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极夜雪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倒影里的人(2)-从不照镜子的姑娘

第一章 倒影里的人(2)-从不照镜子的姑娘

百灵于庚 2021-10-13
第一章倒影里的人(2)——从来不照镜子的姑娘这个谜,甘雪凝一直到三年以后,也是自己12岁的时候才初晓端倪。这三年间,雪凝家里和自己身上突然发生了许多事。随后小松鼠贝贝偷吃了妈妈从印尼送回的相思豆①手串,不幸中毒死亡不幸身亡;再后来是她的爸爸被调回某个遥远的的这三年间,雪凝家里和自己身上发生了许多事。先是花栗鼠贝贝偷吃了妈妈从印尼带回的相思豆①手串,不幸中毒身亡;后来是她的爸爸被调到某个遥远的地方参加一个国家科研项目(他是个物理学家);然后是小学老师找到她的妈妈,说他实在教不了甘雪凝什么东西了,因为雪凝即使上课睡觉也每道题都会,与其浪费时间,不如直接跳级。妈妈将信将疑地带女儿去做了智商测试——具体分数妈妈没肯透露,但雪凝紧接着连跳三级直接参加了初中的入学考试。初一上了还不到三个月,初中老师又跟妈妈讲:她悄悄给甘雪凝做了初三的中考试卷,结果……总之建议雪凝直接去上高中。。...

极夜雪记

推荐指数:10分

《极夜雪记》在线阅读

第一章倒影里的人(2)——从不照镜子的姑娘

这个谜,甘雪凝直到三年以后,也就是自己12岁的时候才初晓端倪。

这三年间,雪凝家里和自己身上发生了许多事。先是花栗鼠贝贝偷吃了妈妈从印尼带回的相思豆①手串,不幸中毒身亡;后来是她的爸爸被调到某个遥远的地方参加一个国家科研项目(他是个物理学家);然后是小学老师找到她的妈妈,说他实在教不了甘雪凝什么东西了,因为雪凝即使上课睡觉也每道题都会,与其浪费时间,不如直接跳级。妈妈将信将疑地带女儿去做了智商测试——具体分数妈妈没肯透露,但雪凝紧接着连跳三级直接参加了初中的入学考试。初一上了还不到三个月,初中老师又跟妈妈讲:她悄悄给甘雪凝做了初三的中考试卷,结果……总之建议雪凝直接去上高中。

于是,仿佛坐上了蹦级筋斗云,甘雪凝12岁的时候,已经是市实验高中的一名高一学生。

然而她的身高并没有坐上筋斗云,心理年龄也没有与时俱进,这导致雪凝每跳一次级,都发现自己比周围的同学们矮了一截、幼稚了几分。等到了高中的班上,四周都是一群高高大大、小白杨一般的高中生,雪凝觉得自己简直是一株发育不良的玉门关外的骆驼刺。

所以,雪凝打心眼里不喜欢跳级,她只想和同年纪的孩子一起慢慢长大,可是没有人尊重她的意见。难得回家一趟的爸爸连眼皮子也没有抬上一抬,因为他自己在16岁就完成了高中学业,20岁就写出了后来很出名的博士论文《量子技术运用于人工智能的可行性研究》;妈妈呢,对画画之外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趣,只要不去打搅她作画,大概雪凝跳级或是留级对她都一样吧。

只有隔壁邻居毛奶奶留意到雪凝的一些特别之处,这些特别之处即使在早慧的孩子身上,也是不同寻常的。比如:毛奶奶的老伴杨爷爷喜欢跟人下象棋,雪凝经常去他们家玩,搬张小凳坐在一边看老爷爷们下棋,有回杨爷爷输了棋不甘心,经过一夜冥思苦想,想出一个似乎可以把死局翻活的解法,但前一天的棋局细节却无法记全了,雪凝把棋盘拖出来,还没花上两分钟,就把前一天的棋局一步一步按顺序全部摆了出来,分毫不差!杨爷爷啧啧称奇,问她还记不记得再前一天的棋局,雪凝又摆了出来,一连摆了杨爷爷两个星期之内下过的所有棋局,毛奶奶至今记得自己老伴惊讶得假牙都快掉下来的样子。又比如:毛奶奶始终记得,雪凝还没有桌子高的时候,就常呆在她爸爸的大书房里,一连看上一整天的书。毛奶奶起先以为她在看童话故事呢,后来才发现,雪凝居然在看她爸爸的物理论文。

毛奶奶很想跟雪凝的妈妈聊聊,提醒她雪凝不是一个寻常孩子,可雪凝的画家妈妈总是很忙,一年中有大半时间在世界各地旅行作画,把雪凝丢给耳朵很背的外婆照顾。即使回到家,雪凝的妈妈也是成天成天地关在画房里,总让人寻不着人影。至于雪凝的爸爸,自从被调走参加国家科研项目之后,毛奶奶几乎就没再见过他。

两年前,毛奶奶的老伴去世,女儿接她去了加拿大度晚年,雪凝就再也没有见过毛奶奶了。

雪凝相当伤心,好怀念有人说话的日子。外婆虽然待她很好,但外婆的耳朵连打雷也听不见。

唯一的安慰是,她现在的同桌黄珊珊和她挺谈得来,这也是甘雪凝在高一(8)班仅有的好朋友。倒不是说其他同学待她不好,大家只是总把她当成小孩子,好像雪凝是个从幼稚园穿越来的高智商天线宝宝似的。

.

.

我们的故事开始于甘雪凝12岁这一年的初夏,江南迎来了一个异常炎热的六月。市实验高中林荫大道两侧伟岸的鹅掌楸上,蝉鸣声像一场虔诚嘹亮的盛大经筵,经久不息地萦绕在校园的上空。鹅掌楸的绿荫下不知何时种了两排不高的小树,整个春天都暗扑扑的不惹人注意,入夏以来,却一夜之间挂出了雪白的花簇,蒸云煮雾般的清香气息弥漫了整条林荫道。

路过林荫道的学生们被这独特的香气吸引,时不时有人问:“这是什么花?”

被问的人于是凑过去,指指点点,议论一番后,往往茫然摇头。那是一种雪白的五瓣花,有着淡紫的花苞和杏黄的花蕊,好像某种长在树上的水仙,和江南常见的桃花、樱花都不同。

而这清馨入骨的香气,更是桃花、樱花所没有的。

这一天的黄昏,甘雪凝和她的同桌黄珊珊背着书包从教室里出来。黄珊珊是个头发卷卷的矮个子女生,体形丰腴,有一张健康的小麦色圆脸蛋,和清脆的大嗓门。甘雪凝和她走在一起,反倒比她略高一点,只是娇瘦得像只小猫,最小号的校服衬衫穿在身上也宽宽大大的,一张与高中生不相称的稚气脸庞白晳得好像橱窗里的SD娃娃。

两个女生走到林荫道上,黄珊珊踮起脚尖,嗅了嗅鼻子,咋咋呼呼地叫唤:“好香啊!这是什么花?”她指着鹅掌楸下的两排小树。

甘雪凝只瞧了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柠檬花。”

林荫道上,放学的人流中一时间转过来无数个脑袋。

两三个声音好奇地问:

“柠檬花?”“会结出柠檬的那种?”

“嗯。嗯。”甘雪凝一一点头。

原来是柠檬花呀!大家露出一片恍然的神色。

“甘雪凝,你真厉害,什么都知道!”好几个声音说。实验高中从高一到高三,每个人都认识甘雪凝——12岁就上高中的天才少女,没有人会错过这样的八卦。甘雪凝刚到校的那几个星期,来参观她的人可是把高一(8)班的窗子都快挤破了。

然而甘雪凝却仿佛神思不属,凝视着那些洁白的花卉,仿佛落入了某个玄虚的冥想之中。

柠檬花。

虽然不是极夜雪,但依然勾起了她某个特别的记忆。

咬着嘴唇,甘雪凝忽然不可抑止地不安起来。

.

.

两天后的下午。

黄珊珊咚地一声将书包甩进课桌抽屉里,两只手撑在甘雪凝的课桌上:“雪凝,最近怎么回事,成天心不在焉的?走啦走啦,再不去上课要来不及啦!”

下一节课是每两周一次的室外活动课,也是黄珊珊最喜欢的课。这堂课禁止大家呆在室内,男生们会以最快的速度冲去抢足球场和篮球场,女生们可以跑跑步,也可以自由自在地在操场边上的双杠上坐上45分钟——那是黄珊珊发现的特别据点,往右可以眺望到足球场上不同班级的男生踢足球,往左可以观看到篮球场上不同年级的男生打篮球。

不顾甘雪凝兴趣缺缺的眼神,黄珊珊拉起她就往操场蹦跶。穿过林荫道的时候,她瞄见好友的头发里有一根咖啡色的东西。

“雪凝,你的头发里有一根树枝。”

每星期至少有三次,黄珊珊会发现甘雪凝的头发里有小东西:什么小树枝啦,奇怪的叶子啦,甚至有一回,居然是个迷你箭头。

甘雪凝探手到头发里摸,黄珊珊直接帮她把那根小树枝揪了下来,举到跟前:“我说,你每天晚上都睡在树林子里吗?怎么头发上总出现乱七八糟的东西?”

“没啦。”甘雪凝含糊地说。

黄珊珊抬手把小树枝抛向湛蓝天空,目送着那Y形的小玩艺被火热的风吹走,嘀咕:“就算真睡在树林子里,早上起来照照镜子把头发打理一下不就好了嘛?”

“嗯……”

“你早上起来都不照镜子的?”黄珊珊忽然疑惑起来,偏头看向好友心不在焉的脸庞,因为她猛地、一下子意识到一个问题:甘雪凝好像从来不爱照镜子。

一些不起眼的记忆碎片连缀起来,浮上黄珊珊的脑海。

有一次,班里的女同学卓英鹂带来一支她姑姑在法国买的限量版彩虹色口红,好多女生争相画了玩。一时间,班里有一大半的女生嘴唇成了青奥会吉祥物砳砳的七彩腰子形,大家你笑我,我笑她,嘻嘻哈哈地传递着一面小镜子揽镜自照。黄珊珊帮甘雪凝也画了,可当有人将小镜子递过去让她瞧瞧效果时,甘雪凝却直接把镜子递给了下一个人。当时,黄珊珊忙着帮另一个女生画口红,也没留意好友的举动,毕竟人多镜少,那么多人吵着要镜子呢。可此刻回想起来,甘雪凝确实是一眼也没瞅镜子里的自己,难道一点好奇心也没有吗?

还有一回,甘雪凝过生日,几个要好的女生一起做了个菠萝塔形的生日帽子给她。那帽子滑稽极了,大家嘻嘻哈哈地把它扣在雪凝头上,拿起手机对她猛一阵咔嚓拍照,雪凝笑着没闪没躲,可当有人递过镜子让她在镜子里瞅瞅自己时,她却一溜烟地跑开了。

就连哈哈镜,甘雪凝也不照!有好几趟,她们去游乐园里玩,来到哈哈镜馆跟前,甘雪凝不是借口去上厕所,就是说东西丢了要找,一次也没进去过。

最近的一次,也就是上上个月,黄珊珊曾去甘雪凝的家里玩。甘雪凝家是一个漂亮的江南四合院,有整整两间屋子的令人惊叹的书房,和精致的木廊与花园,黄珊珊玩得开心极了(不过,书房她没怎么呆,因为里面全是各种各样的物理书和计算机书,一本小说也看不到)。吃晚饭前,黄珊珊去使用卫生间,顺带想把被花园里的树枝勾松开的辫子重新编一下,却发现卫生间里一面镜子也没有。

卫生间里怎么会不装镜子?当时,黄珊珊还纳闷了一下。

没有镜子的卫生间……就好像没有炉子的厨房,没有跑道的操场,没有红内裤的超人,没有伤疤的哈利·波特……总之,好奇怪!

最后,在甘雪凝的指点下,黄珊珊来到雪凝妈妈的房间,拉开一扇大衣橱的门,才见到橱门的背面有面镜子,她对着这面镜子把辫子拆散了重新编,甘雪凝倚在房间另一头和她聊天,全过程中都没有出现在镜子能照到的范围内。

那么大的四合院里,居然没有一面直接挂在外面的镜子?

而且,想来想去,黄珊珊不记得自己见过甘雪凝照过哪怕一次镜子!

黄珊珊的脚步不知不觉地停住。

这也未免太奇怪了!

女孩子通常都比较喜欢照镜子的吧?黄珊珊自己也是女孩子,虽然不算多漂亮的那种,可每天起床后,她都会对着镜子洗脸、梳头,涂上爽肤水、润肤露,再加上提亮肤色的BB霜,让自己尽量清爽一些,好看一些。平时走在路上,但凡遇到能反射出人影的玻璃门,她也会悄悄滑过眼珠偷觑一下自己的剪影。

起初,她还有点儿暗自羞愧自己的“臭美”,后来才发现,身边每一个这个年纪的女孩都是一样的“臭美”呢。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嘛!所以,说每一个女孩多多少少都是“镜子控”也不为过。

除了甘雪凝。

这家伙非但不是镜子控,瞧她对镜子的排斥,简直是“镜子恐”!

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

.

甘雪凝走出去好几步,发现黄珊珊没有动,扭过头来瞧她。

黄珊珊注视着这个小自己好几岁的女孩的脸。倘若是丑八怪,讨厌照镜子还情有可原,可眼前的是一张相当清秀的面庞:像SD娃娃一样雪白、精致,双眸虽然被一副厚眼镜遮盖,但黄珊珊见过甘雪凝摘下眼镜的样子,这姑娘有长长的黑睫毛和一双小鹿一样的大眼睛。黄珊珊曾暗地里想:假如我有这样的眼睛,我一定去配隐形眼镜,才不戴二饼呢!

黄珊珊的视线又移到甘雪凝的头发上面:这是甘雪凝身上令她想不通的另一个地方——甘雪凝的发型是短发——不是普通的体育头女式短发哦,而是那种很短很短,接近板寸的短发!

以前黄珊珊就算脸朝下摔地上也想不通甘雪凝为何会理这种发型,此刻,她却像被灵光劈中:难道是为了不照镜子?……要是长发,梳头就必须照镜子;即使是体育头,要想保持整齐也得照镜子。只有甘雪凝现在的这种比头皮长不了两寸的发型,才不需要镜子……

黄珊珊为自己的想法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天呐,这姑娘到底有多讨厌照镜子啊?

.

甘雪凝伸出松鼠一样的小手,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怎么啦,珊珊?再不走要迟到了哦。”

黄珊珊这才回过神来。“呃……我刚才看见一条毛毛虫,吓了一跳。”

“你刚才一直在看我的脸。”

“在你脸后面啦!”

“在哪里?”甘雪凝转过脑袋在地面搜寻。

“飞走了。”

“……毛毛虫不会飞呀。”

“唉呀,小学霸,别问了,要迟到了啦。”黄珊珊拉起她往操场一阵猛奔。

.

①相思豆:又名“相思子”、“鸡母珠”,广泛分布于热带和亚热带,种子色泽艳丽,常被加工成手串、项链等饰品,但是种子里的子叶有剧毒,误食可致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倒影里的人(1)-我是引子 第一章 倒影里的人(2)-从不照镜子的姑娘 第一章 倒影里的人(3)-神秘的倒影 第二章 镜子之谜(1)-游戏杂志的启发 第二章 镜子之谜(2)-镜中人 第三章 另一个宇宙(1)-魔法世界的秘密1-真实存在的艾斯魔皇?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