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回家的路——落叶纷飞小说

回家的路——落叶纷飞

回家的路——落叶纷飞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山川湖海

作者:虚土

时间:2019-09-05 09:15:21

他是冰城国王最疼爱的公主,他是火莲国的天之骄子,命中注定他们会相逢……在叛乱发生的那一瞬间,就已注定,他,回不到了。传言哪个地方,人出到了,就永远也进到不到,除非已成为了一具尸体……

点评:男女主的校园时光,也是他们的甜宠时光

第一章浴爱而生这里是地心,虽然没有炽热的太阳,却因滚滚的岩浆,比地面的酷暑还要炎热。已经一年没有降地甘(即地面上的雨水),大地干涸,裂开了口,作物也颗粒无收,已经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万能的地心之神啊!请赐予冰城地甘吧,如今冰城已是水深火热,百姓怨声载道,惨绝人寰啊。神啊,请大发慈悲,为朕的子民降下甘露吧……”说罢,手托七彩冰晶,双膝下跪,望着面前滚滚岩浆中矗立的不化冰山,缓缓叩首。可是,空气依旧炽热,丝毫没有湿润的气息。“皇上!皇上!皇后娘娘生了!皇后娘娘生啦!”一个内侍官急匆匆的赶来,人未至声先到。就在此时,空气中出现了些许凉意,继而越来越浓,地甘不断飘落,滋润着这干裂的土地。“神啊!我冰城的子民有救啦!难道是新生的皇儿带来的福兆?”冰城国王连忙起身,转向内侍官,“是男是女?”内侍官眼中闪烁着激动的泪花:“回皇上,是位公主。”“立刻回宫!”灵月宫中,金色的锦被有些凌乱,却掩盖不住下面女子的绝代风华。苍白的脸上还残留着些许汗珠,丹红的柔唇却更加显目,她双眼微闭,长长的睫毛投下扇贝状的阴影,浓密的青丝缭乱的铺陈着。她就是冰城的皇后,那个曾今一笑惊艳天下的洛阳女子,那个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女子,那个为爱不惜离乡背井的女子。“娘娘,你看,小公主的眼睛多好看呀,水汪汪的,比地甘还要清澈呢。”被暄儿怀抱着的婴儿呵呵的笑着,露出左脸深深的小酒窝。“快抱来我看看。”皇后撑起身子,伸手接过那浑身水汽缭绕的婴儿,苍白的脸上露出微笑,“嘟嘟,来给娘笑一个,乖~”怀中的婴儿仿佛听懂了,又痴痴的笑起来,还吮吸着小手指。“咦?这是?”皇后看到婴儿的左胸口,不禁一愣,竟有个鲜红的牡丹胎记,在雪白的肌肤上异常耀眼夺目。“皇上驾到!”门外的侍卫通报声响起。“快!暄儿,扶我起身接驾!”皇后将婴儿放在床上,便要起来。“皇后快免礼,你身子尚虚弱,快躺下休息。”皇上抚摸着床上女子的额头,俊逸的脸上写满了心疼,“辛苦你了,灵儿。”皇后微微抬起身子,抱起床上的婴儿,“皇上,给皇儿取个名字吧。皇儿左胸有个牡丹胎记……”皇后的眼中闪过一丝惆怅,“洛城的牡丹,文明天下……”“灵儿,是朕对不起你……既然皇儿带牡丹印记出生,那就叫她冰洛吧,朕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疼爱洛儿。”皇上将女子拥入怀中,臭着她发间的清新,宠溺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内侍官!”皇上给女子盖好锦被,“传令下去,朕今晚要大宴群臣,举国同庆!”“是,奴才遵命。奴才这就去准备。”丽月宫中,一个红衣女子正坐立不安,口咬着手中的丝帕,焦急的望着紧闭的宫门。一个素衣丫鬟开口道:“娘娘,您也不必着急……”“本宫能不急嘛!外面都传开了,那个婴儿是冰城的救世主。如果再是个男孩儿,那皇上肯定会将太子之位传给他。那,那本宫的然儿该怎么办。”女子秀美一皱,凤眼怒瞪,丫鬟便不再说话。“娘娘……”“李公公快请进!”女子急忙命丫鬟开门。“参见丽妃娘娘。”李公公俯身行礼。“公公请起,那边怎么样?”“娘娘大可放心,是个女娃。”女子听罢,紧绷的心松了口气,“不过……”李公公欲言又止。“不过什么?”女子怒目而视。“不过,皇上说今晚要大宴群臣,为小公主庆祝。”“什么?!为了个女娃?”女子若有所思,“公公请回吧。”“是,奴才告退。”待门关上,女子先是眉头紧锁,继而开怀大笑,丝帕轻掩娇艳的红唇,“既然是个女娃,就算皇上再宠她,怎么可能让一个女流之辈来统治一个国家!至于那个冰湛……哼!再怎么说,本宫的然儿也是大皇子,那个冰湛就算是皇后所生,也是二皇子。太子之位,本宫一定会让然儿得到!!!”傍晚,照耀冰城的七彩之光渐渐的淡去,冰城迎来了又一个黑夜。此时的皇宫中却是灯火辉煌,宛如白昼。冰城,之所以取名为冰城,并不是因为它四面环冰,相反,冰城的四面都是血池水(岩浆),只是在血池的中央,却矗立着一座永远不会融化的冰山,冰城百姓视之为神物,所以,皇帝才命之为冰城。冰城百姓一般不会和地面世界的人往来,只是有一些身份特殊的商人会去地面做买卖,他们的来去都是要经过皇帝的批准,因为只有皇帝才拥有通往地面的钥匙——七彩水晶。这七彩水晶也是冰城的守护法宝,它象征着和平,风调雨顺,一旦它消失,冰城将陷入战乱中,生灵涂炭,地面世界的冰城商人也永远不能回归故土,除非成为,一具死尸。灵月宫中,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一张金丝小床,俊秀的眉宇间流露出怜爱之色,挺拔的鼻梁、光滑的皮肤、俊逸的轮廓,上扬的嘴角弯成一个诱人的弧度,小小的年纪就已经出落得英俊潇洒,时常引来宫女们赞叹爱慕的眼神,待他长大,会是怎样一个摄人心魄的帅哥呀。他就是冰湛,冰城的二皇子。“嘟嘟~~~妹妹,我是哥哥呀~嘻嘻,好可爱~”冰湛一手逗冰洛玩儿,一手摇着折扇。“母后~”男孩儿见皇后过来,便扑进她的怀里,“母后,时辰差不多了,孩儿随母后去宴会吧,父皇说大臣们已经到了。”“好。”皇后疼爱的摸了摸他的头,转身抱起床上的婴儿,一手拉着冰湛,走向大殿,宫女们紧随其后。“皇后娘娘驾到!二皇子驾到!小公主驾到!”大殿里回响着侍卫的通报声,大臣们都把目光投向皇后怀中的婴儿。这个被传为救世主的女娃正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左瞧瞧右看看,“吱吱呀呀”的,伸出粉嫩的小手,指向一个大臣的座位。“这……?”大家都有些诧异,为何小公主会指着潘丞相。忽然,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座位后面钻了出来。“然儿?”“大皇子?”众臣面面相觑。这次宴会只是大宴群臣,除了皇后娘娘、二皇子、小公主,宫里的其他嫔妃、皇子、公主,都不会出席,怎么大皇子会……?难道是丞相?而且,小公主为何会指着大皇子?怀中的婴儿,小手又向前伸了伸。“然儿,你过来,洛儿好像很喜欢你呢。”皇上微笑着招冰然上前来。“父皇不生孩儿的气?”冰然怯生生的问。龙座上的人眼神一冷,却笑起来,“哈哈哈,怎么会。洛儿这么喜欢你这个哥哥,朕又怎么会怪罪于你?”原来是因为她……妹妹……冰然走上前去,眼神却流露出难以言状的冷峻,与他的年纪完全不相符合。他是冰城的大皇子,只比冰湛长两岁。俊俏的脸庞上却总是难见笑容,眉头紧锁,茶色的双眸透露出冷冽之气,让人不敢直视。虽然他的容貌和冰湛不相上下,但他平日里很少说话,待人也很冷淡,远没有二皇子受人喜爱。宫里的人经常私下议论,是不是因为他为嫡生,地位没有二皇子高,才会这么孤僻?今天他出现在宴会上,又是为了什么?冰然没有理会身边异样的目光,径直走向皇后,“儿臣给父皇、皇后娘娘请安。”“然儿不必多礼。快快请起。”皇后将怀中的婴儿抱上前。冰然目光一一扫过皇上、皇后、冰湛,最后落在冰洛的身上。襁褓中的婴儿伸出小手,粉嘟嘟的小嘴嚷嚷着什么。冰然看着出了神,他就是为了看看这个“救世主”到底有什么魔力才偷偷躲在丞相身后的,这……这个世界竟会有这么清澈水灵的眼神!冰然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妹妹……他在心里冷笑,就算再纯净,日后也会被这世界的黑暗污染。这个世界,本来就很肮脏,这里有几个人是真心效忠?还不都是勾心斗角!……容不下她的……“父皇,恕孩儿无礼,孩儿身体有些不适,先行告退。”冰然俯身拜向皇上,宝座上的人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好,朕准。”冰然转身就走,全然不顾自己这是在大殿之上,身后传来皇上的叹息声,“这孩子,何时才能不拒人千里之外呢……”“父皇,孩儿送大哥回去吧。”冰湛紧跟着冰然出了大殿。“大哥!大哥等等我!”冰湛在后面跟得气喘吁吁。“你怎么出来了?”冰然有些不耐烦。“大哥,你的武功又进步不少呢!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赶上你?”冰湛不理会眼前人的怒意,继续道,“大哥,妹妹真的很喜欢你呢,要不怎么一眼就发现了你?嘿嘿~”妹妹吗……?“哼,她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女孩罢了……”说罢,步伐轻盈的触碰地面,白影一闪,只留下一丝清风。……就算再努力,我在父皇心中的地位,永远也不可能超过你,冰湛……只因你是皇后所生,父皇唯一深爱的女子……不过,我也无所谓。“哥哥……好厉害……”冰湛一脸崇拜的望着冰然离去的方向,白皙的脸颊由于激动,染上了些许红晕。丽月宫丽妃对着一个四十上下的男子秀美紧锁,那个男子身着华丽的官服,单手捋着髭须,脸上露出神秘莫测的笑容。“爹,你倒是说句话呀!”丽妃满脸的不悦。“此事不可操之过急,欲速则不达。”男子抿了抿杯中的龙井,若有所思。“可你是冰城的丞相,而且然儿是你的亲外孙呀。难道你就不想他将来成为冰城的皇帝?”丽妃撕扯着手中的丝帕,雪白的皮肤上印出点点血红。“丽儿,爹早就有此想法,不过现在时机还未成熟,如果贸然动手,只会惹来杀身之祸。”“爹的意思是……”“我心里自有主张,你就安心吧。”男子嘴角弯出诡异的笑容,“今日然儿怎么会出现在大殿之上?”“什么?!这是怎么回事?”丽妃的小脸瞬时变得煞白。“我倒要问问你,这是怎么回事?还好皇上没有怪罪于我……不过说来奇怪,那个小公主好像对然儿非常友好……”男子自言自语。“爹,你是说……小公主?怎么可能,她只是个襁褓中的婴儿。”丽妃暗自好笑,爹是不是老糊涂了。“也许是我多虑了。我们静观其变吧。”第二章落叶纷飞的季节转眼五年过去,冰城依旧繁华如昔,自从五年前小公主出世后,冰城一直都是风调雨顺,年年五谷丰登,笼罩在城上的七彩光芒更加耀眼夺目,百姓也是安居乐业,处处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御花园中,枯黄的柳叶飘落在湖面,泛起点点涟漪。已是深秋,整个皇宫都是一片金黄色。“公主!公主!你在哪里呀?”“公主!”……御花园瞬间热闹起来,一群丫鬟面色焦急四处张望。“公主!别吓奴婢了,快出来呀!公主!”一个身穿粉色绸衣的丫鬟加紧了脚步,在御花园中四处寻找,“你们,去东边找,其余的人跟我来!”粉衣丫鬟转身向身后的人吩咐道。“是。”丫鬟们四散开来,分头寻找,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此时,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正蜷缩在湖边的柳树枝桠上,均匀的呼吸吹开了散在嘴边的长发,露出莹润饱满的红唇,两弯柳叶似的眉毛微微皱着,凤眼紧闭,浓密的睫毛上还蘸有少许的白霜,脸颊上的红晕宛若天边的红霞,让人过目不忘。“公主!找到公主啦!找到她啦!”树下的人兴奋的抬着头。粉衣丫鬟闻声急忙赶来,纵身一跃,将树上的小人儿轻轻抱下。“公主,醒醒。公主?”丫鬟们担心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冰洛伸出小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暄儿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呀?你的脸怎么这么苍白?是不是病啦?记得要去看御医哦。你干嘛一直抱着洛儿啊?……”冰洛小嘴喋喋不休的一开一合。暄儿满头的黑线,还不是因为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小祖宗!“公主,你怎么会睡在树上的?”暄儿不解的问。冰洛抬起头,指了指枝桠上一团灰色的东西,“我在等小鸟出生。母后说过,我出生的时候就像一只幼鸟一样不安分,所以我要看看幼鸟是怎么个不安分。”暄儿望着一脸严肃的冰洛,“噗嗤”一声笑出来,旁边的丫鬟们也都抿嘴含笑。事情是这样的……一天前,冰洛忽然饶有兴趣的问:“母后,洛儿刚出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啊?”皇后愣了一下,笑而不答。“母后,洛儿是个乖孩子,那么出生的时候肯定也是的咯~是不是啊,母后?”冰洛扬起粉嫩的小脸,期待的看着皇后。皇后回想着那年宴会上,冰洛指着大皇子时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样子,不禁想笑。“洛儿,你刚出生时就像一只幼鸟一样不安分。”皇后慈爱的抚摸着冰洛的小脸。幼鸟……我像不安分的幼鸟……(咳咳,土土看过小鸟破壳,确实有些不安分啦~~~~~~)“洛儿,你又在胡闹了~”一袭青衣不知何时站在树下,虽是在责备冰洛,眼中却流露出担忧之色。“奴婢参见二皇子。”丫鬟们的脸羞的通红,她们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二皇子,那个梦中的白马王子如今就在眼前,俊俏的脸庞,深邃的眼眸,薄薄的嘴唇勾勒出一缕魅惑的笑容。“哥哥~”冰洛一下从暄儿的怀中跃起,扑进冰湛的怀抱。“你呀,总是这么调皮。昨天在御花园里挖虫子,今天又跑到树上去了,明天你又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出来。嗯?”冰湛怜爱的抱起冰洛,捋了捋她额前的头发。“嘿嘿”冰洛不好意思的干笑了几声。“哥哥,你什么时候才教我武功呀?”冰洛抱着冰湛的脖子,撒娇的蹭了蹭。“怎么,洛儿想学武功?”冰湛低头瞅了瞅怀里的小脸,宠溺的笑着,旁边站着的丫鬟只觉得眼前一阵晕眩,沉浸在这惊艳的笑容中。(那个……暂时就用惊艳来形容吧……)“对呀。哥哥,你就教教我嘛。母后不会知道的,放心好了啦~”嘻嘻,那样以后我爬树就方便多啦……“真是人小鬼大。”你的这点心思我还看不清楚吗?冰湛无奈的点点头。“二皇子…”暄儿望着冰湛欲言又止,“皇后娘娘吩咐过…”“没事,你不说我不说,母后又怎么会知道?”冰湛转身向丫鬟们,“你们刚刚听到什么了吗?”丫鬟们又一次被这无敌的媚笑击倒,“没,没有。二皇子,奴婢什么也没听到。”待丫鬟们回过神来,眼前哪里还有冰湛的人影。“哥哥,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冰洛气喘吁吁的跟在冰湛身后,小嘴不停的呼出白汽。“去见你的然哥哥呀。要说武功,我和他相比还差的远呢~”冰湛不由分说的抱起冰洛,身旁的景物不断的后退,深秋的寒风仿佛比平时更加冷冽。“自己轻功这么好,一开始就抱我飞不就行了嘛,害我跑的累死了,真不知道哥哥的脑子是用什么做的……”冰洛不停的碎碎念,还不时向冰湛翻个白眼。冰湛将手收紧,脚尖轻点树叶,转眼便到了一个竹林,翠竹入天,烟气缭绕。“哇,哥哥,难道你是神仙的手下吗?”冰洛一脸的惊叹。“啊?什么?”冰湛被问的一头雾水。“这不是王母娘娘的紫竹林嘛!”冰湛的嘴角抽了抽,“这里是皇宫的一部分,平常没有人过来,我曾经……你也不想想,我们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出宫?小傻瓜。”冰洛小脸一垮,“那哥哥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地方的?”“我是跟踪……”冰湛猛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扯开话题,“洛儿,你……”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看到冰洛一脸的贼笑,“嘿嘿,哥哥,难不成你是跟踪然哥哥过来的?呜……”刚说完,冰洛的嘴就被狠狠的捂住,“嘘~别说的那么难听嘛。……洛儿!你是不是不想学武功了!”果然还是这招有效,冰洛立刻就闭了嘴。竹林里,梢尖上一个绿影叹了口气……一个时辰后……“哥哥,你确定然哥哥在这里?怎么我们找了一个时辰还没看见他的影儿呀?”冰洛一脸的郁闷,“会不会他根本就不在这里?”“不可能,大哥每天都会来这里练功的。”冰湛坚定的说,“我们……可能迷路了……”呱呱……寂静……一群乌鸦飞过。“什么!?哥哥你不是每天都跟踪过来吗,怎么会迷路!”冰洛抚了抚额角,无奈的苦笑,看来这个哥哥比自己还要路痴,那他以前都是怎么从竹林里出来的啊?唉……“都说了不是跟踪!……”冰湛剑眉一皱,忽然“倏”的抬头。“大哥,下来吧,我都看见你啦!”冰湛得意的冲着一棵竹子的顶端大喊。一个绿影飘然而下,浑身的剑气将竹叶无声的割断,伴随着他上下飞舞。冰然……然哥哥……那个永远都冷若冰霜的少年,为什么会让我这么心痛,他的眼神为什么总是那么忧郁,让人不禁想去抚平他紧皱的眉头,想去给他保护……“咳咳~洛儿,看帅哥别看呆了,口水都出来啦!你让我这个大帅哥面子往哪里搁呀!”冰湛推推旁边呆若木鸡的冰洛。“口水!?”冰洛连忙转身擦着嘴角,咦,没有哇~“哥哥!你又耍我!”冰洛满脸羞红,冰湛也不管她瞪圆的杏仁眼,戏谑的笑着。“大哥,你衣服的保护色可真好呀,嘿嘿,和竹林一个颜色呢!怎么你和洛儿一个样,喜欢呆在树梢上睡觉呀?哈哈……”冰湛调侃着,冰然双手抱胸,依着一根竹子,冷冷的盯着眼前这个小女孩。呃……这个哥哥,真是没个正经的,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冰洛心中暗骂,说收拾,也不过是挠挠痒,冰湛最怕她的这招了,所谓一物降一物嘛。“哈哈……”想着哥哥跪地求饶的样子,要事被那些仰慕他已久的宫女们看见了,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冰洛忍不住笑出声来。忽然“咚”的一声,“哎哟,哥哥你干嘛!”冰洛揉着肿起大包的头顶,不满的撅着小嘴,这才发现冰然一直在盯着她看。“乱想什么呢。你不是说要学武功吗?让大哥教你吧……大哥,你就教教洛儿吧,顺便也给我指点指点~”冰湛一把将冰洛托至胸前,“是吧,洛儿?”“嗯,然哥哥,求你教教洛儿吧。洛儿学成后,一定会保护然哥哥和哥哥的。”保护……我……?冰然望着眼前这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这是第一次有人说要保护他,如此真诚的眼神,这个人居然是他的妹妹,一个才五岁的小丫头。回想五年前,在大殿上见过她之后,好像就很少见面,但那时她清澈的眼神却在他脑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那个没有一丝邪念的小女孩说要……保护我……“然哥哥?然哥哥?”冰洛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然哥哥,不回答就是默认啦~~~嘿嘿,徒儿拜见师傅!”冰洛兴高采烈的俯身叩首。额……堂堂大皇子也有被算计的时候呀!这个洛儿……冰湛揉揉发痛的太阳穴。洛儿……洛儿,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世俗黑暗的污染,哪怕付出一切,我也不会让你的清澈的眼眸失去光彩。妹妹……只因为,你是唯一一个说会保护我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让我想去保护的人。今生今世,我,冰然,绝对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洛儿,那明天开始,你就和湛一起来这里吧……”冰然嘴角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别再迷路了……”这个小女孩,我一定要好好的守护……“嗯,然哥哥真好!”冰洛踮起脚尖,双手勾住冰然的脖子,“啵”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哥哥,明天见!”说完拉着冰湛一溜烟就跑没影儿了。冰然擦了擦脸上残留的口水,双颊泛起丝丝红晕,眼眸里满是温柔。这个丫头……“洛儿!你等等!”冰湛板着脸,拽住往前冲的冰洛。“你只不知道亲一下代表什么!”冰洛疑惑的看着湛,“暄儿姐姐说,如果喜欢一个人,就可以亲他一下……我喜欢然哥哥,有什么不对吗?”这个暄儿,整天都教了洛儿些什么呀!冰湛摇摇头,“以后不可以这样,知道了吗。”“哥哥你怎么啦?你……在嫉妒?哈哈。哥哥你在嫉妒!”冰洛笑得捂住了肚子。冰湛脸一阵青一阵白,“乱讲什么!真是……”话,被吞了回去,脸,开始发烧似的滚烫。“洛儿!你干什么!”“哥哥不是嫉妒嘛,那洛儿也亲哥哥一下啦~”冰洛扬起眉毛,一脸无辜。额……好吧,亲就亲了,反正我也不吃亏。冰湛用手凉了凉烧红的脸。“我们快回去吧,要不然母后会发现的。”冰湛将洛儿腾空抱起,施展轻功,飞驰……这个秋天,注定不会像以前一样平静。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