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侯爷家的美娇娘》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章 冤家之面

第4章 冤家之面

金钱大人 2021-10-14 19:11:22
刚跨进府门,便见府内丛楼耸翠,垣宇蔽天,而已她没来及多瞧上几眼,墨文文就在一旁再次提醒道:“薛姑娘,可仔细着脚下的路!”本来还想奉承惊叹一番贵府,薛棠听后干脆没了兴致。横穿过庭院,一路踩着大理石铺成的道路,没走多久,就到了正堂,正堂门虚掩着的门着,墨穿过庭院,一路踩着大理石铺就的道路,没走多久,就到了正堂,正堂门虚掩着,墨文文在门外禀告道:“侯爷,门客到了”。。...

刚踏进府门,便见府内丛楼耸翠,垣宇蔽天,只是她没来得及多瞧上一眼,墨文文就在一旁提醒道:“薛姑娘,可仔细着脚下的路!”

原本还想恭维赞叹一番贵府,薛棠听后索性没了兴致。

穿过庭院,一路踩着大理石铺就的道路,没走多久,就到了正堂,正堂门虚掩着,墨文文在门外禀告道:“侯爷,门客到了”。

过了会儿,里屋传来清冷的声音:“进来!”

墨文文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薛棠跟在后面暗自唏嘘,权贵势力果然威慑人心。

进了门,一股暖风便扑面而来,屋内地龙烧的正旺,空气中还飘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果……香?

薛棠感觉浑身都舒缓了起来,不禁又感叹:真好呀,大户人家都用檀香,他润都侯爷就是不一般,大冬天的,室内还有水果的清香。

这般冷热交替,不受控制的就打了个喷嚏。

墨文文连忙挡在了软榻之人的前面,一脸嫌弃的递上了手帕。

薛棠也不客气,拿来直接拧了鼻涕,拧完将帕子叠好欲还给墨文文。

墨文文头一偏,假装没有看见。

女子神色自如的将手帕藏在了衣袖中,顺带向卧榻之人深深地鞠了一礼:“见过侯爷!”

……

许久不见回应,她偷偷抬眼向前看去。

未及看清前方事物,就被“咻咻”刷过来的袖箭吓得跌坐在了地。

她瞪着一双杏眼好半天才晃过神来。

就听墨文文面无表情的说道:“报告侯爷,武学废材,不足为虑!”

合着刚刚为了试探她的武艺?

拜托大哥,我手无寸铁的女子能对你家侯爷有什么威胁?

再说,趁人偷袭这事可不是试探人的武艺的,而是人的反应的。

只是这话薛棠没敢说出来,因为她在抬头看向前方时,才知道什么叫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此刻的狼狈模样正好衬的不远处的人尊贵万分。

入眼是精致的珠帘,帘后放着一张一人宽的软榻,榻上铺就了一层厚厚的狐绒白毯,榻上男子单手半撑上身慵懒的侧躺在上面,其身着一件织锦缎面墨衣,手持一本卷书,一头乌黑如墨的青丝披散在胸前,闲适而恣意。

再往上瞧,珠帘恰好遮挡,只隐约瞧见一张白净面庞。

那人似乎被逗乐了,轻笑着说了句:“出息!”

当然,摒弃其他不说,这声轻笑委实好听。

只不过,她耳朵有些灵光过了头,在这好听的声音中亦能辨出那一丝隐含的嘲讽。

就听帘内男子继续说道:“现在几时呢?”

“侯爷,刚到卯时。”墨文文答道。

“这般早么?”

这次不待墨文文复答,薛棠已从地上淡定的站了起来,正了正衣襟,压下刚刚的惊慌失措,抢先一步答道:“侯爷有所不知,我来那会儿,街上早市已开,行人络绎不绝,路上还能闻到包子香呢!”

话外之音这么明显,不就是嫌她早来打扰到他了!

再说,卯时可真不早了,正经当官的人都上早朝了。

果然还是天高皇帝远,他一人便可只手遮天。

“薛姑娘还想再逛一圈?”男子幽幽道。

女子想起刚刚等候在外面冻了半个时辰,就一脸严肃的回道:“街上再热闹,雪景再美,也不及侯府的万分之一。”

墨文文不禁一嗤,真会耍嘴贫。

“说吧,何事?”,男子换了个姿势,坐起身来,墨文文自觉的上前给他身后弄了个靠枕。

“不瞒侯爷,我此次前来是为了出城通牒文书。”

话语刚落,空气就安静了下来。

墨文文在一旁翻了个白眼,真是好大的口气,凭你这个村野乡姑,也想拿到侯爷的手谕?

这时,帘子被一双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撩开了一道缝,那人目光透过缝隙投在女子身上,薛棠不自觉的看过去,不禁一怔。

那是一张极好看的脸,眉目如画,面若冠玉,脸似雕刻般棱角分明,唯有眼神,一如当年的惊魂一瞥:冷淡,疏离。

都说时间是把杀猪刀,却没有落在他的身上。犹记得初见时那般稚嫩可爱的少年,如今也出落的“亭亭玉立”了。

白十景冷眼将薛棠打量了一会儿,见她面色由白转红,果然,毫无例外,女子见到自己都是这般神情。

女子浑然不知这一眼,已经被润都侯爷鄙夷了,就听男子说道:“本侯认识你?”

薛棠心下一跳,暗道糟糕,该不会想起自己了吧?

可都过了五年多了,且她当初是以疯公主的身份示人,按理说早该忘了,若此时自己露出破绽,难保他不会想起来。

这样想着,薛棠遂低下头,言不由衷的说道:“侯爷身份尊贵,民女何德何能让侯爷记得?”

白十景无趣的勾了勾嘴角,收回投向她身上的视线,不咸不淡的问道:“不知你是本侯哪一方门客?”

若不是看见男子一脸冷淡的表情,薛棠实不想将这句话归为“故意而为”,本来拜访时她所说的话就是胡诌的,她与他除了皇宫那一茬,就没有任何其他交集了。

不过,见他如此,她紧绷的神经倒是松了些,他可能对自己真没印象了。

这样甚好!

于是薛棠敛容,厚着脸皮道:“侯爷贵人多忘事,此前于腊梅节与您对弈,侯爷棋技高超,至今让我颇为敬佩。”

如今武仪朝世风开放,女子入学堂已不足为奇,稷下论述更是比比皆是。

腊梅节就是当下最为时兴的诗酒集会,不论是学术造诣高的文人墨客,亦或是王公贵族,都爱在这一天相互切磋大显身手。

而润都侯这人除了偏爱古玩之外,对下棋也情有独钟,恰因这一点,不论身份,只要棋技卓越,都能跟其对弈一番。

不过,为避免身份悬殊,切磋之人皆是遮住面容,只见棋盘的“盲人”对弈。他就算要追究,也不知对方到底是谁。

这也是当初无意间听好友柳箐箐提起过,没料到今日却帮了个大忙。

白十景闻言,若有所思的皱了皱眉。

“本侯竟忘了,再过几日就是腊梅节,不知薛姑娘可要前往?”

说话间,白十景有意无意的看向女子脚边一淌早已融化的雪水,原本地上铺着的崭新波斯地毯也被浸湿了。

墨文文在一旁瞧见了,扯了扯薛棠的衣袖,示意她往门边站一点。

女子假装会错意,往右前方又迈了一步,裙边的水渍瞬间就给另一边也弄湿了。

墨文文暗暗咬牙,真是不会看人脸色,再观自家侯爷,出乎意外的没有皱眉,反而换上了一脸倦怠。

薛棠也瞧见了,连忙道:“侯爷盛请,我岂有推辞之理,腊梅节一定赴往,今日已叨扰侯爷多时,就先告辞了。”

至于出城文书,并不急于一时,这事,只能慢慢来。

待女子走后,榻上之人哪见半分倦色,指着地上就道:“换了吧!”

墨文文当即招呼下人将地上的毯子挪走了,又重新铺上了新的地毯。

换完后,墨文文忍不住说道:“那个薛姑娘真是不知好歹,明明侯爷提及腊梅节,并非真的邀请,而是下的逐客令,可她偏偏不识相,还应了这个邀约。”

白十景挑了挑眉,哼道:“既是前来求本侯,怎会放过任何机会?”

“狡诈!”

似觉一句话不够,又加了一句。

墨文文便道:“说来也怪,她一女子为何在这个紧要关头求见侯爷您,如今城内奸细未查到踪迹,她却突然想要出城,莫非她与奸细有关?”

刚刚女子一番表现确实匪夷所思,若真是奸细,还敢前来润都侯府,未免胆子也太大了些;若不是,为何这般急着出城?

白十景想到此,说道:“索性不知缘由,那就一探究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夫复何求【楔子】 第2章 因果报应 第3章 往事入梦 第4章 冤家之面 第5章 赴约腊梅节 第6章 适当掩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