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时尚萌新与诡秘先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陨落

第2章 陨落

尤加利 2021-09-15
青草街福利院的历史跟四环的存在一样长。福利院总面积有半个小学那么大,前方有花园式的庭院,后方有一个小型的健身场,中间是一主一副两座楼。原本副楼是管理人员坐班的地方。时...

青草街福利院的历史跟四环的存在一样长。

福利院总面积有半个小学那么大,前方有花园式的庭院,后方有一个小型的健身场,中间是一主一副两座楼。原本副楼是管理人员坐班的地方。

时过境迁,百年沧桑。

如今的福利院已没有最初的热闹。

副楼已经废弃。四层的主楼最上面两层也都变成了杂物间。前面的花园因缺乏人员打理而被清理改成了蔬菜园。

倒是后面的健身场地仍然在发挥它的作用。小孩子需要空间活动,老人也喜欢在那里晒太阳。

夜晚,红月的辐射下,整个福利院都被笼罩在赤色薄雾中。

二楼的某间卧室中,单小溪还在做着旧日时光的梦。梦里世界的月亮散发着柔和的白光,人们写下无数的作品赞美它的美丽。

天地寂静之中迎来曙光。黑夜与白昼交替。

朝阳之下,老旧的四层主楼露出它本来的模样,泛着青灰色的石质墙面,处处可见斑驳的莫名痕迹。

古早闹钟准时报点。

被吵醒的好梦破碎,单小溪迷茫地睁开眼睛,似乎还在怀念梦里的白月光。

拉开窗帘,澄澈的阳光洒进屋里,带来新的一天。

单小溪还没换睡衣,就先给窗台的杜鹃花浇水。

阳光、鲜花,虽然没有鸟鸣,但也是个不错的开始了。

今天是单小溪实习生涯的最后一天。她在奇迹画廊累死累活两年多为的就是转正这一天。

单小溪上辈子是明星造型师,最擅长的是色彩搭配和风格混搭。这辈子学习综合绘画,单小溪把自己对色彩的理解应用在绘画中,专业教授多次夸赞她的画有个人特色。

大学三年级时她因成绩优异被学校推荐到奇迹画廊实习。当时那个名额在同期可是抢破了头,概因专业教授对她非常欣赏,才让她突破重围拿到了那个名额。

大学三年级就进入奇迹画廊实习,毕业后又加了两个月实习期,单小溪为画廊付出了太多太多。两年售出三十四幅画,总成交金额六百多万。这个成绩比画廊里大部分老员工还要优秀,经常受到画廊经理的表扬。

所以说呀,单小溪对今天从实习生转为正式员工有很大把握。

奇迹画廊是13号城市最有名的连锁画廊,总部设在二环。奇迹画廊新入职正式员工需到二环总部培训学习一个月。单小溪就是奔着这个目的去的。

传说,人类建造的每个城市的中心都有一块天外陨石。这种天外陨石能散发另一种辐射,可以与红月辐射形成抵消。人类找到了这种天外陨石,才得以建造城市生存下来。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这种天外陨石,人类可能早就灭亡了。

13号城市的中心也有一颗天外陨石。人们以陨石为中心建设了六个环区。

一环是正府和陨石所在地。二环是精英住宅及科技园区。三环是大学校园及商业区。四环是平民区及工厂区。五环是军事管制区。六环是缓冲区。

据说,一环和二环的夜晚几乎没有红月辐射,那里夜晚的街道依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单小溪只在三环和四环生活过,偶尔能在报纸上看到关于五环和六环的新闻。一环和二环对于普通平民来说只存在于流言蜚语和名人八卦中。

四环以地理位置分为八个区:北一区、北二区、北三区、南一区、南二区、南三区、西区和东区。北方三个区和南方三个区都是工厂区,西区和东西是生活区。

每个区都有一座通往三环的接驳站。

单小溪每天早上不到六点就会到东区的接驳站排队。

接驳站是合金架桥结构,上下分为三层。最上面一层是VIP通道,最下面一层是货运专用通道,中间是普通通道。

因为来得早,队伍不是很长,很快就轮到单小溪。她拿出自己的临时出入证交给旁边的守卫检查。

上大学的时候,单小溪拿的是临时学生出入证,现在拿的是临时工作出入证。出入证由正府用最新的科技手段印发,几乎不可能仿制。

守卫是熟练工,看了两眼就让单小溪通过了。

安检之后是消毒。

两年多了,每天例行消毒步骤,单小溪始终没有适应消毒气体的副作用,从消毒室出来总要在通风口缓解几分钟。所以她早餐通常不敢吃饱。

过了消毒室就是月台,在这里排队等待接驳车。

接驳车每半个小时一趟。一趟能乘坐五十人。全程行驶十分钟。单小溪买的是月票。月票价格是实习工资的一成左右,不算便宜了。

单小溪坐在老位置,全程望着车窗外面。

两年多,七百多次看到车窗外面的景象,单小溪至今无法理解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同一个城市,相邻的环区,分割......没错就是分割......分割两环区的是万丈深渊......没错就是深渊。

据说这些深渊不是天然的,而是人类的杰作。

这个城市的人,为了阻止外环区的人进入内环区,他们特意挖了一条深不见底的坑。这个坑绕着内环区一圈。它足够深足够宽,像地狱的深渊一般无法跨越。

人们戏称,内三环和外三环,上等人和下等人。下等人永远做着成为上等人的美梦。

过了接驳站,就像进入另一个世界,人们总是喜欢这样形容四环和三环的区别。单小溪却总想跟着问一句“三环的太阳比四环的更温暖吗?”

三环的区域划分比四环复杂很多。

奇迹画廊位于新银座购物区的一条小弄里。门庭不像主街道那样人来人往,有几分幽静,有几分神秘。

缩小版古堡式建筑,墙体外壁贴满了自然色的马赛克,集合了现代设计与古朴质感的楼体,处处透露着画廊的文艺气质。

画廊九点半开门营业,现在才八点多一点。

单小溪总是第一个到画廊。其他同事一般都在九点左右到。

先去工作间把昨天打包好的画作取出来,然后联系快递告诉他们可以提前过来取货。这幅画是前天卖出去的,给单小溪的业绩又增添了十几万。

等待快递的时间,单小溪拿起工具打扫卫生。她深知作为新人要手脚勤快的道理。

听到门外有车辆停靠的声音,单小溪以为是快递到了,小跑几步过去开门,但是出现在门外的不是快递员。

三个月前画廊新来了一位实习生,名叫蒋依依。她是三环本地人,到今天为止没有卖出过一幅画。

门外的人是蒋依依和一名陌生的穿着时髦的年轻女子。

单小溪有些惊讶。蒋依依平时都是十点左右才来的。

看到单小溪已经在了,蒋依依和她的朋友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惊讶。不过她们装作漫不经心地从她面前经过,转身在角落里旁若无人的小声嘀咕。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看着也不怎么样,她身上穿的有点眼熟。”

“D家十年前出的经典款。”

“四环平民买的起D家?”

“慈善义捐。”

内三环每年都有慈善义捐活动,活动捐赠的钱物会发放到外三环。本来这些捐赠物应该无偿分发给需要的人们,但有一些质量比较好的衣物会流向黑市售卖。

蒋依依猜得没错。单小溪穿的D家旧款套装是在四环黑市上买的捐赠品。毕竟是在三环工作,单小溪不能穿地太寒酸。她买不起昂贵的原装正装,只能买二手货。

“她是孤儿,到现在还住在福利院,怎么可能买地起奢侈品。”

“这种穷人就老老实实待在四环好了,干嘛跑到三环来污染我们的眼睛。”

“嘘,小点声,你今天帮我......”

只有三个人的画廊,蒋依依和朋友说话声虽然小了,单小溪也能听地清清楚楚。

不是第一次被人鄙视出身,早就学会不去跟别人计较这种不痛不痒的事情。假装没有看到蒋依依两个人的小动作,单小溪专心忙着自己的事情。

蒋依依拿了钥匙,带着朋友进了陈列室。

单小溪眼角余光看着这一幕,走过去看了一眼陈列室关上的门。

这是三号陈列室。里面的作品价格在一百万到三百万之间。这里面的作品最便宜的都比单小溪卖出的最贵的贵。

危机感在单小溪心底潜伏。

过了有大概十多分钟,蒋依依和朋友出来了。蒋依依手里多了一幅画。

只有一幅画。最贵也就是三百万,还是顶不上单小溪六百多万的业绩。

单小溪提着的心暗暗放松下来。

这一天的时间流速仿佛变慢了。没有顾客的时候,画廊的工作清闲到长蘑菇。

单小溪不想让自己闲下来,忙着一些可有可无的事情。好不容易熬到快下班,距离下班时间越近,单小溪心里慌张起来。

为什么经理还不找她谈话?要不干脆主动去找经理挑明问?今天临时出入证就要到期了,要不就以这个为借口?

单小溪天人交战中,蒋依依眼神古怪地找到她:“经理找你,他在办公室等你。”

单小溪吸了口气,整理一下衣服后推开经理办公室门。那一刻莫名的糟糕预感涌了上来。

单小溪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经理办公室出来的,也不记得自己在办公室里说了什么,脑海里翻来覆去循环播放着经理那几句话。

累死累活,面对客户低三下四是常事,有时候甚至连尊严都要放弃,全心全意为画廊卖命两年,最终得到的结果只是劝退。

为什么?

因为单小溪工作两年卖了六百多万,而蒋依依工作三个月就卖了一百多万。在转正名额只有一个的前提下,画廊选择了更有前途的蒋依依。

经理没有说地特别明白,但单小溪已经懂了。单小溪和蒋依依相差的不是数字,而是社交圈。

蒋依依的朋友可以买下一百多万的画,而单小溪在画廊工作两年也接触不到这样的富豪。那是一个她一辈子都无法进入的圈子。

单小溪卖了三十四幅画,抵不过别人一幅画。

浑浑噩噩。

单小溪不记得自己怎么离开地画廊,也不记得怎么来到接驳站过了安检。

当意识回归本体,她已经坐在接驳车上,习惯性望着车窗外。地狱的深渊依旧张着大口,吞噬着所有一切,包括希望。

恐惧笼罩单小溪,也把她拉回了现实。

到期的临时通行证在出口被收走。

单小溪站在出口,愣愣地回头望过去。

通往三环的闸口关闭了。

失败了。两年的复出化为泡影。

实习生连提成都没有,每个月除了那一点点可怜的实习工资,单小溪几乎白给画廊打工了。

然而,钱不是单小溪最在乎的,她真正想要的是进入二环的机会。现在她连三环都进不去了,二环更不要想了。

两年……两年……两年了……

四环的街道,道路是脏兮兮的,行人是颓废的,就连天空都是灰色的。

三环到四环,隔着一条深渊,就像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不知不觉间单小溪走到了菜市场,站在了卖牛肠粉的摊子前。她愣愣地站在那里,摊子老板喊了她好几声才反应过来。

文森特特别喜欢牛肠粉。单小溪昨天说好今天要请大家吃牛肠粉的。

可是今天她把工作丢了。她以后不能在奇迹画廊工作了,也不能再把他的画拿到画廊卖,更没法帮他办画展了。

对文森特的承诺,单小溪办不到了。

不过,虽然工作没了,但牛肠粉还是有钱买的。在摊主的催促下,单小溪买了五份牛肠粉。

她提着牛肠粉过了合金桥。她走地很慢,因为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文森特。

今天的杂货区异常嘈杂,甚至拉起了警戒线,许多围观的人靠在警戒线前探头张望。警察和一些穿着灰衣服的人走来走去。

单小溪后知后觉意识到出事了。

她像其他人一样被拦在了警戒线之外,只能努力踮起脚向里面张望。

现场已被粗略处理过。

不知是人类还是兽类抑或是怪物的尸体并排在地上,所有的尸体都盖着白布。只是零星散落的碎肉和血迹令人触目惊心。

有几具人类的尸体可以分辨出来,因为他们的手脚露在白布外面。

其中有一具尸体更加显眼,他的手脚不仅露在外面,衣服和裤子还沾着五颜六色像是颜料的东西。那被各色颜料浸染的衣角,在白布衬托下分外刺眼。

单小溪手里的牛肠粉掉落在地上。

在失去了希望的这一天里,绝望也降临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单小溪 第2章 陨落 第3章 遗嘱 第5章 交易 第6章 悲伤 第7章 疑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