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探究部队之天柱》在线阅读 > 正文 二、张哥遇险

二、张哥遇险

古绵紫月 2020-09-16
  当天夜里,我住在一间还算是干净的单人套间里,但是隔音效果不是那么好。隔壁不知道住的是谁,半夜老是不停压低了喉咙低声说话,虽然音量不是很大,但不吵不闹的谈话声却无孔不入...

  当天夜里,我住在一间还算是干净的单人套间里,但是隔音效果不是那么好。隔壁不知道住的是谁,半夜老是不停压低了喉咙低声说话,虽然音量不是很大,但不吵不闹的谈话声却无孔不入,弄得我怎么都睡不着。

  既然睡不着,那我就找点事来做吧。于是我干脆站了起来,将耳朵贴在墙上,想听听隔壁究竟是聊什么。可声音实在是太含糊了,我根本就是听不清楚。那嗡嗡的谈话声就像苍蝇一样,绕过墙壁直往我耳朵里钻。勉强折腾到半夜,我总算有了点困意,就在这时,却忽然嗅到了一股令人恶心的味道从窗外飘进屋里。

  我白天怎么没有嗅到过这种臭味,但现在即使关上窗户也挡不住,我仔细辨别一下,有点像照中药的味道里参杂了死猫死狗的臭味。而随着这恶臭的袭来,隔壁也停止了对话,变作沉默。

  这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恶臭味把我给折腾得更是难以入睡,我想出去避一避,刚要出门,就被守在门口的士兵挡了回来,我才想起了高铁军关于不许外出闲逛的叮嘱,于是只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着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就连这栋房子里都是部队的人。

  天快亮了,味道总算是渐渐散去。我刚想睡着,就听见咚咚的脚步声,正急促地跑到我门口。

  砰砰砰的敲门声让我懊恼得直想破口大骂。看着手表,还是凌晨时分,窗外刚蒙蒙有了一点点亮。照这个折腾法,我是没法入睡了,只好十分不愿意地穿好衣服,来开了门。没想到门外站着的却是那个前一天才认识的小姑娘,文化宫的干部王紫月。

  我看到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我顿时眼睛一亮,把恼怒的心情抛到了一边。我赶紧笑呵呵地招呼:“是小王啊,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王紫月却语气慌张地着急说道:“邓贺同志,你快去看看吧,他们都去山腰了。”

  我诧异地问:“去山腰干什么?出啥事了?”

  王紫月答道:“好像是老张出事了!”

  我一听这句话,睡意顿时消失了。老张出事了?他出什么事了?他什么时候回接待站的?怎么没和我见个面。

  此时,与小姑娘套近乎耍贫嘴的想法全部烟消云散了,我着急地高声喊道:“走,快带我去看看。”

  我顾不上洗脸刷牙了,胡乱系好扣子,跟着王紫月,高一脚低一脚地赶紧跑到了半山腰。

  这个山腰在县城外,离接待站不远。

  我刚来到山腰,发现这里静悄悄的。影影绰绰之间,我看见一辆吉普车,正孤零零停在山腰边上。远远望去,我看到这辆车是深绿色的,没挂牌子,但肯定是军用的那种。车旁,一个人都没有。

  左右看看毫无线索,我疑惑地问王紫月:“你不是说他们都来山腰了吗?怎么没有人啊?”

  王紫月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是听见有人外出的响动后,出来问门卫,才知道他们都到山腰来了。”

  我指着吉普车问道:“这车就是他们开来的吗?”

  王紫月迟疑片刻后,说道:“应该不是,这辆车是上头派发给老张的公车,平日里他宝贝的很,谁都不让开。昨天带队进山后,我记得老张明明停在车场里,怎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我瞅了瞅周围,确实没有人,只好说道:“走,过去看看!”

  我们跑过去一看,停在那儿的吉普车像是给水洗过一样,外头很是干净。试着拉拉车门,拉不开,却隐隐有点松动,应该是没给车门上锁。我凑近了又仔细看了几眼,发现车门缝不知道给什么东西卡住了,搞得有点变形。而却车头防护栏被撞扁了,如果猜得不错,应该是出过事故,好像撞到了树上,防护栏上还有木头屑。

  我围着吉普车车转了一圈,发现周围的土地上,有好多杂乱的脚印,一长溜脚尖都朝着一个方向。我顺着脚印的方向看去,是山腰靠着的土坡的方向,坡上的杂草都被踩烂了,看起来有不少人往土坡上跑了过去。

  我正想招呼王紫月一起过去看看,就听见王紫月站在车头处喊我过去。

  走到车头处,顺着王紫月指的地方一看,发现点不正常的地方。车头上有两个浅浅的脚印,一个踩在前玻璃和车盖的接缝处,另一个踩在了车盖子上,还有泥土粘在上面。脚印的力道很大,把铁皮都踩得有点稍微变形。

  有谁曾爬到了车顶上?

  我还没有来得及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来,王紫月又用手一指:“看,上面还有!”

  车顶上是那种绿色的帆蓬,清晰地也印有半个脚印。我叫王紫月在下头等着,自己则小心翼翼地爬上去看了看。

  车顶上啥也没有,除了边缘部分的半个清晰脚印外,就只剩下两个脚印。这两个脚印非常规矩地并拢在一起,印迹非常深。看样子,估计这个留脚印的人,在车顶上蹲了不短的时间。

  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有个人爬到车顶上蹲着呢?

  爬下车顶,我不解的挠挠头,有点想不明白眼前这件事情。

  这时,我忽然听到从土坡那边传来一阵阵急促地脚步声。我和王紫月循声望去,就看见老徐和高铁军带着好几个年轻人,抬着一个人正往这头走过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老张真的出事了?

  我赶紧迎上前去,看到这几个年轻人抬着的人,正是张国庆。

  老张的头发全是土,像是刚从土里挖出来一样。他脸色苍白,双眼紧闭,耷拉个脑袋,浑身稀软,昏迷不醒。我急坏了,赶紧蹲下身体,小心察看老张究竟受了什么伤,却诧异地发现他的身体一个伤口都没有,也没有出血的地方。我翻了翻他的眼皮,他的眼珠还会转,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不管怎么,老张出意外是不争的事实。我们不敢再作耽搁,赶紧把陷入深度昏迷的老张送到了接待站。

  医院的救护车很快就来了,接走了老张变呼啸而去。

  等救护车离开后,我终于找到了李队,把他叫到一边,急切地问:“到底出什么事了?山上是不是有什么怪物?老张是不是被那怪物给伤了?你快告诉我!”

  罗队看着周围没人,一脸沮丧低对我说:“有些情况,是上面命令不让说的,我也没有办法,邓贺你要理解我们啊。好歹你也是当过兵的人,知道这是部队里的规矩!”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一切的开始 二、张哥遇险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