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千羽皇妃小说

千羽皇妃

千羽皇妃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岁月流歌

作者:寰宁儿

时间:2019-09-02 09:15:29

君不见,莲子沉睡千年。夜落无声,卷来千千细羽,是他部过的踪迹。生性冷淡,却闭月羞花,一颦一笑百媚生。为复宫,他费尽心血,终等来的却是一位气宇不凡的皇子。幽谷的初见,成了他们彼此的牵绊,愿意化为彼此...[更多] 书介绍:君不见,莲子沉睡千年。夜落无声,卷来千千细羽,是他部过的踪迹。生性冷淡,却闭月羞花,一颦一笑百媚生。为复宫,他费尽心血,终等来的却是一位气宇不凡的皇子。幽谷的初见,成了他们彼此的牵绊,愿意化为彼此身畔的气息,萦绕周围。待夜无声,落千羽的那一天,幸福终会降临。而他,将会成为手执白羽,身旁

点评: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第002章:幽谷雨景又闻琴声,凝栀回头一看,目光呆滞,感到惊异——少宫主何时出来的?又见素箩抚琴,字里行间透着杀气,一弹,波动琴弦,远处倒下了一棵树木。可见,定是有什么事情惹恼了少宫主。急急忙忙步过去,欠了欠身,言带胆怯:“少……不,小姐,您……”“闭嘴!”素箩一声呵斥,把凝栀吓了个正着“本座不想听你废话!”埋头抚琴,似是要把这琴毁掉。心里拂过一丝不忍,识趣地退下。少宫主定是听到刚才那句话语,才揣摩出凝栀所想的吧。不语,却是为素箩心疼,不能让冷漠,掩埋了少宫主的天资。立于一旁,伸出玉手,几颗豆大的雨滴落于掌心,带来几分冰凉。接着,雨滴化为雨丝,像牛毛、像花针,密密地斜织着,为小木屋笼上了一层薄烟。可树叶儿却绿得发亮,雨的洗礼,并没有洗褪它的颜色。关切地道:“小姐,落雨了。”见素箩还未有停下之色,便入屋拿了把伞,为素箩撑着。素箩并未言语,仍旧抚琴,与雨声应和着,还有轻风流水。迷雾笼罩了幽谷,将幽谷衬托得更加清幽,鸟儿扑打着翅膀飞梭。享受春雨甘甜的动物发出了声响,奏出大自然的优美乐章。曲终,起身,走向顶峰,凝栀也跟了上去。眼色温和了一点,不温不淡道:“凝栀,你说,娘,她现在好吗?”言语间,眸中不禁泛起了水雾,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怜爱。闻言,润湿了脸庞,支支吾吾道:“小姐,宫主会很好的,只是……”听闻此番话,眸中温和尽失,言:“本座知道了,总有一天会让湘宇国的昏君不得好死!现在,只能不动声色,静观其变,等待时机。”说罢,唇际勾起一抹让人悚然的冷笑,渲染了四周的气氛。点了点头,柔声言:“小姐,宫主一定会欣慰的。有您这么好的女儿。”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清了清喉咙,目光中闪过一丝狠色——湘宇国,凝栀倒要看看,你们有什么能耐!深吸一口气,又语:“凝栀,我娘终是没有看错人。等我报仇之后,却不会亏待你。”风吹起素箩涅白的衣裳,被一袭白衣裹着,将曼妙的身材展现出来,可谓是天下第一美女。可是,至今,却无人见过素箩的真面目。不想揭下白纱,凝栀只知道少宫主拥有倾城绝色,虽不曾见过,却是足以感受得到。下意识地言道:“多谢小姐厚爱,凝栀定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由衷地说出这些话语,抱着必死的决心,也要杀了湘宇国的昏君。将伞往素箩那边挪了挪,自己的半边露在外淋雨。雨交织在一起,描绘了一幅若有若无的春雨图。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又忆起了娘亲温暖的手,拂过自己粉嫩的脸庞,那种温馨,是无可取代的。春风带来了新翻泥土的气息,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透过树叶,将树重新洗刷了一番,所有的树木变得亮起来,显得幽谷有着勃勃生机。却不知,里面暗藏的机关,厉害过人。不一会儿,雨停了,那一轮鲜红渐渐西下,染红了半边天,取而代之的是一轮明月。在黑幕中发着皎洁的月光,泻在木屋上,更添一份寂寥。稀稀疏疏的星星镶嵌在幕布上,似是明月的陪衬,显得夜晚更加宁谧与和谐。正是,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了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坐在木屋前,不想思考着什么,只是静静地感受这一份安静,让心平静下来,或许会好过一点。凝栀端出了清茶糕,递给素箩。拿了一小块,放入嘴中,细嚼慢咽,品着口口清香,在唇齿间蔓延。月下品糕,别有一番趣味。四周又是虫鸣之曲,将安静的夜带动起来了。变得有一丝生机,可木屋外的二人,却未露喜色,拧了拧眉,陷入深思。夜色加浓,虫儿停止了鸣叫,凝栀言道:“小姐,该歇息了。”点了点头,由凝栀搀扶着入了冰宫,卧于榻上,闭目养神,期待着明天,那个“陌路人”的到来。第003章:他的到来骄阳斜射在山腰上,浓密的叶子迎着阳光,一切似是那么温馨,小雨过后的空气微微湿润,清新的气息在这天空弥漫。步出了冰宫,伫立在山顶上,向远方望去,期待着“陌路人”的到来,泛起涩涩苦笑,自己为何那么激动呢?兴许是阳光太过刺眼了吧,半眯了水眸,任由清风吹拂着秀发,只是这面纱,未曾吹起。谷外。“殿下,为何您今日执意要到这儿来呢?”锦书问道。他问的正是玉都国三皇子上官寂辰。眉宇间透着不凡的气质,拧了拧眉,长叹一口气:“如果是你,整天被那群嫔妃围在一起,你会好受吗?久闻幽谷如诗如画,今一见,果真如此,本王还顺便想看看这谷中的主人。”说罢,唇际勾起一抹冷笑,令人发颤。看着如此的皇子,锦书心中一紧,若是真碰到了谷中的高人,那应如何?甩袖,步入了幽谷。抬头可望,瓦蓝瓦蓝的天空,无暇无暇的白云,连成一道亮丽的风景,偶听风吹疏竹、虫鸣鸟叫,倒是别有一番趣味儿。环视了四周,察觉不出什么异样,因素箩止了谷内的机关,否则他们二人怕是早已丧命。凝栀不明白素箩为何这样做。只是,觉得定有她的原因。未松懈警惕,清了清喉咙,言:“锦书,为何本王感觉不到一点杀机,这好像是想让我们进去。”闻言,思考了一会儿,复:“皇子切莫大意,一切小心为好。”锦书提醒了一番。点了点头,走入幽径。站在顶峰,瞥见远方那一抹墨色,心想,定是他了。敛了敛神色,任素白在风中飘舞,过了些时间,凌空而下,裙摆飞扬,在半空中打起旋来,似是仙女下凡。落地,正落到寂辰跟前,把二人一惊:天下竟有如此美丽绝伦的女子,随蒙着面纱,但那足以倾城的姿色却让人深深感受得到。连南宫雅也逊色三分呐。整个人呆愣了一会儿,片刻,方才清醒过来。先一步开口:“姑娘……不,想必你就是幽谷神女了吧,唔,乃是玉都国三皇子。”玉都国三皇子?上官寂辰。久闻了,未露喜色,依旧是淡淡的面庞,启唇:“本座有失远迎,还望三皇子见谅。”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刹那间,万物都寂静下来。本座,她自称本座。那定是神女无妨,久闻她武功盖世,今日便要领教一番。拱手,言:“久闻神女武功高强,高深莫测,不知今日可否与本王较量较量?”心下暗忖:口出狂言,本座的武功,其实你能逾越的?少顷,点了点头,拉起寂辰,消失在林中。锦书四下张望,就是寻不到主子的下落,这可急坏了他。待到了一处空地,方才放手,冷冷道:“皇子先出招,还是本座呢?”“都可。”淡淡吐出二字,早已想领略神女的一番武功了。出掌,凝聚内力,一触即发,势不可挡,直逼素箩去。冷冷地笑,不自量力,摘下一片树叶,空手射了过去,将寂辰的内力给挡回,露出一抹骄傲的笑。却是他看不到的。心下一惊,自己凝聚的三成内力,竟让她用一片叶子挡下,暗叫不好,可迎面袭来一支利箭。没有伤到寂辰,从他身畔擦肩而过,暗自窃喜。目光望向素箩,见她站直、拂袖,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再次凝聚内力,使用了六成功力,聚于掌心,准备再次出击。目光瞟过,白色的绸缎飞出,再次挡下了寂辰的内力。二人开始厮杀,出剑、出拳、出掌。飞叶、飞花、飞带。亦是要争个你死我活。二人实力不在话下,三个回合,素箩胜二,寂辰略胜一。暗暗佩服神女的武功。止住,淡淡的开口:“累了罢,不如皇子到本座那里小坐可好?”暗想这人定手握不少兵力,若制服了他,那复宫就更有希望了。早已被她的一颦一笑一招一术吸引,点了点头,跟在素箩的身后,却又忆起锦书,欲想开口,可素箩却言:“你的侍卫是么?怕是早已到了我的木屋了吧,放心,凝栀会好好招待他的。”听了此番话,倒是放心了不少,思忖了一会儿,不知该说不该说,却言:“不知神女芳名?”怎么?这么迫切想知道自己的名字么,无妨,言:“云素箩。”云素箩,美名配美人,应该的。跟着素箩步到了木屋,倒是一番惊人之色。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