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君只为博你一一笑小说

君只为博你一一笑

君只为博你一一笑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初心未许

作者:穆主

时间:2021-02-19 09:23:09

酒醉不败场、凡夫俗子焉懂桃花香、哀伤掩泣、何家又祀殃。怅望江山、俩场落残。风亦萧瑟、谁亦悲凉。  这世上也没谁对谁错、真要追究责任出来、也许错的而已上帝、他创造出了我们、亦彻底毁灭了我们。  谁又醉到了电影散场、谁又有多少悲凉。谁又带几许哀伤、谁又懂今世何枉他的名字叫殷羽文,是殷国第三任国主,目前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国家了,但是如果真有传说中会上天入海的侠客从空中偶尔飞过看见了殷王城的话也许会感叹,好大的气魄!!!可目前说它是一个诸侯国更加确切。目前它的领土分布很搞笑,位于大陆中部(目前本来就只剩下殷都附近三个郡了,当然这就是后话了)在如今战乱时期这是疡疡可危的,自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交火之场所。更何况他名义还是依附着其他四大国家,注意,说的不是版图依附,而是每年都得给其他四大国家进贡,这就不得不说到殷国的历史了………。

点评:



  好,很好!!!殷羽王看着下面的大军,露出了久违的一丝笑容。哪怕还是带有那么的一些疲惫。“我们大殷一共二十二万步兵,共五万铁骑,加上二位殿下护卫一共三十万,与楚军五十万大军还有很大的差距,或者说那是遥遥而不可及的。你们有信心与楚军五十万雄狮交战吗?”殷羽王怔了怔“誓死保我河山,誓死与大殷同存亡~~~”

  怪谁?亦或能怪谁?只怪我对大地爱得深沉,这是一首哀歌,那么的悲壮,问苍天怎么书写,让三万铁骑随我踏平天下(后话,殷殇王语录)………

  “朕的子民们,我的兄弟们,你们都听见了吗,前方传来的金戈铁马正在召唤我们”殷羽文王霸之气随之而升“如今国家沦为此般,那是我的责任,我、殷羽文,对不起你们,如今我们大殷,哦,不,不不不,说大殷那是我们的耻辱,你们,懂吗?如今江山沦落,百姓生存在水火之中,是战争带给了我们了这些,你们渴望和平吗?可,和平永远是建立在战争上面的,我们要想和平,就必须战争,可战争就是要死人的,你们愿意为大殷而战吗?你们,愿意为大殷的黎名百姓而战吗?告诉我!!!|”

  “誓死保我河山,誓死与大殷同存亡”下方三十万铁骑“誓死保我河山,誓死与大殷同存亡………声音整齐而浑圆有力,表决了他们的决心,表决了他们的战意。或许这才华夏好儿郎吧“好,兄弟们,喝完这或许是你们亦或也是我最后一杯烈酒。小石子挥挥手下去了,过了一会只见歌舞升平,侍者搬来了一缸又一缸烈酒。又一番别离酒宴,又一场视死如归、殷羽王拿起一碗一口饮尽“好酒,哈哈哈哈。”战士们也都饮尽了这所谓的最后一杯烈酒,四周又是一片欢歌笑语。追求的亦或是解脱,还是最后一场热血澎湃的战役?~~~”

  歧国一位粗狂的君主一斧头劈死了一位绑住了双脚的人,听着最后的惨叫与绝望声,貌似他也挺享受这种快感……

  “哈哈哈哈,我很欣慰你们有这份信心,是的,战争不是靠人多就可以绝对胜利的,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斗志,那份雄狮也敢拔毛的斗志!!!听明白没有?”

  “愿意,誓死保卫大殷,誓死捍卫大殷尊严!!!”

  谁能说谁有君子风范、亦或伪装得都那么纯粹。摘下面具、也只不过是华丽得虚伪。不怪你我,这又能怪谁?只怪生在乱世,唉唉唉,此刻,而大殷的百姓们此时,此刻正眼含泪水,看着这存在了几个世纪的石板路上、风刮起了残枝败叶。本国大军风驰电掣而去的背景~~~~

  天子郡正遭受楚国三万大军进攻,落阳城已失守,望月城正在艰难抵抗,请马上派兵援助………望着一份份战报,殷羽文的手都在颤抖“父亲啊,你给我留下了什么啊,罪过,一切都是罪过啊……此时要是有哪位大臣进殿一定会看见殷羽文那充满凄凉的泪水,只是大殿也就只有他与小石子罢了,此时此刻,无语………“报,加急战报。”前方大殿又传来的急促声音打破了短暂的沉静,小石子看着大殿下的脸,手微微抖动,想必浑身也被汗水打湿了吧“陛,陛下………”“传………”殷羽文用衣袖拭干了泪水,声音显得那么刚掷有力。“陛下有旨,传韩将军……谨见。”只见大殿外走进来一位军人般模样的人,横眉倒竖,方正的国字脸上挂满了疲惫,一身被鲜血染红了的破败铁衣显得那么威武,好一个铁血男儿,他本准备双膝跪地行君臣礼。被殷羽文挥挥手制住了“讲…”“陛下,望月城失守,请速发兵支援啊”殷羽文转过了身去,望着天花阁上龙飞凤舞,又转过身来,拉开嘴角笑了笑“呵,韩枫将军,辛苦了。呵呵,可哪里还有军队,哈哈哈哈……殷羽王的声音显得那么悲凉。“这可如何是好,陛,陛下……哪里知道殷羽文怔定自若,大袖一挥“不用说了,朕、亲自带兵出征………“陛下,这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小石子急急忙忙的跪了下来,拉着殷羽文的袖子,哪里还记得这位是陛下。“陛下…”那位名叫韩枫将军的也急急忙忙的跪下,使劲的磕着头,磕得把头磕得都快破了“陛下,臣无能啊,罪臣该死,罪死该死……磕得铮铮地板直响,他抬起手正想扇耳光的,被殷羽文一把拉住“韩枫将军,男人当战死沙场,何来哭哭涕涕,给朕起来,不用多说了,朕自有分寸……殷羽文扶起了这位韩枫将军,对一旁还在维维颤抖的小石子打了个手势……“喧,所有大臣谨见,紧急朝议……小石子拉开了那不知是哭还是什么的话口……“喧,各位大臣谨见,紧急朝议………

  北蛮一位高大的君主,皱了皱眉“夷,最近怎么老是心絮粗宁的………

  他的名字叫殷羽文,是殷国第三任国主,目前这只是一个很小的国家了,但是如果真有传说中会上天入海的侠客从空中偶尔飞过看见了殷王城的话也许会感叹,好大的气魄!!!可目前说它是一个诸侯国更加确切。目前它的领土分布很搞笑,位于大陆中部(目前本来就只剩下殷都附近三个郡了,当然这就是后话了)在如今战乱时期这是疡疡可危的,自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交火之场所。更何况他名义还是依附着其他四大国家,注意,说的不是版图依附,而是每年都得给其他四大国家进贡,这就不得不说到殷国的历史了………

  “所以朕,咳咳,我亲自带兵出征。明白?”誓死保我河山,誓死与大殷同存亡………只见韩风将军望着这位年少的陛下,又不知在喃喃自语什么~~~

  也不知道哪里吹起了号角声,响得那么刺耳,那么沧桑,亦或还是那么的悲凉~~~可又那么的充满激情,那么的充满斗志………各路大臣匆忙而过,刮起了这股急奏的风“吾臣参见陛下,祝陛下寿与天齐,福泽四海……殷羽文听着这些不甚无比熟悉的话语,觉得是那么讽刺“哈哈哈哈,你们倒是很会拍马屁嘛,楚军都快压境皇城了,你们还懂得给我说些安慰的话哈(话外语,兄弟些想啊,不说行吗),你们真行啊,朕不愧养了你们这群酒囊饭袋……殷羽文突然语气一转,下得各位大臣们额头冒汗,一动也不敢动“呵呵,其实吧,也不怪你们~~楚军压境,你们有何对策?可四周鸦雀无声,只有滴汗声显得那么渺小,又是那么狂纵。殷羽王转动了转动了眼睛,把各位大臣打量了打量“呵,左相大人,右相大人,还是韩枫将军?”哈哈哈哈,我现在宣布!!!!!”所有兵部大臣交出你们所有的军权,恩?臣子们,可懂?”是,谨尊圣命,没有几位的声音是显得那么的真诚,只有颤抖声不绝入耳。想必那俩位出言的右将军与右相大人至今还是爱国的吧,大幸大幸也。“你们呢?恩?……一部分人早已吓得也不知道是不是尿了长袍(当然不是裤子)“是,是是,陛下说的是…一部分大臣纷纷应和,哪里知道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长得也不知道算不算萎缩的人出来开口道“陛,陛下,我们是不是应,应该召集二位殿下好好商策商商~策啊,我认为这样不不妥,应该留下下一部分军权交与俩位殿下在在~皇皇城啊……说话颤颤微微,动作萎萎缩缩,十足一个败类。可居然有人了带头又有小半附合“是啊,左相大人说得对,对啊,楚军共有五十万啊,我想我们可以可可以考虑下议和……朝堂跪倒一片见风使舵的大臣“陛下三思啊”好一番景象,好一番江山“恩,恩恩…殷羽文拉长了声音“哈哈哈哈,左相大人,说得好,你们都说的好啊,来人,都给我拉出去斩了,动摇军心者,杀无赦……那份怒气直冲天际,也变相的鼓舞了士气,也足以见证这位年少的君主正在向着殷文王的距离拉进…………

  吴国皇城大殿一位年轻君主捧起酒杯,笑容那么的邪,看得众臣一阵胆寒,“呵,貌似会有些有趣的事将要发生了………哥,你想啥呢,也不知道旁边是哪位公主权利这么大,“哦,若儿啊,没事………

  风都有些萧涩,空荡荡的大殿里却只有俩个人,他站在大殿前,那么的孤寂,一身华丽的龙袍显示着他的身份,看着手上小石子递上来那一份份前方传来的加急战报,他微微皱了皱眉,略卷的齐肩长发配上他那张苍白的脸越发的显得沧桑。不夜,正夏,可突然之间………冷,冷彻骨髓的冷。

  画面切换成殷都皇城阅兵广场,只见殷羽文站在台上,一股天下舍我舍我其谁的君子气势,旁边站着五位人物,左边的是文臣右相大人柳絮,右边的一位是左将军韩枫,一位是右将军秦落,而另外俩位,一就是二殿下殷寂王殷寂,只见他白衣似雪,好一个偏偏风流公子,而再看另一位,一身黑衣似漆,眼睛轻浮的望着台下的大军,一股藐视天下的气势油然而深,仿佛压过了他哥哥的气势,而那年他才十七岁,他也就是本文的主角,殷殇王,殷穆(后话暂且粗提)……

  “天子令在…”只见三十万大军整齐跪下,只有铁甲寒衣响得那么豪情悲壮“二殿下和三殿下与右相留下,殷寂暂代朝纲,如果朕死后,就立殷寂为帝,听明白没有?”这里或许大殷王朝又一大失误吧,只见殷殇王皱了皱眉可还是没有说什么“尔等谨尊圣命…“韩枫将军听命。”“臣在。”带领五万步兵,俩万铁骑速度增援天子郡。”“臣领命……韩枫将军转身整合军队离去……背景还是那么的疲惫,或许,他会不在乎的吧。“秦落将军听命,随朕开赴前线……”“陛下……这时候只见殷殇王跪下,年少的他却不显一丝犹豫“臣弟,什么事?”国难当头,臣愿意领兵出征,请陛下成全。”或许殷羽王也认为多说无意吧,仔细看了看这位平时只醉于美酒之中的皇弟……,“好,殷殇王听命。”“臣听命。”殷殇王带领铁骑三万作为随后替补,这位殷羽王扶起了他的弟弟,仔细为他整了整头发。”要是有谁仔细看见的话就会发现他们俩个是多少像,一个成熟而稳重,一个带着殷寂王的风流却不显他二哥那么的幼,。好俩位美男子。这时候号角适时的吹响了,殷羽王大手一挥:“准备,我们反攻的时候到了……

  “我们的英雄们,哈哈哈哈,你们都准备好了吗?”朕同你们共同进退,就算站死沙场,也无怨无悔。”

  殷都皇城,天子阅兵广场,再次吹起了号角声,响便了大殷,那高傲的沧桑更仿佛响便了大陆………楚国皇城,一位正在**加丽中饮酒寻欢的人,似乎感觉到了一股冷风刮过,他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酒杯自然掉落在地(铁的,不碎)“陛,陛下,怎怎么了……妃子们吓得抖成一团“给朕滚………,妃子群作飞鸟散………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重回99年 霉女的爱情路 从火凤凰开始的特种兵 海军从士兵突击开始 美人难追:太子殿下请滚粗! 氪金女仙 我真不是仙二代 快穿有毒:高冷BOSS撩不动 我在梦里超级凶 都市之第一太子爷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果圃人家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