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 >

裴四爷情陷小新娘小说

裴四爷情陷小新娘

裴四爷情陷小新娘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忘川情

作者:银纾

时间:2019-09-15 07:52:17

主人公叫秦小北裴擎南的小说叫《裴四爷情陷小新娘》,本小说的作家是银纾创作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了:设计他一夜后,他扔下两百块逃之夭夭。再见时他以小腹要挟他结婚。闪婚成为裴太太,他笑得类似只得逞的狐狸,殊不知道一切都在他的算计里面。这是一场老狐狸和小狐狸的角逐,霸道总裁和灵魂设计师的拳拳较量。替他收拾各种烂摊子,他乐此不疲。大家都说裴家四少脑子有坑,青梅不要,千金不要,要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仇恨、算计、阴谋、真相过后,他疲惫转身。他站在那里面,向他伸手:“老婆,回家!”...

点评:文章情节新颖,故事曲折,吸引读者

车子开到裴宅大门处,立即有人来将铁质大门打开,裴宅内,两旁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古老的银杏,彰显着这座宅子的古朴。  车子再往里面开了几分钟,绕过了亭台水榭,便看到几幢房子,房子透着古典的气息,但应该是修了没有多久的现代古风。  看到后视镜里有两辆车子跟在**后头,秦小北不禁狐疑地问:“今天是很正式的见家长吗?你家里的人全部都回来了?”  裴擎南呵呵冷笑:“你也太瞧得起自己了。就你,也值得他们全部回来?”  秦小北被噎了一下,翻了个白眼,看向窗外。  她还是看风景比较好,风景赏心悦目,不会说难听的话怼她。  以为裴擎南不会说话了,听到他说道:“今天教师节,爷爷以前是军校的校长,现在虽然退了在家里,但每年还会有一些学生过来探望他。”  “哦。”秦小北应了一声。  她对教师这样的职业一向是很敬畏的,但裴家人例外。  “下车!”裴擎南将车子停了下来,稍命令的语气。  秦小北不满,却没有说什么,解下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  因为脚链子上有两只铃铛,走路的时候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裴擎南循声望去,看到发出叮当声的竟然是秦小北脚上的铃铛,他忍不住讥诮:“还真是土得可以。”  “我土我乐意啊!”秦小北不以为意地一笑。  “喜欢这种东西?”裴擎南冷笑着问。  “不喜欢**嘛戴它?”秦小北反问。  “所以,也喜欢我的内裤?”裴擎南似笑非笑地看紧秦小北。  秦小北:“……”  裴擎南讥诮:“不喜欢干嘛收藏?”  秦小北:“……”  有佣人过来说:“四少爷,老爷子知道您回来了,让您先去祠堂里跪一个小时!”  “噗!”秦小北便不客气地噗笑了起来。  裴擎南剜秦小北一眼,对佣人说:“跟爷爷说,我给他带孙媳妇回来了,跪祠堂的事情晚一点。”  “是。”佣人应身,神情复杂地看了秦小北一眼,快速离去。  秦小北啧啧摇头:“啧,拿女人当挡箭牌。”  “呵呵!你的荣幸!”裴擎南冷笑了两声。  又有佣人匆匆走来:“四少爷,夫人知道您带着女人回来了,十分生气,让你们立即过去!”  裴擎南讥诮地望着秦小北,吩咐佣人:“带四少夫人去我妈那里,爷爷让我先去祠堂里跪一个小时。”  “是。”佣人应声。  裴擎南冲着秦小北挑了挑眉,那神情似乎在说:你自求多福!  秦小北跟着佣人往前走,裴擎南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看到秦小北跟着佣人上了某幢楼,裴擎南唇角勾起玩味。  秦小北被佣人领到了二楼的一个客厅。  客厅里的每一处布局都透着奢华,给人贵气的感觉,却又不张扬,显得雅致。  看到秦小北,司爱华瞳孔剧烈一缩,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像的两个人?  她质问佣人:“擎南呢?”  佣人立即答:“四少爷说老爷子让他先去祠堂里跪一个小时。”  司爱华拧了拧眉,看向秦小北,声音稍冷:“你和擎南怎么认识的?”“轻……轻点,**!”  秦小北紧皱着眉,无力的承受着男人猛烈的攻陷。  知道这场暴风雨的,只有窗外晦涩阴郁的月亮……  “裴四爷,你被我睡了!”  翌日。  迎着朝阳迎着风,她眸子里迅速闪过一抹伤痛,随即被坚定取代。  为了公道,清白不算什么,她可以豁出去。  秦小北展开手心,手心里是一条男式内/裤。  昨晚的计划很成功,她花三千块替了一个包房公主的工作,成功睡了裴家刚从部队回来的裴四少。  她失去清白,她也要顺走他的内/裤,将他钉在耻辱柱上!  眸色冷了冷,她随手将内裤扔进路旁的垃圾桶里,大步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帝亚酒店某房间内。  裴擎南脸色铁青地坐在床上,一双鹰隼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被面。被面上,除了两百块钱以外,还有一张小纸条,纸条上的字写得歪歪扭扭,却**得裴擎南周身冒出腾腾的杀气:服务不错,不用找零了。  裴擎南冷沉着脸,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他点燃一支烟,用力地吸着,房间里瞬间便烟雾缭绕。  昨晚他被下药,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睡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竟然在他醒来之前离开,并且给他留了钱和纸条。  不止如此,这个胆大妄为丧心病狂的女人还顺走了他的内/裤。这简直是耻辱!他裴擎南二十七年人生里最大的耻辱!  一想到身下空荡荡,他脸色冷沉得越发厉害。用力地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圈烟雾,声音从齿缝里挤出来:“该死!”  门**响了起来,他双眸就是一眯。  记者?  电视里那种老掉牙的剧情?下药睡了男人以后引一群记者过来见证?  就算没有内/裤,他会怂到不敢面对记者?  他再用力吸了一口烟,将烟摁灭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一把掀开被子,大步走进洗手间,扯了一件浴袍迅速穿好,沉着脸出来将门拉开。  以为外面会是各种镁光灯,没想到外面只是站着一个服务员,服务员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是冒着香味的汤盅。  服务员礼貌地说:“先生您好,您太太点了汤让我给您送过来。并让我转告您一句话,您昨天晚上辛苦了,喝点参汤补补!”  看裴擎南脸色不太好,服务员又补了一句:“您太太真的好体贴。”  砰——  裴擎南黑着脸砰一声甩上门。  “该死的。”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将他气成这样。  不,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将他气成这样。动物也没有能将他气成这样的。  在部队里,他手下的兵要是惹到他,他会训到他们爬不起来为止。  他训练的那些军犬,见到他都会抖上一抖,这个女人,是真的厉害了,太太,呵呵,敢给他下药,敢睡他,还敢自称太太!  咬牙,他拨打霍起的电话:“我要报警!”  “四哥,大清早的,谁惹你了?”那端传来警察局长霍起的电话。  “听不懂人话?我他妈要报警!”裴擎南火大。  “报报报,说吧,什么事?”  “调取帝圣酒店的监控,另外让人给我送干净的内/裤来!”裴擎南沉声。  那端霍起语气里便带着调侃的笑意:“什么情况啊?监控,内/裤?你被*人*睡*啦?还不是心甘情愿的?”  “**再说一句试试!”裴擎南气得将电话摔了出去。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文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