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紫魅小说

紫魅

紫魅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风月瘦如刀

作者:博喻

时间:2019-08-30 23:32:40

我关于黑暗的骄傲为了允, 赞您若紫色若蓝的夜魅, 圣典的荣宠, 谨关于撒旦之名字, 眷顾欧帝诺的尊耀, 留关于…… 紫色魅。
_

点评:男女主是天生一对,注定纠缠不休

莫尔开完会回来后,已经是午餐的时间。我并不饿,但是某只吸血鬼饿了,可怜兮兮的扯着我的手:“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共进午餐。好不好?”于是,我被光明正大的带到了索罗达企业的门口。认识我的人都有些错愕,一个保安匆匆跑来道:“这,兰小姐,您怎么来了?”莫尔先我一步开口,碧绿的眼眸中闪烁着一点点的紫色:“与吐温先生有过预约的。我是比尔公司的莫尔·雷德福。”他温柔绅士的递过一张名片,补充道,“也是兰的朋友。”“总裁现在正在餐厅。”“那我们等等他好了。”莫尔搂了搂我的肩。我颔首,领着他进入了休息室。关了门,莫尔一扬手将我搂进怀中。我并没有挣扎,囊中之物,早已连挣扎都不需要。“刚才怎么了?”“我想昨晚没睡好吧。”莫尔单手抚了抚我的头发,挑眉道:“没睡好?”我立刻转移了话题,不打算和他兜圈子了:“你直接来索罗达,打算干什么?”“遗落掉的东西,当然要拿回来喽。”“雷尔德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人。”“兰,”他顶着我的头顶,用鼻尖摩擦着我,说:“不用担心。你只要乖乖的看着一场表演,就可以了。”我看着他碧绿的眼眸,一言不语。约莫半个小时后,莫尔摇醒了怀中睡着的我。门被敲响了,雷尔德的文秘走了进来:“雷德福先生,兰小姐。”莫尔点点头,扶起睡意朦胧的我,柔声道:“走了。”我一个打颤,一丝睡意也没有了。揉揉眼睛踏出了休息室。雷尔德见到我,并没有一点惊讶。坐在偌大的会议室内,雷尔德一身墨色西装,微笑的看着我:“兰,你回来了。和朋友们玩的开心吗?”和朋友们玩?我被你关在地下室好几天,你就是对我母亲说“我和朋友们出去玩了”吗?“嗯,还可以。”莫尔笑着看了我一眼,进入他的商业话题:“雷尔德先生,我听说您最近对我旗下的分支公司产生了兴趣?”雷尔德好像若有若无的对我哼了一声,进入了莫尔的商业话题:“雷德福先生似乎很在意。不错,索罗达在环球仅拥有4%的股权;而像您的比尔公司,却拥有40%多的股权,若想要一个企业在环球根深蒂固,只有扩大股权的投程,扩大商业的需容。雷德福先生想必也不会驳回这个观点吧?”“当然。”莫尔玩弄着右手拇指上那枚碧绿色的宝石戒指。这种罕见的碧绿色色泽的宝石,一克的质量就在市场上达到了上百万。而莫尔手上的那枚戒指,至少也有5克。他突然拔下来拇指上戒指,拉过我的手套在了我的拇指上。很明显,戒指太大。“商业需要。可以理解。”莫尔将戒指在手中捣弄了一下,再套入我的拇指,正合大小。毫无意外,我看到了雷尔德的惊愕。“这枚戒指似乎还是太大。喜欢吗?”莫尔将我的手晃了晃,笑问。我端详了会儿:“我不喜欢绿色。”“没问题,下次给你一个紫色的钻戒。”莫尔说的毫不犹豫。雷尔德突然插道:“兰,看来雷德福先生对你不错。”“是。”“我对于中意的朋友向来不错。”莫尔示意着搂了搂我的腰。见我没有一丝反对的样子,雷尔德对于这个情景大反常态,“兰?”我弯唇笑着看他。我厌恶有人离我很近,确实不错。但是我和莫尔·雷德福·欧帝诺是交易关系,所以,无论我多厌恶,多反感不喜的东西,我都要让自己适应。“对了,妈妈还好吧?”“罗娜在家里。”“我待会儿去看她。这么长时间在外面,我还真有点想她。”雷尔德面不改色道:“罗娜也想你。兰,你和雷德福先生应该还没有用午餐吧?”他朝身旁的文秘看了一眼,“先去用餐吧。凡尔姆,带兰小姐和雷德福先生去餐厅。”凡尔姆优雅的欠了欠身,道:“那么,请随我来。”莫尔也站起身来,礼貌的朝雷尔德笑了笑:“既然如此,那还要打扰您一阵了。”“雷德福先生客气了。”雷尔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看了看莫尔的侧脸,轻声道:“你真去?”莫尔低头朝我笑了笑,道:“雷尔德先生的美意,当然不容拒绝。”随后又凑着我的耳旁嬉闹道:“我说过,兰,你只要乖乖地看一场表演,就可以了。”我又锁着眉头看了看他。深紫色的短裙擦过静谧的空气,打乱出紫色玫瑰般的妖异。雷尔德看着我和莫尔离开,没有加以阻拦或者挽留。他不怕吗?一旦事生变故,索罗达总裁的位置不保,甚至还有可能扯上一点官司。他竟然还能如此安泰自若的面对。真像一只狐狸,捉摸不透了。呵呵。我勾了勾唇角,既然你想玩,我一定不会轻易放弃这场游戏。毕竟,先转动的棋子并不能操控转盘。那么将由我,来将这游戏的王,操纵在手中。“到了。”凡尔姆将我们带到了餐厅的入口。喷泉的水在阳光下反射着泠泠的光泽,这坐落在繁华花园的餐厅,有着类似于中世纪罗马的风格。凡尔姆领着我们进了一间足以用“华丽”两个字来形容的餐间:以金色为主调的色泽,很容易体现出一种高雅,华贵的感觉。凡尔姆作了一个优雅的揖: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搭在左腰上微微弯了弯腰:“餐点很快就会上来。”“我并在意餐点时间。”莫尔双手衬着下颚,邪魅一笑,“相反,我更在意的是,餐点是否可口而已。”“一定不会让您失望。”凡尔姆谦逊的笑了笑。我玩弄着拇指上碧绿的戒指,才发现戒指中竟然浮雕着一只蝙蝠。空缺的眼睛部分是碧绿色的,蝙蝠的身体是墨绿色,身上似乎还刻着些字迹。好象是……法语?如果真是法语的话,我就看不懂了。门被“喀嚓”一声打开,一个侍者服饰的人走了进来,在凡尔姆耳旁说了些什么。凡尔姆随即向我们欠了欠身:“很抱歉,我要失陪一下。”“很巧。我也需要去一趟洗手间。”我也站起身。莫尔低低的说了一句“早点回来”,凡尔姆跟道:“希望我有这个荣幸能为您引路。”我有些轻蔑的笑道:“当然,这也是我的荣幸。”深紫色的裙摆擦过两旁盛开的花朵。很不巧,我看见了凡尔姆四下稍稍的一瞥。这就够了,我也很想看看,莫尔·雷德福·欧帝诺,我们的交易,你的服务,到底是什么呢?洗手间的色调偏向于暖色调,显得有些黯淡。也很巧,我看见了别间的一双双皮鞋。镜中的我,深紫色的短裙,飞溅的水珠滴溅到裙摆上,使深紫色的裙衫更加黯淡了一分。洗了洗脸,我取过一旁的毛巾擦了擦。这蓝色的眼眸衬着黑色的长发,确实让人很容易联想起这两个字……妖媚。是吗?我笑了笑,镜中的人也笑了。我的身后出现了四五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来这次雷尔德是下定赌注了,每个人手中的枪上都安装着消声器,指着……我。果真……想干掉我了吗?“兰。”雷尔德从几个人的身后走了出来。“雷尔德先生。”我叫了一声,带着毫不警觉的笑容看着他。雷尔德只是一愣,便笑道:“兰,你一点也没变。”我靠着梳洗台的大理石上,环着双手。“兰,你的美貌与智慧,有时并不是万能的。”雷尔德取出一枚玛瑙戒。黑色的玛瑙石在暖色调的灯光下反射出光滑的表面。这是莫尔无名指上的戒指。那只吸血鬼被干掉了?雷尔德,真有你的。“我并不想杀你,但你知道的,我要完成‘那件事’,就必须有人做出牺牲。”“我很荣幸成了那个牺牲者?”雷尔德哼笑一声,将那枚玛瑙戒握在手中,“我本来还想留着你,等到‘那件事’尘埃落定,再将你放出来。没想到你的行事准则超出了我预算的范围。呵呵,比尔公司。兰,我真不知道该如何称赞你,你总能出乎我的意料。这次也一样。如果你能收敛一下你那倔强的性子,我可以考虑留下你。毕竟,你是罗娜的孩子。”罗娜?你还记得她呀,真好。你还算记得我的母亲。有微微的风吹过我的耳旁,伴着那声邪魅的戏虐般的笑:“兰……”这是……莫尔,莫尔·雷德福·欧帝诺!我浅浅的笑了:“是么?可是我觉得我并不适合做棋子,我要做,王!”除了雷尔德,那几个持枪的男人的脖颈都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像松了闸门的水一般流淌出来。雷尔德的眼睛立刻睁大了,呆呆地站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空气里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莫尔带着笑声出现在我的身后,“真是的。全是B型血或者O型血,一点也不合我的口味。”莫尔搂着我的肩,右手中的三颗子弹“乒乒乓乓”的掉落在地上,“连子弹的味道也改变了,和20世纪的不一样了。真是的,怎么餐点的味道都不合口味呢?”“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雷尔德僵硬的抬起头,开口道。“比尔公司,莫尔·雷德福。现在么,是一个保护兰的骑士。”莫尔用左手遮住了我的眼睛,轻声道:“没有品味的东西,可不能玷污了兰的眼睛。”其实我早就闭上了眼睛,从刚刚那几个人倒下开始。“那么……游戏开始。”“别杀他。”莫尔松开了搂着我的手,应了一声,一步步走向雷尔德。皮鞋摩擦地面发出的“哒哒哒”的声音,好像动人的单曲,剩下的只有雷尔德惊恐略带不安的话:“莫尔·雷……雷德福!……”我听到了沉重物体倒落在地点声音。莫尔突然横抱起我,我小小的“呀”了一声,手不由自主的环上了他的肩膀。才听到他带着笑意话:“好了,可以睁眼了。”我稀开一只眼,蓦的睁大了眼睛:这里是索罗达的休息室!“你把雷尔德怎么了?”“用了点午餐,顺便给他点东西。”我靠着莫尔的肩膀,才发现那枚玛瑙戒已经回到了他的无名指上。同样的,那玛瑙戒中,也有一只蝙蝠:碧绿的蝙蝠。“那些人,真的死了吗?”莫尔靠近我,凑到我的额上吻了吻:“你会知道的,但不是现在。”“是吗?”我玩着拇指上的戒指。才发现我厌恶死亡,不喜欢闹出人命。真仁慈,人类就是那么仁慈吗?像莫尔一样的话,见证了不少人类的死亡,就会……麻木吧?但是,我要取回我失去的东西,一定不会仁慈!那只是属于我的东西,我的!我要做游戏中的王,而不是,棋子!……脖颈间痒痒的,莫尔用舌头舔着我,撒娇似的说:“我饿了。”我回过神,笑了一声,将脖子凑给他:“不介意你享用。”“那我不客气了?”莫尔用舌头舔了舔,尖锐的犬牙刺穿了我的皮肤。有点疼,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疼。但是也有些痒。这只吸血鬼,有必要一边吸血一边用舌头舔吗?莫尔将我送回来家,并不是他的那幢别墅。“取下东西,再走吗?”“你介意留下来用晚餐吗?”我一笑,想莫尔发出邀请,“单纯的晚宴。”“那真荣幸。”他吻了我的额头。好像已经习惯了他这样吻我的样子,额头,冰凉的唇。我伸手打开车门,“快点,我等你。”莫尔车停在了停车场,与我走到门口时却突然顿住了。“怎么了?”我问。莫尔的脸色有些白了,有汗水从他的额上滴下来:“圣力……你家里有教廷的人?”教廷?教廷不是应该在梵蒂冈吗?“你等等,我去看看。”书上说吸血鬼惧怕十字架之类的东西,但是家里只有我的母亲,还有七岁的德西法。雷尔德现在应该还在索罗达才对。他们会每周去教堂做礼拜,但不会携带十字架一般都是……十字架!天?我看到了什么?!“德西法,这是哪来的?”我扯下德西法手中那个不小的十字架,将它丢出窗外。“啊!姐姐,那是……”“兰?”母亲从客厅走了出来,“你回来了,玩的开心吗?”德西法一脸挫败的看着我:“那是修女给我的。”“修女会给你那么大的十字架?!”我锁紧眉头,盯着他。母亲走了过来,疑惑道:“德西法,我也没看见过你有那么大的十字架,是哪儿来的?”“不告诉你们!”德西法一下子跑上楼去了。我看着小小的背影,锁紧了眉头。疑惑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我想到了什么。是什么?“呀?他是谁?”母亲的惊讶声将我拉回现实。莫尔站在门口,已经没了刚才的样子,优雅的一欠身,执起母亲的手在手背上烙下一吻:“很高心见到您,美丽的夫人。我是兰的朋友,莫尔·雷德福,是我的名字。”母亲显得很开心:“很高心见到你,优雅的孩子。”“妈妈,莫尔要留下来和我们一起用晚餐,而且我一会儿还要出门,估计需要一段时间。”“是吗?最近学校的社团活动很多啊。”母亲笑眯眯的看着我,“那我先去厨房准备一下。对了,雷德福先生,晚餐,吃咖喱,好吗?”“哦,很好。我想那一定是顿非常美妙的晚餐。”莫尔点头。“那我们先上楼去了。”母亲瞥瞥楼上,笑道:“先别去理那只小猴子,这次学校的测验,他可是又拿了一个漂亮的名次,骄傲着呢。”母亲瘪瘪嘴,露出一副欣慰的表情。“你的母亲可真热情。”莫尔躺在我的床上,舒舒服服的摆着一种种只能和“妖媚”扯得上关系的姿势。“我的母亲对谁都很热情。还有,刚刚是怎么了?”莫尔比划了十字架的模样:“呐,我看到那么大的一个十字架从你家的窗口飞了出来。上面有圣力,令我不舒服,就封印了它。”“嗯。可以理解。”莫尔“噌”的坐直身体,眼睛盯着窗外看着。我也转过头去,看见漆黑的夜幕中,有什么东西在向这里靠近。莫尔打开了窗户,不一会儿,一只黑色的蝙蝠扑腾着翅膀飞了进来。“这是?”我伸手过去,莫尔连忙夹着蝙蝠的翅膀,将它拎开:“小心点,兰,这是只吸血蝙蝠。”“吸血蝙蝠?”蝙蝠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像在说些什么。但我一句也没有听懂倒是真的。莫尔沉默了一会儿,皱着眉头开口道:“回去告诉他们:我会回去,但不是现在。所以他们想干什么我都不管,只要别把我的城堡拆了就行。”蝙蝠又扑腾着翅膀飞走了。“在想什么?”莫尔凑近我,冰凉的呼吸铺在我的脸上,摩擦着,“我们该吃晚餐了。”“血族也能吃人的东西吗?”我问。吸血鬼不是应该以血为生的吗?莫尔这样解释:“不,除了吸血,人类的食物味道也不错的。”晚餐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雷尔德回来了。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个神父。他穿着教堂神父的服装,胸前挂着一个银色的十字架。雷尔德看着我,好像要说些什么。一旁的神父开了口:“德西法·吐温,这个孩子住在这儿吗?”“是的。”母亲站了起来,“他在楼上。”“威廉神父!”德西法突然从楼上探出头来,身子也大半个挂在了半空。“德西法,很危险!快下来!”我心里一揪,微怒道。德西法做了一个鬼脸从楼上小跑下来。“贵安,威廉神父。”有模有样的做了一个十字,威廉神父也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主与你同在。”雷尔德和母亲也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我刚想着要不要也做同样的动作,听到莫尔低低的笑声:“呵呵,一个血族要做这种动作,真是侮辱。”然后,某只吸血鬼执起右手,有模有样的做了一个十字。而我没做。我愣愣的看着莫尔垂下右手,带着邪笑看着雷尔德。“紫……紫眸。”雷尔德结结巴巴的指着莫尔。威廉神父也朝我们看来,突然皱了皱眉头,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握着胸口的十字,再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简单的人类。”莫尔哼笑一声,轻声道,“这么简单具有微弱的十字封印就来试探我?太小瞧血族了。”碧绿的眼眸中翻腾着一点点紫色。随之又恢复了一往的碧绿。那边的威廉神父也松了手,爱恋的抚摸着德西法的头:“孩子,今天你从蒂娜修女那里借走的十字架,我来取回去。”“原来那个十字架是您的。”母亲上前一步,“真不巧,那十字架不小心跌到楼下的草坪中了,我们吃完晚餐正要去找。恐怕得明天才能送还到您的手上。”“是这样吗?”德西法点了点头,“是的,我很抱歉,威廉神父。”“没什么。看来还要麻烦你们明天送来了。”母亲微笑着点点头,“当然,这是我们的忏悔。”然后威廉神父和雷尔德,母亲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话,便离开了。有意无意间,我看见威廉神父向我们这里瞥了一眼。“看来事情有变化了。”莫尔站起身向母亲道了别,我也跟着出了门。“兰,记得回来看看。”母亲站在门口朝我笑道,“还有,你穿紫色的衣裳,真的很美。”“谢谢。”我抱了抱母亲。里面的雷尔德正在思索着什么,向我看看,猜着我是不是说了些什么。德西法突然拉住了我的裙摆,我蹲下来和他平视,“怎么了?”他显得有些仓促:“我考试拿了第一……姐姐给我什么奖励吗?”“那……”我吻了吻他的额头,“这个是奖励。”他瞪着眼睛看我,也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这个是回赠品,免费。”“嗯?”我挑眉。“叭叭。”莫尔的车在下面响了响,“兰。”“那,我走了。还有,妈妈,今晚的咖喱,你忘了放胡椒粉了。呵呵。”我笑着。深紫色的裙摆擦过大理石的砖面,夜晚的空气带着淡淡的紫色香气,缭绕在我深紫色的裙畔间。我穿过花园的夜色,走到莫尔的车旁。“兰,你真美。”莫尔在车内看了我一眼,“你真适合两个字。”“什么字?”莫尔一字一字道:“紫魅。”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