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泊秦淮小说

泊秦淮

泊秦淮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来路生云烟

作者:达知佑夏

时间:2019-08-31 23:32:33

泊秦淮,不论是不是在秦淮河畔,木佐都会永远铭记,一个名叫秦淮的女孩,是她此生最喜欢的人……(多少收藏,多少推荐哦)
_

点评:文章剧情经凑,曲折离奇,吸引读者

第二天,早上七点,火车到站。漾木,是一个很小很小的镇,但却因美丽的自然风景与盛名的温泉,而闻名于世,真的,别有一番韵味。是秦淮从十岁起就梦想来的地方,六年之久,耐心真足。下了火车,站在月台上,秦淮有一些茫然,这里她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虽然是自己梦想已久的圣地,却不禁落下了一行清泪。整了整衣服,背好背包,提好行李箱,秦淮走出了火车站,来到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以前的漾木,是宁静悠然的,却因旅游业的开发,而变得闹腾、喧嚣,没有一点安宁的影子,这和六年前心目中的漾木也沾不上边。“糯米糍粑,糯米糍粑,芝麻馅、花生馅!糯米……”路边,一个老奶奶推着一辆旧自行车在卖糯米糍粑,看上去那么的无助,仿佛一阵风便会将她吹倒。秦淮嘴馋的毛病又犯了,忙追上走远的老奶奶要糯米糍粑。“奶奶,老奶奶,你等一会儿,我要买糯米糍粑!”秦淮提起行李箱忙追上去,跑得非常快,这和她常年绑十公斤沙袋跑步有很大关系,身轻如燕,这是秦淮现在的感受。当老奶奶转过身来时,秦淮愣住了,心中感慨不已。这是,秦淮十年未见的亲奶奶,待她百般好的奶奶,怎会沦落到卖糯米糍粑呢?“奶奶,奶奶,是我,我是淮儿,奶奶还记得小时候特爱哭的淮儿吗?我是木淮,木淮呀!”虽然提起木姓的自己让秦淮想到了那个男人,但为了唤起奶奶对自己的记忆,值得!“淮,淮儿,是你,淮儿,我以为我这把老骨头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想不到,在漾木还能看到淮儿。淮儿,你这是来漾木旅行吗?你妈玉洁在哪啊?”奶奶在欣喜之余,想起了秦玉洁,那女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和哪个男人厮混呢!“奶奶,只有我一个人,出来散散心,中考考完了,我考上了贾庆的第及中学,出来放松心情,好迎接高中的到来!”欣喜若狂,秦淮想到在漾木居然能遇到十年未见的奶奶,而且奶奶还认出了自己,心情非常激动,她现在不再孤独。“来,走,奶奶带你回家,奶奶现在一个人住在漾木的一座山腰小别墅里,很快乐呢,奶奶有自家种的菜,有自家养的土鸡,可好了!”奶奶推着自行车在前面讲,很高兴的样子,但后面的秦淮明显感觉到了奶奶这几年的辛酸,苍老了许多。走了几公里路,来到了位于半山腰的奶奶家,虽然在市区附近,但听不到一点喧嚣之声,非常宁静安详,非常符合秦淮心目中的漾木镇的原样。山上空气清新,树木葱茏,真的很好,很美呢!在这儿,还能看到漾木市区的全景。走来的一路上,奶奶只提了秦淮六岁及以前的趣事,没有提到现在的经济状况,没有提到她的儿子,也就是那个男人,秦淮的亲爸,木启志。木启志是个型男,要不然当年也不会娶到貌美如花的秦玉洁,并生下了漂亮的秦淮。但是,在新婚后不久,一个女人找上了门,也挺漂亮的一个女人,手中抱着一名男婴,声称是木启志的儿子,要求木启志离婚,与她结婚。后来,不知木启志使了什么手段,那女的又说她认错人了,一走了之。木启志,与秦玉洁平安生活了七年,婚后第二年生下的秦淮,当时还不叫秦淮,是木淮。第七年,木启志与七年前上门的那个女人的关系曝光,木启志借口出国并与秦玉洁离了婚。离婚的秦玉洁生活颓废,动不动就想自杀,好在几次自杀都因抢救及时捡回了一条命。后来,因为经常去XX酒吧买醉,而成为了那儿的一品货。以上的那段过去式,是秦淮所不知道的,但奶奶知道,但她绝对不会将这段历史告诉她的孙女,她想让她的孙女过得快乐些。“秦淮,来,快进来,你要吃糯米糍粑吧?今天奶奶留了很多给你呢!”奶奶招呼秦淮进屋坐着,并将糯米糍粑放在盘子里,摆得整整齐齐,还摆了一朵粉嫩欲滴的小花,放到秦淮面前,秦淮顿时胃口大开,高兴地吃起来。“淮儿,你妈还好吗?这十年你们过得怎么样啦?”“好,好啊,我们家搬进了贾庆的‘幸福田园’,奶奶还记得吧?那所小区治安很好的,我们都过得很,挺好!”撒谎,明显的撒谎,自从秦淮发现了秦玉洁的职业后几乎把撒谎当饭吃了。其实,秦淮心里也好受不到哪去。“嗯,那就好。淮儿你在这儿慢慢吃,我去后园摘新鲜蔬菜去!”奶奶开了后门去后园摘菜去了,秦淮环顾四周,发现,奶奶家装潢还是挺漂亮的,一点也不比她家逊色,这,应又是奶奶的杰作,而显得特有欧洲建筑风格。奶奶是设计师,专门设计房屋、首饰以及桥梁、服饰,在整个南方,是很有名气的,不过,奶奶已经多年不干这一行了,有名气那也成为了过去式。“有人在吗?”门外,响起了一个声音,那声音好熟,秦淮好像听过。开了门,发现对方正是木佐,他提着他的行李箱,两人都看到对方显得非常惊讶,却又觉得两人挺有缘分。木佐似乎很熟悉对这环境,将行李箱提进一楼里面的一间房间后,很快就出来了。“秦淮,你怎么在‘什斯奇’呢?”木佐感到疑惑。“什斯奇”是这栋别墅的名字,在漾木族的族语里,是“幸福”的意思。在漾木镇的原住民,全都是漾木族,秦淮其实也是漾木族人,只是秦淮的一段幼时的回忆,因一次车祸而丧失。秦淮一直都记不起来她为什么喜欢漾木,爱此痴狂,其实她的老家,就是漾木。是后来,才与秦玉洁搬到了贾庆,比漾木繁华得多的城市。“这是我奶奶家!”秦淮一脸不解地望着木佐。后门开了,紧接着奶奶迅速放下菜篮子,拿起门边扫帚就冲上来:“你这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啊,和你爸一个德行!”似乎木佐料到会这样,早已躲在秦淮身后。“木佐,你别躲在淮儿身后,要是我伤着淮儿你就得受五雷轰顶!听到没有,过来,大男孩躲在女孩子家背后成什么样?”奶奶似乎是气糊涂了,抡起扫帚就要往秦淮身上打,秦淮忙捂头。一会儿,却听不到一点儿动静,睁开眼,发现木佐已抓住差点打在秦淮身上的扫帚杆子。“奶奶你疯了,你干嘛打秦淮!你说,秦淮和我什么关系?难道她真的就是你在我耳边念叨十多年的淮儿?我同父异母的妹妹?”木佐每个问题,都将秦淮压得喘不过气来,特别是最后一个,同父异母!什么同父异母,秦淮她听不懂!看到奶奶含泪点头,秦淮心中筑起的最后一道防线,就这样被击垮了。木佐是秦淮的同父异母的哥哥,那秦玉洁呢?是那木启志的第二任妻子吗?或是,在木启志与秦玉洁结婚之前,在外面就有了木佐?看来,人聪明过度,也不是太好啊,那么多的问题摆在秦淮面前,秦淮觉得好累,突然眼前一黑——一阵清香,将秦淮唤起。睁开双眼,秦淮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心都特别的累。左边那么大的窗台上,摆着一盆花,是昨天糍粑盘里的那种小花,味清香,令人神清气爽。抬脚跨上窗台,抱着一旁的抱枕倚靠着墙壁坐在窗台上,窗台用白色大理石铺宽了,靠着很舒服。“秦淮,你醒了,来,喝点淡粥!”木佐端着碗粥突然就闯进了我的视线,虽然很不想承认他是我的哥哥,但这是秦淮我人生中的命,昨晚回忆起的一切,将过去的一点一滴映现在脑海中。这是秦淮从木佐进入房间便一直在内心想的事儿。“恩,哥,你喂我吧!”木佐身体一怔,他没有想到秦淮改口这么快。“恩!”木佐坐在窗台沿上,无言地喂给秦淮淡粥。而秦淮呢,则只手摆弄着那盆小花。“哥,这是什么花啊?”“星稀花,是漾木族的族花,独一无二,只有在漾木镇有栽种,每家每户都有的。我想,秦淮你小时候在漾木镇的时候应该很喜欢星稀花吧!‘星稀’在族语里,是‘爱人’的意思!”木佐看着全身呆住的秦淮,忙说:“秦淮,我没什么别的意思,不过‘星稀’真的是‘爱人’的意思!”看着慌忙解释的木佐,秦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我只要木佐你平安度过这虚浮的一生!木佐,如果我说我爱上了你,你该怎么办?”“啊,秦淮爱上我?不要开玩笑了秦淮,哥哥是不会爱上妹妹的!”虽然嘴上是这样说,其实木佐心里高兴得要命,秦淮喜欢他!木佐知道,其实,他并不是木启志的儿子,他只是秋若兰从孤儿院抱养来抓住木启志的心的工具。不过,秋若兰没这福气享受这一生,就因六年前的车祸而丧生了,当时,木佐不过十一岁。木佐,比秦淮大一岁。六年前的车祸,木佐亲眼目睹。一个年仅十岁的可爱小女生,因为发现过马路时布娃娃掉在了路中间,又转回马路中间去捡,任由后面的年轻母亲叫唤就是不听。这时,秋若兰开着她的丈夫木启志送她的奔驰新车撞上了那个小女孩,小女孩手中的布娃娃飞了,小女孩被撞得满身是血。而秋若兰,撞人之后因太兴奋不看路前方,而直接撞断桥栏飞出桥身,落入了江中,当日打捞,人已死亡。后来,木启志将木佐带回了美国居住,之前料理了秋若兰的后事,出了一大笔钱抢救那个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因为脑部受到较大撞击,而引起失忆,开始连母亲都记不起来了。那个小女孩,就是秦淮。而木佐,在回国后第一天乘火车回漾木就与秦淮相遇并认出了她。那个六年前的小女孩,现在已不再柔弱,爱哭,而是冷漠,更加成熟了。所以,木佐在心里承认,他喜欢秦淮!从六年前,那个小女孩不顾身命危险去捡他送给她的布娃娃时就开始了!六年的喜欢,终于有了答案。“秦淮,振作点,没有了我你照样可以活得很好!顺便说一下,奶奶去了美国,这个月,她都不在漾木,所以,你要照顾好自己,我并不经常在家。我出去了,你好好的休息吧!”木佐正要端碗出去,秦淮从后面抱住了木佐。“哥哥,六年前,记得吗?你送了我一个布娃娃,说你今生会娶我,那样的信誓旦旦,今天就后悔了吗?六年来,我一直瞒着秦玉洁和医生,说我记不起任何过去的事。其实,我还记得你。在大街上,你突然跑过来,塞给我一个很可爱的布娃娃,说‘你要等着我。我今生非你不娶’!难道,你都忘记了吗?”不争气的泪水,渗透了木佐T恤的后面。“其实,并不是我不爱你,但我会害怕有一天你离我而去!”这句话,木佐还是不肯说出来,他害怕,害怕她知道,他是个孤儿。他,是个撒了十七年谎的人,因为这个谎言,害秦淮成了亲友全都唾弃的人,成了单亲家庭成长的孩子,成了这般的孤独与无助。木佐还是狠心走了出去,留下秦淮独自一人哭泣。那么的无助,泪大滴大滴地往下落,秦淮真的越来越感到生命的垂危,给她带来的痛苦。一个月前,秦淮感到心脏非常非常的疼,独自一人跑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她的生命,只剩下活到十八岁的时光了。只活到十八岁,秦淮才刚中考完准备上高中啊,怎么可以这样打击她?秦淮欲哭无泪,只有整日整夜的愣在家里,已经放假了,不能出去。最后一段时间,秦淮发现心脏疼的毛病加剧了,所以,她才决定偷钱来漾木过完自己的这个暑假,她真的,时日不多了。不疼时,她只有感叹苍天给了她不疼的时间,让她好好欣赏这个世界。秦淮找着了她的背包,陶着了她那款限量版诺基亚手机,拨打那最熟悉的一串电话号码。“喂,贾德理,还记得我吗?你暑假在漾木过的吧,我现在在漾木哦,你要不要来接我出去玩呢?我现在很无聊耶!”秦淮左手拿着手机对着左耳,右手摆弄着“星稀花”。“真的吗?秦淮,你妈居然放你来漾木?想当年我们还是住在同一小区的邻居的时候,你妈可把你看得很严呢!我在酒吧,你要来么?来的话,告诉我地址吧,我开车去接你,刚好,今天我十八岁生日了,你来替我庆生吧!”贾德理在酒吧布置现场,今晚他包了场,狂high。“好啊!地址是思涟路的漾木河畔,我在那儿等你!”说完便挂了电话,秦淮总是这样,速战速决,性格使然。思涟路是山脚下的一条充满了乡村气息的公路,附近都是农舍,思涟路这段的漾木河是最美的一段,也称“思涟星稀”,翻译过来是“思恋爱人”。此时,秦淮坐在河畔一块较大的石块上,有一颗没一颗地砸进河里。“秦淮,秦淮!”听到有人呼唤自己,忙转头,秦淮看到了多年未见的贾德理,比以前帅多了呢,也比以前更加成熟了,毕竟今天都成年了呢。“秦淮,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不爱穿裙子呢?你看,在漾木像你这种年纪的女生都穿裙子了呢!我看你准没有裙子,走,我陪你买裙子、买双高跟鞋去!”贾德理走上前一把拉住秦淮的手就往岸边思涟路走。“贾德理,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霸道啊?你别拽我,我跟你去买就是了!”秦淮无奈宇贾德理坐车到了漾木最富盛名的购物街——樱似街。差不多在每个女式服装店逛遍,花了近两个小时贾德理才满意符合秦淮风格的裙子与高跟鞋。高跟鞋并不高,就三厘米而已。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