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 >

星变小说

星变

星变

10.0

手机阅读

编辑:辞旧迎新

作者:奇热文学

时间:2019-09-02 02:19:10

《星星变成》关于的一本异能小说,主要讲姚烈,布鲁,杨昌平,鲁斯科兰,夏奇,兰德,布鲁斯科,陈幸,赵毅,蔡煌,希望之光,张牧,段正峰,希望,罗成,本领,浮雕间的事迹。星星变成欢迎在线免费阅读!

点评: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鲁斯科兰夏奇小说名字叫做《星变》,这里提供鲁斯科兰夏奇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星变小说精选:布鲁斯科兰德有种感觉,罗成的功力,很奇怪,可以隐藏得很深,却也可以暴露无遗。不然,蔡煌不会感觉到他也会‘地行术’的。但是他体内有种力量,是没有被发现的,这种力量,绝不是简单的异力。他对这种力量,有些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但他一时想不起来。火山已近了。树木少了,草地没有了,只剩下风化的火山岩。这里地势很开阔,植被几乎没有,外围的树木,将这里给团团围住,里面发生了什么,外面无法知道。他们已走在岩石上。岩石上几只觅食的小鸟…

姚烈布鲁小说名字叫做《星变》,这里提供姚烈布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星变小说精选:女人躺在床上,浴巾已经脱掉了,只剩下她洁白丰满的身体。她用多情的眼神,勾引着布鲁做进一步的行动。布鲁搓了搓手,吻上了她的脚趾……战斗不是很激烈。布鲁很快就‘缴枪’了。他有点扫兴,女人也未尽兴。但是,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在这个时候,就算不尽兴,也要装。所以,她装成了一副很满足的样子,闭上眼睛,呼吸一颤一颤的,就像是升入了云端。可是,布鲁却还想继续做。他觉得花了钱,就应该享受到自己虚脱了为止,但是他身上的某些地方,已经不能让…

女人躺在床上,浴巾已经脱掉了,只剩下她洁白丰满的身体。

她用多情的眼神,勾引着布鲁做进一步的行动。

布鲁搓了搓手,吻上了她的脚趾……

战斗不是很激烈。

布鲁很快就‘缴枪’了。

他有点扫兴,女人也未尽兴。但是,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在这个时候,就算不尽兴,也要装。

所以,她装成了一副很满足的样子,闭上眼睛,呼吸一颤一颤的,就像是升入了云端。

可是,布鲁却还想继续做。他觉得花了钱,就应该享受到自己虚脱了为止,但是他身上的某些地方,已经不能让他继续了。

好在,他早已有了准备。

于是,他去了浴室。因为他知道,在女人面前,用那种‘金枪不倒’的药,不太好,会很丢面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出来了。

他在浴室里还很兴奋,但一出浴室,就怔住了。因为,他忽然发现,房间里的灯灭了。

莫非她已经睡了?

应该不会。

那究竟是什么原因?

难道是她想故意制造气氛?

他猥亵的笑了笑,接着浴室里透出来的灯光,走到了床边。他轻轻唤了声:“我来了!”

然后摸着她的大腿,摆好了姿势。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无论他怎么使劲,这女人就是不叫了,而且他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在下降,后来,竟然变冷了。

他吃了一惊。

赶紧跑去拉开了灯,灯一开,他几乎惊叫出声。

女人竟然死了,双眼死鱼一般突出,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他开始不相信,但后来用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就相信了。他也终于惊叫出声。好在他有些头脑,只是叫了一声,不然引来了别人,自己就不好脱身了。

于是,他准备偷偷溜走,但刚穿上一条内裤,就发现,他背后竟然站了一个人。那人就像鬼一样,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来的时候,也没有任何声响。

布鲁缓缓转过身,就看见了那人。

那人长相虽然普通,却有一个特征,让人一见,就印象深刻。

——那人有一个大鼻子,很大,有三岁小孩的拳头那么大。

布鲁看得心中惴惴不安。

这时,窗外有一丝凉风,吹进了房间,吹在布鲁身上。

布鲁便立刻打了一个寒噤。

他鼓起勇气,断断续续的问:“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那人没有回答他的第一个问题,只是冷冷的说:“你的窗户没关,所以我进来了。趁你不在,我还杀了那个女人……”

布鲁一听,吓得腿都软了,却说:“她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我喜欢杀人。如果可以,我也会杀了你。”

布鲁冷汗遍体:“你……你为什么杀我?”

“只要你说实话,我可以不杀你。”

“好,无论你问什么,我都说。绝不隐瞒!”布鲁见有机会活命,哪里会放过?但是,那人要问他什么呢?

他心中很是忐忑。

那人忽然道:“你是布鲁?”

布鲁连忙点头:“是。”

“龙老大你认识吗?”

“认识!”

“杀死他的是谁?”

“我……我不知道。”布鲁有些惊恐的说。

“真不知道?”

“我——”

那人不让布鲁继续说下去,抢着说:“你去过‘沿海别墅’,又出来了,可是和你一起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布鲁忽然想起了那晚上的事情,忐忑不安的说:“我猜到了一点,但是不敢完全肯定……”

那人刀一般的眼神,变得更加锐利,但还是冷森森的说:“说!”

“因为一个人。”

“什么人?”

“蝙蝠杀手,克鲁兹!”布鲁道,“我曾见过他,也曾听龙老大大哥,还有飞天社的兄弟说起过他。”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人似乎兴趣来了。

“他是一个很可怕的人,非常冷。他每到一个地方,就像冬天降临。那天晚上,就是他打电话,通知我们去的。到了之后,他却被龙老大杀了,这是我们都知道的,而且尸体也被丢到海里喂鱼去了,可是……”

那人脸色一变,加紧催问:“可是什么?”不过,声音很是严厉。

“我那天吃坏了肚子,不停的上厕所,但是在我最后一次,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怪事,和我一起来的飞天社兄弟,竟然一个都不见了。我当时正有些惊异不定,却忽然发现,有一个熟悉的背影,正望着大海发痴,后来,他就飞走了……”

“飞走了?”那人的眼中,也忽然出现一丝惊异的光芒。

“是的,他竟然变成蝙蝠飞走了!”布鲁说,“克鲁兹号称蝙蝠杀手,他能变作蝙蝠飞走,也说不定!”

那人一时陷入了沉默。

他似乎在思考布鲁的话,是否真实可信。

布鲁心中忽然得意起来:“我虽然不敢确定,那晚杀光所有人的就是克鲁兹,但是,我若不说出他来,我自己就没好果子吃了,因为,这人看上去心狠手辣,我若不说出什么消息来,他必定会杀了我……”

以此来看,布鲁还是有点小聪明的。

不过,他还不够聪明。

真正可怕的人,是不管你说了什么,都要杀了你的。只不过,你在未说出有用的信息前,还可以多活一刻而已。

那人的双眼里,忽然射出杀人的光芒,冷冷的说:“你说完了?若是说完了,我便动手杀了你……”

布鲁惊得跌出一步,吃吃道:“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不肯放过我?”

那人冷笑:“我向来说话不算话!不过,在杀你之前,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布鲁吓得转身就跑。

没跑出几步,那人就一把捏住了他的肩膀,痛得布鲁杀猪似的尖叫。

可是,他居然没有叫出声来。

因为,他的喉咙已经被那人给捏住了,他只能勉强呼吸。

那人冷冷的说:“我说话的时候,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听着。”

布鲁受制于人,就算不老实,也只能老实了。

那人要说什么呢?

“我是天外天犬组的一员,叫姚烈,善于追踪。我们从沿海别墅的监控里发现你(布鲁)没死之后,就开始追查你的下落……从飞天社帮众那里,我们得知了,你的姓名还有住址,于是,我们找到了你家……”

“可是,你却不在家了,我们扑了一个空。不过,好在你曾经穿过的衣服还在。我们凭着你留在衣服上的气味,不断追踪,终于追查到了这里……”

“也许,你很难相信,但是,这就是事实。无论你是怎么来**的,都会把你所特有的气味,散布在周围的环境中,当然,这气味极其微弱,又和成千上万的人的气味混杂在一起,一般人是嗅不出来的,就算是‘灵异能力’高强的人,也不见得能嗅到,因为他们没有比我更强大的鼻子和嗅觉……”

原来,姚烈就是这样找到布鲁的。

这时,姚烈忽然把手松开了。

松开之前,他在布鲁耳边,轻轻说:“我忽然不想杀你了。我马上就会松开你,但是,你不能大喊大叫,也不能逃跑,不然,我立即杀了你。”

布鲁激动的连连点头。

姚烈便松开了手。

他手一松,布鲁就大口喘息起来。看来,被人掐住咽喉的滋味不仅不好受,还会让人严重缺氧。

等他呼吸渐渐缓和了,姚烈也没有动手杀他。

看来,他似乎逃过了一劫。

他见没有了危险,忽然吃吃道:“我……是不是能走了?”

姚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女尸,诡异一笑,道:“如果你敢看着我的眼睛,我就真的放你走,不仅如此,我还找很多女人,让你爽……”

布鲁心中大惊。

他虽然猜到姚烈的眼睛不能看,但是,却又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让他进了鬼门关。

姚烈的眼神,是什么样的眼神?

杀人的眼神!

冷如坚冰,冷如刺骨钢刀。

这样的眼神,常人唯恐避之不及,布鲁却紧盯不放。

这是为什么?

这种眼神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只要看上一眼,就欲罢不能。在眼神接触的那一刹那,你仿佛变成了飞蛾,虽然明知前方是烈火,却仍然要扑过去……

布鲁虽不是飞蛾,却已经差不多了。

就在他看着姚烈的眼神之时,他整个人已经完全动弹不得了,四肢完全不听他使唤。

更要命的是,他的心跳忽然加速了,越跳越快,快得几乎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他的呼吸也因此开始激烈起来,**更是不断的起伏。

他的脖子、**、腹部、大腿,忽然变得红红的。就像做了剧烈的运动一样,但他明明没有动。

一会儿后,他的眼珠开始往外凸。

呼吸也更加剧烈。

可是,他却无法吸进氧气。

他想狂喊:“我缺氧!快窒息了!!”却又喊不出。

这是为什么?

难道他的脖子又被人给掐住了?

姚烈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忽然,姚烈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然后变得很高大,似乎要把天花板给顶破……

布鲁倒了下去。

姚烈却没有变得高大。

因为这一切,只是布鲁因窒息导致神志不清,而出现的幻觉!

幻觉结束的时候,布鲁就死了。

“我向来说话不算话!”

这句话是姚烈说的,他虽然几次答应不杀布鲁,但最后还是杀了。看来,他倒是没有食言。

布鲁的死样和女尸一样,双眼死鱼般突出,身上没有丝毫伤痕。

显而易见,女人也正是死于同样的手法!!!

姚烈忽然抱起布鲁的尸体,放在床上,和女尸摆在了一起。

随后,他还将布鲁生前唯一穿着的内裤给扒了下来……第二天,房东进来打扫房间,就会发现他们,然后就会报警,警察就会带法医过来,法医就会验尸,然后作出结论:他们因激情过度而猝死!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

但姚烈究竟是用什么方法,杀死布鲁和那个女人的呢?

扼杀魔眼!

这是一种极其诡异的‘瞳术’。

它和‘迷惑幻眼’类似,都是靠眼睛发出,但是受害者的感受完全不同。扼杀魔眼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能让人窒息而死,而迷惑幻眼并不能致人死命!

杀完人,姚烈就又从窗户跃了出去。

窗外的一处房顶上,竟然还有人在等着他。

一共有三个人。三人如幽冥。

站在中间的一人道:“怎么这么久?”声音有些沙哑。

姚烈淡淡的说:“因为我用眼睛杀了两个人,所以,耽误了点时间。”

“查到什么了吗?”

“查到了。”

“快说……”

“杀死龙老大的人,是克鲁兹!”

四个黑影,在夜空下的楼顶,起起伏伏,然后不见了。那个跟姚烈说话的人,是犬组组长,也称作‘犬王’,名叫洪威!

黎明破晓,大地一片光明。又是一个晴天。

斯万·志正和斯万·敏在房间里嬉闹着,忽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便走过去接了。

电话是段执法打来的。

他开口便问:“有什么事?”

“杀害龙老大的凶手已经找到了。”

“是谁?”

段执法没有在电话里说明,而是让斯万·志去了他的房间。

斯万·志便跟斯万·敏打了一个招呼,“我先走了。”

斯万·敏很不乐意的说:“你刚来就走!去哪里?”

“段执法找我有事。”

斯万·敏撅起了嘴,“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说完后,他就走了。

斯万·敏生着气,坐在了床上。那只白猫,在床底‘喵呜’了声,似乎在说:主人不要生气。

她听到猫叫后,果然就不那么生气了。

斯万·志一进段执法的房间,就问:“那人究竟是谁?”

段执法请他入座,然后说:“克鲁兹。”

斯万·志神色一变,说:“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人?”

段执法沉吟着说:“他外号‘蝙蝠杀手’,曾经为了加入组织,亲手杀死了他的十二个哥哥,后来据龙老大说,他还杀了他唯一的妹妹萧雅琳……他的本领也很强,但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实本领……”

斯万·志听完他的话,眉头就皱得很紧,忽然说:“听您这么一说,他似乎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

段执法很谨慎的说:“应该是的。听‘猎狗’传回来的消息,他应该是一个灵术高手,能变成蝙蝠,而‘蝙蝠杀手’这个称号,也算是名副其实了。”

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早应该想到是他了。我曾让龙老大杀了他后,再自杀谢罪,想不到,龙老大反而被他给杀了。他能变成蝙蝠,我们要找到他,恐怕相当不易!”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段执法沉吟了一分钟,然后说:“侦查组在继续追查,我们只能先等消息!”

斯万·志默然。

他虽然刚入‘天外天’,却已经知道,这个庞大的组织,分工非常明细。

侦查组专门收集信息,还有追踪;掠杀组,主要任务就是杀人,其他事情一概不管;尖刀组中的成员,都是精英,本领高强,主要处理一些其他组无法完成的任务;执法组则是宏观调控。

布鲁斯科兰德有种感觉,罗成的功力,很奇怪,可以隐藏得很深,却也可以暴露无遗。不然,蔡煌不会感觉到他也会‘地行术’的。但是他体内有种力量,是没有被发现的,这种力量,绝不是简单的异力。

他对这种力量,有些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

但他一时想不起来。

火山已近了。

树木少了,草地没有了,只剩下风化的火山岩。这里地势很开阔,植被几乎没有,外围的树木,将这里给团团围住,里面发生了什么,外面无法知道。

他们已走在岩石上。岩石上几只觅食的小鸟,发觉有人来了,忽然飞起,有的飞往更高更远的天空,有的飞入了树林中,然后没了声息。

只剩下人的脚步声。

还有风声。

风到这里,有大山阻隔,又在山脚,已经几乎没有了,炎热更深!

布鲁斯科兰德等人虽然没有喘息,却已出了汗。

走过树林的时候,他们只是用平常人的步伐走着。

——他们要将他们最大的力量保存,然后对付‘熔岩兽’。

夏奇下车的时候,自然带上了‘希望之光’。

‘希望之光’有凉气,在他怀里裹着,他不觉得热,反觉一丝凉爽。

但是,他忽然发现了异常。

‘希望之光’在动,不停的颤动,后来甚至是跳动了,像是要冲他怀里跳出去。

这一惊非同小可!

“它活了!”

郭龙一声惊呼。

布鲁斯科兰德、段正峰、蔡煌、罗成一起回头,脸上都显出惊异的神色。

‘希望之光’就像一只青蛙,就在郭龙怀里蹦蹦跳跳着。

郭龙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用力的裹着,不让它跳出去。

“放开它!看它往哪里去!”

这是布鲁斯科兰德说的。

段正峰紧接着,就说:“就算它要跑掉,以我们几个的能力,也追得回来……”

郭龙于是就放了。

‘希望之光’立刻飞起,向山上飞去,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此时,它还是被灰色的布袋装着。

众人跟着向山上跃去。

布鲁斯科兰德和段正峰在最前头。

罗成紧随其后。

蔡煌和夏奇的身法似乎最差,落在了最后。

山上没有路,他们一路踏着岩石往上掠去。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高手。

‘希望之光’的速度虽然快,却还是快不过他们的身法。

但是,他们似乎仍是在保留实力,又或是想看看‘希望之光’到底要飞往哪里,就只是紧紧的一直跟着,并没有超越它。

山峰越来越陡峭。

所需要的力量也就越来越多。

蔡煌和夏奇的额头上,汗滴越来越多,看来不仅是天气炎热,功力消耗也是很大。

罗成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几乎和他们持平。

布鲁斯科兰德的速度却始终不变,段正峰也是。

这样一来,谁强谁弱,已经很明显!

当然,这只是论身法。

‘希望之光’还在向山顶攀登。

众人自然只好跟着。

好在山峰不高。

没有多久,终于到山顶了。他们也就站在了火山口。

火山口是个圆弧形。像一张大口,要吞噬天空。但是,它不是吞噬天空的,它是吐出岩浆的,如果这不是死火山,是活火山,那他们站在火山口,就一定是非常危险的。

‘希望之光’最终在火山口停了下来。

众人目不斜视的看着它。

它在空中忽然急速旋转。

然后,看见了火光,灰色布袋燃烧了起来。

在灰色布袋被燃烧干净的那一刹那,紫色的光焰冲天而起。

——这就是希望之光的光华!

四周忽然刮起大风。众人只感好一阵凉爽,身上说不出的舒服,但是,他们心里更紧张了。他们急切的等待着下一刻的变化。

这个时候,天上的白云,忽然变成乌云,且慢慢靠拢,似乎要下雨。

但他们知道,这些异象,是‘希望之光’隐藏的力量所引起的,绝不是要下雨了。

黑!

天突然黑了,太阳竟然也被乌云遮住。

白!

乌云忽然散开。

同时,一道红色的光焰,从天而降,对接着在‘希望之光’所射出的紫色光焰上。

红色的光焰通过‘希望之光’的中心,射出紫红相间的光柱,光柱射向火山洞口底部。

底部由于太深,阳光无法射入,所以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但这个时候,能看清了。

里面没有滚烫的岩浆。只有黑褐色的岩石。

众人将眼神望向洞底的那一刻,‘希望之光’再次移动,速度很慢的移向洞底。

此时,与天对接的紫光和红光,就像是一根丝线,‘希望之光’就是一颗珍珠,被串在丝线上。

丝线是倾斜向下的,希望之光顺着丝线,向下滑去。

火山大口的石壁,不光滑,有凸出来的岩石,所以好攀爬。

布鲁斯科兰德等人已经向下跃了进去。

——他们太好奇了,太需要知道‘希望之光’的秘密了,也顾不得危险不危险了。

他们身手不错,已经赶在‘希望之光’之前,赶到了火山洞底。

底部坑坑洼洼,很是不平。

他们已经各自站了一个地方。屏住呼吸,望向仍在半空的‘希望之光’。

不久后,‘希望之光’缓缓滑到洞底。

底下虽然有紫红色的光芒照亮,却仍然显得阴森恐怖!

‘希望之光’忽然停止了移动。

但仍在空中急速旋转。

众人惊愕的瞧着,谁都没有说话。

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他们只有经过等待才知道,因为他们谁都没有经历过,斯万·志虽然知道一些关于‘希望之光’的事情,但也只是听他父亲说的,所以他也不是很清楚,他既然不清楚,自然就无法详细说给段正峰听,段正峰当然也就不清楚具体情况!

这一切就是一个谜。

现在,谜底马上要揭开了。

因为大地忽然开始震颤。

似乎整个火山要坍塌一般的颤抖着。

他们几个人居然还沉得住气,完全不理会这时的情景。

这一刻实在惊心动魄!

忽然,更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希望之光’忽然从中裂开,裂成花瓣一样的形状。

花瓣中闪出一道白光。

白光上渐渐出现一个人影。

这个人只是一个影像,没有实体。

他越变越大。

最后已是一个成人般大小。

他走到地上,忽然开口说话了。

此情此景,给布鲁斯科兰德等人的惊骇可想而知了。

也就在这一刻,大地停止震颤。

影像说:“是否开启通往火山地宫的门,主人?”居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声音低沉,听起来像是一位老者。

可他口里的‘主人’是谁?如果不是他的‘主人’回答了这个问题,会有什么结果?

五人均是一惊。

因为谁都不知道。

但这句话还是要回答。

不然,他们的冒险到这里就结束了。

这里不应该成为一个阻碍,但是回答了这句话,会有什么后果,回答的人,必须承受。

五人都在思考着。

那影像也没催他们。

突然,布鲁斯科兰德果断开口:“开!”

影像既没有质疑他的‘主人’身份,也没有多说话,只是走到石壁旁,伸手往石壁上一指,石壁上居然有了道门,闪着白色的光芒。似乎只要一推,就能打开。

只听一声巨响,门竟然被打开了。

——影像打开的。

——看来,这就是一个固定的程式,任何人都可以冒充‘主人’,并指示这个影像做任何事。

五人均感惊奇不已!

影像忽然又说:“主人,拿着我,开启您的坐骑!”

大门后是一个大厅。大厅里灯火辉煌。

那影像说完刚才那一句话后,就又回到了‘希望之光’中,也就在同时,希望之光再次合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布鲁斯科兰德笑道:“我这个伪‘主人’的口令,他也听,还真有意思!夏兄,你去将它拿着吧!”

夏奇点点头,走了过去。

影像重新进入‘希望之光’后,它就停止了转动,并且缓缓落在了地上。

夏奇将它重新双手捧在掌心后,发觉上面居然没有半点裂痕!

真是玄妙!

段正峰忽然谨慎的说:“走吧,我们往里面去看看!”

蔡煌也同意:“既然来了,还怕死吗!”

布鲁斯科兰德却笑道:“死倒是不会,恐怕有得一拼!”他心里隐隐感觉,里面会有危险,也许熔岩兽就在里面。

五人分先后走进了大厅。

整个大厅一眼就可以看完,没有再往下的通道,也没发现有熔岩兽。

布鲁斯科兰德很想看看熔岩兽是什么样子,却没有见到,所以不免有些失落,不过事情到这里还没结束,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呢?

大厅呈方形,有四面壁,每个壁上,都有一幅浮雕。那些浮雕画工精细,不比世上的那些名家浮雕差。

东面那一幅,雕刻的是一个手持大锤的人,似乎是一个铁匠,正在打铁,汗水飞溅的姿态,清晰可见。

南面那一幅,雕刻的是一个手拿长鞭的人,正抽打着一个木匠,木匠的表情很愤怒,却不发作,只是默默的承受着。

西面那一幅,雕刻的是一群人,似乎在搬运石块;搬到一处工地,工地正在施工,似乎是在建设殿宇。

北面那一幅,雕刻的是一个王座,王座上坐着一个人,手持利剑,目光灼热,君临天下之感,一望可知。

不知这些鬼斧神工的杰作,究竟是何人所作。

段正峰望着这些浮雕,忽然叹道:“这些画,好像在说明一个故事!”

布鲁斯科兰德好奇道:“哦?”

夏奇更是好奇,急道:“段先生说说看!”

蔡煌却笑道:“这个故事,我似乎知道一点!”

罗成的眼睛本来只是默默的盯着浮雕,听他如此一说,忽然把目光投射在他身上,眼睛里,已经射出惊异的目光,似乎在等着蔡煌说下去。

蔡煌似乎要故意卖关子,所以仍然笑着,却不说话。

段正峰便道:“蔡先生博学广见,倒是说说看!”

布鲁斯科兰德也很期待了:“蔡兄,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夏奇催促道:“快点,我可等不及了。”

故事是什么呢?

蔡煌终于开口了。

“据一些古书上说,这火山洞口其实是一个入口,是通往地底世界的通道。这火山底下,住着有人,而且个个都怀有特殊的能力(若不是这样,岂不被地底的熔岩给活活烧死?)……他们这一群人,在入住地底时,曾经俘虏了一些人,这些人,经他们培训,居然也可抵挡熔岩与烈火了。”

蔡煌说到这里,布鲁斯科兰德忽然道:“你是说,这些浮雕就是那些神秘的地底人雕刻的,目的是记录这一事件?”

蔡煌很认真的说:“应该是这样!”

他走到第一幅浮雕前,用手指了指,道:“这上面是一个铁匠,他的动作和姿态,很形象的说明了,他正在打铁,虽然没有描绘出他要打出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但是可以猜得出,肯定是和建筑有关的铁器……”

段正峰点了点头。罗成的目光更炽烈,心底里似乎很佩服蔡煌。

但蔡煌的分析,是否正确呢?

古书也不一定都是对的!也许这只是一个传说,与事实还有段距离。

真相永远只有一个,但需要时间去验证。

夏奇忽然惊道:“那第二幅是什么意思?”

蔡煌走到第二幅浮雕下,才解释说:“第二个浮雕的主人公是一个木匠,他身边还放着锯子和榔头……他似乎是因为干活累了,想休息一下,却被监工给发现了,挨了一顿打,却不敢发作。我猜想,当时的环境应该很恶劣,这些人都没有自由,也没有尊严,所有的痛苦,都只能默默忍受……”

他说到这里,布鲁斯科兰德忽然悲伤的叹了口气,道:“这个世界本就这样,高高在上的人,就是喜欢欺负地位低下的人!”

段正峰却说:“谁都可以做高高在上的人,他们这些地位低下的人,为什么不去努力和抗争呢?”

罗成点了点头,赞成他的意见。

夏奇没好气的说:“都知道做总统高贵,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做呢?”

布鲁斯科兰德笑了下,不说话了。他笑得有点苦涩,似乎在怜悯那些地位低下,却一直受着欺负,忍辱负重的人。

蔡煌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走到第三幅浮雕下,道:“这幅画就简单了。这充分的展现了一个规模浩大的工程的建筑过程……那些劳苦的人们,搬运着一块块的大石,艰难的行走着,如果倒下去,就会被石头给压伤,压残,甚至压死……”

布鲁斯科兰德这次沉默了,因为多说无益,徒增伤感。

夏奇也沉默了。

段正峰却说:“那第四幅呢?”

蔡煌没有走到第四幅浮雕前,只是远望着,淡淡的说:“这个更简单了。这就是地底神秘人的君王,号令天下,莫敢不从!他手持利剑,威严四射,目光更是灼热,像是雄心壮志,意欲图谋天下,狂傲之气更是不可掩饰……”

他的一番揣测总算说完了。

布鲁斯科兰德扫视了大厅四周,忽然道:“这里好像已经没有其他路径可走了,除了几个巨大的火盆外,还有几个石雕野兽,看上去,外形颇像狗……”

夏奇忽然嘶声道:“奇怪,这火盆里没有火焰,只有一块石头,发着光,看上去就像是灯火……”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