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文学网!

首页 > 目录 > 《夏雨娟贺君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第六章

许意 2019-09-13
免费提供夏雨娟贺君行第六章的全集阅读,贺君行摇头道:“这些都不是。凶手用暴力的手段攻击男人,是为展示自我的力量,某程度上来说,她将这次行凶当成碾压式的决斗。这样的人,是绝...“可是全市所有符合条件的犯罪记录都已经在这里。”夏雨娟皱眉,“除非,这人有办法躲过警方的视线。”。...

贺君行摇头道:“这些都不是。凶手用暴力的手段攻击男性,是为了展现自己的力量,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把这次行凶当成碾压式的决斗。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在公开场合攻击女性的,相反,他会表现得非常善解人意。”

“可是全市所有符合条件的犯罪记录都已经在这里。”夏雨娟皱眉,“除非,这人有办法躲过警方的视线。”

贺君行沉吟道:“又或许是我判断……”

“你的自信可不如你哥。”夏雨娟微笑着拍了拍贺君行的肩膀,“你读书的时候贺砺锋还夸过你,说你对犯罪有天生的敏锐。虽然你因为不是心理学专业出身,遭到大家的质疑,可是你的努力我都有看见。没事,谭小龙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这时有队员呼叫夏雨娟,她循声而去。贺君行愣愣地站在原地,心里莫名泛起一股暖流,他没想到,从小对他一直很严格的哥哥私下竟然如此夸赞他。

正愣怔间,席方平走到贺君行身边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想再重新看一次犯罪现场。”

长椿街道命案发生的地方已经打扫干净,地上长期的污垢被刷去,露出水泥路本来的样子和脏乱的垃圾桶格格不入,倒像是用一种自我净化的方式在提醒着罪恶曾经来过。

席方平又道:“根据你对凶手袭击方式的分析,我曾对长椿街跟白鸽广场这两个现场,按暴徒式攻击的目标模式进行过地理侧写。侧写结果表明,两个受害者的活动路线没有交叉点,犯罪地点距离被害人的居住地点都比较近,可以看出,凶手的活动空间很大,活动路线也先对复杂,可能跟其特殊的职业有关。”

这话席方平不会公开说,更不会对重案中队的人说,但是在贺君行面前,他不担心对方会拒绝或者听不懂。

贺君行点了点头,“田业新死的时候是星期日上午,卢子航是星期五晚上,从时间再结合凶手的能力判断,他很可能是朝九晚五的白领。可是同样的,基于凶手过高的智商,这也可能是他故意掩饰的行为。”

“嗯,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我还没找到凶手的安全缓冲区。”

地理侧写是心理画像的重要分支,根据“犯罪距离消减原则”,凶手会有自己的舒适区,通常距离凶手所在地越近越安全,如果能找到这个区域,那么距离找到凶手也就不远了。

当然,这个理论对于患有精神病的犯人并不适用,而且假如受害人的类型很特殊,凶手往往也会破坏地理规则,想尽办法作案。

但结合贺君行的分析,地理侧写正好适用于这个案子。

贺君行笑着瞟了席方平一眼道:“想不到,局里还藏着你这样的高手。”

“彼此彼此。”席方平语气温和,眸中的笑意如清风拂煦。可只有他知道,刚才他故意在贺君行面前提出地理侧写的理论,除了为破案外,还为棋逢对手的较量。

起码和这么有趣的人在局里共事,以后的日子应该会很精彩。

贺君行没有再回席方平的话,他忽然望着不远处的垃圾桶仔细,接着几步走上前去。

“这是什么?”贺君行将垃圾桶搬开,污脏的墙面上出现一个小小的黑色弧形痕迹。

跟因为垃圾乱堆造成的撞击和喷溅痕迹不同,这似乎像是有人靠在上面造成的。

席方平仔细看了看,道:“看起来像有人靠在墙上,肩胛骨留下的痕迹。”

贺君行指着垃圾桶原所放位置的地上的几滴黑点,道:“这些可能是血迹。”

“看来凶手挪动过垃圾桶,可是,他为什么要掩藏这一点?”

长椿街靠墙的一角已经完全沦落为垃圾集中地,掩护着第五大道的洁净,如果不是贺君行观察入微,这小小的血迹肯定不会被发现。

贺君行对席方平道:“你把高悦叫过来,让她检查看看就知道我们的猜测对不对。”

“怎么是我叫?”

“我叫的话,她肯定不来。你算是新同事,她不好拒绝。”

席方平拿出手机,像是随口地问了句:“我叫你不介意?”

“介意什么?”

席方平没回答,打了电话将高悦叫过来。

因为昨晚发生的群体性-事件,法医室忙着帮忙验伤,高悦这个主检法医师更是脚不离地。

“你们就为了这个把我叫来?”高悦的脸色已经可以用难看来形容。

贺君行道指着那血迹道:“高悦,什么叫就为了这个?你看清楚了,这可是你遗漏的地方,看在咱俩关系的份上,我不会举报你的。”

席方平暗暗点头,这两人果然有特殊关系,不过看起来不牢固。

高悦白了贺君行一眼,没好气道:“这两个地方检查现场的时候就发现了,确实是血迹,但是也不奇怪。像凶手这样剧烈猛击至少二十下之后,大脑会因为过度缺氧出现短暂的眩晕和幻觉,势必要坐下来休息。”

贺君行脱口而出:“不对。”

“哪里不对?”

“起码,凶手是主动选择在这里休息的。”贺君行笃定地道,“猛击之后确实会出现你所说的现象,但凶手肯定也知道这一点,并有所准备,事实上只要进行一定的训练就能延缓甚至避免这种情况出现。可他依旧选择逗留在犯罪现场,为什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白鸽广场肯定也有相似的地方。”

贺君行所说令高悦皱起了眉头,确实,这个凶手准备得很充分,不可能会不提前练习去克服作案的障碍而让自己处在危险的境地。

高悦语气放缓,摇头道:“白鸽广场并没有类似的发现。”

席方平笑道:“咱们去白鸽广场看看不就知道了?”

半小时后,白鸽广场。

三人站在一块“禁止踩踏”的牌子旁,他们在草从中发现三滴深入土壤的血迹,还有人形压过的痕迹。

席方平判断过土壤和植被的压痕后,道:“他曾经坐在这个地方,至少二十分钟。”

贺君行在旁边的位置坐下,他的目光正对着的是白鸽广场晚上亮起的天使雕像,白色圣洁,有着说不出的平静。

贺君行发现自己错了,凶手比他想的还要缜密,还要疯狂。

他在暴行之后,最终选择原谅他们,就像是争吵过后的老朋友一样,进行和解。只是这种和解很短暂,一旦受到刺激,他又会重新杀人。

贺君行沉声道:“所以凶手不是暴徒,而是尾随者,他曾经一路跟踪过受害者。我们要重新调查受害者的行程,询问所有当天和他们有过接触的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