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仗剑千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决战

第四章 决战

于秀.QD 2020-09-16 23:33:11
,齐洪烈三人相距较远,同声惊叫。李清然背后好像生了眼睛,他手中剑鞘突然间向下挑起来,鞘尖正好点中魏伦胸口的膻中穴,魏伦立马不能动弹严禁。李清然道:“魏先生,你终于等到一次出手了。”跟随提升声音:“齐前辈,你现在的明白了敌人为什么会对咱们的行踪了如指掌了吧!”...

仗剑千里

推荐指数:10分

《仗剑千里》在线阅读

  众人顺着他手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人缓步走来,正是萧逸踪。秦晓月一见,登时咬牙切齿,叫道:“恶贼!”举剑便想冲上。忽然一只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李清然说道:“让我来吧。”秦晓月眼眶一红,向他凝望一眼,低低的说道:“小心!”便退在一旁。魏伦走上几步,指着萧逸踪说道:“姓萧的,你终于现身了,今天就让你败在这位剑魔传人的手上!”他边说边走到李清然身后,忽然手中多了一柄匕首,疾向李清然后心刺去。这一下变出意外,齐洪烈等人相隔较远,齐声惊呼。李清然背后似乎生了眼睛,他手中剑鞘忽然向上挑起,鞘尖正好点中魏伦胸口的膻中穴,魏伦立刻动弹不得。李清然道:“魏先生,你终于出手了。”跟着提高声音:“齐前辈,你现在明白敌人为什么会对咱们的行踪了如指掌了吧!”齐洪烈等人悲怒交集,原来魏伦早已投靠了太师府,怪不得一路上行踪如何隐蔽,都逃不过对方的追杀,楚壁、韩捷、燕昭明心中十分痛苦,实不愿相信多年兄弟竟会出卖自己。齐洪烈向来刚正不阿,性如烈火,他一张脸红的如要滴出血来,喝道:“四弟,你做的好事,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大哥和五弟!”魏伦脸上冷汗直流,说道:“二哥,是我一时糊涂…”忽然高叫:“萧总管救我!”齐洪烈喝道:“住口!你去下面向大哥五弟赔罪去吧!”当头一棍打下,魏伦惨叫一声,倒地而毙,齐洪烈长叹一声,眼中流下泪来。萧逸踪自现身以来,目光便盯在李清然身上。于旁事毫不理会。这时他开口道:“师弟别来无恙?师父他老人家安好?”他此言一出,秦晓月齐洪烈等人都错愕万分,继而又恍然大悟,怪不得萧逸踪剑法如此高超,怪不得他见李清然来到就躲避起来,原来他们是师兄弟,萧逸踪也是独孤求败的弟子,各人一时怔怔的说不出话来。李清然道:“我跟师父一直隐居深谷,不知你的所作所为,你恶贯满盈,今天我要替师父清理门户!”说着一只手已握住了剑柄。萧逸踪道:“师弟,你跟我一起去见太师吧,以你的本领,我包你一生有享不尽的富贵权势!”李清然冷冷的道:“不必多说,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说着拔剑出鞘,平递向前,剑上发出轰然之声,如雷鸣一般。萧逸踪脸色一变,说道:“想不到你的剑法竟已练到这般境界,看来我今天多半要死在你的剑下了。”李清然道:“即知如此,何必当初!”萧逸踪苦笑道:“身不由己,无路可退!”说着抽出长剑,斜斜一挥,剑上也隐隐发出风雷之音。旁观之人一时均感气氛压抑紧迫,眼前两人实是当今武林数一数二的绝世高手,他们之间的一战必定惊天动地,鬼神难测。但他二人之一战究竟结果如何,却是孰难预料。秦晓月一颗心砰砰乱跳,手心中全是汗水。只听萧逸踪一声清啸,身形拔地而起,凌空一剑劈出,剑影闪烁,一剑变四剑,四剑变十六剑,剑气纵横,声势骇人。这一招是独孤求败早年所创天一剑法中凌厉无匹的威猛绝招“照彻乾坤”。但见剑光闪烁,犹如金蛇狂舞,万箭齐发。齐洪烈等见到这威力无匹的杀招,登时心下骇然,均知若是自己身当此招,绝无幸免。李清然长剑抖动,剑尖挽出一个光圈,也是一个变四个,四个变十六个,登时圈影闪烁,每个光圈套住一条剑光,只听铿然之声大作,密如雷鸣。萧逸踪身形一退,横劈一剑,斜削一剑,片刻劈出一十六剑,这一招名“印透山河”,其厉害处不在于用剑刃伤人,而在于剑气。如萧逸踪这等绝世高手,他所发剑气之威力实不亚于宝刀利器,一十六道剑气组成一张剑网,向李清然攻去,李清然长剑一振,剑上光芒闪烁,身形圆转,左右手交互出剑,嗤嗤之声连响,化去十六道剑气,跟着向萧逸踪攻去。他二人交手无一不是举世罕见的高招,秦晓月瞪大了眼睛仔细看去,萧逸踪出招虽然精妙绝伦,然仍能看出棱角之分,李清然招法却浑然天成,瞧不出雕琢之痕,自是达至无招胜有招之境,比之萧逸踪自然高了一筹。然而天一剑法毕竟是无懈可击的绝顶剑法,二人之间实是差距不大,不知何时方能分出胜负。二人身形越变越快,剑招变换,已分辨不清谁是谁,只听双剑交击之声时而密如骤雨,时而闷如沉雷,二人身周飞沙走石,所发劲风凌厉无匹,秦晓月等虽在十丈之外,仍觉承受不住,渐渐后退。不知过了多久,二人忽然身形停住,背向而立。秦晓月一颗心几乎要跳了出来,不知究竟谁胜谁负。萧逸踪忽然咳了一声,手抚左胸,他胸口一片红色不断扩大,指缝间鲜血涌出。秦晓月长吁一口气,知道是李清然胜了。这才发现全身衣衫竟已被汗水湿透。萧逸踪脸色十分苍白,只听他道:“师弟,究竟是你胜了。我虽知你剑法高我一筹,可自付你就算胜我,也需在千招之后,为什么还不到三百招,我便败了?”说着身体软到,躺在地上。李清然转过身来,缓缓说道:“只因你用了一招‘一带云山’。”萧逸踪道:“愿闻其详。”李清然道:“‘一带云山’虽然是剑掌齐施的招数,但精华之处实在于左手的反掌一击。师父当年创制此招时,左手小指已断,因此出掌之时,左手会不自然的下沉一分,以发挥其最大威力,却也于左胸之处露出一分空隙。你照搬不误,虽然以往与你对敌之人不会发现此破绽,但我与他们不同!”萧逸踪长叹一声,道:“原来如此!”又咳了两声,忽然高声道:“秦姑娘,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未对你痛下杀手?”秦晓月听他突然问出这句话,觉得莫名奇妙,但想想他的确早就可以杀了自己,不禁也心下奇怪,但她实不愿答理于他,当下默不作声。萧逸踪也不等她回答,继续说道:“只因你的样貌与我深爱的女子一模一样!我与她从小青梅竹马,只因我家境贫寒,她父母贪图富贵,将她许给了绅宦之子。她誓死不从,拜堂之时撞死在柱子之上,绅宦家迁怒于我,派人追杀我,我身受重伤,被抛于河中,后来被师父搭救。咳咳….你们心里一定在说,那是我师傅还不如不救我。”秦晓月哼了一声,萧逸踪继续道:“我学成剑法出谷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那绅宦全家和她的父母全部杀了。后来我走遍天下,打败无数英雄,在武林中创下了极大的名声,可终究还是穷光蛋一个。后来蔡京招我入府,赠我职务,赐我富贵,他府中之人,甚至前来他府中拜见的朝廷大臣见到我都毕恭毕敬。我一生之中从未如此风光,自然死心塌地,为他卖命。这些年来,我手上的确沾满了许多无辜之人的鲜血….咳咳….”他脸色越来越苍白,声音逐渐微弱,流出的鲜血已把地上染红了一片。他双目凝视着苍天,沉重的说道:“可我此刻躺在这里,身上的血就要流干,那自然是我错了,大大的错了,可是…..”他突然高声叫道:“究竟是我错了,还是这世道错了?!”说完,双目圆睁,气绝身亡。李清然轻叹一声,抚上他的双眼,轻轻的道:“自然是都错了。”秦晓月走上前来,盈盈拜倒,说道:“李大哥,多谢你为我报仇!”李清然急忙扶起她,说道:“秦姑娘说哪里话,这本就是我分内之事!”齐洪烈等人也都围上来向他道谢。李清然将萧逸踪的尸体放上马背,左手一指,说道:“从这条小路到官道不过三里,此处离汴梁已不足百里,现在强敌已毙,内奸已除,敌人已失去你们消息。只要你们加紧赶路,一定可以在敌人察觉之前赶到京城。我祝各位一路顺利,咱们就此别过!”秦晓月听到李清然跟他们道别,不禁大吃一惊,颤声道:“你、你要走?”齐洪烈等人也很是意外。齐洪烈说道:“李公子,你立下大功,何不与我们一起进京,扳倒蔡京后,朝廷必有厚报!”李清然摇摇头,淡淡的道:“朝廷险恶之地,我不愿涉足。况且依我看来,你们此番入京,未必便扳的倒蔡京。”齐洪烈道:“李公子何出此言?蔡京斯通外藩,残害忠良,证据确凿,我们进京后将他的亲笔密信呈上,朝廷自然会降罪于他。”李清然道:“蔡京有今日权势,皆皇帝所赐,天下之人皆知蔡京乃奸臣,可皇帝仍委以重任,足见皇帝之昏聩不明….”齐洪烈等听他直言谴责皇帝,不禁骇然。却也不敢多说,只听李清然接着道:“只怕你们就算呈上密信,蔡京三言两语便可遮瞒过去。唉,退一万步说,就算扳倒了蔡京,皇帝也会再提拔起第二个蔡京来。不过,朝廷中尚有几位忠直之臣,你们入京后可先与他们商议,事情当有可为,秦将军之冤必定可伸!”说着飞身上马,拱手道:“诸位保重,日后若有困难,可来神雕谷中找我,再见了!”说完,打马而去。此时黄昏渐至,夕阳如血,秦晓月怔怔的望着李清然远去的背影,眼泪夺眶而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密信 第二章 玉碎 第三章 三阵 第四章 决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