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妃斗小说

妃斗

妃斗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辞旧迎新

作者:骄傲怎么了°

时间:2019-08-29 09:15:29

“哎。”林鸢姝心虚地叹口气,做贼心虚地查询周围,突然旁边的老虔婆哼哼了两声,不凉不热地说了句子“请卓小姐注意自己的描写,牢记妇德妇容,不可有不适言行。”鸢姝正了正衣襟,不爽地想妈妈的,还妇德呢,也不想想我是来干啥的,我不就是来找一夜情...
_

点评:爱恨交加,只有悲伤。

林鸢姝立马来劲了,想当初她可是整个寝室的冷笑话女皇兼黄段子天后啊,不过这两样好像都不应景啊,没关系,随机应变吧:“从前啊,有只小老鼠在悬崖边一次次地往下跳,摔得鼻青脸肿也没有停下来,于是,蝙蝠妈妈很忧心地对蝙蝠爸爸说:他爸,要不我们告诉他,他不是我们亲生的。”说完,林鸢姝危襟正坐等待效果,结果换来的是朱宇徵不以为意地撇撇嘴:“动物怎么会说话呢?”林鸢姝气结:“那是笑话嘛,你就当他会说嘛。”朱宇徵还是撇撇嘴:“不好笑。”林鸢姝扁扁嘴,正了正身子,好嘛,这种风格不适合你,换个:“从前啊,有只小白兔和一只黑熊在森林里一起便便,完了之后黑熊问,兔子,你怕脏吗,小白兔想想说,还好吧,于是黑熊就抓起小白兔擦了擦屁股。”兴致勃勃地讲完,朱宇徵不冷不热地来了句:“怎么又是从前,动物又再说话。”林鸢姝愣了,这家伙,安全没有笑话神经嘛,不行,太失败了,我要扳回来,于是,毛着胆子说:“皇上,民女还有一个笑话,是民女傍身的笑话呢。”朱宇徵心里乐了,还傍身呢,我就是不笑,看你怎么办,于是也来劲了,说:“说来听听。”吞了吞口水,林鸢姝一本正经地开始:“从前啊,有一群动物在船上逃生,结果船进水了。于是啊,他们决定来讲笑话,谁的笑话没有把所有的动物逗,就扔下水去。猴子第一个讲,除了猪之外大家都笑了,于是按照规则把猴子扔了下去。然后鸭子讲笑话了,也是除了猪大家都笑了,于是鸭子也被扔下去了。等到狗讲笑话了,它正紧张呢,结果猪就笑了,狗很奇怪地说,我还没讲呢,猪说,我反应过来了,刚才猴子讲的笑话挺好笑的。”讲完了,林鸢姝赌气地看着朱宇徵,朱宇徵狡猾地眨了眨眼:“你在取笑朕是猪嘛。”林鸢姝嘟了嘟:“你可不是猪嘛,还姓朱呢。”说完自己也觉得太放肆了,于是赶紧补救:“我的意思是,皇上不是猪,皇上只是姓朱。”不过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吐了吐舌头:“哈哈,好像说不通啊,哈哈。”朱宇徵还从来没有遇到女人在他面前做出如此可爱的表情,不由得开心地笑了起来。林鸢姝不由得又一失神,这个妖孽,忧郁起来要人命,笑起来也是帅得不得了,于是一时得意,忘形地抚上了朱宇徵的脸庞:“这样笑笑多好看啊,干嘛要板着脸啊。”朱宇徵一愣,林鸢姝也吓了一跳,遭了,这可是皇上啊,不能乱摸啊,正要把手拿回来,却看到朱宇徵微微闭上了眼睛,把脸轻轻地靠在她手上,嘴角微微上翘,脸颊上浮现陶醉的表情。林鸢姝不由得心里一暖,大着胆子靠过去,在朱宇徵的额头,轻轻一吻。朱宇徵猛然一惊,抬起头,有点迷茫地看着林鸢姝,林鸢姝心里一紧,要死,不要做出那种无辜的表情好么,搞得我像个不知羞耻的老色女一样。结果朱宇徵又是闭上了眼睛,微微仰起脸,仍是一脸享受地靠在林鸢姝手上。好吧,林鸢姝,你就是个小荡妇。林鸢姝于是毛着胆子靠过去,在朱宇徵的朱唇上,轻轻一点。朱宇徵嘴角牵了一下,微微嘟起嘴唇,林鸢姝也豁了出去,大胆地乘胜追击,菱舌灵巧而狡黠地撬开朱宇徵的玉齿,轻巧地挑逗起他的舌头。朱宇徵脑子一阵发蒙,一阵电流传至全身,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弥漫骨髓。在他的身边,其实怎么可能缺的了莺莺燕燕,但是无论是谁,都让他提不起兴趣来,因为他很清楚,那些女人,爱的从来都不是他这个人,她们今日的献媚,也不过是在试探,一朝他不得志,她们马上就会倒转方向。但面前的这个女人,没有城府,没有设计,逗他开心,或者是挑逗他,都是直接的,**裸的,不加掩饰,却让他觉得踏实而温暖。任由她的小舌在口里灵活地挑逗,阵阵火热点燃了林鸢姝,也点燃了面前这个正太皇上,他上前一步,单脚跪在床榻,环上林鸢姝的柳腰,对林鸢姝的吻,由接受到主动,大胆缠住鸢姝的菱舌,与之纠缠。一阵缠绵,林鸢姝小心地离开朱宇徵的嘴唇,一阵气喘。看看朱宇徵,脸色一阵潮红,微微地喘着气,仍然是一脸无辜地看着林鸢姝。林鸢姝心里可真的毛了:完了,一直这样,我还怎么进行啊。正纠结呢,朱宇徵终于主动开口了:“萱儿。”林鸢姝一愣,萱儿,是叫我吗,也太亲热了吧,随之而来的一阵失落,那个,是别的女人的名字啊。朱宇徵抚摸着林鸢姝的头发,头轻轻靠在林鸢姝的肩膀上,又不动了。林鸢姝心疼地抚摸着朱宇徵的头发,猜测着这个少年天子的心里,藏着怎样的悲伤。半饷,林鸢姝终于还是记起了自己的任务,试探地说:“皇上,天色已晚,不如我们就寝吧。”朱宇徵头埋在她的肩膀,带着鼻音说:“你就叫我宇徵吧,人家都叫我皇上,我不希望你也这样。”林鸢姝身子一软,差点就要落下泪来,这个妖孽啊,撒个娇来都能要人命啊。于是柔声说:“宇徵,我们就寝了吧。”朱宇徵还是带着鼻音,嗯了一声,抬起头,看着林鸢姝。林鸢姝看着他,忽然反应过来,看这情景是要我更衣呢。于是抖着手,开始解他的衣扣,心里骂骂咧咧,我怎么主动到了这个地步啊。抖索着更衣完毕,任凭林鸢姝再怎么大大咧咧,还是害羞地躲进了描金绣凤的被子,朱宇徵终于难得主动了,滚烫的身子溜过来,紧紧抱着林鸢姝,头靠在她的胸前,赤诚相对的两个人,一股特别的气场在两人之间流动。林鸢姝大胆的一双秀手在朱宇徵身上游动,朱宇徵终于完全放松,拥抱林鸢姝的手,也变得滚烫起来。林鸢姝心里大喊一声,谢谢菩萨,这尊泥人终于开窍了开窍了,老娘我都快憋死了。朱宇徵终于如醍醐灌顶,大彻大悟。一双怪手在林鸢姝美妙的身体游动,滚烫却颤抖。林鸢姝不动声色地扭动着身体,巧妙地激发朱宇徵的全部热情。贝齿轻咬着他的耳垂和锁骨,激起他的阵阵战栗。朱宇徵全部矜持被打破,低低地轻喘,回应着林鸢姝的热情,朱唇在她的身上游离,灼热而柔润。这种美妙的感觉刺激得他低吟出声,一个挺身,从理论到实践,完成了他的人伦教程。林鸢姝热情而巧妙的回应,以前的经验,仿佛全为今晚而准备。她大胆地抬高腰肢,配合着朱宇徵,指尖在朱宇徵的后背轻轻划拨,挑动他的每一根神经,嘴唇轻轻点在他的耳垂,颈间。他难以抑制地兴奋,带着颤抖地紧拥着林鸢姝不盈一握的纤腰,林鸢姝本来轻轻划动的指尖,深深地扣紧了他的后背,几乎要陷进他的皮肤,两人脑中一片空白,只默默地享受这美好的片刻。一声满足地轻吼,朱宇徵软软地躺在林鸢姝带着香汗的优美身体,额头带着细密的汗珠,带着满足地微笑,看着身下娇美无比的人儿。林鸢姝慢慢地神游回来,思绪从刚才的**拉回来,不知羞耻地想,果然是年轻人补啊,不需要磨合,直接达到**,不虚此行啊不虚此行。朱宇徵也是悠悠地拉回了思绪,喘着气,定定地看着身下的女人,略显苍白的脸上弥漫着暧昧的酡红,嘴唇异常地娇嫩性感,眼中弥漫着雾气,一滴晶莹的汗珠,挂在秀气的鼻尖,说不出的性感。林鸢姝心中一热,嘟起娇俏的嘴唇,吻去了那点汗珠。朱宇徵勉强支起的身子又是一软,整个人躺在鸢姝的身上,头埋在她的颈窝,静静感受幸福在两人之间流动,满心都是满足。好像是第一次相见,又好像是已经相爱了半生,朱宇徵被一种甜美而不安包围。甜美,是因为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甜蜜而刺激的感觉;不安,是因为害怕自己一放手,这样的幸福就会像抓不住的沙子,从指缝溜走。不想说话,不想动弹,只想静静地享受这一刻,一秒也好,一生也好,只想两个人就像现在这样,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地抱着,就很满足,很踏实。半饷,他终于抬起头,嘴角不由自主地上翘,轻柔的声音连自己都吃了一惊:“萱儿,你真美。林鸢姝得意地嘟起嘴,这座冰山,终于说了句人话了,于是也回报地说了句:“你也很可爱啊。”朱宇徵一愣:“可爱,我怎么会可爱,我是皇上啊。”林鸢姝俏皮地说:“皇上怎么不能可爱了,你看你,长的很可爱,性格也很可爱啊。”朱宇徵得意地说:“我这么可爱,那你喜欢我吗?”林鸢姝轻轻捧着他的脸,动情地说:“喜欢啊。”朱宇徵握着她的手,说了句足足让林鸢姝全身僵硬的话:“那我收你进宫,当我的妃子好不好啊。虽然我还不能封你为贵妃,当我保证会独宠你,让你当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好不好。”林鸢姝一下僵在原地,脑海中马上闪现出一串画面:骗局被揭发,皇上震怒,卓家罪犯欺君,被满门抄斩,自己罪魁祸首,被千刀万剐。于是一阵恶寒弥漫心头,全身一冷,坐起来,生硬地说:“请恕民女万万不能啊。”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