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开在夏天里的橘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第一章

开在夏天的橘子 2022-05-14 11:25:31
“阿屿,师父,昨天可能会是我们三个最后一次聚在一起了,以后就不明白还有也没机会了。”女孩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对面前的两个男孩子地说。“怎么了,谈谈恋爱了,怕男朋友醋意大发啊。”一个手上带着手串的男孩子问。“咦,杨老板,你家徒弟怕是要跑了哟,切记我两个“怎么了,谈恋爱了,怕男朋友吃醋啊。”一个手上带着手串的男孩子问。。...

“阿屿,师父,今天可能是我们三个最后一次聚在一起了,以后就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了。”女孩眼里看不出任何情绪对面前的两个男孩子说道。

“怎么了,谈恋爱了,怕男朋友吃醋啊。”一个手上带着手串的男孩子问。

“咦,杨老板,你家徒弟怕是要跑了哟,不要我两个了。”另一个男孩打趣。

“你们两个真的是,跟你们两就说不了正经事,说着说着就要把我带偏。”女孩佯装生气说到。

被叫杨老板的人看出了女孩的不对,随后正经了起来问:“行了行了,我们正经点,你说吧,怎么了。”

女孩面露难色,不知怎么开口,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缓缓开了口:“学校有个国外交换生的名额,我争取到了,后天就走了,大概去三年,也可能……不回来了。”

“阿藜,你行啊,国外交换生,听起来就不错。去吧,我和你师父就在这里等你,别说三年了,十年都行。以后你回来,我两还指着你养我们呢”傅屿年开心的说到。

“阿藜,你刚刚说不回来是什么意思?”只有杨祁听出来了重点。虽然是好事,但他总感觉徒弟有事情瞒着他,莫名不安。

“就是,如果我表现的好,可能就留在那边工作了,所以,今天可能是我们三个最后聚在一起了。”

“多大事儿啊,以后你要是想我和你师父了,给我们打电话,我们两买好机票飞过来找你。”傅屿年继续打趣。

傅屿年喋喋不休的说着,完全没有发现杨祁和谢藜的沉默。杨祁心里是开心的,他舍不得却也尊重徒弟的选择,他从来都不回说煽情的话挽留任何人。三年前是这样,现在也是一样。

谢藜和杨祁听着傅屿年喋喋不休的唠叨与叮嘱,两人相视一笑,举杯碰了一下,喝了起来,并不理会傅屿年。

三人如同几年前一样坐着聊天喝酒。只是,这晚谢藜的酒里多了几分抱歉。在傅屿年和杨祁的祝福与叮嘱里,谢藜在心里说了好多好多遍对不起。

次日,机场,谢藜拖着行李箱去取票,接到了傅屿年的电话“阿藜,取票了吗?你在候机室等一下,我和杨祁快到了。不许跑,不然就绝交。”

谢藜嘴角微微上扬,眼底湿润了,她似乎知道,他们一定回来。忍着哽咽的声音说道:“你们怎么知道是今天的票,那你们可快点,不然等下我可真跑了,你们追不上哦。”

“我们还不知道你,每次都提前跑,跟我们说明天走,其实是今天吧。师父,麻烦再快点,我妹要跑了。”电话那头,傅屿年对司机说道。

“阿藜,你等着啊,我们就快到了。”杨祁的声音穿来。

“知道啦,师父,你们叫司机慢慢开,安全要紧,我等着你们。”

去机场的高速路上,一辆出租车一路狂奔,车上的两个少年一脸焦急,时不时抬起手腕看着时间。司机也是被催的满头大汗,丝毫不敢懈怠。

候机室里的少女翻着手机相册里和两个少年的合照,嘴角带着笑意。眼泪却不知为何流了下来。

半小时后,距离登机还有10分钟。两个少年风风火火的到达候机室,看见了那个他们捧在手心里宠了好几年的女孩。女孩看见了那两个男孩,冲过去抱紧两个男孩。

“阿藜,咱先放开行不,哥们要被你勒死了。”傅屿年总是很会破坏情绪。

“我同意,阿藜,你使了牛劲儿了,为师要断命于机场了。”

谢藜松开了手,眼泪还止不住的流。两少年见此景,三人又拥抱在了一起。

“阿藜,哭啥呀,只是这几年见不到了,又不是阴阳两隔了。”傅屿年说话总是不着调。

谢藜听完这话,本来止住的眼泪,又开始掉了下来。

杨祁看着这不争气的表哥,无语极了。“阿藜,别哭了,三年很快就过去了,如果,以后你要留在那里工作,那我和傅屿年就过来找你,到时候,记得帮我们安排工作哟。”

谢藜闻言,眼底的悲伤却更甚了,却还笑着擦干眼泪,说:“好,那你们不许忘了我。要一直一直记得我。你不许有其他徒弟。”

两个少年被女孩一席话逗笑了,此时,机场登机提示音响起。谢藜该走了。

“要抱抱。”说完不管两个少年同不同意,挨个拥抱。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两个少年站在原地,即懵逼又不舍。看着女孩远去的背影,两人拿出手机给女孩发微信。内容出奇的一至“到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

飞机起飞后,两个男孩一起离开了机场。回到酒吧喝了起来。

“这死丫头,没有她一天在我耳边嚷嚷,还怪不习惯的。”

“得了吧,她都走了,你刚刚怎么不说,还阴阳两隔,亏你说得出来。阿藜还不容易走出来。你说那丧气话。”杨祁虽然这样说,语气里却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告诉傅屿年以后说话注意点。

今天的FIY728空空荡荡的,也没有那个女孩子的笑声了。像极了傅屿年和杨祁的此刻的心情。酒吧是三个人一起开的,为了纪念他们的友情,本来取名FXY728,他们姓氏的首字母加上认识的日期。后来谢藜说改成FIY728,意为希望他们三个可以自由,让他们的梦想也飞向远方。

“阿藜,你真的想好了吗,你手术的成功率只有20%。就算成功了,你也可能会失去一部分记忆。你真的要做吗?”医生问面前的女孩。

“师兄,我想好了,我必须要做,就算成功率很低,我也想拼一把。我从小到大运气一直很好,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女孩苍白的脸上笑的阳光明媚。

“那你要不要通知阿姨和郗郗,或者盛琳。毕竟这是大事,必须要有人陪你的。”

“那就告诉阿琳吧。”女孩思量良久后说道。“师兄,你帮我打电话给她吧。”女孩把手机递给面前的医生后躺了下来,双眼紧闭,不再想理会任何人。

姜熠拨通了盛琳的电话,告诉了她女孩的情况和医院的地址。半小时后,盛琳冲进病房,看着床上的女孩和旁边的医生。

“姜熠,她……怎么了,什么病,为什么要手术。”盛琳语气里的着急是要急哭了那种。

“盛琳,你听我说,她脑子里长了个瘤,已经发展成恶性了,之前她一直在医院里治疗,没想到还是恶化了。现在必须手术,但风险很大,成功率只有……”

“只有多少,你说呀!”盛琳看着眼前这个医生,眼泪掉了下来。

“20%。”床上的女孩坐了起来,说道。“成功率只有20%,而且,就算成功,也有50%的几率会失忆。”女孩不喜不悲,平平淡淡的,似乎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三人面面相觑,沉默着。三人都难过,但都习惯了死撑。盛琳是谢藜的十多年的闺蜜,姜熠是谢藜的师兄也是盛琳的前男友。当初他们在一起还是谢藜撮合的。

三人都不说话,阳光透过玻璃照在窗帘上,微风轻吹,窗帘飘动,阳光毫不吝啬的映照在谢藜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颊上。

“阿藜,想好了的话,就签字吧,给你手术的是从北京来的权威肿瘤专家,你知道的,我不能给你做手术,但我申请了做他的助手,我会在手术室陪你。”姜熠双手颤抖着将手术同意书给谢藜签了字。签完字后,姜熠离开了病房,只留盛琳和谢藜在里面。

谢藜不敢说话,她已经骗了四个人了,盛琳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她不知道要如何解释,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盛琳。

“挺勇敢的呀你,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告诉我。你20岁那年,自己一个人去做了两台手术,一个人,没告诉我。谢藜,你可真行。今年是不是也不打算告诉我的。”

“哎呀,阿琳,不生气了,我今年是没打算告诉任何人,最后也只有你知道了。我错了嘛。”谢藜终究还是逃不过。

“傅屿年和你师父呢?你妈妈和你弟弟呢?他们你也没说嘛?”盛琳心疼又无奈。

“没有,我觉得自己一个人可以扛住的。就不打算让他们着急。”

“可是成功率只有20%啊,万一你……我怎么跟他们交代。”

“阿琳,我能从五年前那场病里活下来已经是赚了,我知道你能理解我的,就算全世界都不理解我,你盛琳不可以不理解我。你懂吗,如果我真的没有挺过来,那也是天意,多活了这五年,我已经赚了。所以啊,别担心啦。”谢藜笑的温暖,盛琳却心里有什么堵着一样难过。

“好,那你一定要撑住,不然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盛琳握着谢藜的手。

“好啦,我一定。”

手术时间定在三天后。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