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三神三世》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重回昆仑

第3章 重回昆仑

小山之东 2021-10-31 12:21:06
原来是唐允是慧慈天尊的关门歇业弟子,自小聪敏极其,有超群之禀赋。无可奈何命运不怜,始终是个病秧子。慧慈天尊为了徒弟的健康,四海青冥找寻良药,终于等到打探到西海真君的府邸有一颗海魂珠可治疗顽疾,便带了唐允前去寻药。唐允和我那是已是恋人,他们师徒到了西海,表明慧慈天尊见我俩如此,心里虽然暗骂小兔崽子你有什么数。但终于没有忍心告诉唐允他的生命已到尽头,再过三个月,若还未得到根治之法,也许就要化去了。他想在最后三月内,拼尽全力为自己的徒儿找到良方。所以,那三个月,我和唐允总共见了匆匆回来的慧慈天尊三次,每次都是唐允突然昏厥过去,我吩咐莲风用急迅封传信喊回来的。他回来待上三两日,唐允一醒来,或者不等他醒来就匆匆又走了。。...

三神三世

推荐指数:10分

《三神三世》在线阅读

原来唐允是慧慈天尊的关门弟子,自幼聪颖异常,有过人之禀赋。无奈命运不怜,一直是个病秧子。慧慈天尊为了徒弟的健康,四海八荒寻觅良药,终于打听到西海真君的府邸有一颗海魂珠可治顽疾,便带了唐允前来寻药。唐允和我那是已是恋人,他们师徒到了西海,说明来意后,西海真君也就是我的父王第一次对唐允发了火,原本答应的婚事也一怒之下取消了,更是一顿棍棒将师徒俩撵出了门。我被扣押在家,不得自由。每每逼问原因时候,父王也只是叹气,并不说话。唐允思我心切,趁夜将我救出,我便随他一起来了昆仑。慧慈天尊见阿允没有找来海魂珠却带回了我,虽然遗憾,但毕竟无可奈何。唐允那时候便笑着劝说自己的师父,说自己还是有数的,眼下身体虽然并不壮硕,但好在也死不了,一时找不到也无甚大碍。既然西海没有寻到海魂珠,那继续找找或者再寻他方便罢了。我也自告奋勇,表示有机会就向我的母后还有大哥大姐打听还魂珠下落,一定会将唐允治好。

慧慈天尊见我俩如此,心里虽然暗骂小兔崽子你有什么数。但终于没有忍心告诉唐允他的生命已到尽头,再过三个月,若还未得到根治之法,也许就要化去了。他想在最后三月内,拼尽全力为自己的徒儿找到良方。所以,那三个月,我和唐允总共见了匆匆回来的慧慈天尊三次,每次都是唐允突然昏厥过去,我吩咐莲风用急迅封传信喊回来的。他回来待上三两日,唐允一醒来,或者不等他醒来就匆匆又走了。

唐允只要是醒着,就遍翻史书,想要找到根治自己的良方。他一次比一次昏睡的时间长,他每次醒来问时间时候,我总是瞒着他,说他只是睡了一日两日的,实际上,他第一次昏睡的时候,就整整五天之后才醒,后面更是不可预料。唐允也许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孱弱,有时候开始夜以继日的翻看古书。但翻来找去,除了一本残缺的竹简上记载了海魂珠可治之外,毫无所获。

看着唐允日渐消瘦,我便自告奋勇要回西海,以死相逼追问父王海魂珠下落。唐允说不必着急,他想再找找看,说这世间没有什么是单生的,肯定还有他法。可是我却等不及了,因为慧慈天尊已经告诉我唐允没有一个月可活了,所以,我趁他疏忽偷偷跑回西海。父王此次却并未拦我,他是知道的,任我翻遍西海也绝对找不到。

再后来,慧慈天尊无意中得知海魂珠竟是我的心头血所凝,犹豫很久直到阿允生命最后三天,昏迷不醒后,才狠下心请我将心头血拿来救阿允一命。

慧慈天尊摇头叹息,“成臻啊,老夫当年不该为了阿允而妄自牺牲了你的性命,导致这一连串不可预期的后果。老夫活了这许多年,自问问心无愧,只有这一件,始终是我的心头之痛。所以老夫做了决定,不日便去魔界用这我这把老骨头,去换回阿允押给魔君穆青的九九八十一根仙骨,成全你们这一世团圆。”

我大惊,急忙劝道:“天尊不可!”

慧慈天尊笑道:“无妨,他自小坚强,无论多大的困难总能克服,但这回,也只能我为他绸缪一次了。况且,我能为他做的也不多,就让老夫尽一下为师之力吧。”

“可是天尊!这昆仑——”

慧慈天尊摆手笑道:“老夫正是为了这昆仑的大业,才一定要救阿允的。老夫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只有阿允,才能扛起这昆仑的未来。”

“昆仑是仙界至尊,未来还需力扛?”我突然觉得慧慈天尊有些说笑了。

慧慈天尊微不可闻的轻叹,他捋了胡尖,没有说话。但我从他周身忽然冷了的气息中,嗅出了三分寒凉。我看着门外落花阵阵,有几瓣借着风势飘进门内,优美又凄凉。

慧慈天尊施法捞起几枚凋零的桃瓣,“世事轮回,盛衰有定,我能做的,仅此了。”

唐允这一觉睡了整整半月,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慧慈天尊已经交代完了后事,又去魔界转了一圈回来了。见了身体康健的慧慈天尊,谁都不敢搭话,唯恐不慎说错,难以弥补。但是慧慈天尊步伐稳健,吃喝正常,实在也不像已失仙骨的模样。我还跟当时因泪眼婆娑抱着慧慈天尊死命不放而挨了一记闷掌,纵然吃了仙丹依然耳鸣了三日的莲风悄悄讨论过:是不是丢了仙骨也没什么大不了,唐允之所以病弱,是因为还有其他原因。莲风把手扩在耳边,朗声道:“定——”我一把捂了他不知声音洪亮的嗓门,压低声道:“小点声。”

莲风听话的点点头,“定是如此。”

当然,猜测归猜测,疑惑归疑惑,谁都不敢出声大气儿,都憋着一口气等着事态发展。最后,还是慧慈天尊在唐允跟前,幽幽的坐了半日后,不可置信的质问起来,虽然也不知道他在质问谁,或许是自己,或许是魔尊。

“穆青那狗东西,才活了六、七万岁就糊涂到这样了!老夫近十万年的仙骨换给他他还嫌弃!像话么!是不是,臻儿,我说的对不对!”

突然被点名,我愣了半晌,“啊!”看着气急败坏又可爱无奈的慧慈天尊,我忙回话,“是。他——”

“他就是个老糊涂!”

“是,是!”

“我修炼了这么多年,我哪一点比不上躺在这里的这个傻小子。啊,你说说,还嫌弃我?我——”慧慈天尊气的胡子都跳起来,他咯咯的咬着牙,如果魔尊站在他面前,估计他恨不得抓着他的领子,冲着他的耳朵,把他喊醒了才算。

“糊涂油蒙了心的。我——!”

“师尊——”

“啊?啊呀,阿允啊,你醒啦。”

我看着变脸比翻书更快的慧慈天尊,这会儿早拂袖撤去结界,正扑在他的乖徒儿唐允的床边,笑嘻嘻的问话:“怎么样?允儿,调调脉息,可顺畅了?”

唐允听话的试了试,笑道:“好多了。”

慧慈天尊开心的摩拳擦掌,“既然有效,那咱们就继续这套方案。”

“好。”

“阿允。”

唐允看着我,微微一笑,“臻儿,让你担心了。”

见他重伤初醒,却还念着我感受,忙上前抓住他伸出的手,触手寒凉,一直凉到我的心底,就像我们那不知走向何方的前世今生和那牵绊又恼人的情缘。心里不禁浮起层层酸苦,忍着眼泪道:“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

“以为怎么?”唐允含笑。

“以为你要抛下我,我——”

“不会,我怎么舍得。”

“啊呀!讨厌。你们撒狗粮也要分场合吧,可怜我这一把受了冷遇的老骨头,回来还要经受你们这感天动地的,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唐允笑道:“师尊可是在哪里受了委屈?徒儿帮你找回面子。”

“啊!啊?算了算了。你还是撒狗粮吧。为师撤了。”说完立刻闪身飞走了,比一阵风溜得还快。而且还是回头风,因为他见莲风傻站着,回来一把捞了他一同走了。

我嘴角挂了笑容,“慧慈天尊——很可爱啊。”

唐允笑道:“师尊像极长不大的老小孩。他自小有师祖和师兄弟们宠着,没受过什么真正意义上的挫折,所以一派天真。除了——”唐允微微皱眉。

“除了什么?”

“除了我。”唐允略带苦涩。

我见他情绪低沉,忙拉起他瘦的骨节毕现的手,心疼道:“阿允,万事有因果,慧慈天尊这样对你,也是你值得。你看,这样想是不是宽心一些了。”

唐允笑了起来,瘦削的眼角堆起一层淡淡的细纹,像极此刻被撩动的我的心。他捏捏我的手,“师尊的报应就是我,是不是。”

我忍不住被他逗笑,点头道:“不好说。”

唐允挣扎着要起身,但久病之人,难免困难,我忙扶他坐好,心疼道:“瞧你瘦的,该好好长点肉了。前些日子笑起来眼角还没有这么多细纹呢。”

唐允道:“那就有劳臻儿了。”

我摸摸耳朵,被他叫惯了阿离,突然叫臻儿还蛮不习惯的,况且——

我讪笑道:“阿允,我是有名的厨房杀手,你又不是不知道。”

唐允笑道:“喝个心意么。仙界的东西再难喝能难喝到哪里。”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说真的!

唐允拉过我的双手,轻轻的攥了攥,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我试试?做不好不许嫌弃。”

“好。”唐允温柔的点头。

询问好了唐允想吃的餐点,我拖着犹豫的步伐来到厨房。管厨房的仙子名叫绿竹,性格豪爽大方,要什么给什么,一切顺畅。唯一为难的就是我。因为我连生火都不会。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楔子 第2章 重回昆仑 第3章 重回昆仑 第4章 重回昆仑 第6章 重回昆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