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仗剑千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密信

第一章 密信

于秀.QD 2020-09-16 23:33:08
  “叮!”“叮!”“叮!”  双剑相交,两条纤细的人影斗在一起。  这是在一座大府后园的草坪之上,一红一绿两个丫环装束的女孩子正在练剑。  两个女孩子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

仗剑千里

推荐指数:10分

《仗剑千里》在线阅读

  “叮!”“叮!”“叮!”

  双剑相交,两条纤细的人影斗在一起。

  这是在一座大府后园的草坪之上,一红一绿两个丫环装束的女孩子正在练剑。

  两个女孩子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年纪,但剑法确使得中规中矩,穿红丫环剑招沉稳凝练,绿衣丫环却身法轻灵。两个斗了片刻,红衣丫环突然反手斜砍,绿衣丫环有些措手不及,急忙挥剑格挡,只听“当”的一声,绿衣丫环退了半步,却是输了一招。

  绿衣丫环一撇嘴,说道:“小霓姐,今天怎么这么认真,拼命那?”

  那个叫小霓的丫环笑吟吟地收了剑,说道:“小露,承让了。这几日府里有外敌入侵,自然要练得努力些。”

  小露道:“哪里有外敌入侵?谁敢到咱们雁门关靖边府闹事?”

  小霓收起笑容,低声道:“我昨天听前院的李叔说,这几日府里有好几个仆役下人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八成是被敌人给掳了去。”

  小露见她说的郑重,忙问道:“是什么敌人?”

  小霓摇了摇头:“听李叔说,应该与小姐那天捉回来的那个辽国奸细有关,就从那天晚上开始,府里便有人失踪。老爷已经派人昼夜加强府里的巡逻。”

  小露道:“小姐捉回奸细的那天我见过,可那人明明是个汉人模样,而且也是汉人打扮啊。”

  小霓道:“你呀,什么也不知道。我听小姐说,那天她去山里打猎,见到那个人正在河边,他喝水时腰背不弯,上身笔直,那是草原人怕野兽偷袭而特有的喝水方式,可他偏偏又是汉人装扮,于是上前盘问,没想到那人突然发出暗器向小姐偷袭……”

  小露“啊”的一声,小霓接着道:“可咱们小姐是谁!她得了咱们七位老爷的真传,收拾一个小小的奸细还不是绰绰有余!三两下就把他给制住了。可那人被制住之后就咬紧牙关,一个字也不说,搜他身边也没搜出什么。几位老爷这几天天天审他,可什么也没审出来……”

  小露突然叫道:“小心!”挺剑向小霓刺去。与此同时,小霓也“啊”的一声,拔剑向小露刺出。

  但二人身形交错,却是刺向对方身后。原来在同时之间,两人突然看到对方身后出现了一个黑衣蒙面人。这两个蒙面人来得无声无息,似乎眼睛一花,他们便出现在了身后。惊骇之下,她们互相挺剑刺出。

  小霓长剑刺向小露身后蒙面人的胸膛,那蒙面人冷冷的站着不动,剑尖离胸口不到三寸时,突然双臂交错,向上一扬,“当”的一声,小霓手中长剑登时把握不住,飞上半空,紧接着手臂被反握到背后,脖子上多了件冰凉的兵器。这时,小露一声惊呼,她也已被制住。小霓看到两个蒙面人的兵器十分奇特,又尖又窄,长不盈尺,好像是野兽的牙齿一般。

  只听一个阴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们刚才说的那个奸细关在哪里?”小霓心中一凛,说道:“我不知道。”蒙面人手上一紧:“不说杀了你……”只听捉住小露的那个蒙面人叫道:“二弟,小心!”

  蒙面人听到脑后风声,急忙向前扑出,同时将小霓的身体扭转挡在身前,挡住追击。饶是他反应奇快,肩头衣衫也已被划破。只见刚才站立之处,已立着一位黄衫少女,那少女年约十八九岁年纪,面白如月,手执长剑。

  小霓和小露同时叫了出来:“小姐!”

  这个黄衫少女就是雁门关总兵秦震庭的掌上明珠秦晓月。她父亲秦震庭外号“雷霆剑”,二十年前游侠江湖,与六位兄弟结义,号称“泰山七义”。后见边事日重,朝廷孱弱,兄弟七人一起投身边关,立功疆场。二十年来百战余生,秦震庭已升至雁门关总兵一职,镇守一方,被朝廷封为靖边将军。其余六人也都各有封职。

  兄弟七人虽然投身沙场,退出江湖,但对江湖之事,却仍十分热忱,经常一起谈论江湖人物,秦晓月从小耳濡目染,不但学得了七位长辈的绝学功夫,更对江湖之事也颇为熟悉。她看了一眼蒙面人手中的兵器,便说道:“原来是塞北三狼,你们到我靖边府来做什么?”塞北三狼是横行漠北的剧盗,兄弟三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他们使的兵刃十分奇特,是根据狼牙形状打造的,就叫做狼牙刀,是以秦晓月一眼就能认出他们。

  劫住小露的那个蒙面人是大狼刁杀,他说道:“想不到靖边府的小姐也知道我们兄弟的名号!”劫住小霓的是二狼刁屠,他说道:“我们兄弟有位好朋友得罪了姑娘,被捉在府里,我们想请姑娘放了他。”

  秦晓月道:“原来是为了那个辽国奸细,哼,你们兄弟怎么会跟他扯上关系?”

  刁氏兄弟对望一眼,突然横刀一划,割断了小霓和小露的咽喉,鲜血喷溅,两个女孩惨呼一声,香消玉殒。

  秦晓月惊怒交集,挥剑向二人刺去。盛怒之下,招式十分凌厉。刁氏兄弟戕害两个丫环,就是为了激怒秦晓月,逼她出手,好趁机擒住她。初时只道三五招就能制住她,没想到秦晓月的功夫却远非两个丫环可比。十余招已过,秦晓月攻势仍十分凌厉,刁氏兄弟正面交锋,竟丝毫奈何她不得,此时花园外已传来人声,刁氏兄弟亦加紧出招,大狼刁杀突然喊道:“三弟,动手!”

  秦晓月一惊,陡然觉得脑后传来风声,她只道三狼中只来了两个,没想到三狼刁灭一直隐身在侧,伺机出手。百忙中秦晓月向后刺出一剑,同时身子前倾,只听叮的一下,刺出的一剑被挡住了,同时一股大力涌来,左后肩已中了一掌,秦晓月支持不住,扑倒在地。

  三狼大喜,同时出手向她手足抓去。刁屠的手伸到半途,突听身后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住手!”同时一件沉重的兵器砸了下来。刁屠急忙转身,眼前是一位红面老者,手中一根熟铜棍正当头砸了下来。刁屠双手举刀相架,棍刀相交,立时震得手臂发麻。那老者立刻横棍扫来,刁屠不敢硬架,侧身飘开,不料身形甫定,“噗”的一声,一截刀尖从他胸口冒了出来,刁屠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一命呜呼。

  秦晓月叫道:“二叔、五叔,三叔!”那个使铜棍的红面老者就是“泰山七义”的老二“混天棍”齐洪烈,“泰山七义”都是以各自擅长的功夫为外号的,那个刀斩刁屠的老者是老五“断岳刀”赵大通,秦晓月的三叔名叫楚壁,使一条长鞭,外号“盘龙鞭”。刁杀见二弟瞬间被杀,惊怒交集,正想上前,突然一条软鞭缠住了他的腰和左臂,刁杀大骇,急举右手狼牙刀,向软鞭砍去,不料鞭身一抖,又将他右手缠住,刁杀登时动弹不得,此时齐洪烈铜棍打下,刁杀脑袋登时被打得稀烂。

  齐洪烈、楚壁、赵大通片刻之间便杀了两狼,又围住了三狼刁灭,刁灭知道不能幸免,手起一刀,刺进了自己心口。

  秦晓月惊魂甫定,叫道:“二叔,他们把小霓和小露给杀了。”齐洪烈道:“这几天府里不断有下人被杀,就是被敌人逼问你捉回的那个奸细的下落,刚才你爹派人来叫我们,说已经知道了那个奸细的来历,我们快去吧。”

  秦晓月听到已查明奸细身份,登时精神一震,随着三位叔叔匆匆赶至前院大厅,一进厅门,就看到七叔“柳叶刺”燕昭明坐在左首一张椅子上,左臂打着绷带吊在颈上,绷带内有血渍渗出,正目光关注地盯着对面。对面椅子上坐着一个头发蓬乱的老者,脸如金纸,手扶左胸,呼吸急促,是秦晓月的六叔“金臂猿”韩捷,似是受了内伤。一个面皮白净,留着三缕长须的老者一只手抵在他背后,头上白气蒸蒸,正在运内功帮他疗伤。一个手拿折扇的相貌儒雅的中年人站在一旁,是老四“梅花扇”魏伦。

  秦晓月见父亲正在帮六叔疗伤,不便上前打扰,轻声问燕昭明道:“七叔,怎么回事?”

  燕昭明答道:“我在府东带人巡视,你六叔在府西,我们都遇到有刺客闯入,我死了好几名兄弟,自己也受了伤,才把敌人打退,你六叔与敌人比拼掌力,受了内伤,不过对方也受伤退走了。”

  秦晓月见七叔衣衫凌乱,可知刚才之战定是非常凶险。但对方竟能竟能在打伤两位叔叔后全身而退,武功之高,可又远非“塞北三狼”可比了。

  过了一盏茶时分,韩捷面色逐渐红润,呼吸均匀,他长出了一口气,转头说道:“大哥,现在大敌当前,你又何必耗损功力为我疗伤?”秦振庭拍了拍他的肩膀,见人都到齐了,伸手从怀中取出张纸,递给秦晓月,说道:“你们看看吧。”

  秦晓月接过一看,不由得冷汗直冒,原来这竟是一封当朝宰相蔡京写给辽国都统兵兀颜光的亲笔信,信中辞气谄媚,曲结逢迎。不但将宋朝边关兵力部署情况详加叙述,而且还邀约辽国出兵伐宋,他可里应外合。秦晓月看完,问道:“爹爹,这封信从哪里来的?”

  秦振庭道:“就是从你捉回的那个奸细身上搜出来的。”秦晓月道:“可是这几天我们已经搜遍了他的身上,甚至连他的帽子和鞋子都割破了,也没发现什么啊。”

  这时魏伦接口道:“这封信是从他的肚子里找到的。”此言一出,大厅上人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一齐看向他,只听魏伦接着道:“那家伙自从被捉后就一直紧闭着口,大哥便怀疑他的嘴里有文章,于是我点了他的昏睡穴,捏开他的嘴,发现他的牙上拴着一根铜线,通向喉中,顺着铜线从他肚子中扯出一个铜丸,这封密信就藏在里边!”

  众人听了,均觉得这样藏信的方式真是匪夷所思,也幸亏大哥心思缜密,才能发现这一事关重大的密信。齐洪烈道:“蔡京深受皇恩,位极人臣,不思报效,反而勾结番邦,祸国殃民,咱们这就将这封信连同那个奸细一起送到东京,交给朝廷发落!”其余人都随声附和。

  秦振庭面色沉重,说道:“事情没这么简单,这些年蔡京在府里豢养了大批江湖异士,朝廷中凡有与他作对的人不是被栽赃陷害,就是身患奇症。有的更是莫名其妙的下落不明。自然都是这帮江湖异人做的手脚。”顿了一顿,又说:“这几年来,江湖中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潜入蔡府欲图行刺,但都如泥牛入海,一去无踪。”秦小月问:“太师府中究竟有哪些高人异士?”秦振庭缓缓的道:“别的不说,单只当今武林公认的第一高手“剑神”萧逸踪就早已投靠到了蔡京的府中,所以三年前中原四大剑客入府行刺,也都全部身遭不测。”秦晓月道:“那萧逸踪真的很厉害吗?”魏伦道:“那萧逸踪不过三十五六年纪,但剑法却称得上天下第一,他十年前初入江湖,半年内便击败了无数高手,最后在嵩山绝顶用三百招胜了当年中原第一剑客方青松后,便被公认为当今第一高手,只可惜此人却贪恋富贵,投入了蔡京门下。”

  秦振庭脸色沉重,说道:“我年轻时曾向方青松讨教过剑法,我在他手下连三十招也走不过,所以若是蔡京派出萧逸踪来抢夺密信,只怕….”他说道这里边说不下去,秦晓月刚要说话,忽听得厅门外一个阴测测的声音说道:“太师府中,不是只有一个剑神!”话音未落,一条灰色身影如鬼魅般闪进厅来,径向秦晓月扑去。

  齐洪烈等急忙举起兵刃抵敌,但来人身法好快,已从众人身前穿过,举手便向秦晓月抓去。瞬息之间秦晓月便觉凌风袭体,但见来人面目有如墓中枯鬼,一双手乌漆漆的好似鬼爪,吓得芳容失色,本能的往后一躲,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究竟躲不躲得过。

  只听“嗤”的一声,一柄长剑直刺灰衣人咽喉,灰衣人见剑招凌厉,回爪便向剑上抓去,秦振庭见他一双手黑漆漆的,骨节棱然,手腕一抖,剑尖下顺,攻向灰衣人双腿,灰衣人磔磔一笑:“好剑法!”身形向后,退入围上来的六人之中,双爪如风,向六人攻去。

  齐洪烈等六人各出绝招,然而灰衣人身法飘忽不定,六人竭尽全力,却连对方衣角都没碰到,反而被对方一双鬼爪攻的险象环生。秦晓月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忙走到父亲身边,颤声问道:“爹爹,这人是谁?”秦振庭面色沉重,说道:“你看他那一双手,还想不出他是谁吗?”秦晓月凝神一望,突然叫道:“啊!他就是“幽冥谷”的“鬼爪魔君”索游魂!”秦振庭点点头,叹道:“不错,想不到索游魂这样的大魔头也都投入了蔡京府下……”话到此处,突听楚壁一声痛呼,他的肩头被鬼爪扫中,登时衣衫碎裂,鲜血淋漓。

  秦振庭叫道:“六位兄弟且退下,让我来会会鬼爪魔君!”跨步上前,长剑当胸直刺,剑到中途,一剑化为八剑,攻向敌人上身,正是他“雷霆剑法”中的凌厉绝招“八方风雨”。

  索游魂怪笑一声道:“好一个雷霆剑法!”双手齐出,他的手已练的刀枪不入,连遮带挡,化解了秦振庭的攻势。秦振庭见他手法怪异,不敢大意,展开雷霆剑法,霎时间大厅中剑气纵横,剑光霍霍。他威震疆场二十年,毙在他雷霆剑法之下的强敌不知凡几。然而索游魂身形飘忽,在他大开大合的剑法下进退趋避,游刃有余。秦振庭越斗越是心惊,待到六十四式剑法使完,竟是丝毫奈何他不得。忽听得索游魂哈哈大笑,说道:“雷霆剑法,不过如此!”突然欺身急进,左手隔开秦振庭长剑,右手抓向秦振庭胸腹。这一下快捷无论,秦晓月尖声惊叫,其余六人又再奋力扑上,眼看秦振庭难免有开膛破肚之危。就在这时,忽然见秦振庭长剑一弯,剑尖竟然从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刺来,直指索游魂的左颈。这一剑实是诡异绝伦,却又妙到毫巅。索游魂万万料不到秦振庭会在危急之际使出这等怪招,这一来他若是不收回他的手掌,固然能将秦振庭爪的肚破肠流,但他自己也难免被长剑洞穿脖子。他上身后偏,回掌向秦振庭右腕勾去。不料秦振庭长剑忽交左手,又是一记怪招,不知怎地,剑尖竟已递到索游魂面前。索游魂大骇,足尖蹬地,拼命后跃。不料秦振庭第三记剑招又已发出,噗嗤一声,长剑已将索游魂咽喉洞穿。

  索游魂双眼突出,双手乱舞。口中呜呜怪叫,挣扎了几下,便倒地不动。秦晓月惊喜交集,奔上前来,叫道:“爹爹,你怎么还有这么奇妙的三招剑法?怎么都不教我?”齐洪烈等人也走近前来,说到:“大哥,你刚才的三招剑法神妙无比,是什么剑法?”秦振庭苦笑着摇了摇头,叹道:“若不是生死关头,我今生今世也不会用这三招剑法的!”秦晓月道:“为什么啊,这三招剑法这么厉害,你一上来就使的话,早就赢啦,为什么不想用?”秦振庭道:“因为这三招剑法是我的杀父仇人教给我的!”此言一出,其余人都吃了一惊,秦晓月道:“爹爹,你不是说爷爷是病死的吗,原来是被人杀死的,仇人是谁?他为什么要杀死爷爷,你怎么还跟他学剑法?”秦振庭黯然道:“事到如今,我就把这件事说给你们听听,也许今天的事还得找这个杀父仇人帮忙呢。”他见众人都是一脸迷茫,便说道:“二十多年前,我父亲是杨元帅手下的一名副将,那一年,父亲奉了杨元帅之命,投靠到辽国南院枢密副使耶律重帐下做卧底,准备伺机刺杀耶律重,为了取得耶律重的信任,父亲在落雁坡杀了几个宋兵,不料却被一位路过的江湖异士碰到,那异士剑法通神,只三招就重伤了我爹爹,爹爹见自己伤重难治,就在临死前说出了自己的身份,那异士见误伤好人,十分难过,便问我爹爹有何心愿,爹爹见他剑法出神入化,便请他去刺杀耶律重,并拜托他找到我,收我为徒,教我剑法。爹爹用尽气力,撕下衣襟写了一封血书,说明原委,便伤重身亡。那异士当即便去取了耶律重首级,祭奠在我爹爹坟前,之后依照爹爹嘱托找到了我,给我看了血书,表示愿意收我为徒,授我上乘剑法。我那时少年心性,血气方刚,虽然爹爹血书中严令我不许记仇,但他毕竟是我杀父仇人,我怎么也不愿拜他为师。那异士见我不肯拜师,也不勉强,他说:既然你执意不肯,我也不便相强,但我误伤了你父亲很是过意不去,这样吧,我演示三招剑法给你看,你只学三招,也不必拜师,以后遇到危机关头你使出这三招剑法应该能够化险为夷,反败为胜。说着他便演了这三招剑法给我看,我也是学剑的,一见这三招剑法就觉得匪夷所思,奥妙无穷。忍不住就跟他学了这三招剑法,但我心里却打定主意永远不用他的这三招剑法,唉,今天要不是遇到了索游魂这样的对手,我是绝不会用这“无命三剑”的。”秦晓月问:“为什么叫无命三剑?”秦振庭道:“当年那位异士告诉我说,这三招剑法一旦使出,就算武功比你高的对手也难免无命,但如果真有高手能挡住这三剑,那无命的就是你自己了!”秦晓月又问道:“那这位异士叫什么名字?”秦振庭缓缓的道:“他复姓独孤,双名求败!”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密信 第二章 玉碎 第三章 三阵 第四章 决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