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提笔江湖路》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别院因果论

第三章 别院因果论

柒月锁流年 2020-01-15 23:32:46
走了。衡阳城不明白淹成什么样了。我但是看一看去。”说罢,站起身欲走。  素月泠眼见得骗但是去的,赶忙拉住徐阳,嘴中却地说:“你但是这么说,但你也没说我你怎么祛毒。我看你也不像名门正派人物之人吧。”  “呵呵,徐某自然也不是名门正派人物之人,但是我却明白怎“你都中毒一年多了,别说骑马,就是骑驴都能走两个来回了。”徐阳眼含笑意的对素月泠说道。。...

提笔江湖路

推荐指数:10分

《提笔江湖路》在线阅读

  素月泠当下说道:“小女子怎么会和鼎鼎大名的素万城将军有关系呢。我只是从天池派来到中原,与人争斗后失手着了暗算。我已经找人快马加鞭向师父求助,不过路途遥远,不知几日才能赶到。”

  “你都中毒一年多了,别说骑马,就是骑驴都能走两个来回了。”徐阳眼含笑意的对素月泠说道。

  素月泠知道这个理由有点牵强,不过还是低头犟嘴道:“兴许路途上出了意外了吧。”

  “你还是不着急,不过我也不着急,你要不说,我可就走了。衡阳城不知道淹成什么样了。我还是看看去。”说罢,起身欲走。

  素月泠眼见骗不过去,急忙拉住徐阳,嘴中却说道:“你虽然这么说,但你也没告诉我你怎么解毒。我看你也不像名门正派之人吧。”

  “呵呵,徐某自然不是名门正派之人,不过我却知道怎么解毒。”徐阳笑道。

  “哦,说来听听。只要你告诉我,本姑娘就告诉你。”

  “先把手放开,咱们坐下聊。”

  素月泠急忙放开徐阳手臂,心中却想到:我是江湖人,江湖人不会拘泥于男女授受不亲。不过脸却红了,幸好面纱也是红的,什么也看不出来。

  “你先把面纱摘了吧,上面那么一大片血渍。虽然是你自己的,但也不要这么舍不得不是?”

  徐阳看着素月泠说道。

  素月泠心想:他都知道我中毒了,想必摘下来也不会吓到他了。

  随即就把面纱摘了下来。

  徐阳看了看,心想,我虽然知道你不会难看,却没想到其实你还很漂亮。比魔门里那些练媚功的还要漂亮。只是这脸色白不要紧,这嘴唇红的就跟刚喝完血似的。

  不过又一想,可不是刚吐完血嘛。

  徐阳将受伸向素月泠的嘴唇,素月泠没想到徐阳这么大胆,在手指刚碰上嘴唇的时候急忙向后一躲。

  徐阳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动作有些孟浪了。不过医者心里不分男女,他也没往心里去。

  素月泠心中微怒,口中说道:“登徒子。”

  徐阳听完一愣,知道这位大小姐值得是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过分,挨骂就挨骂吧。

  徐阳也不多说,只是转身出去找了一面铜镜,回来后递给素月泠,笑着说:“你先自己看看吧。”

  素月泠定睛一看,失手将镜子甩出门,口中却说道:“那真是我吗?”

  徐阳回道:“那还是我不成?”说着便走向了堂中的桌子,到了口茶自顾自饮了起来。

  素月泠急的都要哭了,“都怨你,人家好不容易集聚下来一点内气,你一来就引发我毒素的压制,结果变成这样了,怎么办?这次即便是我想嫁也嫁不出去了。”

  徐阳倒是奇道:“你是怎么聚集内气的,还有你的气聚在哪里?”

  “还能有哪里,气海不行,只能远离了。聚在神庭,总不能聚在脚底板吧。”素月泠说道。

  “脚底板?也是个不错的办法啊。”

  “聚在脚底板有什么用,聚在头上还能保持容貌,聚在脚底板,有什么用。总不能多走几里路吧。”素月泠埋怨的说道。

  “你不知道啊,现在的男人喜欢女人的脚比喜欢女人的脸更甚,”徐阳不顾素月泠越来越冷的表情继续说道,“正比如‘小脚一手握,神仙日子都不过’……”

  “登徒子登徒子登徒子……”素月泠口总碎碎念道。

  “当初素万城将军和果郡王进了西平郡最大的妓院,对那些貌美如花的女人一个看不上眼,却对年仅四十的老鸨子感了兴趣,”徐阳喝了一口茶,看向门外,继续说道,“那老鸨子,当初也是京中头牌的有力竞争者,却不想输给了艳绝天下的挽红楼头一号公孙戚茗,所以远走西平郡,开了一家探红楼。兴许是年龄对口,素将军和果郡王都是四十多岁,那老鸨子正对了他们口味,却不想一发不可收拾,二人在探红楼还因为这个女人打了起来,真是颇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名士之风,一时之间在京城夜传为美谈。”

  “闭嘴,臭流氓!”素月泠怒斥道。

  她最恨别人看不起女人,门派里大师兄是这样,出门派到这里还这样,尤其是这个人,居然在她面前谈论妓院的风月之事,并且当中还是自己的父亲当主角,真是臭流氓。

  兴许是声音太大,把正屋的童女都招来了。

  虽然将军让自己看着小姐,却也没说能让小姐吃亏啊。

  不过她直接就看到徐阳在喝茶,却不知道小姐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小姐,流氓在哪儿?”她顺着素月泠的目光看去,看到徐阳正看着门外的天空。

  “小姐,你说的流氓不会是徐先生吧。”童女战战兢兢的问。

  素月泠满腔怒火,但在看见童女进来的时候不得不压下去。现在自己有求于这个流氓,而童女却是自己逃生路上的绊脚石。

  “你先出去吧。”素月泠冷冷的说。

  童女看了看小姐,又看了看徐阳,回头又看了看小姐,知道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只好听从吩咐走了出去。

  “发完火了?”徐阳端着茶杯小口嘬着茶水,眼睛却看向素月泠。

  “哼,想不到你们都是一类人,果然是男人没有不好色的。”不过随即想起了那个冷冰冰的大师兄,心中暗想道:大师兄不算男人。

  “说对了,男人没有不好色的,估计女童看见你现在的样子向你发亲上报的时候,你父亲也会安心等待你答应他的要求。”徐阳说道。

  素月泠心中一惊:难道他都知道了,可我没有告诉他全部啊。虽然他能猜出来我是素万城的女儿,也不该知道其他的。

  “你究竟是谁?”

  “非正道,非魔门。”徐阳回答道。

  “丐帮?天门?还是官府的人。”素月泠问道。

  “不必猜了,我是天门的人。”徐阳说道。

  “呵呵,天门果然厉害,短短几十年,不仅人数众多,高手也如雨后春笋一般,不知道你是?”素月泠冷笑道。

  “这么明显还看不出来吗?”

  “莫非你就是青衣魔手徐阳?”素月泠猜道。

  “答对了。”徐阳鼓掌道,“可惜奖励不多。”

  “相传,青衣魔手身穿青衣秀才服,善使一把折扇,”素月泠看了看徐阳插在腰间的折扇,继续说道,“一手点穴功夫出神入化,只要折扇碰到人,无处不是穴位。而轻功也是一流好手,在与魔道三杰对拼时因魔道增援,仗着自己的轻功愣是把人全甩掉了。最出名的是,京城妓院里面流传着青衣魔手就靠那双手吃别人带走女人的豆腐,呵呵,果然是青衣……魔手啊。”

  徐阳只能不尴不尬的笑了一下。

  “说吧,你究竟想干什么?”素月泠问道。

  “素小姐切莫生气。徐某人前些日子正是从西平郡来,昨日上岸后本想抄近路进城,却不想正碰上大雨,所以才来到贵居。不过徐某认出素小姐正是如素小姐所见,是素小姐亲口说的。而徐某来时,就听闻素将军想把女儿嫁给当今圣上。不过这嫁娶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素小姐强烈拒绝以至于被素将军软禁起来。”

  “想必这毒就是你父亲找人下的,吸收内力不是重点。重点是它可以让一个人真真正正的感觉的容貌的变化,从美丽变得丑陋的过程。想必是个女子都不能忍受这种容貌的变化,所以你纱巾遮面。”

  “但你幸运的是,成功在神庭聚气,延缓了容貌的变化。不过徐某人不小心让素小姐前功尽弃,所以容貌直接变到了这个样子。”

  “素小姐可以忍受武功尽失,却不能忍受容貌之变。所以徐某只能讲些不中听的话激怒小姐。让监视小姐的人自己出来看过之后回报给素将军,也让素将军高枕无忧。”

  “但是下面,就要看小姐的了。小姐是想回去入宫为妃呢?还是想和徐某一样浪迹江湖呢?”

  “那我也不必让一个天门的人救我,我师父已经接到消息赶来与我父亲商议此事。”素月泠说道。

  “天池派也是名门正派之一,你师父来保你的可能确实有,但更大的可能是劝你入宫。”

  “你……你就没一句好听的吗?”素月泠气愤的说道。

  “你很漂亮。”徐阳来了一句,素月泠却听得一愣。

  “也正是如此,素将军才想把你送入宫中。”徐阳看着杯中的茶水,轻轻晃动茶杯,继续说道,“变丑了,你父亲就不会再打这种主意了。”

  素月泠思索着徐阳的话,确实,因为自己漂亮,父亲才会想着把自己送入宫中,以女儿作为人质表明自己对皇帝的忠心。父亲这几年将果郡王亲军间接的掌握到了自己手中,但同样的,皇帝的猜忌从果郡王身上转移到素将军身上,果郡王亲军作为西线军队的友军,也是平衡西线高级将领势力的一部分。无论谁做大,皇帝都不舒坦。

  只是自己愿意吗?

  六岁的时候,随师父进入昆仑山。每日练功打坐修习医术,除了自己喜欢,也能讨师父欢心。更重要的是,自己从小听着父亲征战沙场保家卫国,心中早已立下大志,广传医术,拯救众生,最起码也让西线因伤归来的将士不至于因伤恶化而亡故。

  十五年,十五年的天池岁月,一个小女孩变成一个青春少女,志向却始终如一。可没想到,刚回到家中,父亲便来这么一出。

  父女亲情还在不在她不知道,她只知道一入宫门深似海。走进去就再也走不出来了。

  她想要立志于天下苍生,现在却要为自己的自由抗争。

  正如徐阳所说,即便师父下山,劝说自己的可能性比劝说父亲的可能性大得多。

  更何况,师父收自己为徒时已经五十有六,今年已经七十多岁。自己不忍师父奔波,也根本没有敢通知师父。

  倒是给门主大弟子冰棍大师兄求救来着。

  不过都这么长时间了,兴许信使真的出了以外。

  所以现在能依靠的只有眼前这个天门之人。

  在天池派时,素月泠就常听人提起天门。

  天门原来是魔教天音派,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但自从天音教主机缘巧合之下突破天音功第三层音化万物,便成了当时武林中超一流高手。

  这个超一流很独特,防得住他天音功的人打败他很容易。防不住的人,败得也十分离奇。

  天音一跃成为绝对的魔教大派。天音教主堪比魔教教主。

  不过天音教主和正道关系还不错,也没有带领魔教一统江湖之心。

  所以每日就是研习武功

  在天音教主指导下,修习天音功的弟子很快就有几名也突破到了第三层。

  事情就出现在这些弟子中。

  一位名叫罗浮的弟子在突破到第三层后,联合一些江湖人士,在下毒之后将天音派屠戮殆尽,连天音教主也不例外。

  正道虽然不耻,但因为铲除的是魔教,所以无人敢管。而魔教本身各派林立,互不归属,虽有某些魔教中人打着报仇的旗号,但一旦与那些所谓正派的江湖人士对上,免不得引起名门大派的攻击,所以也很快的偃旗息鼓。

  天音派覆灭,成立天门。

  天门中江湖人士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自然也形成了一个个内部山头。

  不过罗浮依旧是天门门主。

  罗浮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本西域魔教的镇派之宝《天魔解体大法》,不过不知道真假。

  所以罗浮找到和他一起覆灭天音派的一位年轻的兄弟,让他试练此功。不过只给了他上半部分。

  这位兄弟也没有推辞。

  不过进展并不大。年轻兄弟虽然看得懂这部功法,但练起来总是差一点。

  眼见于此,罗浮便认定此功法是假的,便扔进天门宝库,不再练习。也不再关注这位兄弟的进展。

  但不知为何,这位兄弟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功力突飞猛进,施展起来却没有天魔解体大法秘笈中所说的那些禁忌。

  罗浮看到此时,认为是当初这位兄弟骗了他,所以想要处死他。但功力突进的这个年轻人突然袭击将罗浮掌毙。又连十数招将那些和罗浮较好关系的人拿下。

  这人便是现任的天门门主。

  天门门主练了改版的天魔解体大法,自命《天魔功》,修炼起来自是飞速,但因为心境不稳,多次几近走火入魔。所以,在整合天门,将天门领导成江湖第一大门派之后,处于半退隐状态,又在练功时出了岔子,正在闭关。

  天门进入了平淡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莽山青衣行 第二章 雅居仙子怒 第三章 别院因果论 第四章 衡阳之难 第五章 交涉 第六章 买卖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