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夏雨娟贺君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第二章

许意 2019-09-13
免费提供夏雨娟贺君行第二章的全文阅读,午夜,月亮高悬,匕首划过墙壁的声音清脆响动,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两个声音交织在黑暗中,不寒而栗。 卢子航转头看向身后,不见任何身影,可...卢子航转头看向身后,不见任何身影,可那诡异的声音却越来越近。呼吸声渐渐急促,脚步也不由得加快,眼看前面就是有路灯的地方,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笑容。。...

午夜,月亮高悬,匕首划过墙壁的声音清脆响动,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两个声音交织在黑暗中,不寒而栗。

卢子航转头看向身后,不见任何身影,可那诡异的声音却越来越近。呼吸声渐渐急促,脚步也不由得加快,眼看前面就是有路灯的地方,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笑容。

“啊!”

头部突然受到一下重击。

卢子航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密密麻麻的拳头就朝他砸了下来,疼得他撕心裂肺。

借着月光,他看清了对方的长相。

“是你……”卢子航眼睛又被重重打了一拳,掉落的牙齿和血堵在他的嗓子眼,“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放过我。”

可对方不说话,只对他拳打脚踢,他下意识用手挡住自己的头,手臂立刻传来剧烈的疼痛。他能感觉得到对方的呼吸很重,那目光里透着恐怖的兴奋和怨恨,像是黑夜索命的恶鬼。

一顿疯狂的击打之后,身影终于停了下来。

卢子航吐出一口血,神志不清,却还依旧道着歉,“对、对不起,我是无心……的,求求你,放……”

“你不是说我是胆小鬼吗?现在谁才是胆小鬼!”

“我,是我,求你……”

“不过你有一句话说得对,我是变态,可是你为什么要说出来?!”黑暗中的呢喃透着点点痛苦,却又有种偏执的疯狂,“真该让你那些朋友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废物!”

卢子航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句无心之失会造成现在的后果。

紧接着又是一脚,下巴一阵钻心的痛直达大脑,可他却一个字都喊不出来。察觉到自己的右腿被抬起,对方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

——你到底想做什么?

卢子航用力睁开自己发肿的双眼,看到那人对着他右腿的膝关节部分,狠狠地折下去!

“唔!”

下颌骨折断还有满口的鲜血让他喊不出声来,浑身的肌肉疼得痉挛抽搐,后槽牙下意识咬掉一块舌头,他的眼睛只能死死睁着,看着那恐怖的恶魔折断他的左腿、右臂、左臂。

浑身的疼痛让他出了大量的汗,甚至失禁,断掉的手和脚任人摆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扎进了他的腹部,可是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只能透过盖在脸上的外套模糊看到发亮得刺眼的月亮。

天明,清晨七点左右,沥城市锦川分局接到报案,白鸽广场发现一具男尸,尸体脸部被盖住,双手双脚折成8字型抱住头,从现场看,初步怀疑是被暴力殴打致死,具体死亡原因有待进一步勘验。

因为案件主特征跟五日前迎秀区长椿街发生的命案相似,所以锦川分局没有进行立刻进行解剖,而是封锁现场上报市局,希望由市局派专案组过来进行最后勘验。

此时贺君行正拿着拖把清洗走廊,这五天来他“荣升”为保洁人员,负责局里的卫生。而凡是他负责的地方,都怨声载道,显然这次贺君行并没有做好保洁人员应该做的工作。

孟江洲拿着文件开门出来,就看到他拿着拖把在来回糊弄着地板。

孟江洲没好气地道:“贺君行,怎么每次出来都看到你在我办公室门口,除了这儿,其他地方呢?”

贺君行一脸谄媚的笑:“您这人来人往多,不得多洗洗嘛。”

他又眼尖地看到文件,当即问道:“孟局,我刚才看到区局的局长过来了,是不是案子有进展?”

“没有。”

“孟局,您可不能睁眼说瞎话啊!我都看见了!”

孟江洲白了他一眼:“有也跟你没关系。”

贺君行放下拖把,有点着急地道:“孟局,这次遇到的凶手跟以往都不一样,从凶手表现出来的愤怒看,他可能正遭受来自生活的严重打击,这种打击令他长期积累下来的不满彻底爆发,如果没有外力制止的话,他是不会停手的,而且冷静期会越来越短。”

“你给我好好当你的保洁!再收到投诉,你连保洁也不要干了,去给我看大门!”孟江洲扬长而去。

白鸽广场是沥城为数不多的标注性景区之一,今天是星期六,按照往常来说,七点多会有一波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八点半左右游客陆陆续续汇聚,要么在白鸽广场欣赏成群的胖白鸽,要么就去旁边的游乐场游玩,热闹一整天。

可今天,因为命案的缘故,人群都围堵在封锁线外,拔头远远看着警方处理发生在广场正中间的男尸。

卢子航,男,23岁,本地人,是刚参加工作不久白领,当晚跟女朋友约完会后穿过白鸽广场回家,却不幸遇害。询问过其女友及家人,未发现有价值线索。

夏雨娟让分局的人和协警一起疏散人群,而后蹲下身,问正在尸检的高悦:“怎么样?”

高悦点头,“基本可以判断是同一个人。”

“这么说……连环杀手?”

高悦戴着白手套,指着尸体受伤的部分,“不过你看,这次击打也超过二十下,但显然凶手的动作比上次更加精准,死者承受的痛苦也更大。还有腹部的贯穿伤,切口的横面加大,就算死者受伤后立刻被送到医院,也来不及抢救。”

夏雨娟看着死者腹部的伤口,跟田业新相比,凶手在刺入后还凶残地往旁边划动,是要对方必死无疑。

“他在完善自己的手法。”高悦的声音在日头下,依旧让人觉得冰冷,“而且学习能力很强。”

席方平走过来,看了眼卢子航的惨状,眉目微微蹙起。

夏雨娟转头问他:“有什么发现?”

席方平将目光从卢子航身上移开,专注在夏雨娟脸上,“在那边发现几滴中速喷溅型的血液,还有静态滴落的血滴,对确定凶手的身形应该有帮助。”

高悦点头道:“中速喷溅型血液是由重击造成的,应该是凶手攻击死者后脑的时候血液喷溅所致。白鸽广场相比上一个案发现场,血液干扰因素会更少,静态血迹很可能是凶手握着刀的时候滴下的,在哪?”

高悦问完,却见席方平诧异地看着她。

夏雨娟道:“高悦,席方平虽然是谈判出身,但也学过痕迹学,正好你们可以互相探讨一下,有结果告诉我。”

痕迹学常见的有指纹鉴定、足迹鉴定、弹痕鉴定等,但随着技术的发展,血液痕迹的鉴定越来越受到重视。因为血液痕迹鉴定不止可以判断出凶手的身高体型,还可以确定第一案发现场以及作案手法、轨迹,在不少案件中甚至成了破案的决胜关键。

国外的血液痕迹专家较为活跃,国内也在加紧培养。高悦在硕士期间专门就痕迹学进行研读,而席方平则是参加工作后被抽调去培训了一段时间。

席方平这方面少遇见对手,此时却有知己相逢的感觉。

“我说,你们俩互相看着干吗呢?”

贺君行的声音突然响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