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夏雨娟贺君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第四章

许意 2019-09-13 06:28:23
免费提供夏雨娟贺君行第四章的全文阅读,据调查,城市犯罪往往具有阶级性,而农村犯罪则倾向于私密。 沥城属南方沿海强二线城市,下辖六区八县,全市常住人口将近1400万,流动人口超过600万...沥城属南方沿海强二线城市,下辖六区八县,全市常住人口将近1400万,流动人口超过600万,经济发展迅速,人员结构复杂。。...

据调查,城市犯罪往往具有阶级性,而农村犯罪则倾向于私密。

沥城属南方沿海强二线城市,下辖六区八县,全市常住人口将近1400万,流动人口超过600万,经济发展迅速,人员结构复杂。

要想在这么一座城市中,将隐藏在黑暗中的罪犯找出来,其难度可想而知。

现场调查结束后,夏雨娟带着重案中队对两个犯罪现场的监控进行比对,希望能从中找出嫌犯。

但长椿街道监控坏损,只有主干道第五大道的监控,第五大道是繁华街区,附近还有一个大学,人流密集很难监控。而白鸽广场星期五的晚上,号称能把人挤到怀孕,热闹程度不亚于前者。

重案中队分成两组,a组负责追踪卢子航的轨迹,b组则是比对两个犯罪现场主要路口的人像。

根据血液痕迹检测结果,凶手身高在172cm到175cm之间,体重大概65公斤左右,按照以往经验,年龄应该在20-40岁之间。而沥城市男子平均身高172,体重65公斤,几乎跟凶手的身高吻合,茫茫人海中,可选择的实在太多。

整个重案中队的人,看得两眼昏花,耳鸣头眩,依旧毫无头绪。

“行了,先看到这里,”被关十个小时禁闭出来的谭小龙揉了揉熬红的双眼,道,“都回去休息,明天再说。”

重案中队的人离开警局的时候,还都很友好地跟看门的“贺大爷”打招呼,格外叮嘱他看好门,别让人把门撬走了。

贺君行很懂得自我排遣,大方回应同志们的问候,“是你们要慢走才对,我觉得看门挺好,睡眠管够,福利全有。还是孟局和严局知道疼人。”

这恨人的。

重案中队的人气得够呛。

“喜欢看门是吧?行,以后咱局里大大小小的门全让你看!”

糟了!

贺君行转身,看到严局长和孟局长神情严肃地看着他,夜灯下,不亚于平地一声雷的效果。

贺君行讪笑道:“严局,我是开玩笑的,这前门还好,后门我哪敢替您看啊。”

沥城公安局长严比必武指着贺君行,严肃的脸上难掩眼中的笑意:“我说,你含沙射影说什么呢,谁走后门?你说说。”

贺君行摆手道:“我的意思是说,严局一向铁面无私,我就算想看也没有啊。孟局,您说是吧?”

孟江洲笑骂道:“严局,我就说这小子不长记性,您还不信。”

“贺君行!”严必武忽然厉声一喝。

“到!”

“我告诉你,这个案子要是破不了,你就给我滚!”严必武语气沉沉,像是风雨欲来,字字句句直打在心口上,“别说我不保你,就算是省厅压下来,也一样!你能耐,就让我看看,别尽说些没用的!我要的,是抓出凶手!是把这个混蛋抓起来,让他接受法律的审判,给人民、给死者一个交待!也给我们的良心,有个交待!”

贺君行条件反射似的站直身体:“是!”

“还有,你少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纪律就是纪律,它有钢铁一般的法则,你小子就是再混,也得给我有个限度,想想你穿这身警服,是为了什么!”

“为了正义!为了给人民、给死者、给自己的良心一个交待!”

严必武指着贺君行的胸口,重重道:“还有法律。你是它的最有力捍卫者,别忘了这一点。”

“是!”

严必武深深地望了贺君行一眼,背着手走了。贺君行望着那个已经有点佝偻的背影,回想起刚进局里时严局长对他的栽培,到两年前一怒之下将他调去档案室,以及如今的种种,眼眶忍不住发红。五年了,他浑浑噩噩,却从来没有想过还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

孟江洲在一旁叹了口气,道:“贺君行,你哥是严局从部队一手带出来的,难道他的伤心就比你少吗?这些年,所有人都说贺砺锋是他的污点,可是他从来不肯说一句,你啊,实在不该让他失望。”

五年前贺砺锋失踪,有很多选择的贺君行偏偏选择回到沥城市公安局,他的目的很明显。

贺家三代全是警察,贺砺锋杀人后失踪的行为,让贺家在警察系统里彻底抬不起头。贺君行恨了三年,自我放逐了两年,如今站在这里,凭着就是心里的那股子不甘。

可从现在起,他明白,自己除了是贺砺锋的弟弟外,首先还是个人民警察。

贺君行朝孟江洲双腿一并,啪的敬礼,大声道:“孟局,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一定会抓到这个混蛋。”

孟江洲却是眼睛一瞪道:“什么?我可没让你抓凶手,我是让你看好门,要是有人偷偷混进来,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孟江洲溜溜达达地走了。

“哎,孟局,不是,那我就白挨骂了?我不回重案中队,怎么查案啊!”贺君行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悲愤地冲孟江洲的背影喊道。

他觉得自己这大棒加枣挨得有些冤,不过想到严局和孟局这两只老狐狸可能刚被省里领导批了一顿,心里又舒坦了不少。

漆黑的夜晚,市公安局的门口依旧亮得犹如白昼。一晚上贺君行这个看门大爷忙得够呛,先是帮缉毒队制服磕嗨了的几个毒贩,又因为区里跟派出所人手不足,跟着跑了大半夜处理一起恶性群体性事件。

说来也怪,其它看门的协警屁事没有,就他跟小媳妇似的,谁都能来指挥两下。

“我说,你们做事讲不讲良心,我一看门的,你们让我对付持械斗殴的混混也就算了,都跑了剩我一个是怎么回事?”

“谁让你能打。”对方毫无愧疚,还劫后余生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贺,等不看门了,来我们有组织犯罪中队怎么样,我们老大惦记你很久了?”

贺君行白眼:“不去,我可是靠脑力的,跟你们靠蛮力的不一样。”

“你这是诬陷!”

贺君行拍了拍身上沾的泥土,看了眼灰蒙蒙亮的天空,顾自走了。他一路穿街过巷走到白鸽广场,现场还依旧封锁着,那一滩血迹格外显眼,可不远处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广场舞的音乐、业余兴趣班的弹奏,一起交织成诡异的画面。

虐待狂往往还兼备有很强的表演能力,在认识的人面前会表现得正直诚恳。很多时候即便抓到他们,身边的人也无法相信。

这就像是一种代偿心理,一方面的倾斜,必定会导致另一方面的极致。

而这种对现实的严重脱离,会导致越来越强的攻击性。如果再不抓到这个人,下一个受害者更会生不如死。

“我一定会将你绳之以法。”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