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走不出的回忆小说

走不出的回忆

走不出的回忆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来路生云烟

作者:风吹落叶

时间:2019-09-10 07:52:19

火爆新书《走不出的回忆》是凤吹落叶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向晚贺寒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两年之前,他被判定故意弄伤了他心爱之人的大腿。于是他把他送进了监狱,废了他一条大腿与他所有的自豪。两年之后,他自认为已经从地狱中逃出来,立誓再不愿再与他有任何瓜葛。可事实证明,地狱的撒旦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你呢。...

点评:女主和男主隔了这么久还能破镜重圆,真爱了

江戚峰也不在意,将手里的鸡汤放到桌上,细心帮她布置好,这才转头看向贺寒川,抬了抬下巴,“你出来,我们谈一谈。”  像是早就料到江戚峰会耐不住,贺寒川脸上露出一丝浅笑来,万物失色的妖冶。  “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就可以。”  向晚不知道他们两个要说什么,可眼瞧着江戚峰皱了皱眉,她忍不住插口道:“贺总,既然你们有话说,不然我先出去吧。”  说完准备掀被子下床,结果手指刚碰到身上的棉被,一枚打火机就飞了过来,打到了她的手背上,不重,但生疼。  贺寒川瞧了她一眼,眉头微拧,“我让你动了吗?好好躺着。”说完,他的目光又落回到江戚峰的身上,勾了勾唇:“她听话的很,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了。”  看着向晚被砸的红肿的手背,江戚峰脸色铁青,连带着问话也咄咄逼人起来,“贺寒川,你这样把她留在身边,小然会怎么想?”  贺寒川把玩着手里的戒指,抬眸看向他:“那按照江少的意思,我该怎么做?”  “让她离开B市。”江戚峰看了向晚一眼,又逼着自己移开目光。  向晚胸口生疼,不由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贺寒川狭长的凤眸闪过一丝杀意,但很快又被掩了下去,他勾着唇角,神色难明:“她工作态度良好,任劳任怨,按理说,我并没有理由辞退她。”  “梦会所富丽堂皇,什么样的人才找不到,差她一个迎宾小姐?”江戚峰怒火中烧,一抬手,摔了一张椅子,“那这样好了,我向贺总挖了这个员工来,可还行?”  果然沉不住气了。  贺寒川抬手理了理身上的定制西服,神色漫不经心,“按理说你和我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你向我要人,我没理由不给你,可怎么办?其他人都好说。偏偏她,我还没有玩够。”  “你究竟还要玩什么?她这样……她这样的情况,还有什么值得玩的?”  “抱歉……”向晚终于再听不下去他们之间把她当物件一样推来推去了,深吸了口气,看向江戚峰:“江先生,我暂时没有想跳槽的意思,谢谢您的好意。”  “向晚!”江戚峰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她:“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自然清楚江戚峰是为了她好,可一个江清然已经把她推入了地狱,恩怨也好,恩惠也罢,她都不想再牵扯上江戚峰。  “我很清楚,我知道是昨晚的事情让江先生不开心了,所以今天江先生还不愿意放过我,这样吧,只要江先生您能消消气,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回去跪着。”  江戚峰冷着脸看着向晚,一口气梗在喉口,上不去也下不来。  他不明白,她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向晚,你觉得我不肯放过你?”  向晚低着头不敢去看他,江戚峰似乎笑了一声,“原来一直都是我多事了,向小姐,你好自为之。”  病房门被狠狠甩上的一刻,莫名的,向晚松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还没松完,头顶就响起了那道冷的彻骨的声音:“旧情复燃的招数都学会了,向晚,这两年你倒是没有白浪费。”  她抬起头有些不明所以,就听他冷笑道:“可江家的人个个都想着把你剥皮拆骨,你去勾搭江戚峰,那是自寻死路。”  她终于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胸口漫出一股凉意,贯彻全身。  良久,她低声嗫嚅:“贺先生放心,你们的圈子,我不想挤了。”  ……“寒川……我不是故意的,寒川,你要相信我。”  别墅内,向晚跪在地上,脸色比桌上纯白的瓷瓶还要白上几分。  灯没有开,她看不清沙发上男人此刻的表情,只能看到他指缝间夹着的香烟闪着微弱的光,最后一点点消失殆尽。  这种感觉,就像是等待着死亡的宣判,让她更加不安。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发愣,那上面还沾着江清然的血,时间过久,已经干透了,可此时却是她犯罪的证据。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站起身,高大修长的身影渐渐朝她走近。  “向晚,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清然的腿保住了,可却再也不能跳舞了,而你……又凭什么还能活蹦乱跳的呢?”  语气阴森森地,激得她心惊肉跳。  借着洋洋洒进来的月光,她隐隐看到男人用手掂量了一下高尔夫球杆。  “我说过,只要你乖乖的,我可以娶你,可是为什么要找不痛快去招惹清然?嗯?”  男人话音刚落,球杆顺势落下,直直砸在胫骨上。  “啊!”  他用了十成力道,她受了百倍的疼。  “寒川……我没有……”  左腿刺骨的疼,她害怕,只能往后一点点挪,可惜受伤的腿只能僵硬地垂着,了无生气。  男人丢开已经弯曲的球杆,冷眼瞧着她苟延残喘的模样,“向晚,这条腿是你赔给清然的,我留着你的命,但你记住,这笔账,没完。”  她紧紧抱着自己,抖如筛糠。  眼前的一切渐渐交叠成黑暗,闭眼前她隐约看到他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告诉向家的人,向晚故意杀人未遂,保她还是保向氏,让他们自己看着办。”  向晚轻轻笑了笑,好累啊,她想,就这样死了是不是所有人都满意了?  两年后——  三九寒冬,B市终于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东城郊区的看守所大门,一早就打开了。  一名身材消瘦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或许是腿部有些不方便,她走的并不快。  白雪洋洋洒洒的下着,女人抬起头,忽视上面或深或浅的伤痕,可以看的出来那是一张年轻清秀的脸。  这样的天气,公交站原本就不多的班次,从一小时一班的公交褪减到了两三小时才来一辆。  她的运气不好,出看守所大门的前五分钟,一辆大巴刚刚离开。  所以现在她要再路边等上两三个小时。  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雪纺衬衫,她皱了皱眉,连带着眉角的一道月牙似的伤痕也皱了皱,  当年进看守所的时候还是个春天,再出来也没想到过会是冬天。  她站在公交站牌下,目光茫然的看着对面圈禁了她两年的看守所,刷白的墙上写着八个大字:“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突然,她忍不住笑了。  这样的字,这两年来她每天都要看无数次,可从这个地方出来的,还有重新做人的机会吗?  寒冷中,她胡思乱想着,直到巴士从风雪中开来,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才揉了揉疼的难受的腿,上了车。  她只有一部过时的旧手机,还有看守所的狱警好心塞给她的十几块零钱,投了币,她规规矩矩的坐到了后座的位置。  这班车是唯一一班从市中心开往监狱的车,所以整辆车上只有向晚一位乘客。一路上,她死死扒着窗子,像是怎么也看不够似的。  原来,两年时间,这个城市就变化那么大了。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