开墓,因为是个“阴眼儿”给它镇住了,它也给困住了。咱们要想人畜无害,也好办,它只吸血不吃肉,咱们杀那么多鸡,鸡血留着也无用是不?倒不如每日喂养它,大家相安无事。

王总开心得不行,电话里面还“啪啪”作响,估计是在鼓掌。他说妙啊妙啊,看不出来,我作为一个“先生”,还有这样的见识。还说了,搞定这事儿后,阿彪的盒饭订单没问题,让我加他微信号,他一定要给我发个大红包。

我听到这儿心中一喜,瞧瞧!果然嘴巴甜,能装,当神棍就是混得好。

说到这里,看了看那边的老胡,这家伙着急得不行。一个劲儿的不断指着自己,意思我还没有提到他呢。

翻了个白眼儿,我赶紧的就说:王总,还有个事儿。这边有个负责人老胡,之前死了鸡,我觉得这事儿不算他的责任。要是你们调走了他,怕新来的负责人,搞不清楚状况,冲撞了古墓里面的“老粽子”,那可就麻烦了。

王总笑了,说大的事儿?让他接着干吧。

我点了点头,谢过王总,挂断了电话。

那边的老胡激动得直接跳了起来,说终于不用卷铺盖走人了。

我翻了个白眼儿,说这家伙德行!既然该做的事情也做了,“黄大仙”也不会再来捉鸡了。有句话说得好,人敬我一尺,咱就得还一丈。

我对老胡说,现在是该“血祭”的时候了。

前一刻还兴奋得不行的老胡,下一刻就像是霜打的茄子,彻底的蔫了!

他一脸紧张的问我,能不能不去?或者换个人去啊?

我翻白眼儿,说这活儿就得你来干。要是换别人来干了,他这负责人的位置也该腾出来了。

老胡苦比着脸,吐槽了一句,这年头想混口饭吃真是太不容易了。

说是这么说,但为了工作,他还得去干!

于是他带头朝着前面走。

我问他去哪儿?

他说当然去“屠宰房”拿鸡血。

我翻白眼儿,说这一路走过去,只怕鸡血都凝固了。直接找一只要杀的鸡,去古墓哪里放个碗,然后再把鸡提回来拔毛不就行了。

老胡有点虚,说这么搞,怕是血腥味会把“僵尸”给招来。

我说招个屁,今天跟着他走一遭,要是真有个闪失,我脑袋割给他。

老胡看我说得这么绝对,也是有了信心。

于是提着一只老母鸡,我们朝着后山上去了。

还是之前那古墓,站在盗洞前,摆上一个碗。

因为我撒谎里面是“吸血僵尸”,自然得做个样子,在哪儿拜祭一下。

看我做得像模像样的,老胡也跟着拿着鸡,在哪儿一个劲儿作揖。嘴里面念念有词,一个劲儿道歉,说昨天那破事儿不是他的主意,是旁边这个姓陈的。有啥仇有啥怨,你冲着他去,别找我啊。

我当时翻了个白眼儿,直接踢了他一脚。说他瞎咧咧啥呢?赶紧杀鸡放血,咱们就可以回去了。

得到这话,老胡如蒙大赦,赶紧的掏出一个刀片,直接在鸡脖子上就刺(la)了一刀。

回去的路上,阿彪有点不满。还搁哪儿埋怨我,说之前跟他叔叔一起捉灰仙的时候,那是何等的本事?咋现在捉黄大仙就不行了?

我翻了个白眼儿,劝他不要火烧眉毛顾眼前。虽然没有帮他捉住灰仙,但咱不是在害他,反而是在为他积德。

阿彪一脸的气馁,但大家又是朋友,关系还这么好。他虽然有点不甘心,但也没法。回去之后,我们睡了一觉,准备第二天就回去了。

养殖场这群人也是够现实的了!

可能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夜,毛都没有捞到一根,他们对我这位“大师”的本领充斥着怀疑。所以我和阿彪醒来之后,连口早饭都没得吃。

阿彪有点不悦,说这群人太现实,能利用的时候一个个巴结你。不能利用的时候,那就给你踢一边去。

我笑了笑,说人之常情,又有啥好气的?咱这千里迢迢的跑来,又是出力又是巡山的,还不是为了有利可图?

这话一说出来,阿彪算是给“打脸”了。摸着脑袋,在哪儿傻呵呵的就是一个劲儿笑。

因为养殖场这里太偏僻了。进来时是包车,出去可没车,阿彪看到路边一个农户过路的三轮车,讨价还价之下给了五十块钱,他才答应送我们出去。

上了车,我们一行正准备走呢。突然老胡急匆匆的跑了出来,赶紧的拦在了车前面,叫我们别走,还有事情!

我心头一跳,完了!这鳖孙估计是昨晚看“黄皮子”没抓着,我们这还要走,跑来收昨天的“小鸡炖蘑菇”钱了。

阿彪看着他就问,咋?还要收过夜费啊?

老胡一脸的尴尬,赶紧赔着笑脸说,今早上的事情对不住,因为养鸡场出了点事情,所以忙着没工夫做早饭。

说话间,他又恭恭敬敬请我,说是养殖场出事儿了。整得他们有点手足无措,请我这大师过去看看。

他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本来我们就是来帮忙的,看就看看吧。

我和阿彪下了车,在老胡的带领下,朝着养殖场里面走。案发现场并不在这儿,而是在养殖场出去的一片荒地里面,这一会儿有不少的人围拢一圈,正在哪儿看热闹。

看到我们这边过来了,他们很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走到近前一看,顿时给我吓着了。

咋回事儿呢?

此时此刻的荒野上,密密麻麻的摆了三排尸体,当然不是人的,又是那些“僵尸鸡”。看到这么多鸡给咬死了,当时我大为光火,昨天还说“黄皮子”刚刚开灵智,就知道去偷鸡救母。

一时心软,踢了火,救下了它们母子。这下倒好,人家隔天就杀了这么多鸡,存心来示威呢。

咬着牙,我问老胡,这是昨晚的事儿?

他点了点头,说昨晚上咱们追“偷鸡贼”,就是打这边儿出去的。当时也没看到地上有鸡啊!现在尸体摆放在这儿,肯定就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

我正要骂娘呢。

旁边的阿彪眼睛尖,他是开餐馆的啊。接触这些鸡、鸭、鱼之类的很多,一眼就看到情况不对。他指着其中一条鸡的尸体,开口就说了,这不是昨晚上的吧?脑子都瘪进去了,恐怕早就生蛆造虫了。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也蹲下去仔细看了看。果然如同阿彪讲的那样,这些鸡的死状一样,但是死亡时间可不同。看向老胡,我想到了一种可能。问他半年前发现丢了鸡,所有鸡的尸体都找回来没有?

老胡摇了摇头,说咋可能?后山这么大,一只鸡体型又那么小,每天都在丢,咋可能全找回来。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刚才憋着的那口气,算是彻底平了!

看着老胡我就笑,说放心吧,从今往后他们这养殖场再也不会丢鸡了。这是那东西的“投名状”,它不会再跟我们为敌了。

听到我这么一说,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一副轻松的表情。毕竟这段时间以来,每天丢鸡还抓不着人,时间长了,整得他们是夜不能寐,食不知味的。

老胡是个负责人,不是普通员工。他可没那么容易“忽悠”,就问我了,就凭一些死鸡,我就确定这“偷鸡贼”不偷鸡了。

这一句话,马上让四周的那些员工,一个个也开始起疑了。

眼珠子转了转,看着老胡我突然有了个主意,赶紧凑过去,对他说:有事情,咱们“借一步”说话。

老胡纳闷的看了我一眼,但也没多问,还是跟拢了过来。

站在我旁边,我笑嘻嘻的看着他,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来递过去。老胡接过来,点了个火,我两人便开始吞云吐雾了起来。

开口我就问了,这一次的“偷鸡事件”解决后,他会咋样?

老胡可能没想到我会这么问,顿时愣了愣,随即苦着脸。说还能咋样?上面批令都下来了,马上就要他离职,要求从下面的基层员工干起。

我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顿时咧着嘴就笑了。看着老胡,我挤眉弄眼的就问他,假如我给他保住了负责人的位置,他要咋报答我?

老胡听到我这话,顿时面色一喜。他说咋报答?请我喝酒,洗桑拿,再找两个小妞伺候。

我摆了摆手,说别整那些。先问他点事儿,他们这鸡是不是每天都要往市里面运?

老胡点头,说每天都有,销量很大。

我心头一喜,再问,是生禽还是“白条”?

老胡苦笑,说国家最新的政策出台,禁止活鸡在市区宰杀。所以都是在这边杀好、拔毛,再把白条鸡给运送到市区去的。

得!天助我也。

于是对着老胡,我开始“装”了。先是忽悠他,这些鸡啊,其实不是黄大仙整的,而是昨天那坟墓里面的“僵尸”做的好事儿。

老胡马上急眼了。俩眼泡子瞪得老大,惊讶的说,真有这玩意儿?

我说废话!昨天他们放烟熏的时候,我就绕到后面去看过了。这山是个“福地”,葬在里面能佑后人。只是可惜,这地壳运动,风水也不是一层不变,这地方经过多年变化已经成了“聚阴地”。尸体放入其中,不腐不坏,时间长了就会变成僵尸了!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