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曹二柱何登红小说

曹二柱何登红

曹二柱何登红

10.0

手机阅读

编辑:书信起笔

作者:西门龙头

时间:2019-09-03 00:55:28

给大家提供曹二柱何登红免费阅读,都市小说《曹二柱何登红》的原名是《极品小村民》,此书为网络作者西门龙头倾力之作,极品小村民曹二柱何登红是书中的男人女人主。曹二柱是一个养殖蜜蜂的小农民,本以为在这男少女多的村落中她应该是很受到欢迎的,可谁知妇女们都去巴结另一个男人了,而她的

点评: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曹二柱趴在地上,嘴巴上全是泥土,不过身子还算结实,没有划破皮肉,更没有磕裂骨头,不疼也不痒。他正想爬起来,没想到突然听到一个愤怒的男人厉声地问:

  这多少也算是投石问路,试了一下她水的深浅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不仅没有恼怒,相反还朝自己笑了笑,那脸蛋儿笑得就跟小花一样。好可惜,竟然没有趁热打铁更进一步,曹二柱现在想起来,把肠子就悔绿了。

  和祝定银有了身体上的特殊关系,年轻的朱玉翠也不在乎村支书的什么狗屁权威了,甚至在心里把这老东西看成不中用的混球了,天天往女人堆子里钻,也没有什么长进,能耐就那么大一点,她翻一下白眼说:“切,我可不愿意到居民点里去住呢,就跟城里似的,房子挨着房子,在屋里放一个屁,隔壁的人都听得到。再说,男人们都不在家,一出门见到的都是女人,女人在一起就喜欢生是非,是东家长,西家短,说着说着便起了矛盾,要么吵翻天,要么打得满地滚,天天吵死人的。嗨,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我还是认为梨花冲里好,山秀水甜,居家过日子,种庄稼干活儿,都方便得很。”

  这太有失公允公平公正原则了,曹二柱心里很是不服。

  他检查了一个排列得整齐的蜂箱,看了看在荆条丛里飞来飞去的蜜蜂,觉得自己的事儿没什么可做的了,就哼着《两只小蜜蜂》的流行歌曲,兴致勃勃地向那个山坡走去。

  曹二柱胡思乱想一通,打定主意,决定走出自己的窝棚,再会会何登红去。

  “狗日的,你露个头,让老子看你是哪个?”

  曹二柱从地铺上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从窝棚里伸长脖子眺望了一下远方,他看到了山脚下的村庄,大部分人家已经搬到所谓的新农村居民点去了,只剩下十多户人家东一户西一户地坚守在旧村庄里。在搬走了农舍的空地上,天宇集团已经建起了好几幢活动板房,有人像蚂蚁般在那里移动。

  可走了几步停下了,他想,去会何登红,得有一个合理的借口呀!去帮她打农药,这当然很唐突啊!你又不欠她的,她又没有请你,你为什么要帮她打农药,这不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对她有什么企图吗?

  曹耀军是曹二柱的大名,也就是身份证上撑门面的名字,平时一般很少有人使用,人们都习惯叫他曹二柱。

  “尼玛,这梨花冲就这么被他娘的天宇集团给强行霸占了!我要他们补偿一百万元呀,他们说老子狮子大开口,漫天要价。可让他们主动给予补偿吧,他们竟然像打发叫花子,能少给,尽量少给,能不给,尽量不给。”

  “曹耀军,你在跟踪老子是不?哎,你这么大点年纪,怎么这么下……流呀,竟然喜欢干这种勾当呢?”祝定银怀疑曹二柱跟踪偷看自己,更生气他有意打乱了自己的好事儿。

  听到祝定银说自己下流,他不服,你干的难道都是上流事?曹二柱知道祝定银误会自己了,赶紧撇清说:“祝书记,我路过呢!我一个堂堂的养蜂专业户,正在创业之中,一天到晚忙得脚后跟打屁股,谁有闲功夫跟踪你呀?”

  祝定银刚和朱玉翠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算得上是做了亏心事儿,可他天天在女人堆里折腾,已经是习惯成自然,司空见惯了,再就是认为曹二柱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没有把他看在眼里,他现在不仅一点也不做贼心虚,而且相反还趾高气扬的。他笑笑说:“唉,还不是因为搬迁的那点破事儿!天宇集团在我们梨花冲村建精制棉厂,是曹客店乡政府招商引资的,是为了促进我们村的发展,为我们造福的大好事儿,我们村委会已经跟人家天宇集团签协议书了,梨花冲的有些土地已经卖给了人家,他们要在这儿建世界上最大最高端的精制棉厂。说句良心话,人家给我们农户的搬迁补偿款已经不低了,还承诺优先招我们村里的人到厂里当工人上班。这样一来,就可以让我们村在城里打工的男人们都回来,夫妻团聚不说,还有固定工资拿,就像领导干部似的,这多么两全其美啊!日他娘,可一些钉子户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补偿五十多万还嫌少,还狮子大开口硬是要一百万,目的达不到,竟然死活不愿意搬家。”

  两个人刚才还在荆条丛里曾经拧成过一股绳,可现在话却不往一起说了。

  要是论打架摔跤,祝定银那老狗肯定不是曹二柱的对手,一掌子就可以把他推一个四脚朝天。可这种事又不是打架,靠的完全不是力气,要么拥有权力,要么拥有金钱,可这两样曹二柱都没有,只是小村民一枚,要是和那老东西发生正面冲突,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你看,曹耀军,你的思想好像就不通嘛!”祝定银将朱玉翠拉起来又说,“这不,我刚才给朱玉翠做了半天的思想工作,她的思想境界都比你要高很多哩!嘿,关于这次搬迁,我已经改变了做工作的策略,一个一个地做工作,各个击破,先做通当家人的工作……哎,对了,下次,我去你家做你妈胡大姑的思想工作……”

  祝定银一听,愤怒了,他拉长脸,伸长胳膊指着曹二柱说:“果然,你真在跟踪老子,瞎转悠,寻野狼,只有你自己信。你一个人寻到狼了,还不是狼的口中餐啊?扯个谎都没有扯团圆。你,你……老子警告你,狗……日的再跟踪老子,你牙巴骨得长紧一点,小心老子找一个理由治你的罪,让你在我们梨花冲没立锥之地!”

  躲不了,曹二柱只好慢慢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故意吃惊地问:“哎呀,祝书记,是你呀,我摔了一跤,竟然把您老人家惊动了!嘿嘿,实在对不起,请你老人家高抬贵手,包涵包涵,原谅原谅!”四处看了看,不仅看到了祝定银,还看到了衣衫不整的曹国山的老婆朱玉翠。

  “谁,哪个?你叫个球啊!”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