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浮生如斯小说

浮生如斯

浮生如斯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对酒眉

作者:如墨

时间:2019-09-03 09:15:31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皇城墙外,火光漫天,血流成河。男子一身白衣,被风掀起温和的波浪,一句话却道尽一辈子的许诺,眼波如水,仿佛可以包容下天下所有。身边的女子,水红罗裙衬得肌肤胜雪,眼睛里交缠过刚毅和温柔,握着的手轻轻加重了力道。执子之手,和子偕老。这一辈子遇到你,我是何其幸运。

点评: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第一章梦靥(一)总是做到这样的梦,一片狼藉和血污,有些模糊却狰狞的面孔,不知道那上面是人脸还是面具,又好像都是骷髅套在一些华丽的衣衫下面。这些人踹门而入,仿佛会吃人,把屋子里的人一个个拽出来,刀砍或者撕咬,身上都是血污,脸上和身上可能还有很多碎肉,就这样横行着。整个院子,那些哭声、东西撞碎的声音和撕咬的声音交错在一起,让人听着一阵颤索。过一阵子,又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种低低的野兽的喘气声,哼哧哼哧,越发寂静得可怕。桑陌就是在这样的梦里惊醒的。这样的梦,不知道陪伴了她多久,从她还是十岁的小孩,到现在,成了这都城最大酒楼的老板,经营旗下数家商号;从开始抱着二妹三妹每日每夜不敢睡着,到现在即使梦到,也只是微微皱皱眉头。桑陌常常觉得自己已经很老很老,虽然她只有二十岁,但是她的心里承担了太多的责任、秘密和痛苦,让她的眼神里总是比别人多很多深沉。有时候觉得太累,便想要这样死去好了,可是想起两个可爱的妹妹,想起身后那些无尽的仇恨,又一次次挣扎着站了起来。皱皱眉头,桑陌利索地起身。漱口、拭脸,挑了件水红色的薄纱裙穿上,让小翠把一头乌丝尽数挽起,在脑后盘成一个繁复、厚重的发髻,把几个红色玛瑙做成的小钗子散散地插进发髻上。铜镜中的女子,额头光洁而饱满,黛眉红唇,许是刚起床的关系,眼睛里有着几分慵懒和成熟女子的娇媚。“大小姐,难得在家穿上女装,你怎么总是要把头发挽起来,我真觉得可惜!”小翠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嘟囔。是啊,大小姐的头发可是她见过最黑最亮的呢,要是散落下来,不知道会羡煞多少女子的眼呢!“就你这丫头话多,看陈卫敢娶你!”桑陌浅浅一笑。“大小姐!又取笑我!”小翠一脸娇羞地跺脚,惹得桑陌一阵好心情,睡梦中的事情也扫到一边去了。“二小姐和三小姐起了吗?”“早起了,都在偏厅等你吃早饭呢。”点了点头,桑陌起身出了房门。桑陌居住的是寒烟楼,而二妹桑如和三妹桑晴则一起住在旁边的凝翠楼。这两栋楼和前厅之间用一个花庭做了隔断。花庭两侧种满葱郁的细竹,中间自然空出石板路来,路两旁摆了几盆秋菊,显得整个院落一派宁静。前厅相对要简单许多,只是一层的建筑,中间是正厅,左右两间是偏厅和议事厅。桑陌走进偏厅的时候却只看见桑晴一个人托着下巴发呆,说是发呆,其实两颗眼珠子滴溜溜转着,神采飞扬,不知道又想些什么坏主意了。“姐姐。”桑陌回头一看,却是桑如笑眯眯地托着一碟东西进来了。这一喊把桑晴的魂给勾了回来,一眨眼的功夫,却已经绕到桑如跟前,抢了东西站到了桑陌身后。动作一气呵成,快又好看,仿佛只是一只翠绿的蝴蝶飞过。“今天大姐到得最晚,所以呀我罚你不准吃二姐姐新做的点心!”边说着,桑晴已经吞下了一块小糕点。“江湖人梦寐以求的‘行云流水’却被你用来抢这碟小点心,哎,不知道多少人捶胸顿足啦!”看到桑如也不恼怒,脸上笑盈盈的,桑陌自然也是见怪不怪了,挽过桑如的手便到桌边坐下。“他们捶他们的呗,师父教的这套步法是好用,不过,二姐的点心更好吃!”桑陌也不理她,径自对桑如说:“小如,下次要做好吃的,可得早点跟我说下,咱们趁晴儿不在家的时候好好做来吃吃!”桑如轻轻一笑,面色温柔如水。“刚好三妹过几日要赶去参加下月十五赤炎门的议事,我得好好想想,到时候,做点什么新鲜的来给姐姐吃呢?”桑晴一听可就不依了,急急坐到桑如旁边,挽着她的手,撒起娇来了。“哎呀,好姐姐,那我不去赤炎门了,反正那里肯定又是些无聊的事情,你可也得给我吃呢!”见桑如不理她,又捧着抢来的盘子,跑到桑陌那,“大姐,你跟二姐说说嘛……喏,这个点心很好吃的,可是我只吃了三颗哦,剩下的都给你吃嘛……好不好嘛?”这个小丫头,现在正是爱吃喝玩乐的年纪,也不参与江湖的是非,所以虽然一身绝技,却并不怎么出名。偶尔行走江湖,则装扮成男子,学炎戴一个玉制的小面具遮住一边眼睛。所以江湖上只偶有听闻玉公子的称号,猜测他是赤炎门的人,却不知道他竟是个十五岁的小女娃。看着这张精致的俏脸忽而皱眉,忽而挤泪,忽而嘟嘴,桑如已经忍不住笑起来了。“你这丫头,又是张甜嘴又是张馋嘴,难怪炎师父对你又爱又气了!”“可不是,以后要是有人看上咱们家小妹,我们得先测测人家的心脏经不经用,千万别被我们家小妹害了!”桑晴被两个人说得面色绯红,差点要找个地洞钻起来了。两个姐姐从小便宠她,可是也没少戏谑过她,偏偏自己的嘴甜是甜,就是说不过她们。这会也只好一个劲往大姐怀里钻去了。几个丫鬟在旁边也是捂着嘴在偷笑,桑陌这才正起身来,“好啦,不逗你了,傻丫头,坐好吃饭了。”第二章梦魇(二)一阵吵吵闹闹,桑陌起床时的那些烦躁也终于退到了一边。她其实是个爱笑的女子,只是这么多年为了生计、为了保护这个家,不得不对外人冷起脸。“只有强硬、果决、无情才不会让别人小看了你,尤其你是个女子。”这是炎对她说的话,她一直铭记在心。所以所有的笑容、关心、欢愉她只留在采桑居,留给她唯一的亲人。桑陌一直担心童年时的那场灾难会在妹妹们的心里留下阴影,但现在看来却是担心过头了。二妹桑如的性子看来最为温和、内敛,可骨子里,也有些调皮。虽然只有十八岁,但一身医术放眼整个大都王朝,却也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的。桑如还有一手好厨艺,偶尔做些新奇的菜式,便会让桑晴兴奋得不行。家人尝过以后,就会把新菜式教给孔月楼的大厨,这个神秘的厨娘可也是孔月楼的金字招牌。而三妹桑晴活泼好动,小小年纪就做了赤炎门门主炎的首席大弟子,武功自然不在话下。炎在江湖的传说中,一直是个脾气比较怪的老头,行事乖张,武功邪魅。没有人知道赤炎门所在的位置,也没有人知道赤炎门做的是什么营生。它看似隐秘却又嚣张地存在于正邪之外,又似乎与各大门派甚至商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桑陌十三岁遇见炎的时候,炎戴着一副银色面具,遮住半脸,让人看不出端倪。他见到桑晴时,双眼一亮,说这丫头骨骼清奇,是罕有的武学奇才。于是好说歹说要做晴儿的师父。桑陌当时心里打了个主意,要求炎分别教她和桑如一样本事,方才答应。这才有了都城最大的孔月楼,也有了江湖传说的少神医桑如。想起来,其实自己对炎没有一点了解,不知道他多少年岁,不知道他长相背景,也不相信他是否真是为了小妹才做了那么多事情。除去那些神秘的外纱,在桑陌的认知里,炎便是一个爱吃爱玩的大顽童,这点也让桑晴继承了下来。八岁的桑晴跟在炎身边,耳濡目染,除了武功之外,爱玩整人的性格更是有过之无不及。如今按照炎的心思,恐怕是想把晴儿培养成下一任的门主,自己再去潇洒江湖了。“小如,你刚才说炎师父来信了?”吃罢早饭,姐妹几个坐在花庭里闲逛。桑陌想起赤炎门的事情,没来由觉得头皮一紧。炎对桑晴好得不能再好,甚至比她们两个姐姐还要宠溺上一倍,只是炎的行事的确怪异,而赤炎门更是一潭深水,饶是这么多年,桑陌也没怎么参透。桑如看看远处耍剑的桑晴,多少有些明了大姐的想法,不由得也正色道:“信里只说,下月十五是赤炎门一年中最大的一次议事,他要桑晴回去开开眼界。但我觉得这事情没这么简单,不会真如我们所想的,他是要晴儿……”“即便他真是这个心思,我们也没有办法,毕竟我们欠他的太多太多。”这点桑如心里又怎么会不明白呢。晴儿那时年纪小不怎么记事,但她记得小的时候姐姐如何为了她们四处乞讨遭人虐骂,后来小妹得了急病没钱医治,大姐竟然偷偷溜回莫贤山庄找回一些珠宝变卖。九年前,莫贤山庄在一夜之间被人灭门,血流成河,死伤的惨状让观者夜夜不能入眠。莫庄主在江湖上一直以仁义受人敬仰,但这灭门惨案发生后不止官府没有派人受理,连江湖上也众口缄默。那晚跟在大姐身后回到了莫贤山庄,只是走到院墙外,桑如便瘫倒了,那些恐怖的气息似乎几年都没散去,空气中仍然是尸体的味道,耳边听到的又是那晚野兽的声音。但即便是这样,桑陌还是进去了。她出来的时候脸色惨白、牙把嘴唇咬出了一排血印,看到桑如蹲在墙角时,竟然还能笑笑。即使身形摇摇欲坠,桑陌还是坚定地扶起她。那一刻在桑如的心里刻下了很深很深的印记,她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软弱,再也不会让她的姐妹受到半点伤害。所以后来遇到炎,桑如满心的感激。炎为她请到了一直隐居的凤山老怪做师傅,研习医术;又把姐姐安排到门下金算子手里学做生意;他自己除了教小妹武艺外,总是隔断时间就带着她们三姐妹到各地游历,见识能人异事,了解风土人情。所以,虽然长大后会经常跟炎开些玩笑,但是在桑家姐妹的心里,说炎是神,一点都不为过。她们崇敬他,尊重他,把他当作长辈和可以信赖的朋友。桑如却也知道,大姐其实并不想亏欠他太多,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报还这些恩情。所以假如炎真的属意桑晴继任门主之位,桑陌也会答应的。何况,以赤炎门的实力,一定可以找到那次灭门事件的元凶!看着桑如变得有些阴郁的眸子,桑陌有些踟蹰,然后很轻很轻地叹了声“妹妹”。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二妹在想什么呢。从那次偷偷潜回莫贤山庄被二妹撞见开始,二妹就很护着自己,甚至激烈到对任何接近的人都张牙舞爪的地步。原以为,这么多年不让她插手外界的事情,会慢慢磨去她心里的不堪,可如今看来,桑如表面上温和,内心恐怕藏着比自己还要深的愤恨。而远处,三妹的单纯快乐又能维持多久呢?这场仇恨终究是要有一个了断的,桑陌只希望那一日迟一点到来,或者只要她去承受就好。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