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长安卿》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喜忧参半

第五章 喜忧参半

若相姒 2021-09-15 15:30:43
当马车缓缓驶入大明宫时,雨已然细微起来,直到内宫,李绥下了车,精致缀珠玉的绣鞋踏在潮湿的地砖上,抬头间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一样的城楼,一样的宫墙,唯独坐在明堂之上的天子不一样,物...

长安卿

推荐指数:10分

《长安卿》在线阅读

当马车缓缓驶入大明宫时,雨已然细微起来,直到内宫,李绥下了车,精致缀珠玉的绣鞋踏在潮湿的地砖上,抬头间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一样的城楼,一样的宫墙,唯独坐在明堂之上的天子不一样,物是人非罢了。

看着玄武门上的城堞,李绥回想到了从那里跃下的一刻,原来那城楼有那般高,也不记得掉下来的那一刻疼不疼。

或许连她死了,那些老臣也只是恨不得拍手称快罢。

李绥唇边淡笑,再看一眼,便缓缓收回了平静的目光,转而朝立政殿去。

虽是阴雨绵绵的天气,皇后所居的立政殿立在其中却是丝毫不减威仪与贵气。

当李绥方走至杨皇后寝殿外的玉阶之上,杨皇后的心腹尚宫迦莫便迎了出来,笑着行下一礼。

“郡主——”

李绥颔首一笑,扶起迦莫道:“阿姐在干什么。”

迦莫随之站起身,一边迎李绥入内一边道:“殿下这几日身子有些懒怠不适,便请了太医令前来一看,这会子正在诊脉。”

听到这里,李绥心下微动,约莫猜出了什么,还未开口多言,刚走至后殿,果然听得里间传来宫人们喜气盈盈的恭贺声。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

这一刻,李绥与迦莫相觑一眼,如何还不明白其中之意,笑意仍旧挂在李绥的唇边,可那颗心却是在缓缓下沉。

一切真的如走马灯般,照着她的南柯一梦在走,世人都在为这个孩子的到来而欢喜,唯独她,却是知晓这个孩子的命运,还有他将带来的劫难。

这样的感觉,倒应了那句。

众人皆醉我独醒。

可她这个醒着的人要如何眼睁睁看着阿姐日后的锥心之痛。

念及此,李绥掩在袖下的手一点一点收紧。

“阿蛮——”

听到女子熟悉而温柔的声音一点一点传入耳中,转眼看去,透过掀起的纱幔,看到了女子隐隐绰绰的身影,却好似在梦中。李绥不由想要落下泪来,在她独自一人撑起杨氏江山,与天下相争,真正成为孤家寡人的那一刻,这个软绵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多少次回荡在她的耳边,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已经有多久,没有听到阿姐唤她了,李绥已经记不得了。

她只记得,前世自失了孩子后,阿姐便变了,褪去了母仪天下的高贵仪态,杨家嫡长女的荣光,成了一个日日以泪洗面,患得患失,行为几乎失常的母亲,最终受不住这样的折磨,以一道白绫了结了自己。

即便恍如隔世,可那一幕仍旧清晰的落在李绥的眼前。

素面朝天,不染纤尘的阿姐只着一身素白的衣裙,晃悠悠地悬在那高高的梁上,像一阵风,消逝在了大明宫。

那一刻她才知道,阿姐竟已憔悴成那般,又会以那般决绝的方式化为了一抔红颜枯骨。

阿姐去后的第二月,当今元成帝患上了癔症,不过撑到岁末,便猝然薨逝。

因为皇帝薨逝时还未到而立,膝下又无子嗣,忠于周室的老臣便极力奉元成帝的侄儿登基,即便如此,把持朝政的仍旧是杨崇渊。最终新帝不过登基三个月,便被迫写下了退位书,让位于贤,杨崇渊三让而受天命,登基为帝定国号为梁,成为了新朝的梁武帝。

“方才她们说你入宫了,我还在想,这般雨天你也不怕打湿了衣裙,凉了身子怎么办,哪知你一来,便能与我分享这般的好消息。”

座上的杨皇后柔柔的声音,柔柔的笑,穿着海棠色束胸绣金罗裙,远看似乎素雅无半点修饰物,仔细才能看得那以细密金线绣出的一簇簇纤细木芙蓉来。

“来的时候雨已小了不少了——”

对上杨皇后温柔如水的眸子,见其伸出手来唤自己,李绥心中最柔软的那一处被牵动,便也不再多礼,一边笑着说话一边自然而然地走过去,握住杨皇后温热的手,坐到了塌下,将头自然地枕在杨皇后的双腿上,心底是许久未曾有过的安心与放松。

“想着明日我过生辰,还要长姐亲自在花萼相辉楼为我设宴,我又怎能不来谢阿姐的心。”

“你我姐妹之间,何曾需要说这些话。”

杨皇后笑着说完话,看着小娘子软软腻在她的怀中,一头秀丽舒展的长发铺洒在她的膝上,不由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莹润的指尖轻轻将落下的碎发拢在小娘子的耳后,这才温柔一笑,转而对下面的太医令孙仲道:“我腹中的孩儿便劳太医令照顾了。”

听到这里,李绥才瞥到了下面立着的人,仍旧靠在杨皇后的怀中,却是不自觉地凝视着凤驾下那两鬓微白的老臣认认真真地拱手回话:“臣必竭尽全力。”

在杨皇后的示意下,迦莫亲自为太医令送上红封礼,随即将人送了出去。

“郡主喜欢酪樱桃,去给郡主盛一盏来。”

听到杨皇后的吩咐,李绥便见近前的宫娥应声下去了,这才将头缓缓抬起来,右手小心翼翼地触碰阿姐那丝毫未显的小腹道:“若是姑母她们知道了,该有多高兴。”

听到这句话,杨皇后唇边温暖更甚。

“希望这个孩子能够一生平安顺遂,日后也有人唤我一声姨母了。”

杨皇后闻言轻笑出声,将李绥拉到身边坐下。

正当此,便见宫娥奉着一盏酪樱桃走了上来,恭恭敬敬地递到李绥身旁的案上。

杨皇后见此才转而道:“你最是喜欢这个,许久未来,尝尝这味道可变了。”

李绥拾起那杯盏,去了核的红缨颗颗饱满,面上浇上一层香甜浓郁的甜酪,又裹了一层蔗浆,挑上一口入嘴,顿时清凉四溢,红缨的酸甜和着奶酪、蔗浆的甜味,可口却不腻。

“夏日里还是食这个最好,阿姐要吗?”

自小姐妹俩便常分食,见小娘子此刻举起杯盏,抬起银匙,杨皇后毫不犹豫地笑着凑上前抿了一口。

“虞娘——”

一个大喜过望的声音伴随着急切的脚步声而来,闻声看过去,只见一身常服的元成帝陈玄走了进来,看到了一旁的李绥熟络地打招呼道:“阿蛮也来了。”

李绥起身行下一礼,已然上前的元成帝只道快起,便亲自按下杨皇后欲起的身子,激动地扶着杨皇后的肩膀道:“快好生坐下。”

杨皇后抿嘴一笑,唇边满是为人妻的幸福。

“今日阿蛮来的巧。”

听到元成帝与自己说话,李绥抬起头笑着道:“表兄可是要给我个好彩头。”

元成帝连声道好,眉眼中全然是为父的喜色,好似今日才是初为人父一般。

“我听太医令说,此番这胎——”

见元成帝话语中陡转的担心,杨皇后安慰地将手探至其手背上,笑着摇了摇头道:“太医令说,这一胎只有些许先天不足之兆,调理有宜便好,并无大碍。”

看到元成帝眼中仍旧挥之不去的担心,李绥也眉间轻锁,杨皇后却反出声劝慰道:“放心,太医令是太医署的医中圣手,以他的医术必能保这个孩子平安顺遂,这些日子,我也会努力让自己多吃一些,断不会饿着他。”

见杨皇后满是安慰的话语,元成帝勉强放下心来,紧紧回握住杨皇后的手,转而还是絮絮叨叨吩咐立政殿的一众人好生伺候,好似自己少说一句,宫人们便侍奉不好一般。

直至说罢,元成帝才终于看向杨皇后道:“太医令既说你要安心静养,那你便好生将养,那些琐碎的公务暂且交给淑妃和上官昭仪,若有什么大事再叫她们上报与你定夺,你看可好。”

听到元成帝如此安排,杨皇后自是答应了,见杨皇后有些倦怠的神色,元成帝忙又小心翼翼扶了杨皇后靠在引枕上,这才想起了一旁的李绥。

“你们姐妹自小关系好,这些日子,阿蛮也多抽些空进宫来陪陪你阿姐。”

李绥听了,笑着颔首道:“表兄放心,便是你不说,我也会常常进宫的。”

元成帝笑着看眼前的小娘子道:“那便好。”

说着,元成帝似是突然想起什么,笑着看向杨皇后转而对一旁的李绥问道:“你看这对姨甥是不是有缘,今儿你得了喜讯,她明儿又是生辰,看来咱们的孩子是急着想参加阿蛮小姨明日的生辰宴了。”

杨皇后会意的一笑,李绥却是坐到身侧轻声道:“听闻明日花萼相辉楼的生辰宴来人众多,如今阿姐身子多有不便,恐会影响安胎,阿姐不如便留在殿中歇息罢。”

“我身边有迦莫她们侍奉,哪就那般娇气。”

杨皇后听到这话方摇了摇头,一旁的元成帝却是想到什么,右手探在杨皇后的小腹上,转而看了眼一旁的小娘子,做出决定道:“阿蛮说得对,孩儿既然有些不足之症,应当慎重,明日你就在宫中安胎,我替你好好贺一贺阿蛮的生辰好不好。”

对着元成帝眸中说服之意,杨皇后虽不愿,但熬不住二人轮番的劝说,终是应下了。

当李绥离开立政殿,元成帝仍旧陪伴着杨皇后,一切都那般地温暖而感人。

外面的雨早已停歇,李绥行在甬道间,两只燕子从瓦檐下翩跹而过,飞向远处,在乌云密集的天际汇成了一个渐行渐远的黑点。

绣鞋踩在积水的地砖上,发出细微的响声,李绥却渐渐陷入了沉思。

前世阿姐的孩子生下来的那一刻,便携着父母和举国的期待,成为了本朝第一个出生便被立为太子的人,然而在众人喜气盈盈地置办太子满月大礼时,那孩子却因先天不足,身子至弱,受不住风未足月便猝然夭折。

李绥不会忘记,阿姐日夜撕心裂肺的哭喊。

更不会忘记她那段绝望的归宿,

如今前世已去,

但于她心中,

那个孩子的死已成了一个症结。

这一世,她必须替阿姐守住那个孩子。

不能让阿姐再走上那样一条决绝之路。

眼见送到内宫门口,李绥在迦莫的搀扶下上了马车,然车刚行了几步,正当迦莫要转身回去时,车马却又悠悠停了下来,只见念奴笑着走过来道:“郡主说差点忘了,来时太尉夫人让郡主带了三郎君猎的火狐皮呈给殿下,郡主命奴婢请尚宫前去取了。”

迦莫一向是玲珑心,自当领悟李绥有话要叮嘱,因此低声命身后随行的宫娥等着,独自一人跟着上了马车。

“郡主。”

车帘落下那一刻,李绥未有多言,只眼神示意侍奉一旁的玉奴将火狐皮递到迦莫手中,随即道:“阿姐如今身子艰难,这些日子要请你们好生照顾了。”

闻言迦莫正欲欠身谦逊答话,手臂却被一双手牢牢握住,抬头间,只见李绥缓缓道:“我知尚宫伴在阿姐身边已久,阿姐对尚宫也从来不同于他人,今日我想诚然替阿姐,替阿姐腹中的孩子问一句——”

说到这里,李绥的眸光在烛火下莹莹如星,声音渐渐低沉而清晰:“在尚宫心中,你是阿姐的人,还是杨家的人。”

听到这句话,迦莫怔然地抬头,对上李绥平静无波却分明带着几分透彻的眸子,心下震动,忽然了悟眼前娘子的心意,当即收敛神色,端正地跪下,没有忐忑没有惶恐,只双手施礼于前,一向老成不喜形于色的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认真和坚定道:“奴婢得太尉夫人选入府中,指给皇后殿下作侍奉,自十岁便与殿下相伴,年纪比殿下还长上三岁,这十五年来奴婢早已将殿下视作奴婢的亲人,妹妹。”

说到这迦莫脸上满是诚挚与动容:“奴婢这话原是僭越,但殿下那样纯善温柔的人,待我们又何尝不是亲人一般。”

“无论旁人如何看,迦莫从始至终都是殿下的忠仆,如今殿下有孕,迦莫眼中,便只有殿下和小殿下,再无他人。”

说罢,迦莫伏身拜下去,以额触地斩钉截铁道:“日后迦莫若有违今日此语,必不得善终。”

看着眼前的女子,李绥是信任的,前世阿姐离去,迦莫跟随棺椁去了昭陵,待阿姐的棺椁安置,在众人都未曾反应下,迦莫毫不犹豫地触柱而亡。元成帝感念迦莫忠心,将她追封为忠义郡主,葬在昭陵不远处,成全了她一颗誓死追随的心。

“姐姐莫怪我——”

李绥亲自俯身托起迦莫的双臂,对视间,迦莫看到眼前的娘子难得浮现出只对杨皇后才有的柔软与温和。

“如今有一事,只尚宫能替阿姐、替我做了。”

说话间,李绥凑到迦莫耳畔渐渐郑重道:“太医令是保阿姐此胎祥和平安的重要之人,望姐姐你好生留意。”

迦莫闻声思索间,便感受到李绥渐渐后撤,随之一句轻飘飘的话语落在马车内。

“念奴,送迦莫吧。”

当马车在身后渐渐远去,迦莫一边朝着来时的路前行,一边回想着方才的对话,越多想几分,便越生出不安,也越发笃定李绥的言下之意。

郡主是要她亲自想法子盯住太医令,这件事不仅只得她悄悄做,即便是皇帝,即便是太尉、太尉夫人这些连着血脉的杨家人,也不得知晓此事半分。

当迦莫得出这个意图,再联系现如今的局势,不由冷汗涔涔,只觉得一股凉意自心内透出背脊。

她知道,郡主与皇后自小相依,虽非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却早已亲如血脉。

她相信,郡主既然让她这般行事,必是为皇后好,那便够了。

这厢,马车仍在缓缓前行。

李绥冷静地靠在车壁上,闭目沉思。

方才她看出了迦莫眸中的诧异转震惊,其实连她都对自己那些未宣之于口的猜疑感到震动。

可就在她走出立政殿的那一刻,前世的种种萦绕在她的脑海中,却渐渐凝成一个让她无法平静的结果来。那一刻,她似乎突然想通了些什么。

李绥无法确定自己的猜疑便是真相,但她却知,按照前世的局势走下去,太子早夭,阿姐自戕,元成帝经受不住丧妻失子之痛患上癔症抑郁而终,一切的悲剧,迎来的却是杨崇渊登基为帝,坐拥天下。

这一切太过巧合。

于情于心,她都不希望自己的猜疑成真。

那个孩子,终究是杨家的血脉,是杨崇渊的外孙。

可帝王家,弑父杀子的事还少了吗?

死过一回的李绥知道,在这权谋朝争之中,亲情脆弱极了,她不能如杨延那般天真,以可笑的信任,不设防,换来无止的背叛。她要的是万无一失,是身旁爱着她的人平安顺遂。

太医令孙仲的医术她是知道的,太子夭折若真是天意便罢,可若真是人为,以孙仲曾师从医圣胡渊的资历看,怎会没有丝毫察觉。

而能让他保持沉默,不敢透露的人,当朝又能有几个。

念及此,李绥如今更多的是担忧,担忧这一切若成了真,阿姐那样温良的人又如何经得起这样的打击。

“玉奴——”

一旁的玉奴方侧首,还未应声,便见眼前的小娘子霍然睁开了双眼,亮莹莹的眸子静默地看着她,低而轻飘的话语随之入了她耳。

“替我寻一个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建章宫变 第二章 以死作局 第三章 庄生梦蝶 第四章 怀璧其罪 第五章 喜忧参半 第六章 玉清拜母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