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皇兄万岁》在线阅读 > 正文 5.手谈烂柯棋

5.手谈烂柯棋

剪水II 2022-09-23 13:28:38
“请说。”“以前有一位樵夫去荒山上山砍柴,却在山巅看见两人在下围棋,樵夫平时也自身喜好下围棋,就是凑了过去的观棋,这仔细一看就是入了迷,直到一局棋下完,那下围棋两人才让樵夫赶快快回家去,否者怕是连妻子最后一面都见将近了。樵夫愣了愣,未明因为,而已侧头仔细一看,才意外发现“从前有一位樵夫去荒山砍柴,却在山巅看到两人在对弈,樵夫平日也喜好下棋,便是凑了过去观棋,这一看便是入了迷,等到一局棋下完,那对弈两人才让樵夫赶紧快回去,否则怕是连妻子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樵夫愣了愣,不明所以,只是侧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手握的斧子,木柯已烂。”。...

皇兄万岁

推荐指数:10分

《皇兄万岁》在线阅读

“请说。”

“从前有一位樵夫去荒山砍柴,却在山巅看到两人在对弈,樵夫平日也喜好下棋,便是凑了过去观棋,这一看便是入了迷,等到一局棋下完,那对弈两人才让樵夫赶紧快回去,否则怕是连妻子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樵夫愣了愣,不明所以,只是侧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手握的斧子,木柯已烂。”

“这是上古烂柯人的传说故事,我听过。”

老僧道:“那施主可知此处山,就是那一局棋已烂柯的荒山,这是须弥第九峰,仙人虽然去了,但却给了这棋盘浩大的精神力,一旦入座,便会深陷其中,种种棋局构织出的相更会让下棋之人身临其境,感同身受,无法自拔,一盘棋仿佛就能走完一生,非有大毅力大智慧之人无法行棋。即便如此,施主还要下吗?”

夏极问:“如何对弈?执黑执白,你落一子我落一子的手谈么?”

“不”,老僧垂眉闭目道,“这局名珍胧,又名苦海。”

夏极笑着点破:“置之死地而后生么?”

老僧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我看施主有大执念,但老衲劝一句,天下苍生,忙忙碌碌,比施主苦的累的痛的,不知有多少,施主何不斩断烦恼丝,断了执念?毕竟红尘一世,大梦一场。”

夏极反问:“为何要断?”

老僧吐出四字:“明心见性。”

夏极往前走出一步,想也不想,直接在这仙气缭绕的棋盘一边坐了下来,淡淡道:“我若已明心见性,见的却不是苦海回头呢?”

老僧这才第一次睁眼,打量着面前的少年,无论如何,他已经坐下了,他已经做了选择,那么,这就是他的命数因果。

老僧双手合十,道了声“阿弥陀佛”,无论如何,这七皇子的勇气当真是可嘉,他坐下了,那就是入局之人了。

而这一刻,斗禅就开始了。

老僧问:“那施主见了什么?”

夏极不答,只是定神地看着面前的棋局。

显然,这是破局,而不是布局。

局其实很简单,黑白两条大龙交错杀伐,眼看着是十面埋伏,四面楚歌......

老僧见他不答,也不问,只是道:“施主若是想好了,拈起黑子,那这一局就真正开始了。”

夏极直接伸手,双指拈起了黑子,下完棋他还要赶着回皇宫。

只不过黑子一起,一股奇异的玄念直接冲入他精神之中,带动着四周的一切都变幻了。

一刹那。

他变成了行走在荒原的一名旅人,此时正急着返乡。

而那名为大商七皇子的身份,好像成了一场昨日的梦,和此时的他毫无关系。那徒步上须弥,手谈烂柯棋的对弈,好像也成了一场荒唐梦。

半空,一只饥饿的老鹰正在追捕一只可怜的鸽子。

刹那间,那鸽子已经扑入了夏极怀中。

老鹰盘旋在夏极头顶。

鸽子忽然开口说人话道:“你放过我吧,错过我你还能找到食物,但我的命只有一条。”

老鹰也开口说了人话:“我现在饥饿无比,我若不吃你就没法活命。”

两股庞大的念头忽然冲进夏极的脑海中。

舍得。

还是不舍?

而那老鹰看到如此情形,理论道:“你护着它,救了鸽子一命,难道就忍心我老鹰饿死吗?”

随着它的话,那两股念头就越发的强烈,化作一股强大的精神攻击,冲击向夏极的念头。

他忍不住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点。

再一晃,怀中的变成了一只兔子,而那徘徊在天空的老鹰又变成了瘦骨嶙峋的老虎。

再一晃,这景象又开始不停变幻,每一次变化他脑海里的念头就强上几分。

这种强度在不停地叠加,直到化作了两股呐喊,在让他选择。

舍?

还是不舍?

慢慢地,荒原也消失了,一切都消失了。

这个世界只剩下他,还有那两个生灵。

唯一的办法就是他割下等同于鸽子兔子重量的肉,去赠给老鹰老虎,这样便是舍了自身,却救了这世上仅有的两个生命,可谓功德无量。

割肉?

还是不割肉?

那两股呐喊越发的直白。

须弥山第九峰山巅,老僧坐看这对面皇子紧闭双眼,眉毛在不停跳动,而他右手拈着的黑子正在缓缓落下。

这局,斗得不是落子在何处。

而是你是否落得下子。

舍得,那便是一子置之于死地,割了自己三斤肉。

不舍,那就是苟延残喘,看着还能走几步,但最终却是彻底的败局,而这败局会让人心枯。

最关键的是,这子不是由你的手来下,而是由你的禅心来定,任何人都不可能弄虚作假,仙人不论技,论的是禅。

禅是什么?

禅就是看似简单,其实却很难,犹在眼前,真走出一步却发现远在天边。

所以,夏极拈着的黑子距离棋盘不过一尺。

这一尺,却是天涯。

这天涯,又名苦海。

唯有度过了这苦海的人,才有资格参阅雷音寺的佛门秘藏《过去燃灯经》。

老僧并不觉得这皇子能度过,因为他坐在山巅二十载,这皇子并不是第一个来此的人,其余每一个人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才智勇气力量都在他之上,但那些人没有人成功,所有人在拈子之前,都知道这一步该下到什么位置,但偏偏入局了,就落不下去了。

这岂非就是人生?

你永远知道一些自己该去做的事,很简单的事,举手之劳的事,但你偏偏做不到。

这就是禅机。

平常。

就是禅。

舍得。

就是禅。

你知道。

但你做得到吗?

你明白。

但你真舍得吗?

忽然之间,老僧神色变了,因为那名为夏极的七皇子割了三斤肉,饲鹰喂虎,然后他双瞳骤然睁开,黑发狂舞,一子“啪”地一声,稳稳落定在了那该落的位置。

老僧对上皇子的瞳孔。

却没有看到他想看的慈悲。

这怎么可能?

那他如何破的局?

老僧愣了下,然后问:“施主愿意割肉饲鹰,舍身喂虎,此乃大慈悲之行,但你为何没有慈悲之意?”

夏极淡淡道:“因为我本无慈悲。”

老僧:“你不愿割肉饲鹰么?”

夏极道:“那谁来饲我?”

老僧:“但你做了。”

夏极:“向死而生,我存的是即便我死了,也会从阴曹地府回来的执念。”

说完这句话,夏极周身骤然散发出浩然的佛意,即便不刻意使用,现在如来禅也为他抵挡了刚刚的精神冲击,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破局,此时散发开来,只看得老僧惊骇地问了一句:“那你竟悟了佛,你如何悟的佛?”

夏极不答,只是反问了一句:“局破了么?”

老僧沉默良久,回了句:“破了。只是老衲想问一句,施主明心见性,见的不是苦海回头,那又是什么?”

“佛陀拈花而笑,而我却不是。”

“那施主是什么?”

“我若不喜欢,这天地百花一朵都不许开。”

“施主...真是佛中魔。”

“那经还借么?”

“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1.囚居 2.监视 3.联姻 4.徒步上须弥 5.手谈烂柯棋 6.斋饭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