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亚玄迷途》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烟城大少

第五章 烟城大少

桃子精灵 2022-06-23 23:41:36
这声音似哭似嗔,豪无一丝在乎,仿若她而已个憋脚的玩家搞砸了一局精彩的的游戏。宫羽芊但是听出了他是就自己性命的那人的声音,却是不想退让于他,站起身便要言语反击。宝玉冠,金抹额,面似中秋节无瑕月,容若破寒迎春花。银红色袄,白缎靴,墨画眉藏清风韵,秋水宝玉冠,金抹额,面似中秋无暇月,容若破寒迎春花。银红袄,白缎靴,墨画眉藏清风韵,秋水眸有万种情。看着眼前如诗中梦中而来的人儿,宫羽芊是真真正正的痴了,反击讥讽的话早已经忘到了脑后,隐隐约约只听到自己的说话声,“公,公子,请救救萧大哥和魏姐姐吧。”。...

亚玄迷途

推荐指数:10分

《亚玄迷途》在线阅读

这声音似笑似嗔,毫无一丝在意,好似她只是个蹩脚的玩家搞砸了一局精彩的游戏。宫羽芊虽然听出了他就是就自己性命的那人的声音,却是不想忍让于他,起身便要言语反击。

宝玉冠,金抹额,面似中秋无暇月,容若破寒迎春花。银红袄,白缎靴,墨画眉藏清风韵,秋水眸有万种情。看着眼前如诗中梦中而来的人儿,宫羽芊是真真正正的痴了,反击讥讽的话早已经忘到了脑后,隐隐约约只听到自己的说话声,“公,公子,请救救萧大哥和魏姐姐吧。”

只见梦中人笑道,“哈,姑娘,虽说我与姑娘有救命之恩,不过嘛,我已心有所属,姑娘切不必做出以身相许之举动,更无需如此含羞带怯的与我说话。”

宫羽芊闻言一怔,又听到彦凉凉的声音,“烟城大少,别理那个花痴了,也不知道她原来的世界是如何的贫瘠荒芜,让她如此不见世面。”

宫羽芊这次是完全清醒过来了,但这个清醒让她恨不得自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天晓得自己一个原本的冰山御姐怎么会沦落到被人叫花痴的地步,自己原先的世界也不是没有美男子啊,怎么会••••••

嘿嘿,不过还真是没有像这样美的男子啊。宫羽芊看了一眼烟城大少,不禁又有些晃神。

烟城大少倒是不在意宫羽芊的目光与神情,倒是有些惊讶彦知晓他的身份。“哦,你认识我?”

“天下间,除了院长的义子,烟城首富顾氏大当家顾熙言,谁还会十三银龙舞的制符瞬发之法。”让宫羽芊惊掉下巴的是,彦竟一改往日冷冷酷酷的形象,谦和道,“顾大少,快救救师兄师姐吧。”

“恩,不错,没给你家院长丢人。相比之下,”顾熙言看着躺在地上,气若游丝的萧、魏二人,叹道,“全力施为不留余地,全然把你们师傅的话扔到脑后去了,要不是我正好游历到此,真是枉费了你们院长赐你们的百年机缘。真是的,还不如你们师妹沉稳。”

左手张开,手中出现一块细小金箔,只见顾熙言默念咒文,金箔缓缓漂浮而起,在二人身上徘徊。

“九灵聚命•五气保元!”

随着顾熙言的一声咒文,只见飘于二人之上的金箔突发碧绿生命之光,缓缓笼罩二人,逐渐在二人周身形成一道生命光膜,阻止二人魂魄离散,生气断绝。

“好了,这样一来十天半个月的应该不会有事情了。”顾熙言撤灵收功道,“不过你们这样走肯定是来不及了,去附近的镇子上好像也有云鲸台,不如我们去那里乘云鲸去末海慈航••••••额,不过现在嘛,需要二位出出力气,去寻找好的木材来,做一辆车,来运这二位爷。”

“车?你,你没带乾坤戒吗?”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嘛,带是带了,只不过是普通的乾坤戒,装不了活物的,”顾熙言嬉皮笑脸的说,“这次我独自上路,本没想到要装人,所以你家院长特制的那个可以装人的乾坤戒我没带上。”

随即又转脸对宫羽芊说道,“你好似有了根基了?”

宫羽芊点点头,面对他,她已打定主意不在说话。

“恩,真气运用可是自如?”

宫羽芊想了想,再次点点头。

“这就好办了。咯,给你。”顾熙言递给宫羽芊一把锈迹斑斑的柴刀,说道,“别看这刀卖相不怎么样,你只要灌输真气于刀上,便也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你现在就去砍十棵树过来,我好把它们变成车。”

“就我一人?”宫羽芊接过柴刀,看了看完全不似要起身的彦,问道。

“就你一人毫发无伤,真气未损。”彦从来没有废话。

心知彦说的是事实,宫羽芊只好拎着柴刀走进了林中深处。

见到宫羽芊走远,彦缓缓道,“顾大少,你太坏了!”

“呵呵,彼此彼此。”

“我至少没说谎!”彦艰难的动了动,“我现在的确起不来了,你呢,什么神兵利器,削铁如泥也配称神兵利器?你把真气灌输于树叶之上也一样削铁如泥!还有,你当真没带院长给你的乾坤戒?”

“小彦,看破不说破嘛,我这不也是为义父训练训练好苗子嘛。”

“训练训练••••••我说,你是当真一点也不担心师兄师姐啊。”

“第一,那是你的师兄师姐,不是我的,不要妄想无形中拉低我的辈分。第二,你不会真以为凝元聚命咒只是保他们十天半个月的命吧?”

“我怎么知道,这些血符咒院长只教给了你。等等,照这么说,你又说了一个谎?”

“没错,你师兄师姐的外伤内伤都好的七七八八了,所以我这次是纯粹为义父看看好苗子的,”顾熙言诡谲一笑,“宫羽芊那丫头的根骨确实不错,现在我要看看她对真气运用的悟性如何,毕竟,聚气于兵若是不得法,可是很费真气的。”

“这下宫羽芊可惨了,我们只教了她真气运行之法,武学什么的可是半点都不敢教给她,”彦瘪了瘪嘴,有些担心,“聚气于兵可不同于平时用真气走跑跳跃,若是运气不得法,不一会就会力竭的。”

“所以我要试试她是不是一个好苗子啊,彦,你师父不是常说嘛,根骨这种天养之物其实并不值得拿来炫耀,要成为一个先天,一看脑,二看心。我这回就是试试这宫羽芊有没有脑子,只要她有脑子,这个任务就很简单了,毕竟,同样的效果,聚气于树叶比聚气于柴刀轻松多了。”

宫羽芊按照顾熙言所说的,慢慢将自己的真气从双手泄出,尽力将它们凝聚于柴刀之上,然后挥刀砍向旁边的大树。

“轰隆!”大树竟被一刀拦腰斩断,宫羽芊经不住又惊又喜,“没想到顾熙言看上去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说话还很靠谱嘛,只不过••••••哈,这也消耗的太快了吧。”

平复气息,宫羽芊内勘丹田,自己的真气旋涡竟好似消耗了大半,不禁有些犯难,“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收集够足够的木材,嗯——这么一棵树是否足够了?要不就这么直接带回去?”

想起顾熙言之前那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宫羽芊可以肯定,自己如果就这么回去了,他和彦一定会狠狠的取笑她的。

“该死,他们分明是出题考我嘛!”宫羽芊此刻回过味来,“加快真气的回复速度,我倒是有现成的方法可以试试,可是肯定还是不够的,怎样才能减少真气的消耗呢?”

看着手中的柴刀,宫羽芊陷入沉思之中。

“彦啊,和我说说话呗,我好无聊啊。”这一边,顾熙言和彦已经点好了宿营用的篝火,相对而坐。顾熙言百无聊赖,出言道。

“顾少爷,你想聊什么?”也许是碍于院长义子的身份,又或者二人本就相熟,彦一改往日冰颜,搭口道。

彦的态度虽然并不热烈,但顾熙言也心知她的本性能做到这一步实属不易,便十分高兴地说,“你们怎么会来迎客松林的?又是怎么遇到那个宫羽芊的?”

“其实我们来迎客松林纯属巧合,师兄因为一路上太过于乐善好施又太过于宠着师姐,所以花光了所有的盘缠,所以就沿途在旅店接任务换取旅费和免费的食宿。就这么一路到了迎客松林的边缘,本来都准备回书院去了,但就在半个月前,天生异象,似有星辰陨落,师兄就硬说这是星灵下凡,非要拉着我和师姐去一探究竟,结果,就把那个女人给救下了。”

“那个女人?彦你似乎不太喜欢她?”

“身份不明,目的不清,不宜过于亲近。而且,”彦犹豫了一下,说,“她叫我,小彦。”

“小••••••哈,哈哈哈哈。”顾熙言一愣随即捧腹大笑,“彦啊,你还是这么的,不服小啊。”

彦虽年幼,不过末海慈航之人都受过翷飏赐予的机缘,所以修为阅历不可以常理度之。翷飏的其他弟子都还好,唯独彦,对年龄一事极为在意,谁若是拿她年幼说事,那是决然不会给好脸色的。

“我,讨厌别人说我小。”彦变扭的说。

“所以,你一直对我冷若冰霜的?”站在彦的身后,背着一大捆木材的宫羽芊郁闷的飘出一句话。

“我几乎把不高兴写在脸上了,”彦似乎早就知道宫羽芊回来了,不受影响的继续说,“看不出来,是你愚笨。”

“你!”宫羽芊有些生气,其实她并非看不出来彦不太喜欢被人称小,只不过她也并非乐于结交之人,彦既然对她冷漠以对,她也绝不会去主动亲近的。这时听彦如此说,不禁气结,“我••••••”

正欲出言反击,顾熙言却抢先开口道,“彦,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你这分明就是孩子话,亏得我之前夸你成熟稳重,还不快向宫姑娘赔礼!”

见彦撅着嘴不肯赔礼,顾熙言眯着眼道,“彦,我是你们院长的义子,你若不听我话,院长那边,啊••••••”

看着彦倔强委屈的小模样,宫羽芊不禁怜爱之心大起,再说彦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有意岔开话头,便针对顾熙言道,“顾熙言,你欺负彦做什么?”

顾熙言一愣,哭笑不得的说,“姑娘,我在为你说话呀!”

“为我说话?不必了,你还是先解释解释这个吧!”将背上的木材卸下,宫羽芊将一物掷于顾熙言脚边。

顾熙言一看,却是那把锈迹斑斑的柴刀,心中知晓大概,却装傻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按照我的说法,不能削铁如泥吗?”

“能啊,只不过后来我将真气注入树叶之中达到了同样的效果,”宫羽芊几乎是咬着牙说道,“顾少爷,你告诉我,如果这把柴刀是神兵利器的话,那么,那些树叶又是什么呢?”

“这嘛,哈,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关窍啊。”顾熙言毫不在意被宫羽芊看破,“我也是替义父试试你,所说是穿越者,如果太没脑子,我想也不必去见义父了,你说是吧,彦?”

彦自顾自的摆弄着篝火,不搭理他。

见彦不理他,顾熙言只好自己打起哈哈,指着宫羽芊背回的一大捆木材说道,“不过,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宫姑娘。我原本只想着你会把整棵树背回来呢,现在看来,你在操纵真气上自有心得啊,能否告知一二呢?”

“无可奉告!”宫羽芊没好气的说。其实这只是她个人不足以为外人道之的小秘密罢了。宫羽芊的高智商和极其注重效率的性格使她从很小开始就学着一心二用、三用甚至五用,穿越之前,她可以两只手同时握笔以不同的字体和语法写两篇不同的文章,也可以一边睡觉一边写论文。而这一次,她只不过是试了试自己是否可以一边在丹田内引动真气运行已回复真气,同时一边使用真气,没想到竟然成功了。“制车所用的模材我都已经做好了,把工具拿出来吧。”

顾熙言从乾坤戒中拿出了锤子,铁钉等工具,三人开始将宫羽芊制好的模具一件件的钉凑成型,不知为何宫羽芊和彦都觉得顾熙言情绪很低落,只当他是大少爷不喜做苦力活也没有多问。只想着尽快把车做好。

其实顾熙言是有苦说不出,原先他真的只觉得宫羽芊砍断一棵树在运回来必定已是极限,到时候之间使用幻形符咒直接将原料木材变换成车,省时省力还可以在宫羽芊面前在显示一番,没想到宫羽芊不仅识破了他的无稽之谈,还不知用什么方法大大节省了真气,更是不厌其烦的把模具都打造好了。直觉告诉他,如果这是在使用符咒的话会让宫羽芊大发雷霆的,所以••••••

唉,干体力活累是一回事,明知有捷径可走却不敢走,只能舍近求远才是更加让人郁闷啊。

郁闷归郁闷,手上的活都干得很快。三人合力,不到一个时辰,一辆结实的木板车就造好了,顾熙言又将之前剥下的木灵狼皮铺在车上,再将萧楚客、魏雪莹两人安置在了车上。

“彦,宫姑娘,你们也上车吧。”顾熙言不多说废话,直接操起车把,招呼道。

“这怎么能行?彦有伤,自然要坐车,我可是什么伤都没有,”宫羽芊反对到,“这样吧,我们一起拉吧。”

“别废话了,我也不是白让你坐的,”说着顾熙言扔给宫羽芊一本书道,“这上边的符咒,如果到了青木镇你没有全部记熟的话,那就不用和我们去末海慈航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顾熙言!”宫羽芊还没来得及表态,彦已经又急又怒的叫道,“我告诉你,第一,穿越之人一定要带去末海慈航是师傅的命令,你无权擅自更改。第二,学院修炼之咒、武皆不可外传,你亦无权私相授受!”

“那我也告诉你,第一,老子就是被翷飏那个老不死的从被窝里拉出来接应和测试这个穿越者的,老子有权便宜行事。第二,老子这里不存在什么学院,这些符咒都是老子用真金白银买的,老子想传给谁就传给谁!”从顾熙言的语气和措辞很明显的可以察觉到他对于翷飏强行交给他任务以及购买符咒很不满意。

“你!”彦小脸气的通红,却又找不到什么话来驳斥他。倒是宫羽芊拾起那本书,拍了拍沾在书上的土,仔细看了看,说道,“《血符记》?行,不过我若背下来,你当如何?”

“嘿,你还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顾熙言笑道,“罢了罢了,你若能背下来,就算过关。还有,你既然会运真气,那理应无需金箔便可凭空凝血制符,方法书上有详细的记载,你若是学会了,我就再送你一只乾坤戒,若是你可以使用其中任何一个符咒的话,我便再送你一件保命神器,如何?”

“一言为定。”说罢,宫羽芊将彦扶上车后,自己也跟着抬脚上车,“走吧。”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初临 第二章 末海度者 第三章 黑袍人 第四章 木灵狼王 第五章 烟城大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