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许卿繁华盛世》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自缢

第5章 自缢

月悠然15 2022-01-12 15:19:45
众人见此,争相站起身跪地:“皇上息怒!”皇后高氏(太子生母)更是跪在皇上脚边,依依劝道:“皇上,请您切记再不高兴了,太子确实有错,也没管好自己的手下,嫔妾敢替他反驳,但是,他当然更年轻气胜,又是第一次打了胜仗,难免会骄傲自满,他有什么不对的,以后皇上仍然怒不可遏,他继续训斥道:。...

众人见状,纷纷起身跪地:“皇上息怒!”

皇后高氏(太子生母)更是跪在皇上脚边,依依劝道:

“皇上,请您不要再生气了,太子确实有错,没有管好自己的手下,臣妾不敢替他辩驳,可是,他毕竟年轻气盛,又是第一次打了胜仗,难免骄傲自满,他有什么不对的,以后慢慢教导他,经过这次教训,他一定会改正的,今天晚上是他的庆功宴,大臣们都在,您若是再继续训斥他,可叫他以后如何在朝中行走?臣妾恳请皇上垂怜!”

皇后不劝还好,她一出声,皇上更是生气,他望着跪在脚边的皇后,紧紧皱着眉头,怒然说道:

“皇后,这就是你给朕教出来的好儿子,你自己看看,他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你还好意思叫朕垂怜他,该是朕请求他垂怜朕才对!”

“臣妾不敢!请皇上息怒!”皇后赶忙伏跪于地。

皇上仍然怒不可遏,他继续训斥道:

“你有什么不敢的?!都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这庆功宴还进行的下去吗?皇后,你还想让朕给太子庆贺什么,他还有脸面继续在这里举行什么庆功宴吗?传朕旨意,太子治军不严,约束部下不力,闹得民怨四起,责令太子闭门思过三日,本次胜仗应得的功勋,全部取消!”

说罢,他便拂袖而去。

众人见状,也不敢再多留,纷纷离去。

--------------------

然而,仅仅只是过去了一个晚上,便有一个十分惊人的消息,从东宫传了出来。那就是:太子于庆功宴的当晚在东宫自缢而薨了。

皇上在早朝的时候听得此讯,当场昏厥过去,皇后闻讯,更是在东宫数次哭晕过去,连话都说不完整了。全朝上下一片沸腾,没有人敢相信,他们骄傲自负、刚愎自用的太子,居然真的在自己的寝宫自缢了!

难道……太子真的是因为被皇上训斥了几句和功勋被取消了,一时想不开,就寻了根白绫,把自己吊死了吗?!

如果是这样,那也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又或者,在庆功宴散去之后,太子又遇到了什么特别的事情,没有想开,所以就寻死了?

还是说……太子根本就不是死于自缢,而是有人借着庆功宴之事暗中害死太子,又故意将太子伪装成自缢的样子,混淆大众视线?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害太子的人是谁?他究竟有什么目的?

不管是哪一种推测,太子已经离世,夏国举国大丧,一股十分惨淡的烟云笼罩在夏国帝都之上。

帝都城内,人心惶惶。不知道这不可预知的灾难,下一个,会落到谁的头上。

这天隆二十六年的春天,给大夏国开了一个十分不好的头,然而,对于身处至高权力之所的人来说,这不过是新一轮政治风暴的开始。

--------------------

按照大夏国规制,每逢举国大丧,所有居住在帝都城中的文武官员,都需要进宫守丧,部分特别重要的皇亲,即使当时不在帝都城中,也需要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进宫奔丧。

这种时候,云箫自然是不用进宫去的。可是,她从母亲与大哥愁苦的容颜中可以知道,太子骤然薨逝一事,牵涉甚广,有很多人要倒霉了。

她不敢在母亲面前提起这些事情,怕惹得母亲忧心,却又怕放任事态发展,会威胁到整个云家。

几番慎重思量,五日后的傍晚,用过晚膳后,云箫独自一人来到了父亲云寒山的书房,彼时,云寒山正在书房内看书,他见到云箫进来,便问道:

“云箫,你怎么来了?这段时间,宫里事多,为父甚是疲累,所以,没有过去看你。”

说完,他便长长地叹了口气。

云箫问道:“爹,您是在为太子的事情忧心吗?”

云寒山点点头:“太子薨逝,帝后心痛不已,下令彻查,却又查不出个头绪来,只能以自缢定案,可是,又有谁会相信,一向心比天高的太子,会因为皇上的几句训斥,就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云箫,这段时间,你待在府里不要出门,就多陪陪你母亲吧,不管是谁来同你说这件事情,你都不要理他,尤其是你二哥!”

云寒山果然十分了解自己的儿子,为着太子的事情,云平已经来问过云箫数次了,每次都被云箫含含糊糊地打发走了。

他那种个性,会这样做,云箫并不奇怪,云箫奇怪的是,太子薨逝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就在短短三天之内,仓促定案了呢?难道不应该再仔细查一查吗?

于是,她忍不住说道:“爹,您说的,我都记下了,只是……太子真的是自缢而亡的吗?”

云寒山闻言,猛然抬起头来,直直地望着云箫,双眸瞬间泛出矍铄的光芒来,他紧紧皱着眉头,说道:

“这是大理寺与宗政寺一起审查得出的结论,皇上也已经接受了这个结论,所以,现在大家默认的就是这个结果。再说……皇家的秘辛,岂是我们这些常人可以随意窥探的?!”

云箫闻言,更加肯定自己的推测。

她冷静地望着云寒山,说道:“爹,现在,女儿可以确定,太子一定不是自己自缢身亡的!太子自缢的背后,一定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云寒山闻言,眉宇皱得更深,他长长叹了口气,说道:“云箫,这是朝堂之事,你又何必要管?就算以后你嫁给了定王,那你也只是后宫妃嫔,按照我们夏国的宫规,后宫是不可以干政的。”

“可是,这件事情关系到我们云家,我不得不管。”云箫沉稳地说道,“再说……我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为爹分忧。”

“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云寒山的眸底划过一道精光。

云箫闻言一怔,随即又稳了稳心神,说道:

“太子庆功宴上发生的事情,这几天,我也零零星星地听到些许,那个在太子的庆功宴上弹劾太子的李尚书,到底有没有暗中受人指使?太子薨逝,对谁的利益是最大的?还有……太子在沧州打仗期间,除了纵容自己的手下骚扰百姓与抢占民女之外,还有没有做过其他出格的举动?太子在沧州所做的出格事情,皇上是否都提前知道?这些疑问,在我看来,都很值得深究,说不定,这其中,就隐藏着解开太子薨逝之谜的关键。”

这个时候,云箫自然不能告诉云寒山,自己其实去过太子的庆功宴,只能把这一切说成是自己听来的,不过,她能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的关键,也让云寒山对她另眼相看。

云寒山觉得,也许,女儿现在也可以成为自己商量的对象。他便也不再介意与云箫讨论朝中的事情,他深吸一口气,说道:

“其实,若是仔细分析起来,为父也觉得甚是疑惑,李尚书当天晚上的举动,实在是太出乎众人的意料了。实际上,他并不是朝中最反对太子的那一帮人,就算要弹劾太子,跳出来的那个人也不应该是他,可是,那天晚上出风头的人为什么偏偏是他,这一点,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

他稍微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如今,朝中各方势力相争,如果非要说太子薨逝,谁的利益最大,那毫无疑问,就是定王了!皇上如今就只有四位皇子,如今去了太子,能跟定王争皇位的,就只剩下宣王与德王了!宣王与定王,是一母同胞,他未必会与定王相争,也就是说,在太子薨逝之后,定王入主东宫唯一的障碍,就是剩下德王了,而德王并不是皇后亲生,也没有嫡子的身份,他是皇后的妹妹玉妃所生的皇子,相比于太子来说,要更容易对付一些。”

然而,云箫却道:“可是,爹,太子薨逝的事情,一定不会是定王做的!”

云寒山闻言不禁挑眉:“你为何如此肯定?”

云箫定了定心神,回答道:“首先,在太子的事情上,不管外人怎么说,我很肯定,我们云家是清白的。定王既然已经决定与我们云家联姻,那么,如果他已经决定了,要这么做,必然会提前告知我们云家,否则,他就不是诚心诚意要与我们云家联姻的!而且,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德王谋害太子的可能,毕竟皇后只有太子这一个儿子。”

她突然提到德王,不禁让云寒山觉得,自己之前的思路可能太过狭隘,他道:“继续说下去,把你的想法都说出来!”

云箫明眸一转,仿佛云寒山的这个鼓励给了自己足够的底气,她徐徐说道:

“皇后在失去了太子之后,她最有可能支持的那个皇子,就是由她的妹妹玉妃所生下的德王!可是,由于德王的利益与太子的利益一致,常常会被人忽略,但恰恰是这一点,才使得德王更容易隐蔽地对太子下手,如此看来,德王的嫌疑甚至要胜过定王!因此,我觉得,必须把德王的因素,也考虑进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嫡女归府(1) 第2章 嫡女归府(2) 第3章 庆功宴(1) 第4章 庆功宴(2) 第5章 自缢 第6章 易主(1)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