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披着兔皮的野狼神帝》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神帝,溜达溜达呗!

第六章神帝,溜达溜达呗!

镀金乞丐 2022-05-14
站在离处的子七听了,也有那么一刹而过的哂笑,这一点貌似和莫帝倾较合得来,或许是因俩人脑子里都没什么墨水。但是又想了想,他会觉得这战魂的名字起码和战魂本身很恰切,名副其实,总比莫帝倾那个‘星罗棋布’的地形图靠谱多了!魔君眯起眼睛,美滋滋的解释不过又想了想,他觉得这神武的名字至少和神武本身比较贴切,名副其实,总比莫帝倾那个‘星罗棋布’的地形图靠谱多了!。...

站在不远处的子七听了,也有那么一瞬而过的嗤笑,这一点倒是和莫帝倾较合拍,也许是因俩人脑子里都没什么墨水。

不过又想了想,他觉得这神武的名字至少和神武本身比较贴切,名副其实,总比莫帝倾那个‘星罗棋布’的地形图靠谱多了!

鬼王眯起眼睛,美滋滋的解释道,“传闻,这‘雾里看花’是当今天文神帝命名的。”

莫帝倾脸色倏地沉下来,让她听什么都行,唯独这天文神帝四个字一出,如同脑袋又被它的神像猛砸一记。

鬼王瞪大眼睛忙捂住了自己那张破嘴,须时又咧嘴嬉笑道,“不是神帝的法器,你放心,呵呵。”

这铜镜不大,只有巴掌大小的一个圆盘,镜框是由青铜打造的,稍稍一摆动,还会发出灿灿青光,一点瑕疵都没有,光滑亮眼,铜框上的花纹雕刻的也格外精致。

一看就不是普通工匠所制,除了天神怕是真没高人能打造出来。

鬼王说着便双手奉在了莫帝倾身前,莫帝倾从他拿出来的那一刻,便已经感受到了它带来的灵力,还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杀气!

没错,这面铜镜有浓厚的杀气!

和这文骚的名字完全不搭,看着鬼王问道,“这么贵重的东西就这么送给我了?”

鬼王道,“说实话,还是有些许舍不得的,但是这铜镜留在地府着实没什么用处,尤其是在我手中,除了欣赏一下之外,完全驱动不了,毕竟是天神的法器,如若不小心还会伤了自己,所以就当人情送给你好了,以后说不定还有要麻烦你的时候。”

莫帝倾想了想也是那么回事,若是留在鬼王这里没什么用,她也可以心安理得的收下。

而且自己也对‘雾里看花’十分感兴趣,心里莫名就是很想要的那种迫切感,这还是她头一次对某样东西如此心动。

不过她不是这神武的主人,也不知能不能驾驭的了?

莫帝倾抬眼看了看鬼王,笑了一记,双手接过铜镜,“那就先感谢鬼王的赠予了,要是地府有什么大事发生,可随时找我,这个情总是要还的。”

站在一旁的子七又鄙夷的哼哧了一声,眼神不屑白了一眼,没说话,他这眉目神色时不时都要用上一用。

虽然嘴上瞧不起莫帝倾,但经过一百年的相处,倒也能看出她不是传闻中的龌龊之人,之所以偷盗香火贡品,鬼王也跟他讲过了。

对于偷东西这种令他憎恨的行为,仿佛插在心口的一把利刃,无法自拔。而且还是偷那么令人无语的东西,难道就没有其它法子了!?

莫帝倾的脾气也令他很不爽,当然跟他差不多,都是半斤八两。

但他是男人啊,一个女子家家的不该温柔点吗,真是白瞎了那张能掐出水来的冰肌玉肤。

莫帝倾瞧了一眼子七,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哎呀,这人啊,还得是看交情,年头多了,谁不了解谁呢,自然情意也就深了。你说是不是呀,鬼王?”

她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她与鬼王的六百年交情,另外就是在告诉子七,鬼王已然了解她是一个怎样的人,所以才会赠予贵重之物,这就是她的人品。

‘她还真会往自己的脸上贴金片。’鬼王心里心思着,这怎么又把他扯到里面了,真是神仙打架小鬼受伤呀,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是,是,是...。”

赶忙看向鬼总执,“打开吧,人间的风景好,鬼右使和鬼左使应该也想念了。”

还是快快送走吧!俩人屁大点事就掐,还要连累别人跟着遭殃。

鬼总执早就准备好了,就等鬼王发话了,应了一声后,双手举起还魂棍朝阴门挥去,敲了三下,黑雾缭绕的阴门缓缓朝四周散去,是一个能同时容纳两人进去闪着炫光的圆形洞口。

莫帝倾和子七与鬼王道别,便朝洞口飞去,可当他们飞入洞口没一会,忽来一股强烈的阴风,两个人身体瞬间被卷起,霎时眼冒金星天旋地转。

突如其来的旋风比翻江倒海更加恐怖,连在阴门处的鬼王和鬼总执都被洞里这股莫名其妙的阴风刮去了数丈远。

鬼王惊悚不已,连连对鬼总执喊道,“快去,快去把门封住。”

已经身在洞中的莫帝倾和子七被阴风转的头脑晕眩,连给他们呕吐的机会都没有,神力也因头昏眼花发挥不出来。

莫帝倾一直用袖口遮着面,不知怎的连连旋转着朝阴门后退回去。

子七微眯起双眼在旋转到上空时,看到一抹红影正在与他拉开距离。

想来那便是莫帝倾了,周边的疾风犹如刀子般凌厉,子七的手背已经被划伤,好在他一时机灵,提前在头部散下较弱的灵光结界护体。

见莫帝倾离他越来越远,红影几乎要看不到了,他将藏在袖口中的双手伸出来,拼尽全力将双掌扣紧旋转出一点点神力,也跟着极速向后退去。

在看到红衣的那一刻,忽地朝莫帝倾挥出一支‘扎心’,这次是金针,绣花针两端瞬时拉长,变成一根较长的金棒,为了避免她的手被疾风划伤,特地让它钻进莫帝倾另一只挥动的袖口中,大声叫道,“抓住它。”

莫帝倾看着撩到她手里的‘金箍棒’,下意识的直接伸手,死死抓着它不放。

但是这股阴郁的旋风越来越大,而且令他们惊讶的是除了风之外,一团一团的黑雾开始袭来。

仔细看着那几团黑雾,每一个上面都显现出格外狰狞扭曲的脸,是血浆,血泊大口对着莫帝倾发出令人汗毛倒立的忧怨呜咽之声,凄凄惨惨戚戚的恐怖。

眼瞅着这些血鬼面朝她逼近,莫帝倾忽然想起鬼王给她的铜镜,神力使不出,‘雾里看花’应该多少能发挥点作用吧!

也顾不了那么多,一只手扯着子七的‘金箍棒’,一只手从胸口处拿出铜镜,将镜面对准那几个红鬼面。

就在她被鬼面快逼到阴门的时候,霎那间鬼面连连朝着洞口另一边飞去,直至消失不见,而他们被最后一股强烈的阴风卷走了。

天文神帝殿,云雾缭绕,金殿八角如凤尾攀飞,千层玉质石阶踏云而上,雪白纱帘飘飘舞动。

奇的是难得在这金碧辉煌,华丽无边的宫殿中竟有一方竹林,着实多了些许凡间书香之气,而在这方竹林里,除了一张香木书桌,中间还设有一张青檀棋台。

棋台右方坐着身着白色神袍的男人,这袍子外还有一层薄纱外罩,一头青丝垂至腰间,绾起的发髻上插着一只翠色玉簪。

尤其是那张眉清目秀的俊美容颜毫无一丝波澜,温温雅雅,少了刚毅,多了绵绵柔情。

可在他那双温冷的墨色眼瞳里似乎又沉浸着久远的远古沧桑,幽静而深邃。

天文神帝名为‘文稹’,轻轻落下一枚棋子,抬起头默默看着对面与他下棋的华姻。华姻好像有心事,漫不经心的下了一步马上就可以分出胜负的棋子。

文稹低头看了一眼棋盘,未落子。肤如凝脂,清秀俊逸的脸庞没有太多表情,抬起眼皮语气轻悠悠的问道,“华姻,几百年未见,你来找我就是为了下棋?”

华姻乃是姻缘神,粉嫩粉嫩的袍子罩在身上,从背影望去简直就是一个柔美的女子模样,即使面对面也会偶尔给人一种雌雄错乱的直觉。

他是给众神算姻缘逢时的,同时掌管凡间。每一位天神都会有自己的一段姻缘,且都是天定之缘,只要华姻的姻缘簿上显现出两人的名字,华姻便会及时通知二人准备大婚。

华姻缓缓抬起头来,撇了一眼坐在边上手足无措看棋的司音,抖了抖眼角。

文稹又将视线移到司音身上,只见他紧紧夹着双腿左右晃荡,感觉他好像憋着一泡尿。

司音握拳放在嘴角咳了一声道,“神帝,你该到外面溜达溜达。”

司音是掌管神人之命事的命神,是文神其中之一,也是神仙和凡人前世今生未来的预言家,手握一本天书,那里记载着天机不可泄露的所有有关神人的命事。

他与华姻截然不同,一身翠绿色神袍,面容清俊贵气,一派风流倜傥,潇洒自如的公子哥风范。

“溜达溜达,溜达什么?”文稹莫名其妙的又问道,“外面发生了何事?”

天文神帝向来喜欢独处,越安静他越喜欢,这样可以让他心无旁念的博览群书。

就在他闭关的六百年来,也不是修炼什么绝世法力,而是把书神借给他的数万本书带了进去。

所谓的闭关修炼,实则是在修学问,另外就是捣鼓他那些灵符。

是以这六百年来对外界之事一概不知,不对,即使不闭关,也是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出关后又把自己关进了宫殿,谁也不理。

司音和华姻是熬不住了,不止他们,其它神殿的神也是一样坐不住了,索性司音和华姻代自己也是代他们亲自来找他吧。

听着文稹这不缓不慢的问话,司音想‘得嘞!说了吧。’又咳了两声,张开嘴却又说不出话来。

文稹瞧了他一眼,“你这是上火了还是喉咙破了?”补了一句方才就想说的话,“你要不先去下神侧,别憋坏了。”

华姻,“........”

“我不上茅房,我上火。”司音暗叹一气,一甩头道,他看起来尿急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帝王花我要飞天成神 第二章你能不能不要在死了!? 第三章刁嘴男人想找抽 第四章鬼王是不是在吹牛逼 第五章鬼王,赶紧送走俩祖宗! 第六章神帝,溜达溜达呗!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