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烟雨洛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纤素缠腰

第三章纤素缠腰

那云那雨 2020-09-16 09:17:41
去耍,好啊?”。  萧静有觉上眼皮子与下眼皮子被针缝上通常,任由争扎,以告毫无用处。管院如此,她但是濒死地争扎,就像那被踩在脚底的蚂蚁,明知道命数不久,心里总存一丝希望,期待……着那鞋底的离开后奇迹的突然发生。  这些呼喊:“祝儿”,“小姐”,大感很亲切萧静有觉上眼皮子与下眼皮子被针缝上一般,任凭挣扎,以告无用。经管如此,她还是垂死地挣扎,就像那被踩在脚底的蚂蚁,明知命数不久,心里总存一丝希望,期待着那鞋底的离去后奇迹的发生。。...

烟雨洛城

推荐指数:10分

《烟雨洛城》在线阅读

  此声呼唤,冒如久旱的春季里突有一天风雨兼行里的春雷,闻此声者,均跪拜于眼下感谢老天爷的恩惠,即便明知这是惩罚后的恩赐。吕昆方才因悲伤而呆滞的眼光里冒出了几朵飞星桂花标,分分钟便把整个屋子染得香奇,他上前走去,机灵的九菊便不舍的退切一小步,吕昆把吕祝的手握在手心,欲泪无哭地说:“臭丫头,你知道么,整个家的都因你而丢了百二十的魂了,还不快快醒来,等你醒来以后,三哥给你做好多好多的东西吃,带你到江南去耍,可好?”。

  萧静有觉上眼皮子与下眼皮子被针缝上一般,任凭挣扎,以告无用。经管如此,她还是垂死地挣扎,就像那被踩在脚底的蚂蚁,明知命数不久,心里总存一丝希望,期待着那鞋底的离去后奇迹的发生。

  这些呼唤:“祝儿”,“小姐”,颇感亲切,不管是在叫谁,总之是要感谢这些吵叫声,因为自己曾经从阎王殿走过一遭的经验告诉自己,一个晕死之人,如果没有这些惊魂之叫,在短时间内是不易醒来的,严重而又没有人打扰者,很有可能会睡上一辈子。虽然能听到有人的叫声,但是那被线缝上的眼皮还是不能睁开,正是这个时候会令人产生一些幻境幻画,也正因为这些心理因素的影响而导致的梦幻,才令人们相信鬼神的存在。

  突而她有觉自己在一茂密的小丛林边,丛林中间贯彻一条小河,小河流水潺潺,黄鹂翻枝跃舞知了雀跃枝头,其乐乎,无人知矣!蚂蚁聚成一带,翻山越岭,不知何处归与!乔木横生,香草四溢,鲜花与彩蝶同艳,翻鼠与麋鹿同齐奔。四周小山迂回,河随山尽,远顾旷其无垠,近目收于银盆。竟让无一处木屋,无一所楼阁。心想,此处隐居,定是个好地方。

  隐隐约约传来:“吕祝,休要迷恋此境,若你心临其境,它会伴你一身,如若只是一时兴起,定然只是虚境空设,还不速速归去,完成你未了的责任。”

  “诶!这位帅哥,问此声,莫非你是某个广播台的播音员,小妹我正失业呢,给我介绍介绍一个播音工作?”

  “休要胡语,今非昔时,万事皆以道义为上,切记一句话:既来之则安之”。不见萧静归心,他便轻弹食指,萧静遂便遁入灰道,四周如混沌灰暗。再回顾,也没瞧见此人面目。

  “啊”!一声如叫活鬼的惊叫,萧静睁开眼皮,刹时魑魅般坐立起来,两鬓满满于汗水,额头湿如刚敷的泥墙,发乱若蓬蒿,方才用一根小凳子坐在床边守候的九菊,被吓惊得屁股从板凳上跌,而吕昆,时而抱拳走来走去,恨不得要踏破这小屋,时而又无赖的歪坐在床上,深情地盼妹妹醒来,正此时,吕昆正坐在床上,被突而立坐的萧静撞到一边,头部恰碰了他鼻子,令得他疼痛不已。

  吕昆一边用手捂住鼻子,一边对正在爬起来的九菊说:“快去通知夫人小姐醒来的消息”

  如果可以,,九菊愿自己是弦弓上的箭,立刻飞到夫人跟前,告知这天大的消息。却是身不遂人愿,起来时便就一跛一跛的,正当加速之季,突被吕昆叫住:“别去了,快去给小姐端来一盆水洗洗脸,苏浪,你去把那给小姐的乌骨鸡顿的鸡汤端来,想来小姐自己饿坏了。”

  “少爷,为什么不去通知夫人了?”九菊丈二和尚地问道。

  “因为夫人他们现在正吃得五分饱,如果打扰了她们,怕是会影响食欲,倒不如先服侍好小姐。”

  “也是哦,这几日夫人可没少耽搁”

  “好的,少爷,我马上去弄”九菊与苏浪异口同声地回答。

  方才他们对话的时候萧静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当抬起头时,惊了,这些,平时在电视曾里见过,这分明是古时大户人家的陈设。还有眼前这位帅哥,风度翩翩,眉须间一道截然正气,身着汉服。心想,这次可逼真了,平时自己喜欢汉武帝,如今却真梦到了。

  可是这全身的酸痛倒也是真得假,平日做梦,从不会有这般疼痛,再怎么难受,也只是跑的时候跑不动而已。

  萧静拉来吕昆的手,狠狠的捏了一把,吕昆一手还在搓着刚才被撞疼的鼻子,另一只手却还要被小妹用力地捏,不过如今这阵势,被捏也十分兴奋,因为自己的小妹又恢复原来的蛮横了,又她这久病初愈的小力气,怎么能对自己造成一丝伤害呢!于是他索性不做任何反应。

  萧静见此状况,想着难道这是真是梦境?这么用力也不能把他捏疼!

  她不信这么逼真的场景,似乎觉得这里的一切与真的没两样,要是自己是明星嘛,可以想象自己在戏剧的角色里只因为入戏而忘乎所以了,可是自己是一个连网络也只能露半脚的人,出现这场景,可真是不合理了。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却又无以证明,于是换一种方式,既然手捏不疼,用牙才是硬道理。

  她牙关一闭,吕昆便“啊!”的一大声叫了,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她急忙道歉:“大哥,对不起呀,我以为自己在梦里,没想到不是”

  吕昆走坐下来,一手敲她一个小地瓜,又转为为萧静理理脸颊的乱发:“你这丫头,但是越来越有胆子了,连我也敢咬,等你好了,看三哥怎么收拾你”

  “三哥?”“你是我三哥?”“你能告诉我我是谁么?为什么你们都叫我祝儿?还有,我是家里的老大,你可别乱与我攀亲戚,我又不是很帅”

  “好了,丫头,家里头最你调皮,九菊来了,你先洗洗,再喝点鸡汤,好久以来你都昏迷不成样子也都没吃什么东西”

  九菊拿来脸帕准备为她洗,“我自己来”一声如令便把帕子抢了过来。

  萧静见苏浪递来碗,准备接,却被吕昆拦了。

  “让哥哥来喂你好不好?”

  长了这么二十几年,可从来没说对他说这般温柔的话,心里有些感动,也有一丝说不出的感觉。再看看吕昆的眼神,狼一般的眼神,让她不敢拒绝。

  正此时,碧玉轩里,两位老者对坐而酒,一人神情焦灼,眉须间更不胜愁绪,一人胸有成竹,谈吐优雅委婉。

  优雅者空空道人也,淡摸胡须,昂首而言:“吕老爷,人事已尽,能否成功,全在令爱归心与否,还请吕老爷具备两颗心,今日倍谢老爷如此盛宴,贫道久此别过,他日,有缘定会相见,现你需送我九步之远,不可多也不可少。”

  吕老爷站起来,一边做揖一边娓娓而道:“今日谢过空空道人,以此薄礼,还望道长笑纳”说完,只见一家丁端来一盘,盘上用红布垫着,红布上有九块金条,每三条一排。那空空道人见此,急忙回到:“吕老爷不需如此,我空空道人来也空空去也空空,无需挂念这些金银财物,只是待小姐醒来以后,你才需还我愿,我所求不多,只是我救之人帮我一个小忙而已”。吕老爷心想:“道人也算半个出家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出格的要求吧!若祝儿醒来,他倒也算一个救命恩人,帮一个忙算什么,就算令之许配与他,也在情理之中”。于是吕老爷便爽朗地答应了他:“一定,一定,道长有什么需求尽管道来,老身我定当全力以赴”

  空空道人转身而归,吕老爷身跟其后,待吕老爷问及祝儿若醒来以后运势如何,空空道人闭而不答,只是交代,日后二十七日以内,只得穿素衣。

  九步已到,吕老爷止住了脚步,清风扬起空空道人两袖,长发于身后飘扬,勾勒几分道骨仙风之气,空空道人不做言语也不回头,身后两个徒弟但是一边答复老爷的道谢之语一边追赶前去的师傅。

  忽而空空道人吟道

  九步已出百病输,

  多持善举为难出。

  酒似荣财杯莫贪,

  生不带来死不储。

  正当道人吟完,一名家丁匆匆前来,喜言而道:“老爷,小姐醒来已久,三少爷令勿打扰用餐,所以方见道长归去,才来相告”。

  吕老爷高长一声:“道长慢走,老身就此与别过”。

  吕老爷拂袖而转身,此时,月光明媚,树影婆娑,清风划过指尖,一丝爽意从轻而生。老爷大步往小姐卧房走去,右厅里,九菊夺步而来,夫人刚用完膳,便兴奋地说:“夫人,小姐已醒,现在三少爷正喂她鸡汤”。

  “我的儿呀,你终于醒了”。夫人一只脚搭进门槛,便这般长声吆吆的呼唤,也正此时,老爷从另一边赶来,门那么大,可是她们偏要抢一个脚印。结果夫人被老爷魁武的身躯挤得一斜,似要摔跤之态,跟在其后的欣兰前来扶,却被一个劲往前奔的夫人摔在了后面,自己倒是因门槛把脚拦截在外而身子前倾,结果摔了一跤。

  萧静刚喝一勺汤在嘴,吕昆缩回勺与空中,正此时,吕昆欲笑,萧静大笑,那满腔的鸡汤全喷三哥脸上,那些汤注成丝,分分滑落于衣服上。口角有些飞沫斜飘于被褥上,还有一些自由落体运动滴在自己衣服上。

  吕昆闭上眼睛,一脸木然,左手把碗往外递,九菊见此,连忙把碗接走。

  吕夫人踉跄赶上来,“祝儿,没事吧”。问完便发号施令:苏浪,快去伺候三少爷去梳洗,然后把饭吃了。此时苏浪正递脸帕给少爷。:九菊,你重换一碗鸡汤来。欣兰,你去取一床被褥来把这换了。吴妈,你炒了一个下午的菜籽,也累了,就歇着去吧!

  吕老爷连忙补充:“银川,你去衣橱里取来一套衣物,让小姐吧身上的衣服换了”“我说祝儿呀,怎么这么不小心,不就是欣兰摔了一跤嘛!”吕老爷进来,全是夫人发话,这一下发了这么句话,总算是解心了。

  萧静看这些手忙脚乱的,不禁心想,原来被人伺候是如此的享受,但愿这梦别醒来。

  “大娘,没事的,只是这位自称是我三哥的大哥,被吐了一身糟,还有,那位见心兰的阿姨没事吧?”

  欣兰闻此声,心中倍是温暖:老奴没事,只是害了少爷,也惊吓了小姐,望小姐见谅。

  吕夫人温柔贤淑地说:这家里就你最调皮了,没规没矩的,什么自称是你三哥的大哥,什么阿姨,什么大娘呀!一场病就让你变得如此肆无忌惮了,好了,看在你久病初醒,为娘现在不与你计较。

  银川拿来衣服,老爷抢道而云:“祝儿呀,快把衣服换了,免得着凉有是雪上加霜了”

  “九菊,银川,你们没吃饭,现在去把饭吃了,小姐这里不需要伺候了,也早点儿歇着去”。夫人说到。“是,夫人”。

  萧静听着他们这些一句接着一句的对话,竟把心中的千万个疑问也忘了。她要求屋所有人都出去了自己才愿意换衣服,那望眼欲穿的吕夫人十分不舍,也依依地走了出去。

  待老爷夫人再次进来,萧静便转宾为主,不停地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吕大妈,吕老爷,你们是谁?这是哪儿?我萧静为什么会在这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为什么你们都叫我祝儿?而那一堆堆的人又叫我小姐?我跟你们什么关系?”

  闻此音,大家一片葡萄眼睛,鼓鼓如夫人头上珠钗的宝石。九菊用最快的速度在西厢房吃完了饭又跑回来,夺门而入,:“小姐,你也不认识奴婢了么”并做了一个鬼脸。

  夫人接过去:“她可是你的贴身丫鬟九菊呀,难道你忘了?”

  “我真不知道你们是谁”。

  吕老爷上前:“你仔细看看,真不认得我们了?”

  萧静抠抠脑袋,傻笑假笑:“大娘大叔,还真是想不起来,不过似乎是在哪儿见过”

  夫人说:“什么在哪儿见过呀,咱们天天见呀,你想不起来,也别强求了。现在呢,我回答你的问题。”“首先呢,我是你娘”吕老爷指着自己的鼻子:“闺女,我是你爹”

  挣醋的被夫人用右手打了一下,有自己接着说:“你从小在这里长大,这里是你的家,刚才那位被你吐了一衣的,是你的三哥,你大哥二哥四哥不在家,你呢,昏迷了近九天了,现在病刚醒,你不记得也可以理解,现在你好好地休息,我与你爹明天再来看你好么?”

  “等等,你们再看看,我真是你们的女儿?”

  “傻孩子,为娘的怎么会认错自己的孩子”

  “对呀,为爹的也怎么可能认错自己的孩子呢?就前两个月,你伴成男孩子的模样,骗了众人,不也是我把你认出来的么?好了,你也累了,我与你娘么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九菊边走边回头说:小姐,你可要记得我是你的丫鬟杨久菊,也是你最要好的姐妹。

  “别打扰小姐了,小姐现在需要休息”。“哦!夫人”

  “别走呀!我还有好多疑问呢”。一团雾水。

  吕老爷走在最后,到门槛又悄悄转过头来,先用手放在唇上,以示小心:“别怕,闺女,等你好了,爹待你到咱们爷俩的秘密花园去溜达溜达”。说完又把手搭在双唇上。

  卜楼村里,人影渐疏,有位新人在那里招呼一个又一个的亲朋好友,直至送走最后一个人,他才离开那被竹火照得通明的红娘坝回到自己的小屋。不时,那些竹筒被大火烤出“嘣嘣嘣”的声响,直至三更天才渐歇。

  晨曦还未爬上枝头,枝头上,小鸟儿就开始萨拉索拉地吹着小曲而迎接着,在这大自然的天籁里,萧静睁开了眼睛,这一切的久违又让她想到昨晚的夜路,那也是一样的久违。

  她心里想:这日出而作日落而出原来是如此的难求,想想自己在城市里工作的时候,不是十二点就是一两点才睡觉,而早晨,日上三杆了也舍不得离开自己最亲密的恋人——床。可如今,天蒙蒙就已经被大自然叫醒了,想想,都幸福。

  萧静伸了一个懒腰,却发现全身筋骨疼痛不已,拉来帷帐,看了看四周的摆设,自言自语:诶,近来怪事连绵,先是因一个荒诞离奇的梦耽误了上班时间,接着便是被炒鱿鱼,最不可忍受的是因此便出了车祸,再结果就是这戏剧般的服侍,诶!上辈子我是做了那门子的坏事,上天要这样弄罚我,啊!怪了,我不是出车祸应该躺在医院么?怎么就躺在这种地方了,我出车祸前经常做善事,难道死后升天了,难道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极乐世界?555555555……我的妈呀,我还没在人间呆够呢,媳妇也没取,妈爸也没有孝敬,怎么能一个人在他们不知道的世界享福呢?555555…真是太忤逆了,不知爸妈知道我驾鹤极乐之后会有多伤心!

  顿而她有想到那位神秘帅哥跟她说的既来之则安之,:“诶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全身的软通令得我不想动,好吧,那我就再休息一下”。说完便抱头而睡。

  又过了一会,听到门外传来一声细细的问候:“九菊,小姐醒了没有?”

  “还在睡呢,三少爷”

  “好吧,等醒来以后,记得来通知我”正准备转身而去,却又立刻停住里这种趋势。“我同你在这里等她醒来”,说完便一屁股坐在门外的小围栏上。

  九菊则背靠着门。

  萧静知道外面有人在等她醒来,于是便起来,她一拉开门九菊便满满的倒在她怀了。“诶,阿菊,你们这是干嘛呀?这么多人在门外做啥?”满脸的疑惑与惊讶。

  吕昆立刻起来,并做了一个英俊的翻腾。“妹妹,你醒了?”

  “啊,小姐,模拟想起我了?过去你也是这样叫我的诶。”小脸蛋儿满满的笑容把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一五一十的表现。

  与此同时九菊奋力把身子立正并用手扶住如风柳絮般的小姐,萧静一歪,恰若西施浣衣之势,又有跌倒之趋,吕坤捂住嘴坏笑而非笑。

  萧静懒得理会,似有所想却又没任何思绪,见此况,吕昆上前一手把九菊搬一边说:妹妹,想起啥了?是不是想起哥了。

  能想起什么呀,这九菊叫起来别扭,所以就叫阿菊好了。

  啊哈哈,小姐,当年你也是这么说的诶!九菊一边说一边从三少爷的魔掌中逃出来一只手拉住着萧静的手,活泼得像一个孩子。

  妹妹,是不是也有想起我了,小时候爹爹带我们到极乐谷去玩,那时爹爹在一旁喝酒,我们玩着玩着就走远了,结果遇见了蛇,我教你跑弯路,你还记得么?

  吕昆一边说,六个丫鬟在九菊的会意下从门的两边而入,右边第一丫鬟手托玉盘,盘里装了发簪发髻,均为素色,第二人手抬一名为五花的漱盘,盘中装有漱缸漱水,盘为陶瓷烧制,精妙无比,第三人手置一盆,盆中有热水,水中放一绣了三朵红白紫菊花的脸帕。左边第一人手执一托盘,盘金贵而华丽,整整齐齐的叠了衣物,其中也均为素色,第二人也手执一托盘,盘中放了一履一袜,第三人手执一托盘,盘中放了两串大蒜,大蒜用钟叶捆绑着每一节有九个大蒜,共有九节。

  萧静冷笑而说:大哥,我还真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小时候的天不怕地不怕,什么蛇呀狗的。我均不去惹他们这也必然他们不会吓我,至于我有听说坏人往往都会被狗咬或蛇撵,九菊,看来你们家的少爷前世很坏。说完便做了一个轻蔑眼神,不知什么时候起,大概在他第一眼看见吕昆的时候,萧静就觉得有一种亲密感,所以现在才这般肆无忌惮的玩笑。

  哈哈,哈哈,大家一起笑了,大伙儿见得小姐往日的风情依旧,便方了一万个心,想想空空道人说的小姐醒来以后可能会变成另一个人,如今看来,小姐没变。

  萧静再次看了看着些人的服饰,再看看四周的房屋建设,全然一副汉室遗风,其中两眼鳏鳏,目瞪口呆。萧静回想:昨日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这些,难道这就是他们说的选择性映射还是久病初愈意识里只在乎自己的存在而忽略身边的一切?好吧,不管这些了…….

  正想着,吕昆一边用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一边喊:祝儿…祝儿..

  一瞬间回神过来,啊!我叫祝儿么?怎么记得昨天也有人叫过我祝儿呢?说着说着捂着嘴笑了起来。、

  吕昆用手敲了敲她鼻子:还好意思笑?还不快去把衣服换了,爹娘可急着等见我的好妹妹了。

  这久病初愈还真实让人变得低智呀,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中国古代汉朝的睡衣。脑子空空乱乱,已经容不得她想那么多复杂的问题。现在他只想有一美味的食物在自己的面前,然后饱饱的吃上一顿再美美的再睡一觉,美死了。

  好了,大小姐,快进去更衣吧,我在外面等你。待会儿就不用到爹娘哪里请安了,直接奔大厅吃饭好了。

  听到这话真好,刚才自己就想着要吃饭呢,现在面前这位帅哥便说换了衣服就可以吃饭了。

  萧静转身便进门去,看见屋里的丫鬟们都翘首以待,萧静一边往里走一边说:你们都出去吧,我自己来。大家都惊讶了平日里不都是大伙们为她更衣的,今天醒来。却又变了个性,真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罗莎指着衣服,对萧静说:小姐,老爷说了小姐您这几日不能穿彩衣,只能穿素衣,夫人怕小姐穿腻,于是叫容妈今天给小做一件青素衣。九菊听了连连说:小姐,你别伤心了,我陪着你穿素衣,还记得小时候么,你穿什么你就要求容妈做什么给我,您们见的外戚还以为我是七小姐呢!

  我们小时候真这么好?怎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好了好了,你们通通都出去吧,这几天怪事连连,弄得我现在头好疼,出去吧,出去吧,我要换衣服。

  丫鬟们都讪讪不愿离开,吕昆在外大声说:你们出来吧!没事,让小姐她自己弄。

  闻此声,萧静觉得空空的心里突然间装满了温暖,觉得心里的身上的痛都顿时消失云散。心想,还好当年在黔中的时候自己像被赶鸭子一样被老师强押到孔学堂学习汉朝的礼仪,如今能派上用场了。

  十分钟后,只见得:

  素洁云中露,风旋月上仙。

  玉眸似有泪常牵,恰是院庭翩舞蝶衣扇。

  初阳微探额,桃红柳叶鲜。

  小鬓微佾何人堪?况汝江东南北深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初来乍到 第二章体己魂 第三章纤素缠腰 第四章千颜一聚 第五章分家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