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果圃人家网!

首页 > 目录 > 《看碧成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阮府姑娘

第二章 阮府姑娘

江薇 2022-01-14
阮碧住着的院子叫蓼园,坐落于侍郎府西北一隅,本来而已一排置放花贲的暖房。上一代的老夫人染了疫症,她的儿子也是这一代了去世的老太爷不不愿意把母亲迁到别院居住生活,便叫工匠仔细修饬蓼园,又另加了围墙,成了一个院子,供母亲居住生活,以便他迟早请安。他因而蓼园的正房如今住着的是林姨娘所出的四姑娘,阮碧生病卧床的一个月里,她只来探望过一回,想来是关系不太好。不过,阮府其他大小主子,压根儿没有来过。可见这身子原主如何不招人待见。。...

看碧成朱

推荐指数:10分

《看碧成朱》在线阅读

阮碧住着的院子叫蓼园,位于侍郎府西北一隅,原本只是一排放置花贲的暖房。上一代的老夫人染了疫症,她的儿子也就是这一代已经过世的老太爷不愿意把母亲迁到别院居住,便叫工匠仔细修饬蓼园,又另加了围墙,成了一个院子,供母亲居住,便于他早晚问安。他因此也得了一个孝名,过世时,官家赐谥号“文孝”。

蓼园的正房如今住着的是林姨娘所出的四姑娘,阮碧生病卧床的一个月里,她只来探望过一回,想来是关系不太好。不过,阮府其他大小主子,压根儿没有来过。可见这身子原主如何不招人待见。

天气渐暖,阮碧的身体也渐好,每日在屋里看书写字。

一日晌午,动了心思,想去花园里转转。

冬雪诧异地看着她说:“姑娘忘记了,老夫人说了,你不准出这个院子呢。”

阮碧怔了怔,穿过来的一个月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躺着,哪里知道有禁足这回事?不过冬雪这么一提,她也想起,她生病卧床半睡半醒的时候,听过冬琴和冬梅提过她禁足的事情,好象是她为了一个叫什么明月的男子,在雪地里站了一个下午,结果感染风寒,老夫人和大夫人盛怒之下,责骂她一顿,又把她禁足了。想想挺汗的,原主才十三岁,就已经情窦初开了。

冬雪看她低头沉思,当她不乐意,说:“姑娘,要不改天我求一下郑嬷嬷,让她在老夫人美言几句,把你的禁足撤了。”

话音刚落,外屋传来陌生的声音。

一会儿,冬梅进来了,说:“姑娘,老夫人院子里的秀芝来传话,说是二老爷家的三姑娘和七姑娘从扬州回来了,老夫人让你跟四姑娘一起过去说说话。”

冬雪喜笑颜开,说:“这下子好了,老夫人终于肯见你,八成是要给你解禁了。”边说边把阮碧推到、梳妆台前坐下,解了她的双髻,重新绾好。又取出两枚小小的花钿插在髻上,看着镜子里精心梳理过的阮碧,由衷地说:“姑娘生的好模样,人家都说二姑娘好看,我看未必能及得上姑娘。”

阮碧抬头看着镜子,这具身体皮相还不错,倒跟从前的她有七八分相似,只是肤色过于苍白,神情也是恹恹的。而且年岁小,还没有长开。

收拾妥当,两人一起出门。

刚走出月洞门,后面传来四姑娘的声音:“五妹妹,我们一起吧。”

阮碧点点头,心里吁口气,方才还担心找不着路呢。

在她卧病期间,四姑娘来过一回,当时阮碧身心俱疲,躺在床上不言不语,连她的长相都不曾看清。如今仔细一看,发现四姑娘生得极好的相貌,只是打扮十分素净,虽端庄却有失秀美。

四姑娘见阮碧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微微一笑说:“妹妹这是怎么了?不认识姐姐了?”

阮碧客气地笑了笑,并不言语。

却不知道自己这么一笑,有着从前没有的斯文。

阮四姑娘怔了怔,忍不住也打量着她。“妹妹这一病,倒好象与从前有点不一样了?”

阮碧心想,当然是不一样的,芯片换了呢,但嘴里却说:“哪里不一样了?”

阮四姑娘仔细瞅了瞅,又没有瞅出特别的地方,歪头想了想。“想来是妹妹长大了,看着就不同了。”

沿着抄手游廊,七转八拐,走了约摸半盏茶功夫,到一座高大院落前面,青瓦粉墙,树木葳蕤。西边有个小小的角门,进去就是老夫人院子的后院,再沿着抄手游廊到正房门口,门外站着几个梳着双髻身着青袄的小丫鬟,一边向里面禀报,一边挑起帘子请她们进去。

屋里或坐或站,挤挤攘攘的一屋子的丫鬟媳妇,个个穿红着绿,珠翠满头,香粉扑鼻。阮碧见四姑娘行礼也跟着行礼,见她唤“祖母”“母亲”“二婶”“二姐姐”“三姐姐”“六妹妹”“七妹妹”,便也跟着叫唤,见她坐下,也跟着在她下首就坐。逮着一个空隙,她飞快地扫了一眼屋子里坐着阮府的三代女主人们。

坐在坑上主位的老夫人看起来五十出头,头发半白,下颌端方,目光如电。相由心生,可知这是一位精明的老太太。

坐在坑上客位的大夫人王氏看起来三十出头,相貌中等,但气度雍容。

坐在左边椅子首位的二夫人郭氏体态丰腴,面如满月,嘴角带笑,貌似性格不错。

至于阮碧久仰大名的二姑娘阮绮,倚着老夫人坐着。果然容色秀丽,俊眉修目,顾盼神飞。其实单论相貌,四姑娘阮绛略微强过她,但阮绮嫡女出身,从小众星拱月般养出来的气度,四姑娘是拍马也追不上。

三姑娘坐在二夫人下首,与二夫人长相肖似,也是面如满月。三姑娘下首坐着七姑娘,也是郭氏所出,年方九岁,形容尚小。

也是姨娘所出的六姑娘坐在阮碧的下首,柳眉杏眼,五官十分艳丽。

等小丫鬟上了茶,老夫人这才开口,是对大夫人说的:“丫头们都来了,你说吧。”

“是,母亲。”大夫人应了一声,眼波流转,落在阮碧的脸上,严厉地说,“五丫头,今春的事情,老夫人慈悲,念你年幼无知,姑且饶过你这一回。只是你须得牢记在心,切不可再行差踏错了,丢了咱们阮府的颜面,知道吗?”

其他姑娘或鄙夷或嘲笑地看着阮碧。

这是取消禁足的意思吗?阮碧站起来,低声应:“是,母亲。”

大夫人点点头,又说:“其他姑娘也一并长个记性,别做出有损闺训的事件,以后再有此类的事情,绝不轻饶。”

其他姑娘纷纷答应。

大地人满意地点点头,问老夫人:“母亲可还有什么吩咐?”

老夫人摇摇头,说:“没了,咱们仨个说说话,丫头们都去花厅说话吧。”

六位姑娘都站了起来,行礼后,鱼贯走向花厅。丫鬟们过来,搬杌子的搬杌子,倒茶的倒茶,添果盘的添果盘。等坐定,阮碧发现自己添居未位了,便是比自己还小的六姑娘和七姑娘都坐在自己的前头,看大家的神情,并无一丝一毫的不妥,看来这排位是由来以久的。阮碧在心里暗叹:原主呀原主,你TMD还能更窝囊一点吗?

“三妹妹,这回去扬州,又有什么趣事妙事?”首先开口的是二姑娘阮绮。

三姑娘摇摇头,说:“这回去的时机不对,扬州城里学子们正闹事,外祖母不准我们出去闲逛,每日里便是在院子里跟舅舅家的姐妹们玩耍,实在是无趣。便是送二姐姐的礼物,也是叫下人们去挑的,也不知道合不合姐姐的意?”摆摆手,站在她身后的大丫鬟便递上一个漆木香奁,搁在三姑娘的面前。三姑娘取出一对蓝色底绘红花耳环,递给二姑娘。“姐姐喜欢便收着吧,不喜欢就扔了吧。”

二姑娘瞅了瞅。“瞅着怪精致的,就是这材质,从前是没有见过的。”

三姑娘说:“说是什么拂菻国运过来的佛郎嵌,另外有个名字叫法蓝。”

二姑娘说:“法蓝,这名字倒是雅致,这蓝色也是讨喜,谢谢三妹妹了。”招来丫鬟取了镜奁过来,她当即对着镜子戴在耳朵上,那红蓝色都极艳极正,十分衬她,大家纷纷都说好看。

三姑娘也给四姑娘、阮碧、六姑娘带了礼物。

四姑娘是一套锈针,瞅四姑娘神色,甚是喜欢。阮碧和六姑娘都是缠枝红玛瑙银耳环,银质尚好,玛瑙的色泽也正,只是做工一般。想来,四姑娘的礼物她还是费了心,投其所好。而阮碧和六姑娘,大概压根儿就没动心思。六姑娘脸色不好看,说谢谢时候,相当勉强。

至于阮碧,对这具身体的地位早不抱期望了,大大方方地说了一声谢谢,倒惹得三姑娘诧异地瞅她一眼,说:“小五似是和从前不一样了。”

二姑娘睨阮碧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那当然是不一样了。”

其他姑娘并一干丫鬟掩嘴偷笑。

七姑娘一副天真口气问:“五姐姐,那谢明月就真的这么好看吗?值得你为他在雪地里站一晌午。”

大家都看着阮碧,神情或是取笑,或是不屑,或是好奇。

三姑娘瞋怪地瞅七姑娘一眼,说:“别仗着自己年幼,说这些没有分寸的话,仔细让祖母和母亲听到了,用家法处置你。”

七姑娘吐吐舌头说:“只是随便问问,姐姐你多心了。”又缠着阮碧问,“五姐姐说吧。”

六姑娘也附和:“是呀,五姐姐,说吧,我也好奇。”

阮碧哪里知道谢明月是方是圆?含糊地说:“也就那样,一个鼻子两只眼睛。”

七姑娘不高兴地嘟起嘴。“你便是不肯说,也没必要这么糊弄我。”说完,一扭头,看都不看阮碧一眼。

二姑娘说:“七妹妹要是想知道,改天我去延平侯府的时候带你一起,让你偷偷地瞅上一眼。”

三姑娘眉心微蹙,说:“二姐姐,小七顽心重,可别让她当真了。要是让祖母知道了,少不得把咱们都臭骂一顿。”

二姑娘笑了笑,说:“三妹妹别担心,原本就是逗小七玩的。对了,三妹妹,扬州学子在闹什么?”

“我也不清楚,好象是为了荫补(照顾高级官僚子弟入仕)的事。”

这个话题大家都不感兴趣,所以也没有再深入。又扯了一会儿扬州风光,东家长西长短。阮碧凝神听着,顺带着把阮府的人事厘个清楚。

阮府总共有三房,大老爷阮弘,官居三品礼部侍郎。妻子王氏出身涿郡望族,不过自幼在京城长大,生了一子二女,大姑娘阮绒已嫁,大少爷阮家轩十七岁,还有二姑娘阮绮。另有两妾,林氏生四姑娘阮绛和三少爷阮家轺,孙氏生四少爷阮家轲。

二老爷阮弢,在扬州当着五品的提举学事,管着学政。妻子郭氏,出身扬州名门,生有二女,就是三姑娘阮纷和七姑娘阮绐。仅有一妾孙氏,生二少爷阮家轸和六姑娘阮绘。如今,孙姨娘和阮家轸都在扬州城里,反倒是郭氏留在京城。

三老爷阮驰,是过世老太爷的老来子,妾氏所出,刚过二十,如今在西北军营里当差,尚未娶亲。

厘清后,阮碧纳闷了,自己这个身体是谁生的呀?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穿越千年 第二章 阮府姑娘 第三章 晨昏定省 第四章 陌上少年 第五章 意料之变 第六章 就此软禁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