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探究部队之天柱》在线阅读 > 正文 一、一切的开始

一、一切的开始

古绵紫月 2020-09-16 06:28:14
一个秘密基地的探究部队的一名历史学家,主修历史玄学,也是简言之的算命先生,虽然相同的是我只懂,却会算。我于二零零四年退役,离开了基地转业到大城市文化宫干起了文职工作。毕竟,说是文职,偶尔会也会被单位领导派去各地的大型墓地,就帮着调查结果一些东西。那是二零零三年八月五号,我将永远记得这一天,一个烈日当头的一天。。...

  我接到张哥发来的邮件时,正在单位里和一帮同志唠嗑儿,跟他们讲以前在部队里当兵时遇到的奇闻异事。

  那是二零零三年八月五号,我将永远记得这一天,一个烈日当头的一天。

  当我打开电脑看见邮件的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这封邮件将改变我的一生。如果苍天能再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一定毫不犹豫地选择邮件删除键,在把电脑关上,将其变成一堆废码。

  在这里,我必须要先作一个自我介绍。

  我叫邓贺,原本是中国某秘密基地的探究部队的一名历史学家,专攻历史玄学,也就是所谓的算命先生,但是不同的是我只懂,却不会算。我于二零零二年退役,离开基地转业到大城市文化宫做起了文职工作。当然,说是文职,偶尔也会被单位领导派去各地的大型墓地,就帮忙调查一些东西。

  收到张哥邮件的时候,我正好在文化宫工作了一年整。

  张哥是我在探究部队时的队长,全名张国庆。当年训练我们体能时,整天就知道蹦个脸训斥我们这些队员,但是私底下还算不错,手底更是有点真功夫,所以我们都服他,称呼他为张哥。

  看到邮件时我还纳闷,张哥为什么会给我发邮件呢。打开邮件后,我不禁顿时愣住了。

  张哥在邮件里说,他接到上级命令去后台山执行任务。到了地方后,他才发现这座山面积较大,其中森林甚多,山上情势也极其复杂,并且他们还发现了一些古代的东西,还有许多卡不懂的古代文字。而这次所执行的任务,情况很特殊,上级领导不允许带太多人,配的都是些背枪的新兵蛋子。张哥想来想去,觉得需要几个帮手,于是想起了当年在探究部队里身为历史专家和体能最好的我和王峰。

  张哥立刻给我和王峰分别发了电报,希望我们能向单位请个假,过去帮个手,也就是上山做个历史文字翻译,三五天足够。老规矩,部队给发津贴,而且还不会少。

  邮件最后面,留下一个后台山接待站的地址。张哥说,接待站里日夜都留有值班人员,专门等我和王峰,张哥希望我俩最好能尽快赶过去。

  张哥的邮件写的甚是啰嗦,看篇幅足有千余字,在部队里就是好啊,发邮件有人帮忙打字啊,随便多少字都可以。想想自己,平常发个邮件还要自己打,每次打完都累得不行,人比人气死人啊!

  看着邮件,我不禁回忆起一年前在部队里渡过的难忘岁月。

  当年在部队里,我和王峰可是探究部队中的顶尖人才啊。我们曾冒着生命危险一同下地道去挖掘历史资料,还曾在全军大比武活动里联手拿过奖章。不过自从退伍后,我便与他失去了联系,我一直都想再和他见上一面,于是我立刻关上了电脑,找到了单位领导请教。

  恰好单位里也没啥急事,郊区的一个大墓地也刚好弄完,好几天没人请我去看了,再加上我说了一句“这是部队的政治任务,”单位领导便准了我的假,还一再叮嘱我千万别把政治任务给办砸了。

  我第二天一大早就收拾好行李出发了。后台山所在的后台县离我工作的市不远,坐上班车也就不到一天的路程。我赶到后台县的时候,天还没有黄昏,按照张哥所说的地址,很快我就找到了那所谓的接待站。

  后台县是座很小的县城,城中仅有六条相互交错的长街,将整座县城切割成了一个田子。

  接待站就在田子右边最底下的边缘靠近后台山,这是一个及其简陋的门面房,位于一条偏僻巷子的最里端。接待站门口摆着两张破桌子,压块毛玻璃,上头放了几个茶缸,桌子边放了几个凳子。

  可让我意外的是,接待站门外并没有人在等我。

  站在桌子边,我心里直犯嘀咕,怎么没有人呢?张哥不是说专门安排人等我们吗?

  往里瞅瞅,门面房里还有一间屋,烟蒙蒙的,是着火了吗?我吓了一跳,正准备大声喊救活,却忽然嗅到了一股香烟的味道,不禁立刻哑然而笑。

  原来是一大帮人躲在里面一间屋里吞云吐雾聚众抽烟呢。我心想,莫非这里就是张哥的大本营,一群烟鬼聚到了一起了?可他不是说情况特殊人手不齐吗,怎么会聚了这么多人,难道我的铁哥们好兄弟王峰提前一步先到了?

  我正犹豫要不要进去先打声招呼,却看见从里面屋里走出一个人,我一看到这个人就笑了。我认识他,他是探究部队的老前辈。早年国家局势紧张时,这位老前辈曾在战争中打出了威风。一九八几年局势缓和后,老前辈就做起了教官,专门训练我们这些后辈,我刚参军受训时,还经常见他找张哥喝酒。

  他姓李,别人都管他叫李队。

  李队双眼通红,大概最近熬夜太多了吧。还好他一眼就把我认了出来,热情地走上前来,握住我的手,说:“哎呦!邓贺同志来了,来得好啊!好啊,来的好啊!快进屋。”

  他那汗津津的双手把我我得不是很舒服,我跟着李队一边往里走,一边问:“张哥和王峰呢?天都快黑了,还没有回来?”

  李队皱了眉头说道:“王峰还没有来呢,老张早上去山上调查情况了,不会这么快回来。你先进来,认识一下大伙,有些情况也需要跟你说说。”

  我进到屋里,瞅半天才看清楚,烟腾腾的地方只不过是个狭窄的小屋,靠墙摆了一张破沙发。有五六个摸样看上去很是青涩的年轻人坐在那里抽烟,都低着头,闷声不响的,看起来也不太像是当兵的。

  穿过里屋,靠窗户的地方有个小门。推开门,后门是个院子,院子两侧全是一间间小屋。

  李队招呼我进院子,进了院子后,我偷着望两侧的几间房里瞅了一眼。透过窗户,我看到里面堆着一堆堆麻袋。天晓得麻袋里装着什么,反正肯定很重要就是了,因为屋外有好几个背枪的战士正在看守。

  我留意了一下这几个背枪的战士,他们虽然穿着军装,但是衣服帽子上没有番号标志,能够辨别身份的东西都刻意去掉了。

  我感觉有些疑惑,不安的感觉如雨后的蔓藤攀援植物,渐渐在心中快速的滋生着。

  最后,我们终于来到尽头一间稍大的屋子里。

  我可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外面看起来破旧的老门面房,里头别有洞天,还居然挺大的。与其说这是一个接待站,还不如说是个军事堡垒。

  李队一进门,朝左右看了一眼,就拍拍巴掌大声说道:“同志们注意了,给大家介绍个人,这位新来的同志叫邓贺,是原某部探究部队的主力人员,也是老张的得意队员,也是咱们现在最缺的历史学。大家一起来欢迎邓贺同志的家人!”

  屋里只有四个人,三男一女,其中一人还有点面熟。他们听到李队的话后,都噼里啪啦的鼓起了掌。

  没料到李队这老胖子来这一手,我顿时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我赶紧手足无措地摆手谦虚:“都别客气,千万别客气。跟大家一起做事是我邓贺的光荣,大家好大家好!”

  李队满意地笑笑,示意屋子里的人停止鼓掌:“晚点,还有个叫王峰的历史学家过来一起参加上山探究行动,到时候咱们的事儿就好办了!你们也都自我介绍下吧,老徐,你先来。”

  这四个人倒是很热情,立刻做起了自我介绍。

  一会儿功夫,我就认识了屋子里的四个人,还都不是一个单位的,看起来彼此间也不是很熟。

  那个叫老徐的全名叫徐德昌,六十多岁,后台山山林保护监督管理站的副主任,算是半个地主的身份,专门协助杂物。据他介绍,他从小就在后台山生活,对于这座山里星罗棋布的上千个森林山洞都非常的熟悉。也就是说,他就是这项任务里的活地图,进出后台山的向导。

  一个年轻严肃的军官叫做陈航,只是自我介绍说隶属于陆军,带了一些现役士兵来帮忙。说完后,他便闭上嘴巴一言不发,坐到一边抽烟去了。这家伙看上起阴沉老练,神色上有种严重的危机感,看得出是个狠角色。

  接下来介绍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名叫王紫月,听她介绍完了后才知道是我的同行。她二十岁出头,是省文化宫派来的干部。她摸样一般,算不上是很漂亮,但气质不错,也挺耐看的。我不仅有点好奇,这么一个小姑娘,怎么会出现在这些男人的领域呢?但我还是立刻微笑着同她打了一声招呼。

  剩下最后一个人,就是我看上去有些眼熟的人,叫高铁军,是陆军里的一个中层领导,五十岁左右。我以前曾在部队里见过他,不过那时候和他打交道不多,只是知道他的名字而已。不过此刻看起来,他到有点像是这屋里的指挥员。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这四个人都不是一个单位的,而且彼此间看上去也不是那么狠熟,为什么却都聚在了这里呢?

  大家介绍完,高铁军对我的加入再次表示了热烈的欢迎。语气间,我感觉他们几个都正在一筹莫展的当口,肯定是工作中遇到了什么难题。

  当我提出自己的疑问后,高铁军叹了口气,说道:“邓贺同志,咱们这次的任务是上头派下来的,具体到底是要干什么,我此时还不能全都说出来。也怪我们思想麻痹,本以为山上的事情很好办,不需要探究部队的帮忙。可是上山一次,发现问题很复杂,非常的复杂,还相当危险,有些情况根本就说不清楚。出事的那片老林子已经被陈航带来的人严密封锁起来了,你可要考虑清楚,这次的任务决不能泄露出去。”

  我被他说得一阵紧张,出事?不就是一座山嘛,无非里面的老林子和野兽多点,那能出啥大事儿?居然有山林保护监督管理站的,有文化宫的,还有邻省的陆军部队官兵,这都怎么凑到一起的,真是乱七八糟。

  高铁军接着说道:“老张说他天黑前就能回礼,所以邓贺通知你就先好好休息,明天起个打造,早点出发。记住,不要乱问,也不要出去闲逛!上头对这次任务的保密工作很重视,就这门口的街面上我都很难搞清楚,有多少兄弟单位的人在暗中警戒。”

  我一愣:“高领导,您还没说出了啥事儿呢,总得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要不我可不干。”

  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心里想什么,嘴里就说什么。

  高铁军却苦笑道:“不是我不说,是根本说不清楚,有些又是上头命令不让说的,所以还是你明天去了自己看吧。”

  我有点恼怒:“派下来的活还不说为什么?神神叨叨,鬼鬼祟祟的,这样的事我可不想干!反正我退伍了,纯粹是无义务帮忙的,你们也管不着我。干脆你们就等王峰来了,和他一起去吧!”

  我这句话一说出口,高铁峰的脸顿时有点挂不住了,他满脸严肃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冷冷道:“好吧,小邓,你先住下来考虑考虑吧,如果你实在不想干了,我们不会勉强你的。”

  随后,我被高铁峰带出了屋外,一个穿着便装看着像士兵摸样的年轻人把我带出了接待站,安排我在旁边一栋小楼里住下。

  这次会面就算不欢而散了,我已经都做好了打道回府的心理准备。其实并不是我胆小怕事,而是不愿意当扯线玩偶,让人摆布。

  如果换回当兵的那几年,我肯定不会问什么的,只管服从命令就是了,毕竟军人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吗。可现在我已经脱掉了军装,再叫我去做任务,起码得给我说得清清楚楚。那能一晚温吞水就想把我大发了,还一副高深莫测的摸样?我看见就烦,所以我打定主意就算在家里饿死也不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没办法,我这人一向就是这点不好,疑心太重。

  毕竟嘛,这不是当兵的热血年代,我刚产生了娶个老婆回家过年的念头,可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深入山林,连什么任务都不知道,更别提有没有什么危险了。

  所以我气鼓鼓地离开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一切的开始 二、张哥遇险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